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51TXT > 其他 > 兄坑:大师姐情商为零 > 第十坑

“为什么啊!!!!!”东方纤云一边跑一边说

逍遥星河见状也跟了上去。

东方梦茵看不下去想将两人拦了下来,但奈何三人跑的太快只能摇摇头。

就在东方纤云避无可避的躲在了东方梦茵身后的时候,天空中忽然变得阴云密布。

“嗯?那是什么?”东方纤云看向了天空对着易相逢问道。

“啊!这是本尊的渡劫云”“吾要突破大乘期啦!!”“太好啦!!徒儿这都是你的功劳!!!果然睡男人能突破!!”易相逢又开心又激动的抱住东方纤云说道。

“呃,我好像也没做什么...”东方纤云抽了抽嘴角说道。

但是在一旁听到这话的印飞星和逍遥星河不淡定了,前者惊讶万分,后者则是想杀了东方纤云的心都有了。

吓的东方纤云赶紧让易相逢解释,结果易相逢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印飞星后槽牙都咬碎了。

就在印飞星追杀东方纤云的时候,两道雷劈了下来,都被东方纤云勉强躲开了。

接着东方纤云对易相逢问道:“师父!这怎么回事?不是你渡劫吗?”

易相逢回答道:“渡劫雷范围内都是无差别攻击的呀!”

而东方梦茵听完后惊讶渡劫雷之余更加担心东方纤云出现漫画中变成另一个“东方纤云”的情况。

东方梦茵也直接放弃了思考,在急匆匆给逍遥星河下了个保护罩后就跑去东方纤云那边。

看见东方梦茵过来东方纤云顺势躲在了东方梦茵身后,同时光顾着保护东方纤云的东方梦茵并没有发现一道雷直直劈到了东方纤云后背上。

东方梦茵见状急的直接设了一个保护罩,考虑到印飞星也会被劈到的风险给印飞星也设了一个保护罩。

正好这时躺在东方梦茵怀里的东方纤云悠悠转醒

“这位姑娘你是谁?”“东方纤云”问道。

记忆中漫画里的情况还是出现了,东方梦茵只好硬着头皮回答道“我叫东方梦茵,是逍遥门副门大弟子”。

“东方纤云”又环顾四周看到了印飞星发出了疑问:“飞星?你为什么还活着?你不是已经被我亲手...”。

“东方纤云”话还没说完一道雷就劈向了俩人所在的保护罩。

但奈何东方梦茵因为闭关修为已经到了元婴期初期,保护罩自然不是那么容易打破。

而“东方纤云”也好像明白了什么说道:“原来是对方不应知之事不可说吗?”

“纤云,不,我或许不能这么叫你”“但你在的时间过长了,他会回不来的”“你,该走了”东方梦茵看着“东方纤云”对他说着就把他推出了保护罩。

被推出保护罩的“东方纤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雷劈晕了过去。

正好渡劫雷也结束了,东方梦茵站了起来看着晕倒在地上的东方纤云把他扶了起来。

而东方纤云也被印飞星一声喊了醒来。

然后东方纤云在被印飞星问了有关易相逢的事后,又被追杀,东方梦茵又怕出幺蛾子就御剑跟上了飞走的两人。

易相逢则是走过去安慰保护罩解除后晃晃悠悠站起来的逍遥星河。

不出意外的话还是出意外了。

在东方纤云和印飞星竞速战时,东方纤云脚下一滑掉了下去。

东方梦茵就这样缓缓下落的同时看到了名场面。

先印飞星一步落下来的东方梦茵,走到了龚常胜面前,摸了摸龚常胜的头并让他把东方纤云放了下来。

“小云哥哥,是你吗!?”龚常胜开心的问道。

经过头脑风暴的东方纤云说道:“你是蜀三路?”

“在下龚常胜,但小云哥哥若是喜欢那就叫蜀三路吧”龚常胜微笑着说道。

此时后面落下来的印飞星和龚常胜吵了起来并说要打,在东方纤云提出换个宽敞地方打和老板的哭声中四人走了出去。

走在镇子里东方纤云和龚常胜走在前面聊了起来,

而东方梦茵和印飞星走在后面。

看着前面两人印飞星也想和东方梦茵聊一聊,但东方梦茵先他一步开口告诉他自己要去玄铭宗一趟,让他跟师叔说一声,说完后东方梦茵就快步跟上了前面两人加入了聊天。

走了一段路后经过东方纤云的骚操作把印飞星恶心走了。

又走了一会,东方梦茵对着龚常胜问道:“常胜,你又迷路了吧?我刚刚忘了问你,我带你回去可好?”

龚常胜欣然答应后说道:“茵茵姐姐,我们能和小云哥哥再走走再回去吗?”

“行啊”东方梦茵答应了下来。

龚常胜转头对东方纤云说道:“小云哥哥,你如今修魔了吗?”

被点名的东方纤云惊讶的说道:“诶?你怎么知道的?你能看到了?”

“实不相瞒,龚某虽目不能视,但因习得了玄铭宗的天眼心诀,“眼”中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而小云哥哥体内真气逆流,毫无疑问是修炼走火入魔成了魔修之体”龚常胜解释道。

听到这话的东方梦茵挡在了东方纤云前面

“常胜我知你所想,但纤云你不能动”东方梦茵看着龚常胜说道。

看东方梦茵这样龚常胜停下了动作,看着东方纤云点了点头。

“魔修衣着单薄,小云哥哥穿的竟一点不暴露”龚常胜“看”着东方纤云身上的浴火法衣外套说道。

“嗯?你说这个吗?茵茵给我的”东方纤云摸了摸身上的外套说道。

在得到了东方梦茵肯定的答案后,龚常胜也想摸摸这件外套靠近的时候,被东方纤云头上的饰品扎到了头上流出了血。

“诶?扎到了吗?是被扎到了吧?”东方纤云看着龚常胜手忙脚乱的问道。

“对不起啊!蜀三路!”“怪了,这个角平时明明软绵绵的,怎么突然就......”东方纤云道完歉疑惑的说道

龚常胜摸了摸头说道:“小云哥哥的头饰,龚某“看”不到呢......”

两人又讨论了一番得出结论,此头饰是与千蝉衣一体之物可御火

龚常胜正打算给头饰换个位置时易相逢来了

“徒儿!”易相逢朝着东方纤云喊着

“茵茵姐姐我们走吧,小云哥哥下次见!”看到易相逢来了龚常胜拉起东方梦茵的手就准备走

东方纤云疑惑的问道:“诶?你不抓我了?”

“龚某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赶过来的这位可是大乘期魔修”龚常胜说完就拉着东方梦茵走了

东方梦茵就这样缓缓下落的同时看到了名场面。

先印飞星一步落下来的东方梦茵,走到了龚常胜面前,摸了摸龚常胜的头并让他把东方纤云放了下来。

“小云哥哥,是你吗!?”龚常胜开心的问道。

经过头脑风暴的东方纤云说道:“你是蜀三路?”

“在下龚常胜,但小云哥哥若是喜欢那就叫蜀三路吧”龚常胜微笑着说道。

此时后面落下来的印飞星和龚常胜吵了起来并说要打,在东方纤云提出换个宽敞地方打和老板的哭声中四人走了出去。

走在镇子里东方纤云和龚常胜走在前面聊了起来,

而东方梦茵和印飞星走在后面。

看着前面两人印飞星也想和东方梦茵聊一聊,但东方梦茵先他一步开口告诉他自己要去玄铭宗一趟,让他跟师叔说一声,说完后东方梦茵就快步跟上了前面两人加入了聊天。

走了一段路后经过东方纤云的骚操作把印飞星恶心走了。

又走了一会,东方梦茵对着龚常胜问道:“常胜,你又迷路了吧?我刚刚忘了问你,我带你回去可好?”

龚常胜欣然答应后说道:“茵茵姐姐,我们能和小云哥哥再走走再回去吗?”

“行啊”东方梦茵答应了下来。

龚常胜转头对东方纤云说道:“小云哥哥,你如今修魔了吗?”

被点名的东方纤云惊讶的说道:“诶?你怎么知道的?你能看到了?”

“实不相瞒,龚某虽目不能视,但因习得了玄铭宗的天眼心诀,“眼”中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而小云哥哥体内真气逆流,毫无疑问是修炼走火入魔成了魔修之体”龚常胜解释道。

听到这话的东方梦茵挡在了东方纤云前面

“常胜我知你所想,但纤云你不能动”东方梦茵看着龚常胜说道。

看东方梦茵这样龚常胜停下了动作,看着东方纤云点了点头。

“魔修衣着单薄,小云哥哥穿的竟一点不暴露”龚常胜“看”着东方纤云身上的浴火法衣外套说道。

“嗯?你说这个吗?茵茵给我的”东方纤云摸了摸身上的外套说道。

在得到了东方梦茵肯定的答案后,龚常胜也想摸摸这件外套靠近的时候,被东方纤云头上的饰品扎到了头上流出了血。

“诶?扎到了吗?是被扎到了吧?”东方纤云看着龚常胜手忙脚乱的问道。

“对不起啊!蜀三路!”“怪了,这个角平时明明软绵绵的,怎么突然就......”东方纤云道完歉疑惑的说道

龚常胜摸了摸头说道:“小云哥哥的头饰,龚某“看”不到呢......”

两人又讨论了一番得出结论,此头饰是与千蝉衣一体之物可御火

龚常胜正打算给头饰换个位置时易相逢来了

“徒儿!”易相逢朝着东方纤云喊着

“茵茵姐姐我们走吧,小云哥哥下次见!”看到易相逢来了龚常胜拉起东方梦茵的手就准备走

东方纤云疑惑的问道:“诶?你不抓我了?”

“龚某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赶过来的这位可是大乘期魔修”龚常胜说完就拉着东方梦茵走了

东方梦茵就这样缓缓下落的同时看到了名场面。

先印飞星一步落下来的东方梦茵,走到了龚常胜面前,摸了摸龚常胜的头并让他把东方纤云放了下来。

“小云哥哥,是你吗!?”龚常胜开心的问道。

经过头脑风暴的东方纤云说道:“你是蜀三路?”

“在下龚常胜,但小云哥哥若是喜欢那就叫蜀三路吧”龚常胜微笑着说道。

此时后面落下来的印飞星和龚常胜吵了起来并说要打,在东方纤云提出换个宽敞地方打和老板的哭声中四人走了出去。

走在镇子里东方纤云和龚常胜走在前面聊了起来,

而东方梦茵和印飞星走在后面。

看着前面两人印飞星也想和东方梦茵聊一聊,但东方梦茵先他一步开口告诉他自己要去玄铭宗一趟,让他跟师叔说一声,说完后东方梦茵就快步跟上了前面两人加入了聊天。

走了一段路后经过东方纤云的骚操作把印飞星恶心走了。

又走了一会,东方梦茵对着龚常胜问道:“常胜,你又迷路了吧?我刚刚忘了问你,我带你回去可好?”

龚常胜欣然答应后说道:“茵茵姐姐,我们能和小云哥哥再走走再回去吗?”

“行啊”东方梦茵答应了下来。

龚常胜转头对东方纤云说道:“小云哥哥,你如今修魔了吗?”

被点名的东方纤云惊讶的说道:“诶?你怎么知道的?你能看到了?”

“实不相瞒,龚某虽目不能视,但因习得了玄铭宗的天眼心诀,“眼”中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而小云哥哥体内真气逆流,毫无疑问是修炼走火入魔成了魔修之体”龚常胜解释道。

听到这话的东方梦茵挡在了东方纤云前面

“常胜我知你所想,但纤云你不能动”东方梦茵看着龚常胜说道。

看东方梦茵这样龚常胜停下了动作,看着东方纤云点了点头。

“魔修衣着单薄,小云哥哥穿的竟一点不暴露”龚常胜“看”着东方纤云身上的浴火法衣外套说道。

“嗯?你说这个吗?茵茵给我的”东方纤云摸了摸身上的外套说道。

在得到了东方梦茵肯定的答案后,龚常胜也想摸摸这件外套靠近的时候,被东方纤云头上的饰品扎到了头上流出了血。

“诶?扎到了吗?是被扎到了吧?”东方纤云看着龚常胜手忙脚乱的问道。

“对不起啊!蜀三路!”“怪了,这个角平时明明软绵绵的,怎么突然就......”东方纤云道完歉疑惑的说道

龚常胜摸了摸头说道:“小云哥哥的头饰,龚某“看”不到呢......”

两人又讨论了一番得出结论,此头饰是与千蝉衣一体之物可御火

龚常胜正打算给头饰换个位置时易相逢来了

“徒儿!”易相逢朝着东方纤云喊着

“茵茵姐姐我们走吧,小云哥哥下次见!”看到易相逢来了龚常胜拉起东方梦茵的手就准备走

东方纤云疑惑的问道:“诶?你不抓我了?”

“龚某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赶过来的这位可是大乘期魔修”龚常胜说完就拉着东方梦茵走了

东方梦茵就这样缓缓下落的同时看到了名场面。

先印飞星一步落下来的东方梦茵,走到了龚常胜面前,摸了摸龚常胜的头并让他把东方纤云放了下来。

“小云哥哥,是你吗!?”龚常胜开心的问道。

经过头脑风暴的东方纤云说道:“你是蜀三路?”

“在下龚常胜,但小云哥哥若是喜欢那就叫蜀三路吧”龚常胜微笑着说道。

此时后面落下来的印飞星和龚常胜吵了起来并说要打,在东方纤云提出换个宽敞地方打和老板的哭声中四人走了出去。

走在镇子里东方纤云和龚常胜走在前面聊了起来,

而东方梦茵和印飞星走在后面。

看着前面两人印飞星也想和东方梦茵聊一聊,但东方梦茵先他一步开口告诉他自己要去玄铭宗一趟,让他跟师叔说一声,说完后东方梦茵就快步跟上了前面两人加入了聊天。

走了一段路后经过东方纤云的骚操作把印飞星恶心走了。

又走了一会,东方梦茵对着龚常胜问道:“常胜,你又迷路了吧?我刚刚忘了问你,我带你回去可好?”

龚常胜欣然答应后说道:“茵茵姐姐,我们能和小云哥哥再走走再回去吗?”

“行啊”东方梦茵答应了下来。

龚常胜转头对东方纤云说道:“小云哥哥,你如今修魔了吗?”

被点名的东方纤云惊讶的说道:“诶?你怎么知道的?你能看到了?”

“实不相瞒,龚某虽目不能视,但因习得了玄铭宗的天眼心诀,“眼”中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而小云哥哥体内真气逆流,毫无疑问是修炼走火入魔成了魔修之体”龚常胜解释道。

听到这话的东方梦茵挡在了东方纤云前面

“常胜我知你所想,但纤云你不能动”东方梦茵看着龚常胜说道。

看东方梦茵这样龚常胜停下了动作,看着东方纤云点了点头。

“魔修衣着单薄,小云哥哥穿的竟一点不暴露”龚常胜“看”着东方纤云身上的浴火法衣外套说道。

“嗯?你说这个吗?茵茵给我的”东方纤云摸了摸身上的外套说道。

在得到了东方梦茵肯定的答案后,龚常胜也想摸摸这件外套靠近的时候,被东方纤云头上的饰品扎到了头上流出了血。

“诶?扎到了吗?是被扎到了吧?”东方纤云看着龚常胜手忙脚乱的问道。

“对不起啊!蜀三路!”“怪了,这个角平时明明软绵绵的,怎么突然就......”东方纤云道完歉疑惑的说道

龚常胜摸了摸头说道:“小云哥哥的头饰,龚某“看”不到呢......”

两人又讨论了一番得出结论,此头饰是与千蝉衣一体之物可御火

龚常胜正打算给头饰换个位置时易相逢来了

“徒儿!”易相逢朝着东方纤云喊着

“茵茵姐姐我们走吧,小云哥哥下次见!”看到易相逢来了龚常胜拉起东方梦茵的手就准备走

东方纤云疑惑的问道:“诶?你不抓我了?”

“龚某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赶过来的这位可是大乘期魔修”龚常胜说完就拉着东方梦茵走了

东方梦茵就这样缓缓下落的同时看到了名场面。

先印飞星一步落下来的东方梦茵,走到了龚常胜面前,摸了摸龚常胜的头并让他把东方纤云放了下来。

“小云哥哥,是你吗!?”龚常胜开心的问道。

经过头脑风暴的东方纤云说道:“你是蜀三路?”

“在下龚常胜,但小云哥哥若是喜欢那就叫蜀三路吧”龚常胜微笑着说道。

此时后面落下来的印飞星和龚常胜吵了起来并说要打,在东方纤云提出换个宽敞地方打和老板的哭声中四人走了出去。

走在镇子里东方纤云和龚常胜走在前面聊了起来,

而东方梦茵和印飞星走在后面。

看着前面两人印飞星也想和东方梦茵聊一聊,但东方梦茵先他一步开口告诉他自己要去玄铭宗一趟,让他跟师叔说一声,说完后东方梦茵就快步跟上了前面两人加入了聊天。

走了一段路后经过东方纤云的骚操作把印飞星恶心走了。

又走了一会,东方梦茵对着龚常胜问道:“常胜,你又迷路了吧?我刚刚忘了问你,我带你回去可好?”

龚常胜欣然答应后说道:“茵茵姐姐,我们能和小云哥哥再走走再回去吗?”

“行啊”东方梦茵答应了下来。

龚常胜转头对东方纤云说道:“小云哥哥,你如今修魔了吗?”

被点名的东方纤云惊讶的说道:“诶?你怎么知道的?你能看到了?”

“实不相瞒,龚某虽目不能视,但因习得了玄铭宗的天眼心诀,“眼”中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而小云哥哥体内真气逆流,毫无疑问是修炼走火入魔成了魔修之体”龚常胜解释道。

听到这话的东方梦茵挡在了东方纤云前面

“常胜我知你所想,但纤云你不能动”东方梦茵看着龚常胜说道。

看东方梦茵这样龚常胜停下了动作,看着东方纤云点了点头。

“魔修衣着单薄,小云哥哥穿的竟一点不暴露”龚常胜“看”着东方纤云身上的浴火法衣外套说道。

“嗯?你说这个吗?茵茵给我的”东方纤云摸了摸身上的外套说道。

在得到了东方梦茵肯定的答案后,龚常胜也想摸摸这件外套靠近的时候,被东方纤云头上的饰品扎到了头上流出了血。

“诶?扎到了吗?是被扎到了吧?”东方纤云看着龚常胜手忙脚乱的问道。

“对不起啊!蜀三路!”“怪了,这个角平时明明软绵绵的,怎么突然就......”东方纤云道完歉疑惑的说道

龚常胜摸了摸头说道:“小云哥哥的头饰,龚某“看”不到呢......”

两人又讨论了一番得出结论,此头饰是与千蝉衣一体之物可御火

龚常胜正打算给头饰换个位置时易相逢来了

“徒儿!”易相逢朝着东方纤云喊着

“茵茵姐姐我们走吧,小云哥哥下次见!”看到易相逢来了龚常胜拉起东方梦茵的手就准备走

东方纤云疑惑的问道:“诶?你不抓我了?”

“龚某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赶过来的这位可是大乘期魔修”龚常胜说完就拉着东方梦茵走了

东方梦茵就这样缓缓下落的同时看到了名场面。

先印飞星一步落下来的东方梦茵,走到了龚常胜面前,摸了摸龚常胜的头并让他把东方纤云放了下来。

“小云哥哥,是你吗!?”龚常胜开心的问道。

经过头脑风暴的东方纤云说道:“你是蜀三路?”

“在下龚常胜,但小云哥哥若是喜欢那就叫蜀三路吧”龚常胜微笑着说道。

此时后面落下来的印飞星和龚常胜吵了起来并说要打,在东方纤云提出换个宽敞地方打和老板的哭声中四人走了出去。

走在镇子里东方纤云和龚常胜走在前面聊了起来,

而东方梦茵和印飞星走在后面。

看着前面两人印飞星也想和东方梦茵聊一聊,但东方梦茵先他一步开口告诉他自己要去玄铭宗一趟,让他跟师叔说一声,说完后东方梦茵就快步跟上了前面两人加入了聊天。

走了一段路后经过东方纤云的骚操作把印飞星恶心走了。

又走了一会,东方梦茵对着龚常胜问道:“常胜,你又迷路了吧?我刚刚忘了问你,我带你回去可好?”

龚常胜欣然答应后说道:“茵茵姐姐,我们能和小云哥哥再走走再回去吗?”

“行啊”东方梦茵答应了下来。

龚常胜转头对东方纤云说道:“小云哥哥,你如今修魔了吗?”

被点名的东方纤云惊讶的说道:“诶?你怎么知道的?你能看到了?”

“实不相瞒,龚某虽目不能视,但因习得了玄铭宗的天眼心诀,“眼”中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而小云哥哥体内真气逆流,毫无疑问是修炼走火入魔成了魔修之体”龚常胜解释道。

听到这话的东方梦茵挡在了东方纤云前面

“常胜我知你所想,但纤云你不能动”东方梦茵看着龚常胜说道。

看东方梦茵这样龚常胜停下了动作,看着东方纤云点了点头。

“魔修衣着单薄,小云哥哥穿的竟一点不暴露”龚常胜“看”着东方纤云身上的浴火法衣外套说道。

“嗯?你说这个吗?茵茵给我的”东方纤云摸了摸身上的外套说道。

在得到了东方梦茵肯定的答案后,龚常胜也想摸摸这件外套靠近的时候,被东方纤云头上的饰品扎到了头上流出了血。

“诶?扎到了吗?是被扎到了吧?”东方纤云看着龚常胜手忙脚乱的问道。

“对不起啊!蜀三路!”“怪了,这个角平时明明软绵绵的,怎么突然就......”东方纤云道完歉疑惑的说道

龚常胜摸了摸头说道:“小云哥哥的头饰,龚某“看”不到呢......”

两人又讨论了一番得出结论,此头饰是与千蝉衣一体之物可御火

龚常胜正打算给头饰换个位置时易相逢来了

“徒儿!”易相逢朝着东方纤云喊着

“茵茵姐姐我们走吧,小云哥哥下次见!”看到易相逢来了龚常胜拉起东方梦茵的手就准备走

东方纤云疑惑的问道:“诶?你不抓我了?”

“龚某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赶过来的这位可是大乘期魔修”龚常胜说完就拉着东方梦茵走了

东方梦茵就这样缓缓下落的同时看到了名场面。

先印飞星一步落下来的东方梦茵,走到了龚常胜面前,摸了摸龚常胜的头并让他把东方纤云放了下来。

“小云哥哥,是你吗!?”龚常胜开心的问道。

经过头脑风暴的东方纤云说道:“你是蜀三路?”

“在下龚常胜,但小云哥哥若是喜欢那就叫蜀三路吧”龚常胜微笑着说道。

此时后面落下来的印飞星和龚常胜吵了起来并说要打,在东方纤云提出换个宽敞地方打和老板的哭声中四人走了出去。

走在镇子里东方纤云和龚常胜走在前面聊了起来,

而东方梦茵和印飞星走在后面。

看着前面两人印飞星也想和东方梦茵聊一聊,但东方梦茵先他一步开口告诉他自己要去玄铭宗一趟,让他跟师叔说一声,说完后东方梦茵就快步跟上了前面两人加入了聊天。

走了一段路后经过东方纤云的骚操作把印飞星恶心走了。

又走了一会,东方梦茵对着龚常胜问道:“常胜,你又迷路了吧?我刚刚忘了问你,我带你回去可好?”

龚常胜欣然答应后说道:“茵茵姐姐,我们能和小云哥哥再走走再回去吗?”

“行啊”东方梦茵答应了下来。

龚常胜转头对东方纤云说道:“小云哥哥,你如今修魔了吗?”

被点名的东方纤云惊讶的说道:“诶?你怎么知道的?你能看到了?”

“实不相瞒,龚某虽目不能视,但因习得了玄铭宗的天眼心诀,“眼”中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而小云哥哥体内真气逆流,毫无疑问是修炼走火入魔成了魔修之体”龚常胜解释道。

听到这话的东方梦茵挡在了东方纤云前面

“常胜我知你所想,但纤云你不能动”东方梦茵看着龚常胜说道。

看东方梦茵这样龚常胜停下了动作,看着东方纤云点了点头。

“魔修衣着单薄,小云哥哥穿的竟一点不暴露”龚常胜“看”着东方纤云身上的浴火法衣外套说道。

“嗯?你说这个吗?茵茵给我的”东方纤云摸了摸身上的外套说道。

在得到了东方梦茵肯定的答案后,龚常胜也想摸摸这件外套靠近的时候,被东方纤云头上的饰品扎到了头上流出了血。

“诶?扎到了吗?是被扎到了吧?”东方纤云看着龚常胜手忙脚乱的问道。

“对不起啊!蜀三路!”“怪了,这个角平时明明软绵绵的,怎么突然就......”东方纤云道完歉疑惑的说道

龚常胜摸了摸头说道:“小云哥哥的头饰,龚某“看”不到呢......”

两人又讨论了一番得出结论,此头饰是与千蝉衣一体之物可御火

龚常胜正打算给头饰换个位置时易相逢来了

“徒儿!”易相逢朝着东方纤云喊着

“茵茵姐姐我们走吧,小云哥哥下次见!”看到易相逢来了龚常胜拉起东方梦茵的手就准备走

东方纤云疑惑的问道:“诶?你不抓我了?”

“龚某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赶过来的这位可是大乘期魔修”龚常胜说完就拉着东方梦茵走了

东方梦茵就这样缓缓下落的同时看到了名场面。

先印飞星一步落下来的东方梦茵,走到了龚常胜面前,摸了摸龚常胜的头并让他把东方纤云放了下来。

“小云哥哥,是你吗!?”龚常胜开心的问道。

经过头脑风暴的东方纤云说道:“你是蜀三路?”

“在下龚常胜,但小云哥哥若是喜欢那就叫蜀三路吧”龚常胜微笑着说道。

此时后面落下来的印飞星和龚常胜吵了起来并说要打,在东方纤云提出换个宽敞地方打和老板的哭声中四人走了出去。

走在镇子里东方纤云和龚常胜走在前面聊了起来,

而东方梦茵和印飞星走在后面。

看着前面两人印飞星也想和东方梦茵聊一聊,但东方梦茵先他一步开口告诉他自己要去玄铭宗一趟,让他跟师叔说一声,说完后东方梦茵就快步跟上了前面两人加入了聊天。

走了一段路后经过东方纤云的骚操作把印飞星恶心走了。

又走了一会,东方梦茵对着龚常胜问道:“常胜,你又迷路了吧?我刚刚忘了问你,我带你回去可好?”

龚常胜欣然答应后说道:“茵茵姐姐,我们能和小云哥哥再走走再回去吗?”

“行啊”东方梦茵答应了下来。

龚常胜转头对东方纤云说道:“小云哥哥,你如今修魔了吗?”

被点名的东方纤云惊讶的说道:“诶?你怎么知道的?你能看到了?”

“实不相瞒,龚某虽目不能视,但因习得了玄铭宗的天眼心诀,“眼”中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而小云哥哥体内真气逆流,毫无疑问是修炼走火入魔成了魔修之体”龚常胜解释道。

听到这话的东方梦茵挡在了东方纤云前面

“常胜我知你所想,但纤云你不能动”东方梦茵看着龚常胜说道。

看东方梦茵这样龚常胜停下了动作,看着东方纤云点了点头。

“魔修衣着单薄,小云哥哥穿的竟一点不暴露”龚常胜“看”着东方纤云身上的浴火法衣外套说道。

“嗯?你说这个吗?茵茵给我的”东方纤云摸了摸身上的外套说道。

在得到了东方梦茵肯定的答案后,龚常胜也想摸摸这件外套靠近的时候,被东方纤云头上的饰品扎到了头上流出了血。

“诶?扎到了吗?是被扎到了吧?”东方纤云看着龚常胜手忙脚乱的问道。

“对不起啊!蜀三路!”“怪了,这个角平时明明软绵绵的,怎么突然就......”东方纤云道完歉疑惑的说道

龚常胜摸了摸头说道:“小云哥哥的头饰,龚某“看”不到呢......”

两人又讨论了一番得出结论,此头饰是与千蝉衣一体之物可御火

龚常胜正打算给头饰换个位置时易相逢来了

“徒儿!”易相逢朝着东方纤云喊着

“茵茵姐姐我们走吧,小云哥哥下次见!”看到易相逢来了龚常胜拉起东方梦茵的手就准备走

东方纤云疑惑的问道:“诶?你不抓我了?”

“龚某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赶过来的这位可是大乘期魔修”龚常胜说完就拉着东方梦茵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