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51TXT > 奇幻 > 巡天妖捕 > 第1193章 古卷落幕,化梦而出

红光浩荡迷眼遮天,忽而又哗的一下散化万千!

一只只赤血红蝶满天狂舞,径直从几人身边一掠而过。

呼!

红光化蝶,一瞬而逝。

再一看时,东西南北中五王一动不动,仍旧保持着上一刻的动作,可刚刚被他们围在当心、眼见生死一线的林季却早已踪影不见!

东王盖无双的巨斧悬在半空,南王禅通的降魔杵停在风中,就连北王敖平那三根染有奇毒的金针和中王胡风怡随风飘舞的衣袖也似画卷般一动不动的定了住!

远在十丈开外的西王韦一舟眼见不妙,脚踏枝叶刚刚腾起半寸,也仿若丝拉线拽的人形巨鸢般飘在树梢。

轻风息止,时空凝固。

竹林内外一片寂静。

惟有那一只只红蝶仍旧满天乱舞。

呼!

骤然间,那一只只赤血红蝶又似来时一般化作道道红光直向门口汇去。

光影闪烁,幻成一人,正是林季。

林季倒背着两手不紧不慢的徐徐走近,一撩前袍坐在椅上,端起杯来轻轻的抿了一口,微微点头道:“好茶!方才余温尚在,香气未溢,如今品来,却是正好!”

“你……你是如何做到的?”在这几人中,顶数敖平年岁最大,修为最强,见识也最为广博。可直到这时,他才勉强挣出几分气力,极为吃力的惊声问道:“这,这里,可是黑石城!”

“这……这是佛静禅空!”禅通和尚不愧是罗汉转世,紧随其后也挣开神识,既惊又奇的问道:“你,你又是从何处习得?”一语方毕,已憋的满脸通红。

“不错!”林季扫了那和尚一眼,轻轻放下茶杯道:“这的确是佛门手段,可谁说屠刀只能用以杀生却不能借来挽命?佛法玄奥本无善恶,坏的是人心,我又如何习不得?!”

又转向敖平道:“不错,这的确是黑石城,天地绝法万术禁行。可那红蝶古卷却不受所限,方才演化大千时,散出一瞬灵光,我便借而生梦。你等方才所见之我,乃是梦中虚像。此时静寂之术,乃为余韵所至。”

“不可能!”胡风怡也自桎梏中转醒而出,满声愤恨中似有万番不甘,可是,以她的修为迸出三字已是极限,仅仅叫出这三个字来,早已胀得两眼通红,怕是若再强行吐出半个字,便会两眼炸碎,就此毙命。

稍稍缓了口气的敖平接道:“的确如此。那红蝶古卷早已沉落在此数千年,虽说无论何人只能观瞻一次,可从古至今,看过此卷者足有百余人,却未听说谁能感知灵光,进而还能借此生术。你当我等都是三岁小儿不成?!”

林季一笑,指了指几人道:“那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你等都做了同一个怪梦不成?”

“实不相瞒。”不待几人再问。林季自袖中掏出一个红艳艳的小葫芦,自言自语道:“我本来所依仗的乃是天外奇蜂,料想你等纵有千般异术,可毕竟都失了修为,无论怎样都逃不开去。”

“所以……自我踏入醉花楼起,便一直手按封口片刻未离。直到……古卷落幕,红光化蝶的那一刻,手中葫芦竟然毫无来由的轻轻一晃,封口自破,一道灵光就此而入!”

“而我也不动声色,将计就计化梦而出。”

“方才知我乃是梦中虚幻,而你等尽皆迷在梦中!”

听他如此一说,几人的眼珠虽然动不了分毫,可既惊又奇的眼神儿却齐刷刷的直向林季手中飘去。

那一口小葫芦只有巴掌大小,通体上下红艳如血,眼见着一道道化做芒影的红蝶直往里去。甚而,就连天外云端也有一丝丝红光坠落而下,尽入其中。

随着道道红光接连落下,四下里的时空微微一松。

风儿轻,叶儿摇,好一片竹海韵潮!

只是,那被牢牢定住的五人仍是一下也动不了。

林季方才所言,倒是句句属实毫无半句虚假。

这只小葫芦得自“天外村”口,内中藏有数千只天外神蜂,曾在江山虚境中逼得离南老贼生死不已。这次前往黑石城,也被林季视作杀手锏,一直带在身边。

踏入醉花楼后,更是手按封口时刻小心。

未曾想,在红蝶幻境大幕垂落之时,随着万千红蝶飞舞,那葫芦口竟砰的一声自行启开,紧接着,那葫芦中灵光大放,由此林季也得了一息之能!

方才,他之所以毫不掩饰当众说了出来,一则:是想从几人嘴里探一探这葫芦的秘密。毕竟,他们守着红蝶古卷好些年,应该知些内中底细。

二则,也不怕他们外传泄密,毕竟都是罪有应得,行将就死之人!

可从这几人分外惊奇的眼神儿可见,他们也是一无所知。

甚而,直到这时,这几人都绝不敢信,竟还有能在黑石城里施放灵光真气的宝物!

“林天官!”突而间,韦一舟惊声问道:“敢问天官这宝物得自何处?”

“哦?”林季仰头望道:“你可知晓此物?”

心中则暗咐:“却是差点忘了,这老鬼的鉴宝水准倒是奇高无比,竟能一眼认出那方金印乃是先天圣宝。几乎与霍氏叔侄都在仲伯之间。或许,他真能看出个什么门道来?”

“这倒不知,也从未听过。”韦一舟回道:“可料想此等神物定与黑石城一样,都是上天垂落至宝!唯有如此,才可破去黑石禁法。”

韦一舟虽未八境,可其修为却也不低,又在佛静禅空落成的一瞬间,见有不妙稍稍离开了几寸去,正因如此,他所受的禁锢要比旁人轻上几分,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倒也没什么憋胀不适。

“与黑石城一样,都是上天垂落至宝……”林季琢磨了下他方才所言,奇声问道:“你是说……这黑石城也是天外之物?”

“是!”韦一舟道:“天下阵法最为奇绝者,应属扬州道阵宗。道阵门下,最为霸道之法乃是九离封天。可那九离封天我虽破不得,却也能感知阵脚纹理、来去东西。可老夫已在黑石城百年有余,却从未察觉半丝阵法缘巧。进而这天上红云丝丝缕缕千年不散,纵是至宝先天也是不能!”

“而且……天官可知,那北城老龙也好,此前以往历代城主也罢,为何都要千方百计的收缴城外黑石么?”

“闭嘴!”

林季一听正中痒中奇处,刚要仔细追问,却被一道厉喝打断。

扭头一看,阻止韦一舟出口的并不是北王敖平,而是一直没发声的东王壮汉盖无双。

听他如此一说,几人的眼珠虽然动不了分毫,可既惊又奇的眼神儿却齐刷刷的直向林季手中飘去。

那一口小葫芦只有巴掌大小,通体上下红艳如血,眼见着一道道化做芒影的红蝶直往里去。甚而,就连天外云端也有一丝丝红光坠落而下,尽入其中。

随着道道红光接连落下,四下里的时空微微一松。

风儿轻,叶儿摇,好一片竹海韵潮!

只是,那被牢牢定住的五人仍是一下也动不了。

林季方才所言,倒是句句属实毫无半句虚假。

这只小葫芦得自“天外村”口,内中藏有数千只天外神蜂,曾在江山虚境中逼得离南老贼生死不已。这次前往黑石城,也被林季视作杀手锏,一直带在身边。

踏入醉花楼后,更是手按封口时刻小心。

未曾想,在红蝶幻境大幕垂落之时,随着万千红蝶飞舞,那葫芦口竟砰的一声自行启开,紧接着,那葫芦中灵光大放,由此林季也得了一息之能!

方才,他之所以毫不掩饰当众说了出来,一则:是想从几人嘴里探一探这葫芦的秘密。毕竟,他们守着红蝶古卷好些年,应该知些内中底细。

二则,也不怕他们外传泄密,毕竟都是罪有应得,行将就死之人!

可从这几人分外惊奇的眼神儿可见,他们也是一无所知。

甚而,直到这时,这几人都绝不敢信,竟还有能在黑石城里施放灵光真气的宝物!

“林天官!”突而间,韦一舟惊声问道:“敢问天官这宝物得自何处?”

“哦?”林季仰头望道:“你可知晓此物?”

心中则暗咐:“却是差点忘了,这老鬼的鉴宝水准倒是奇高无比,竟能一眼认出那方金印乃是先天圣宝。几乎与霍氏叔侄都在仲伯之间。或许,他真能看出个什么门道来?”

“这倒不知,也从未听过。”韦一舟回道:“可料想此等神物定与黑石城一样,都是上天垂落至宝!唯有如此,才可破去黑石禁法。”

韦一舟虽未八境,可其修为却也不低,又在佛静禅空落成的一瞬间,见有不妙稍稍离开了几寸去,正因如此,他所受的禁锢要比旁人轻上几分,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倒也没什么憋胀不适。

“与黑石城一样,都是上天垂落至宝……”林季琢磨了下他方才所言,奇声问道:“你是说……这黑石城也是天外之物?”

“是!”韦一舟道:“天下阵法最为奇绝者,应属扬州道阵宗。道阵门下,最为霸道之法乃是九离封天。可那九离封天我虽破不得,却也能感知阵脚纹理、来去东西。可老夫已在黑石城百年有余,却从未察觉半丝阵法缘巧。进而这天上红云丝丝缕缕千年不散,纵是至宝先天也是不能!”

“而且……天官可知,那北城老龙也好,此前以往历代城主也罢,为何都要千方百计的收缴城外黑石么?”

“闭嘴!”

林季一听正中痒中奇处,刚要仔细追问,却被一道厉喝打断。

扭头一看,阻止韦一舟出口的并不是北王敖平,而是一直没发声的东王壮汉盖无双。

听他如此一说,几人的眼珠虽然动不了分毫,可既惊又奇的眼神儿却齐刷刷的直向林季手中飘去。

那一口小葫芦只有巴掌大小,通体上下红艳如血,眼见着一道道化做芒影的红蝶直往里去。甚而,就连天外云端也有一丝丝红光坠落而下,尽入其中。

随着道道红光接连落下,四下里的时空微微一松。

风儿轻,叶儿摇,好一片竹海韵潮!

只是,那被牢牢定住的五人仍是一下也动不了。

林季方才所言,倒是句句属实毫无半句虚假。

这只小葫芦得自“天外村”口,内中藏有数千只天外神蜂,曾在江山虚境中逼得离南老贼生死不已。这次前往黑石城,也被林季视作杀手锏,一直带在身边。

踏入醉花楼后,更是手按封口时刻小心。

未曾想,在红蝶幻境大幕垂落之时,随着万千红蝶飞舞,那葫芦口竟砰的一声自行启开,紧接着,那葫芦中灵光大放,由此林季也得了一息之能!

方才,他之所以毫不掩饰当众说了出来,一则:是想从几人嘴里探一探这葫芦的秘密。毕竟,他们守着红蝶古卷好些年,应该知些内中底细。

二则,也不怕他们外传泄密,毕竟都是罪有应得,行将就死之人!

可从这几人分外惊奇的眼神儿可见,他们也是一无所知。

甚而,直到这时,这几人都绝不敢信,竟还有能在黑石城里施放灵光真气的宝物!

“林天官!”突而间,韦一舟惊声问道:“敢问天官这宝物得自何处?”

“哦?”林季仰头望道:“你可知晓此物?”

心中则暗咐:“却是差点忘了,这老鬼的鉴宝水准倒是奇高无比,竟能一眼认出那方金印乃是先天圣宝。几乎与霍氏叔侄都在仲伯之间。或许,他真能看出个什么门道来?”

“这倒不知,也从未听过。”韦一舟回道:“可料想此等神物定与黑石城一样,都是上天垂落至宝!唯有如此,才可破去黑石禁法。”

韦一舟虽未八境,可其修为却也不低,又在佛静禅空落成的一瞬间,见有不妙稍稍离开了几寸去,正因如此,他所受的禁锢要比旁人轻上几分,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倒也没什么憋胀不适。

“与黑石城一样,都是上天垂落至宝……”林季琢磨了下他方才所言,奇声问道:“你是说……这黑石城也是天外之物?”

“是!”韦一舟道:“天下阵法最为奇绝者,应属扬州道阵宗。道阵门下,最为霸道之法乃是九离封天。可那九离封天我虽破不得,却也能感知阵脚纹理、来去东西。可老夫已在黑石城百年有余,却从未察觉半丝阵法缘巧。进而这天上红云丝丝缕缕千年不散,纵是至宝先天也是不能!”

“而且……天官可知,那北城老龙也好,此前以往历代城主也罢,为何都要千方百计的收缴城外黑石么?”

“闭嘴!”

林季一听正中痒中奇处,刚要仔细追问,却被一道厉喝打断。

扭头一看,阻止韦一舟出口的并不是北王敖平,而是一直没发声的东王壮汉盖无双。

听他如此一说,几人的眼珠虽然动不了分毫,可既惊又奇的眼神儿却齐刷刷的直向林季手中飘去。

那一口小葫芦只有巴掌大小,通体上下红艳如血,眼见着一道道化做芒影的红蝶直往里去。甚而,就连天外云端也有一丝丝红光坠落而下,尽入其中。

随着道道红光接连落下,四下里的时空微微一松。

风儿轻,叶儿摇,好一片竹海韵潮!

只是,那被牢牢定住的五人仍是一下也动不了。

林季方才所言,倒是句句属实毫无半句虚假。

这只小葫芦得自“天外村”口,内中藏有数千只天外神蜂,曾在江山虚境中逼得离南老贼生死不已。这次前往黑石城,也被林季视作杀手锏,一直带在身边。

踏入醉花楼后,更是手按封口时刻小心。

未曾想,在红蝶幻境大幕垂落之时,随着万千红蝶飞舞,那葫芦口竟砰的一声自行启开,紧接着,那葫芦中灵光大放,由此林季也得了一息之能!

方才,他之所以毫不掩饰当众说了出来,一则:是想从几人嘴里探一探这葫芦的秘密。毕竟,他们守着红蝶古卷好些年,应该知些内中底细。

二则,也不怕他们外传泄密,毕竟都是罪有应得,行将就死之人!

可从这几人分外惊奇的眼神儿可见,他们也是一无所知。

甚而,直到这时,这几人都绝不敢信,竟还有能在黑石城里施放灵光真气的宝物!

“林天官!”突而间,韦一舟惊声问道:“敢问天官这宝物得自何处?”

“哦?”林季仰头望道:“你可知晓此物?”

心中则暗咐:“却是差点忘了,这老鬼的鉴宝水准倒是奇高无比,竟能一眼认出那方金印乃是先天圣宝。几乎与霍氏叔侄都在仲伯之间。或许,他真能看出个什么门道来?”

“这倒不知,也从未听过。”韦一舟回道:“可料想此等神物定与黑石城一样,都是上天垂落至宝!唯有如此,才可破去黑石禁法。”

韦一舟虽未八境,可其修为却也不低,又在佛静禅空落成的一瞬间,见有不妙稍稍离开了几寸去,正因如此,他所受的禁锢要比旁人轻上几分,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倒也没什么憋胀不适。

“与黑石城一样,都是上天垂落至宝……”林季琢磨了下他方才所言,奇声问道:“你是说……这黑石城也是天外之物?”

“是!”韦一舟道:“天下阵法最为奇绝者,应属扬州道阵宗。道阵门下,最为霸道之法乃是九离封天。可那九离封天我虽破不得,却也能感知阵脚纹理、来去东西。可老夫已在黑石城百年有余,却从未察觉半丝阵法缘巧。进而这天上红云丝丝缕缕千年不散,纵是至宝先天也是不能!”

“而且……天官可知,那北城老龙也好,此前以往历代城主也罢,为何都要千方百计的收缴城外黑石么?”

“闭嘴!”

林季一听正中痒中奇处,刚要仔细追问,却被一道厉喝打断。

扭头一看,阻止韦一舟出口的并不是北王敖平,而是一直没发声的东王壮汉盖无双。

听他如此一说,几人的眼珠虽然动不了分毫,可既惊又奇的眼神儿却齐刷刷的直向林季手中飘去。

那一口小葫芦只有巴掌大小,通体上下红艳如血,眼见着一道道化做芒影的红蝶直往里去。甚而,就连天外云端也有一丝丝红光坠落而下,尽入其中。

随着道道红光接连落下,四下里的时空微微一松。

风儿轻,叶儿摇,好一片竹海韵潮!

只是,那被牢牢定住的五人仍是一下也动不了。

林季方才所言,倒是句句属实毫无半句虚假。

这只小葫芦得自“天外村”口,内中藏有数千只天外神蜂,曾在江山虚境中逼得离南老贼生死不已。这次前往黑石城,也被林季视作杀手锏,一直带在身边。

踏入醉花楼后,更是手按封口时刻小心。

未曾想,在红蝶幻境大幕垂落之时,随着万千红蝶飞舞,那葫芦口竟砰的一声自行启开,紧接着,那葫芦中灵光大放,由此林季也得了一息之能!

方才,他之所以毫不掩饰当众说了出来,一则:是想从几人嘴里探一探这葫芦的秘密。毕竟,他们守着红蝶古卷好些年,应该知些内中底细。

二则,也不怕他们外传泄密,毕竟都是罪有应得,行将就死之人!

可从这几人分外惊奇的眼神儿可见,他们也是一无所知。

甚而,直到这时,这几人都绝不敢信,竟还有能在黑石城里施放灵光真气的宝物!

“林天官!”突而间,韦一舟惊声问道:“敢问天官这宝物得自何处?”

“哦?”林季仰头望道:“你可知晓此物?”

心中则暗咐:“却是差点忘了,这老鬼的鉴宝水准倒是奇高无比,竟能一眼认出那方金印乃是先天圣宝。几乎与霍氏叔侄都在仲伯之间。或许,他真能看出个什么门道来?”

“这倒不知,也从未听过。”韦一舟回道:“可料想此等神物定与黑石城一样,都是上天垂落至宝!唯有如此,才可破去黑石禁法。”

韦一舟虽未八境,可其修为却也不低,又在佛静禅空落成的一瞬间,见有不妙稍稍离开了几寸去,正因如此,他所受的禁锢要比旁人轻上几分,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倒也没什么憋胀不适。

“与黑石城一样,都是上天垂落至宝……”林季琢磨了下他方才所言,奇声问道:“你是说……这黑石城也是天外之物?”

“是!”韦一舟道:“天下阵法最为奇绝者,应属扬州道阵宗。道阵门下,最为霸道之法乃是九离封天。可那九离封天我虽破不得,却也能感知阵脚纹理、来去东西。可老夫已在黑石城百年有余,却从未察觉半丝阵法缘巧。进而这天上红云丝丝缕缕千年不散,纵是至宝先天也是不能!”

“而且……天官可知,那北城老龙也好,此前以往历代城主也罢,为何都要千方百计的收缴城外黑石么?”

“闭嘴!”

林季一听正中痒中奇处,刚要仔细追问,却被一道厉喝打断。

扭头一看,阻止韦一舟出口的并不是北王敖平,而是一直没发声的东王壮汉盖无双。

听他如此一说,几人的眼珠虽然动不了分毫,可既惊又奇的眼神儿却齐刷刷的直向林季手中飘去。

那一口小葫芦只有巴掌大小,通体上下红艳如血,眼见着一道道化做芒影的红蝶直往里去。甚而,就连天外云端也有一丝丝红光坠落而下,尽入其中。

随着道道红光接连落下,四下里的时空微微一松。

风儿轻,叶儿摇,好一片竹海韵潮!

只是,那被牢牢定住的五人仍是一下也动不了。

林季方才所言,倒是句句属实毫无半句虚假。

这只小葫芦得自“天外村”口,内中藏有数千只天外神蜂,曾在江山虚境中逼得离南老贼生死不已。这次前往黑石城,也被林季视作杀手锏,一直带在身边。

踏入醉花楼后,更是手按封口时刻小心。

未曾想,在红蝶幻境大幕垂落之时,随着万千红蝶飞舞,那葫芦口竟砰的一声自行启开,紧接着,那葫芦中灵光大放,由此林季也得了一息之能!

方才,他之所以毫不掩饰当众说了出来,一则:是想从几人嘴里探一探这葫芦的秘密。毕竟,他们守着红蝶古卷好些年,应该知些内中底细。

二则,也不怕他们外传泄密,毕竟都是罪有应得,行将就死之人!

可从这几人分外惊奇的眼神儿可见,他们也是一无所知。

甚而,直到这时,这几人都绝不敢信,竟还有能在黑石城里施放灵光真气的宝物!

“林天官!”突而间,韦一舟惊声问道:“敢问天官这宝物得自何处?”

“哦?”林季仰头望道:“你可知晓此物?”

心中则暗咐:“却是差点忘了,这老鬼的鉴宝水准倒是奇高无比,竟能一眼认出那方金印乃是先天圣宝。几乎与霍氏叔侄都在仲伯之间。或许,他真能看出个什么门道来?”

“这倒不知,也从未听过。”韦一舟回道:“可料想此等神物定与黑石城一样,都是上天垂落至宝!唯有如此,才可破去黑石禁法。”

韦一舟虽未八境,可其修为却也不低,又在佛静禅空落成的一瞬间,见有不妙稍稍离开了几寸去,正因如此,他所受的禁锢要比旁人轻上几分,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倒也没什么憋胀不适。

“与黑石城一样,都是上天垂落至宝……”林季琢磨了下他方才所言,奇声问道:“你是说……这黑石城也是天外之物?”

“是!”韦一舟道:“天下阵法最为奇绝者,应属扬州道阵宗。道阵门下,最为霸道之法乃是九离封天。可那九离封天我虽破不得,却也能感知阵脚纹理、来去东西。可老夫已在黑石城百年有余,却从未察觉半丝阵法缘巧。进而这天上红云丝丝缕缕千年不散,纵是至宝先天也是不能!”

“而且……天官可知,那北城老龙也好,此前以往历代城主也罢,为何都要千方百计的收缴城外黑石么?”

“闭嘴!”

林季一听正中痒中奇处,刚要仔细追问,却被一道厉喝打断。

扭头一看,阻止韦一舟出口的并不是北王敖平,而是一直没发声的东王壮汉盖无双。

听他如此一说,几人的眼珠虽然动不了分毫,可既惊又奇的眼神儿却齐刷刷的直向林季手中飘去。

那一口小葫芦只有巴掌大小,通体上下红艳如血,眼见着一道道化做芒影的红蝶直往里去。甚而,就连天外云端也有一丝丝红光坠落而下,尽入其中。

随着道道红光接连落下,四下里的时空微微一松。

风儿轻,叶儿摇,好一片竹海韵潮!

只是,那被牢牢定住的五人仍是一下也动不了。

林季方才所言,倒是句句属实毫无半句虚假。

这只小葫芦得自“天外村”口,内中藏有数千只天外神蜂,曾在江山虚境中逼得离南老贼生死不已。这次前往黑石城,也被林季视作杀手锏,一直带在身边。

踏入醉花楼后,更是手按封口时刻小心。

未曾想,在红蝶幻境大幕垂落之时,随着万千红蝶飞舞,那葫芦口竟砰的一声自行启开,紧接着,那葫芦中灵光大放,由此林季也得了一息之能!

方才,他之所以毫不掩饰当众说了出来,一则:是想从几人嘴里探一探这葫芦的秘密。毕竟,他们守着红蝶古卷好些年,应该知些内中底细。

二则,也不怕他们外传泄密,毕竟都是罪有应得,行将就死之人!

可从这几人分外惊奇的眼神儿可见,他们也是一无所知。

甚而,直到这时,这几人都绝不敢信,竟还有能在黑石城里施放灵光真气的宝物!

“林天官!”突而间,韦一舟惊声问道:“敢问天官这宝物得自何处?”

“哦?”林季仰头望道:“你可知晓此物?”

心中则暗咐:“却是差点忘了,这老鬼的鉴宝水准倒是奇高无比,竟能一眼认出那方金印乃是先天圣宝。几乎与霍氏叔侄都在仲伯之间。或许,他真能看出个什么门道来?”

“这倒不知,也从未听过。”韦一舟回道:“可料想此等神物定与黑石城一样,都是上天垂落至宝!唯有如此,才可破去黑石禁法。”

韦一舟虽未八境,可其修为却也不低,又在佛静禅空落成的一瞬间,见有不妙稍稍离开了几寸去,正因如此,他所受的禁锢要比旁人轻上几分,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倒也没什么憋胀不适。

“与黑石城一样,都是上天垂落至宝……”林季琢磨了下他方才所言,奇声问道:“你是说……这黑石城也是天外之物?”

“是!”韦一舟道:“天下阵法最为奇绝者,应属扬州道阵宗。道阵门下,最为霸道之法乃是九离封天。可那九离封天我虽破不得,却也能感知阵脚纹理、来去东西。可老夫已在黑石城百年有余,却从未察觉半丝阵法缘巧。进而这天上红云丝丝缕缕千年不散,纵是至宝先天也是不能!”

“而且……天官可知,那北城老龙也好,此前以往历代城主也罢,为何都要千方百计的收缴城外黑石么?”

“闭嘴!”

林季一听正中痒中奇处,刚要仔细追问,却被一道厉喝打断。

扭头一看,阻止韦一舟出口的并不是北王敖平,而是一直没发声的东王壮汉盖无双。

听他如此一说,几人的眼珠虽然动不了分毫,可既惊又奇的眼神儿却齐刷刷的直向林季手中飘去。

那一口小葫芦只有巴掌大小,通体上下红艳如血,眼见着一道道化做芒影的红蝶直往里去。甚而,就连天外云端也有一丝丝红光坠落而下,尽入其中。

随着道道红光接连落下,四下里的时空微微一松。

风儿轻,叶儿摇,好一片竹海韵潮!

只是,那被牢牢定住的五人仍是一下也动不了。

林季方才所言,倒是句句属实毫无半句虚假。

这只小葫芦得自“天外村”口,内中藏有数千只天外神蜂,曾在江山虚境中逼得离南老贼生死不已。这次前往黑石城,也被林季视作杀手锏,一直带在身边。

踏入醉花楼后,更是手按封口时刻小心。

未曾想,在红蝶幻境大幕垂落之时,随着万千红蝶飞舞,那葫芦口竟砰的一声自行启开,紧接着,那葫芦中灵光大放,由此林季也得了一息之能!

方才,他之所以毫不掩饰当众说了出来,一则:是想从几人嘴里探一探这葫芦的秘密。毕竟,他们守着红蝶古卷好些年,应该知些内中底细。

二则,也不怕他们外传泄密,毕竟都是罪有应得,行将就死之人!

可从这几人分外惊奇的眼神儿可见,他们也是一无所知。

甚而,直到这时,这几人都绝不敢信,竟还有能在黑石城里施放灵光真气的宝物!

“林天官!”突而间,韦一舟惊声问道:“敢问天官这宝物得自何处?”

“哦?”林季仰头望道:“你可知晓此物?”

心中则暗咐:“却是差点忘了,这老鬼的鉴宝水准倒是奇高无比,竟能一眼认出那方金印乃是先天圣宝。几乎与霍氏叔侄都在仲伯之间。或许,他真能看出个什么门道来?”

“这倒不知,也从未听过。”韦一舟回道:“可料想此等神物定与黑石城一样,都是上天垂落至宝!唯有如此,才可破去黑石禁法。”

韦一舟虽未八境,可其修为却也不低,又在佛静禅空落成的一瞬间,见有不妙稍稍离开了几寸去,正因如此,他所受的禁锢要比旁人轻上几分,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倒也没什么憋胀不适。

“与黑石城一样,都是上天垂落至宝……”林季琢磨了下他方才所言,奇声问道:“你是说……这黑石城也是天外之物?”

“是!”韦一舟道:“天下阵法最为奇绝者,应属扬州道阵宗。道阵门下,最为霸道之法乃是九离封天。可那九离封天我虽破不得,却也能感知阵脚纹理、来去东西。可老夫已在黑石城百年有余,却从未察觉半丝阵法缘巧。进而这天上红云丝丝缕缕千年不散,纵是至宝先天也是不能!”

“而且……天官可知,那北城老龙也好,此前以往历代城主也罢,为何都要千方百计的收缴城外黑石么?”

“闭嘴!”

林季一听正中痒中奇处,刚要仔细追问,却被一道厉喝打断。

扭头一看,阻止韦一舟出口的并不是北王敖平,而是一直没发声的东王壮汉盖无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