繁体版 简体版
151TXT > 其他 > 月下点朱红 > 第二百八十章 依然如故

无间界。

秦宁二人返回。

入眼的是满满当当的人影,寒衣和几位城主正在竭力度送气机,而在阵法加持下的叶芊也已经到了极限,就连翟宏这个级别的侍卫都是尽数到场。

陆子良的师父应该一直都在,此时的阵法就不难看出,手笔之大已经超乎想象,而他的脚下瓶瓶罐罐杂乱的丢弃,显然也是到了极限。

秦宁头顶的三生花飘入阵中,淡淡光晕散开,将地上的阵法散去,而在全力施为的众人也是一惊,才发现秦宁已经归来。

“你又欠我一次情,他日可要在我醒过来之时记得此事。”稚童的声音自花心中传出。

秦宁点头,恭敬抱拳。

三生花的气息如同水雾般的将伏葵包裹,将她送入花瓣之中。

“阿宁,你在愣什么神啊!快把天劫之石和地劫之石送过去啊,晚了岂不是要坏事了?”莺时回过神来,顿时急的直跺脚。

看着众人的疑惑目光,秦宁苦笑道:“那两块石头自始至终都在三生花那里,他们或许也看明白了,只是不想说破罢了,难不成我几句话就能喝退他们,倒是你还真信了啊!”

莺时尴尬的笑了笑,拳头捏的咯咯响。

寒衣走上前来道:“你回来了就好,再晚一点可就......算了不说了。”

她转身对着众人道:“这些时日多谢各位的鼎力相助,我夫妻二人在此谢过,这份情我们牢记于心。”

众人纷纷还礼,见事情已经有了结果,都先后离去。

“了不得啊!”

玉玲珑莲步轻移来到近前笑道:“如此稀罕之物都能到手,就是可惜了还未曾仔细瞧上一眼,多少有些遗憾呢!”

寒衣白了一眼后解释道:“小妹的情况每况愈下,我也是将能求来的都请了过来,但凡少一人估计都撑不到你回来。”

秦宁心中暗道侥幸,但还未等他感谢,玉玲珑就摆摆手离开了。

虽然人离去了,但话语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她要回去看管花草了,尤其是那一句“花肥”咬字极重。

寒衣无奈,原本以为一句戏言,没想到玉玲珑记挂到了现在。

陆子良蓬头垢面的远远挥了挥手就离开了,这里只留下了寒衣秦宁,还有叶芊几人。

“你们辛苦多日,回去休息吧!”秦宁和寒衣异口同声的开口,而后对视一眼后都是笑了出来。

“老大,你们这次去怎么这么久啊,难道遇到了难缠的对手了?”廖苏说着将莺时举起,放在了肩头,还将那一直高悬的叶子拿来,交到了莺时的手中。

莺时即便吞食了尸山血海,但看到叶子还是两眼放光,宝贝的不行,将其小心翼翼的别在耳后。

叶芊虽然虚弱的厉害,但多少有了经验,还有众人的扶持,她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而是也看向了秦宁,和大家一样希望知道些经历,毕竟这是他们没法亲身前去的地方,实力还不够。

几人盘坐,秦宁见大家都很好奇,也就简单的讲了一遍,只是关于噬渊的一切他都没有提及。

“运气真不错,九天之上的东西都能让你在那里碰到,看来冥冥之中是有定数,好在我们的努力没白费。”叶芊此时放松下来,脸上浮现了笑意。

廖苏则是好奇那尸山上的地骨,他试探道:“老大,那所谓的地骨有多厉害,比不化骨怎么样?”

说着他抬起右臂,比划了几下。

这个问题秦宁没必要回答,因为莺时已经开口了。

“多少时间就凝聚了那种低劣的骨,说我为害一方,可我吃过的活物都是屈指可数的,人家都能垒成一座山,呵呵!即便如此也逍遥自在的很啊!”

莺时不屑冷笑,说道:“那地骨只是脱离了凡物,根本就没什么可看的。”

廖苏深信不疑,问道:“既然碰到了你没带回来几块吗?好歹我们也看看眼啊?”

秦宁忍不住笑道:“带了带了。”

见廖苏几人都是看向自己,莺时为难的摸摸肚子低声道:“啊!那个确实......嗯,是带回来了,但我一不小心都给消化掉了,嘿嘿!”

见大家一脸失望,莺时连忙补救道:“那血海倒是大补之物,我还保留了不少,你们谁需要我可以给你们很多的!”

莺时身无长物,廖苏几人毫不怀疑的是,只要有人说个要字,她真的会给的,而且多半都是用吐的,想到这里几人都是连忙摆手。

嬉闹了许久,叶芊几人离去。

寒衣看着莺时,低声问道:“噬渊中的他们还好吗?此次去你们一定见过面的吧?”

秦宁转头看来,见莺时点点头,他说道:“里面真是极地,那种情况下时间久了绝对会全部殒命的,我答应了要帮莺时,到时候我会再去一趟。”

莺时满脸愁容道:“在地渊之底我感受到了太多的气息,那些家伙太强了,单打独斗我或许都不能胜过,即便我能将他们救出来,可面对那么多的强者,无疑是自寻死路,而且还将他们都害了。”

寒衣眼神微眯,她看向秦宁轻声道:“噬渊之中可都是十恶不赦的存在,你确定要趟这浑水,自己的声誉不要了吗?”

莺时也是看了过来,她一直也是这个说辞,其实也有这个用意的。

秦宁双手交叉放在脑后,仰面躺下伸了个懒腰道:“是好是坏我有我的见解,而且和他们相处的几日我好像都开始怀疑这些人都是怎么会被流放到那里去的,你们强调的恶我没有见到,或许是没有那段经历吧,至少比上尸山血海的那老东西,他们还不及一二呢,再说了我一个无名之辈,声誉能当饭吃?”

莺时双眼圆睁问道:“你真的是打算要帮我?没有在开玩笑?”

“嗯。”

寒衣将秦宁的头放在自己腿上,将他的头发微微整理了下,笑道:“莺时,我没有骗过你吧?即便他的记忆还没有恢复,但至少再一次遇到,他依旧心甘情愿的决定帮你,虽然时间太过久远,但至少你不要怪他就好。”

莺时将头埋在双臂之中,曲起双腿一个人好久都没有说话。

【她哭了?还是睡着了?】

【你自己去问问呗,我还没问呢,怎么出趟门回来称呼都变了,你倒是好好说说看?这个我更感兴趣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