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51TXT > 历史 > 从今天开始当昏君! > 第185章 何其荒谬

萧宏业此时也是急了眼了,竟说出这等欠考虑之举。

许多他一派的大臣,听了都下意识的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来。

就藩?

就不怕再来一次五胡乱华?

不过因为这提议的对象是萧宏业,他们也是硬着头皮吹了起来。

虽然听起来都没什么底气。

林枫冷笑几声,说道:“对鞑靼归附一事再议,朕奉劝萧爱卿把心思用到正经地方上。”

“不要痴人说梦!”

萧宏业气的不轻,可却有些无可奈何,他自己也知道这是多么不靠谱的提议,只能强忍下这口气。

“此事便先不议了。”

“朕倒是有一事不明。”

“鞑靼与我大奉乃敌国,怎么鞑靼使臣入我大奉疆域,一路出使,如此容易?”

“尤其是晋州知府孟庭坚,鞑靼使臣都已从晋州入奉,他才向朕通报。”

“他一个知府,哪里来的胆子给朕玩先斩后奏?”

“朕看,要么,他是失心疯寻死,要么,就是这朝中不干净。”

林枫怒而视之,朝中那些收了钱的大臣,各个心虚不已,不敢看那慑人双眸。

“朕还听闻,这鞑靼使臣来了京,便使了大量的银子。”

“我朝中官员,竟是收了敌国银子,为其说话。”

“这可各个都是私通敌国,叛国谋逆的大罪啊!”

“萧首辅,你怎么看?”

林枫说完,将难题抛给了萧宏业。

萧宏业也是心里一沉。

他其实早已做了准备,一来利用鞑靼人的银子,大肆买通官员,让他们帮忙发声。

另一边,他还准备了很多手段引而不发。

只等今日早朝,皇帝拒绝何谈,他就把这些放出去。

可谁知道,今天早上,皇帝就要将他一军!

可想而知,闫老那个死太监,肯定手里有一批名单!

现在皇帝的话,就是问他是想自己活,还是将这些人丢出去。

他微微抬头,对上了林枫那看似平静,实则疯狂的双眸。

他是真的有些怕了!

他低估了皇上的谋划,也低估了皇上出兵的决心。

“臣以为,若有通敌之人,理应法办!”

萧宏业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

许多大臣都是一惊,随即恨恨的看着萧宏业。

若不是他这个老贼,他们就是收了银子,也不敢跳这么高和皇帝对垒啊!

被这老贼坑惨了!

“甚善。”

“宣闫老进殿。”

林枫旨意一下,通报出去,闫老很快便进殿跪地:“陛下,老奴已查到了收了鞑靼人银子,通敌卖国之人。”

“念!”

“晋州知府孟庭坚,收取银两五十万。”

“兵部侍郎熊安国,收取银两九十万。”

“...”

这个名单很长,长到念完之后,林枫是赫然发现,这些钱加起来,竟比上呈的贡礼还要多!

简直荒唐!

那些被念到名字,又在大殿之上的大臣官员们,各个如丧考批,跪地乞饶。

这些人都在四品官以上,分散于朝廷各个部门,都是萧宏业的党羽。

林枫早就想动他们了,哪里会罢手?

“斩首示众!抄其家财!”

“这就是通敌卖国的下场!”

林枫说完,这些人各个磕起头来,乞求饶恕。

可禁军侍卫根本不管这么多,直接冲进来将他们拖了出去。

“抄家事宜,交给闫老你来办。”

“这些人空出来的官职,交给魏胥,以及喻德厚,你们二位负责。”

“翰林院现在不是人满为患吗?正好,择优取之。”

三人齐齐跪地:“是,陛下。”

这般杀伐果断,不光是震慑了朝中官员,连同巴图和娜仁托娅,也一齐看傻了眼。

尤其是娜仁托娅,她感觉昨日在她面前斗嘴的皇帝,和现在这个一言之下,滚滚人头落地的皇帝,根本不是一个人!

太可怕了!

“对了,还有件事。”

“虽然鞑靼使臣这件事,日后再议。”

“不过有件事需要立刻去做,这位巴图,你是汉人?”

林枫冷笑道。

“是...是...”

“是就对了,将此人押入大牢,不日问斩!”

林枫旨意一下,众人都傻了眼!

两国交战不斩来使,这是规矩!

许多大臣都反对起来,这其中甚至包括魏胥,海正等林枫的近臣。

萧宏业却反倒是缄默起来,林枫这无脑招致别人反对的事情,他巴不得林枫多干几件。

而娜仁托娅,更是强忍着怯意,为其争辩:“皇帝陛下,怎可因为巴图是汉人,就对他下手?”

“何其荒谬?”

“荒谬?”

林枫冷笑道:“身为汉人读书人,读的那些经史子集,学的那些礼学讲义。”

“全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竟帮着异族出谋划策,令他们更好的劫掠大奉百姓?”

“朕问你,你是人吗?”

“你们这帮读书人,为了做官,竟不惜连祖宗都不要了!”

“疯了!”

林枫气到破口大骂。

可以说,之前的所有事,都没有这件事更令他生气。

他之所以重视科举,这也是一部分缘由。

许多中原王朝的读书人,那些落第书生,在科举里没卷过,又自觉自命不凡,便许多转投敌国。

这是历朝历代都有过的事情。

而正是他们,致使中原王朝原本保持的对游牧民族的各种优势,逐渐消失。

如果说,晋商贩卖武器,布匹,粮食给敌国,可憎可恨的话。

这些读书人,在这一点上,也远甚!

林枫这真正的暴怒,令朝中大臣们都吓坏了,而林枫的理由,也是让他们这些读书人缄默起来。

“我...那是科举...”

巴图还想争辩科举不公,岂料林枫先他一步说道:“你跟随朵颜部叛乱,那是在章和五年!”

“那时大奉科举还未有舞弊之风,你难道是因为不公才叛乱的?”

巴图当即哑口无言,他当然是为了荣华富贵。

“带走!”

娜仁托娅刚想阻止,就听到了林枫的话。

“娜仁托娅乃鞑靼別乞,身份尊贵,她可以继续做鞑靼使臣。”

“怎么?难道鞑靼是想因他而导致朕拒绝和谈吗?”

林枫说完,娜仁托娅仿佛被抽去了全部力气。

她垂下了高傲的头,不去看那被拖出去的巴图。

现在,她身边连巴图也没有了。

鞑靼部落的命运,草原的命运,就只系于她一人肩上。

她绝不能轻慢,更不能焦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