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51TXT > 其他 > 赛博朋克:选择你的信仰 > 68.收尾(一)

哈维躺在病床上,翘着二郎腿,吃着漂亮小护士削的水果,啧啧,资本主义的堕落。

之所以这么闲,是医生的嘱咐,哈维用脑过度,伤了脑子,最近不宜动脑。

这简直就是医疗史上的奇葩案例,别人穷尽一生,可能都用不到脑子的百分之二十,就算用手段强行开发,也不会用到百分之五十,而哈维的过度用脑达到了百分之五十一。

虽然达到了百分之五十一,研究价值不能说没有,也只能说没啥卵用,哈维的脑子经过超梦技术的检查,发现里面都是一些垃圾信息,甚至有的检查人员拼凑出了几部完整的垃圾电视剧。

最后经过专家会诊,得出的结论是,哈维经过‘药物’刺激,又短时间内观看多部超梦,导致头脑受到刺激,产生了大量无用信息。

通俗点讲就是电脑后台自动运行了大量垃圾软件,然后‘内存’‘缓存’同时爆了。

这符合某一项头脑开发实验,只不过技术过于不合理,早就停止开发了。

如果是普通人,就算再无用,也会被解剖,但哈维的身份摆在哪儿,没人敢下手。

研究出原因就得有治疗办法,那就是不用脑。

让一个人完全不用脑思考是不可能的,所以专家单独整了份脑部减压药剂,当哈维再次用脑过度头疼的时候,就来两粒,里面的镇定剂会让哈维自动放松。

一段时间后,大脑会自动痊愈。

哈维自己对此毫不在意,脑子里有什么,自己都不知道,有点症状啊异常啊也算合理,大不了当一段时间傻子。

吃着水果,手里也没闲着,拿着平板翻看自己的账户来电。

迪卡与莉萨娜发来了一些生活记录短信,记录着一家人在新美国的吃吃喝喝,玩玩闹闹,根本没有什么治疗绝症的沉闷气氛。

基因问题对于2075年的科技完全不是问题,也没有什么重大手术,只需要检查,注射特定药物,再检查,更改药物成分就完事了,两个小家伙儿直到现在都以为一家人真的是来玩的。

还有一些未接来电,有罗格的,莫里斯的,老维的,杰克的,还有哈里斯的。

哈维一个一个回电。

“嘟嘟嘟~~,罗格,找我什么事儿?”

“有个活儿,现在已经被委派给别人了。”

“什么活儿?”

“一笔大买卖,但是现在和你无关了。”

“行吧,你孙女怎么样了?”

“治疗很顺利,过几天就可以出院。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我很忙doom。”

罗格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哈维耸耸肩,继续拨打老维的视频电话。

啃一口苹果,哈维翻了个身,侧躺在床上。

“嚼~嚼~,咔呲,歪,老维啊,找我干嘛?嚼~嚼~”

老维已经被杰克接回了诊所,现在全身缠满绷带,要不是漏着半边脸,哈维根本认不出来。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哈维,有时间来诊所一趟,我们谈谈关于大卫和葛洛莉亚的问题。”

哈维满头问号,我认识他们吗?干嘛要和我谈?

“等等,老维,这俩人谁啊?”

虽然老维对哈维异常早有准备,可是完全没想到,这孙子翻脸不认人,心里也是很生气啊。

“就是昨晚你救的两人,也是你把我叫到圣多明戈,你别告诉我你失忆了,全给忘了。”

“我昨天救了人?还在圣多明戈?哦~~!抱歉,我昨天喝酒喝断片了,昨晚一点记忆都没有了,我马上就去找你!”

哈维知道,又是自己喝酒造的孽,估计老维的伤也是因为自己,人家不说,是和自己的情谊,哈维不能不知趣。

连忙翻身下床,寻找衣物,左翻翻,右找找,一件可以更换的衣服都没有。

哈维按动呼叫按钮,对护士说:“麻烦给我找一身衣服,很急!要快。”

几分钟后,房门打开,莫里斯带着一身衣服走了进来。

哈维看也没看,就抢过来换上。

莫里斯的眼光还是很好的,水蓝色的宽大半袖,搭配亮黑色休闲裤休闲鞋,让哈维看上去既体面,又舒适。

哈维穿好,就急匆匆的往外走,莫里斯一伸手,就把人拦住了。

“别拦我莫里斯,我有急事!”

“贝尔蒙特老爷正在等您,您需要去看一看。”

哈维也不好意思反驳,跟着就去找别尔蒙特。

既然睁开眼就看到了莫里斯,显然,给哈维擦屁股的是贝尔蒙特,也不能把人晾一边不是。

————————

跟着莫里斯,哈维一路向下,经过了四重加密门,三道安保拦截,进入了一个充满未来感的实验室。

闪着灯光的操作台,瓶瓶罐罐的化学材料,堆积如山的机械残骸,来来往往,头也不抬的白衣工作人员。

“秘密实验室?”

“并不是,这是军用科技的附属实验室,是登记在册的,您可以用权限查到。”

莫里斯回答完后,继续领路,等到两人来到了一个标注着巨型生化标志的房前,才停了下来,示意哈维,自己进去。

“你确定里面没危险?”

“您需要尽快进去,老爷正在等您。”

哈维一脸的拒绝,但是腿还是往里面迈。

贝尔蒙特的秘书,已经等在里面了,接替莫里斯德职责为哈维带路。

又几分钟,哈维终于见到了外祖父,旁边还有研发主席珍娜·卡瓦哈尔。

“贝尔蒙特,这可是生物科技的尖端产品,交给我,我一定能复制它的技术,为公司带来更多的利益!”

“这是我外孙的战利品,我无权替他决定。”

“那孙子懂个屁!一个街头出身的混混,也配的上这样完美的造物?”

“那么你配的上?珍娜,他是我的继承人,你需要尊重。”

珍娜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言语有问题,马上岔开话题道:“说出你的条件,贝尔蒙特。”

“没有条件,还是那句话,我无权处理。”

哈维进门就听到有人骂他孙子,这能忍?直接就要上前理论。

一个西装男突然拦在哈维面前,用枪顶着哈维的胸口,下一瞬,贝尔蒙特的秘书也用螳螂刀对准了西装男的脖子。

“人来了,你们谈。”贝尔蒙特挥挥手,示意几人放下武器。

秘书率先收刀,退到后面,西装男也在珍娜的点头示意下,收起武器。

哈维为什么没有动作?答案是,恐虐赐福消失了。

没有赐福,没有战甲,就依靠那点身体加成,根本反应不过来斯安威斯坦的动作。

哈维多次尝试,依然没有回应,甚至用上了奸奇交易的方法,还是没有抽取到一丝力量。

被帝皇爷屏蔽了?

帝皇!帝皇~!帝皇~~~!

哈维在心里呼唤了几声帝皇,依然没有回应。

不信邪的哈维,主动接触了亚空间帝皇的一部分,然后意识体就钻进了一个满是绿色的世界。

哈维犹如虚假的幻影,飘荡在空中,搞毛二哥巨大的身影在远方争斗不休,时不时还有几个绿皮突然闪现,然后突然消失,只留下一阵‘waaaagh’。

搞哥:“这个没毛猴子又来了~!”

毛哥:“瞎说,他有几根毛~!”

搞毛二哥远在天边,也近在眼前,同时伸手抓向哈维。

最后穿透而过,大手拍打在一起。

搞哥:“你拍我!”

毛哥:“是你拍我!”

搞哥:“waaaaaaaaaagh!!!!”

毛哥:“waaaaaaaaaagh!!!!”

两人又打了起来。

见事不妙的哈维,赶紧退出亚空间,上次被打飞的经历可不是那么美好。

情况有些复杂,帝皇和四神凭空消失了,哈维只能连接到搞毛二哥,难道祂们相约打麻将去了?

也不对啊!多一个,难道帝皇穿着旗袍端茶倒水?

一个灵能逼都就拍在哈维脸上。

“啊!谁!”

哈维突然开口乱叫,吓了靠近的珍娜一跳。

珍娜让西装男退开后就主动开口与哈维谈话,但是哈维钻亚空间了,整个人就呆呆的站在那,自然不会回应。

得不到回应的珍娜主动靠近哈维,她以为哈维是故意无视她的,虽然这样做很没面子,可面子没有实验体重要。

哈维看着靠近的珍娜连忙后退几步,说:“你别过来!就站那说!”

珍娜看着哈维的动作,以为他是被西装男吓傻了,心里对哈维很是不屑。

“我需要那个实验体,把它交给我,条件你来开。”

由于贝尔蒙特这老家伙就在边上,珍娜也不可能耍小动作,如果只有哈维一人,也许会用手段争取利益最大化。

直来直去,就是欺负哈维没见识,谅他也开不出什么天价,只要人一开口,再哄一哄,东西到手,老东西也没办法反驳,总不可能这样的大人物自己打自己脸。

换以前,这种强度的灵能逼斗可能哈维都没什么反应,但是现在没了恐虐赐福,加上哈维脑子有伤啊,直接干的他嗡嗡的。

“哈维?我在和你说话,回答我,开出你的条件。”

“啥?啊?您随意,随意啊!”

哈维说完,人就找了把椅子坐了上去,他怕自己站不稳,栽倒在地上。

珍娜那叫一个气啊,看着眼神空洞的哈维,恨不得亲手上去掐死他。

拔出椅子,坐在哈维身边,好声好气的说:“随便我开?那我可就开口了。”

脸是彻底不要了,只要实验体到手,反向解析出生物科技的技术,现在丢的脸,以后能成倍弄回来。

坐下后的哈维连忙拿出兜里揣的治疗头痛的药,拿起桌上的茶壶,咕咚咕咚咽了下去,你还别说,这药真管用,吃下去没几秒,当场就好很多。

“您别介意,脑子受了点伤,一思考太多就头疼。”

珍娜彻底绷不住了,这是什么奇葩借口,人好端端的坐这儿,张嘴就来,捏个所谓的头疼,还踏马一思考就疼,蒙谁呢!

爷孙俩没个好鸟,一个装聋作哑,一个满嘴胡话,不想给就直说,在这变着法儿的羞辱人。

“哼!咱们走着瞧。”

说完,珍娜就带着西装男直接离开了。

贝尔蒙特那是乐开了花,捏着拳头不让自己笑出声,一直背对众人,生怕别人看到他满脸的皱纹带着菊花一样的笑容,不然威严可就扫地了。

女秘书拿着文件,推了推贝尔蒙特,贝尔蒙特那是笑着接过,打开一看,就笑不出来了。

文件是哈维的病历书,一直忙于实验体的老家伙哪有时间管哈维啊,全权交给莫里斯照顾。

现在看到病历书傻眼了,这孙子没演,真动脑过度就头疼。

“这是我外孙的战利品,我无权替他决定。”

“那孙子懂个屁!一个街头出身的混混,也配的上这样完美的造物?”

“那么你配的上?珍娜,他是我的继承人,你需要尊重。”

珍娜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言语有问题,马上岔开话题道:“说出你的条件,贝尔蒙特。”

“没有条件,还是那句话,我无权处理。”

哈维进门就听到有人骂他孙子,这能忍?直接就要上前理论。

一个西装男突然拦在哈维面前,用枪顶着哈维的胸口,下一瞬,贝尔蒙特的秘书也用螳螂刀对准了西装男的脖子。

“人来了,你们谈。”贝尔蒙特挥挥手,示意几人放下武器。

秘书率先收刀,退到后面,西装男也在珍娜的点头示意下,收起武器。

哈维为什么没有动作?答案是,恐虐赐福消失了。

没有赐福,没有战甲,就依靠那点身体加成,根本反应不过来斯安威斯坦的动作。

哈维多次尝试,依然没有回应,甚至用上了奸奇交易的方法,还是没有抽取到一丝力量。

被帝皇爷屏蔽了?

帝皇!帝皇~!帝皇~~~!

哈维在心里呼唤了几声帝皇,依然没有回应。

不信邪的哈维,主动接触了亚空间帝皇的一部分,然后意识体就钻进了一个满是绿色的世界。

哈维犹如虚假的幻影,飘荡在空中,搞毛二哥巨大的身影在远方争斗不休,时不时还有几个绿皮突然闪现,然后突然消失,只留下一阵‘waaaagh’。

搞哥:“这个没毛猴子又来了~!”

毛哥:“瞎说,他有几根毛~!”

搞毛二哥远在天边,也近在眼前,同时伸手抓向哈维。

最后穿透而过,大手拍打在一起。

搞哥:“你拍我!”

毛哥:“是你拍我!”

搞哥:“waaaaaaaaaagh!!!!”

毛哥:“waaaaaaaaaagh!!!!”

两人又打了起来。

见事不妙的哈维,赶紧退出亚空间,上次被打飞的经历可不是那么美好。

情况有些复杂,帝皇和四神凭空消失了,哈维只能连接到搞毛二哥,难道祂们相约打麻将去了?

也不对啊!多一个,难道帝皇穿着旗袍端茶倒水?

一个灵能逼都就拍在哈维脸上。

“啊!谁!”

哈维突然开口乱叫,吓了靠近的珍娜一跳。

珍娜让西装男退开后就主动开口与哈维谈话,但是哈维钻亚空间了,整个人就呆呆的站在那,自然不会回应。

得不到回应的珍娜主动靠近哈维,她以为哈维是故意无视她的,虽然这样做很没面子,可面子没有实验体重要。

哈维看着靠近的珍娜连忙后退几步,说:“你别过来!就站那说!”

珍娜看着哈维的动作,以为他是被西装男吓傻了,心里对哈维很是不屑。

“我需要那个实验体,把它交给我,条件你来开。”

由于贝尔蒙特这老家伙就在边上,珍娜也不可能耍小动作,如果只有哈维一人,也许会用手段争取利益最大化。

直来直去,就是欺负哈维没见识,谅他也开不出什么天价,只要人一开口,再哄一哄,东西到手,老东西也没办法反驳,总不可能这样的大人物自己打自己脸。

换以前,这种强度的灵能逼斗可能哈维都没什么反应,但是现在没了恐虐赐福,加上哈维脑子有伤啊,直接干的他嗡嗡的。

“哈维?我在和你说话,回答我,开出你的条件。”

“啥?啊?您随意,随意啊!”

哈维说完,人就找了把椅子坐了上去,他怕自己站不稳,栽倒在地上。

珍娜那叫一个气啊,看着眼神空洞的哈维,恨不得亲手上去掐死他。

拔出椅子,坐在哈维身边,好声好气的说:“随便我开?那我可就开口了。”

脸是彻底不要了,只要实验体到手,反向解析出生物科技的技术,现在丢的脸,以后能成倍弄回来。

坐下后的哈维连忙拿出兜里揣的治疗头痛的药,拿起桌上的茶壶,咕咚咕咚咽了下去,你还别说,这药真管用,吃下去没几秒,当场就好很多。

“您别介意,脑子受了点伤,一思考太多就头疼。”

珍娜彻底绷不住了,这是什么奇葩借口,人好端端的坐这儿,张嘴就来,捏个所谓的头疼,还踏马一思考就疼,蒙谁呢!

爷孙俩没个好鸟,一个装聋作哑,一个满嘴胡话,不想给就直说,在这变着法儿的羞辱人。

“哼!咱们走着瞧。”

说完,珍娜就带着西装男直接离开了。

贝尔蒙特那是乐开了花,捏着拳头不让自己笑出声,一直背对众人,生怕别人看到他满脸的皱纹带着菊花一样的笑容,不然威严可就扫地了。

女秘书拿着文件,推了推贝尔蒙特,贝尔蒙特那是笑着接过,打开一看,就笑不出来了。

文件是哈维的病历书,一直忙于实验体的老家伙哪有时间管哈维啊,全权交给莫里斯照顾。

现在看到病历书傻眼了,这孙子没演,真动脑过度就头疼。

“这是我外孙的战利品,我无权替他决定。”

“那孙子懂个屁!一个街头出身的混混,也配的上这样完美的造物?”

“那么你配的上?珍娜,他是我的继承人,你需要尊重。”

珍娜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言语有问题,马上岔开话题道:“说出你的条件,贝尔蒙特。”

“没有条件,还是那句话,我无权处理。”

哈维进门就听到有人骂他孙子,这能忍?直接就要上前理论。

一个西装男突然拦在哈维面前,用枪顶着哈维的胸口,下一瞬,贝尔蒙特的秘书也用螳螂刀对准了西装男的脖子。

“人来了,你们谈。”贝尔蒙特挥挥手,示意几人放下武器。

秘书率先收刀,退到后面,西装男也在珍娜的点头示意下,收起武器。

哈维为什么没有动作?答案是,恐虐赐福消失了。

没有赐福,没有战甲,就依靠那点身体加成,根本反应不过来斯安威斯坦的动作。

哈维多次尝试,依然没有回应,甚至用上了奸奇交易的方法,还是没有抽取到一丝力量。

被帝皇爷屏蔽了?

帝皇!帝皇~!帝皇~~~!

哈维在心里呼唤了几声帝皇,依然没有回应。

不信邪的哈维,主动接触了亚空间帝皇的一部分,然后意识体就钻进了一个满是绿色的世界。

哈维犹如虚假的幻影,飘荡在空中,搞毛二哥巨大的身影在远方争斗不休,时不时还有几个绿皮突然闪现,然后突然消失,只留下一阵‘waaaagh’。

搞哥:“这个没毛猴子又来了~!”

毛哥:“瞎说,他有几根毛~!”

搞毛二哥远在天边,也近在眼前,同时伸手抓向哈维。

最后穿透而过,大手拍打在一起。

搞哥:“你拍我!”

毛哥:“是你拍我!”

搞哥:“waaaaaaaaaagh!!!!”

毛哥:“waaaaaaaaaagh!!!!”

两人又打了起来。

见事不妙的哈维,赶紧退出亚空间,上次被打飞的经历可不是那么美好。

情况有些复杂,帝皇和四神凭空消失了,哈维只能连接到搞毛二哥,难道祂们相约打麻将去了?

也不对啊!多一个,难道帝皇穿着旗袍端茶倒水?

一个灵能逼都就拍在哈维脸上。

“啊!谁!”

哈维突然开口乱叫,吓了靠近的珍娜一跳。

珍娜让西装男退开后就主动开口与哈维谈话,但是哈维钻亚空间了,整个人就呆呆的站在那,自然不会回应。

得不到回应的珍娜主动靠近哈维,她以为哈维是故意无视她的,虽然这样做很没面子,可面子没有实验体重要。

哈维看着靠近的珍娜连忙后退几步,说:“你别过来!就站那说!”

珍娜看着哈维的动作,以为他是被西装男吓傻了,心里对哈维很是不屑。

“我需要那个实验体,把它交给我,条件你来开。”

由于贝尔蒙特这老家伙就在边上,珍娜也不可能耍小动作,如果只有哈维一人,也许会用手段争取利益最大化。

直来直去,就是欺负哈维没见识,谅他也开不出什么天价,只要人一开口,再哄一哄,东西到手,老东西也没办法反驳,总不可能这样的大人物自己打自己脸。

换以前,这种强度的灵能逼斗可能哈维都没什么反应,但是现在没了恐虐赐福,加上哈维脑子有伤啊,直接干的他嗡嗡的。

“哈维?我在和你说话,回答我,开出你的条件。”

“啥?啊?您随意,随意啊!”

哈维说完,人就找了把椅子坐了上去,他怕自己站不稳,栽倒在地上。

珍娜那叫一个气啊,看着眼神空洞的哈维,恨不得亲手上去掐死他。

拔出椅子,坐在哈维身边,好声好气的说:“随便我开?那我可就开口了。”

脸是彻底不要了,只要实验体到手,反向解析出生物科技的技术,现在丢的脸,以后能成倍弄回来。

坐下后的哈维连忙拿出兜里揣的治疗头痛的药,拿起桌上的茶壶,咕咚咕咚咽了下去,你还别说,这药真管用,吃下去没几秒,当场就好很多。

“您别介意,脑子受了点伤,一思考太多就头疼。”

珍娜彻底绷不住了,这是什么奇葩借口,人好端端的坐这儿,张嘴就来,捏个所谓的头疼,还踏马一思考就疼,蒙谁呢!

爷孙俩没个好鸟,一个装聋作哑,一个满嘴胡话,不想给就直说,在这变着法儿的羞辱人。

“哼!咱们走着瞧。”

说完,珍娜就带着西装男直接离开了。

贝尔蒙特那是乐开了花,捏着拳头不让自己笑出声,一直背对众人,生怕别人看到他满脸的皱纹带着菊花一样的笑容,不然威严可就扫地了。

女秘书拿着文件,推了推贝尔蒙特,贝尔蒙特那是笑着接过,打开一看,就笑不出来了。

文件是哈维的病历书,一直忙于实验体的老家伙哪有时间管哈维啊,全权交给莫里斯照顾。

现在看到病历书傻眼了,这孙子没演,真动脑过度就头疼。

“这是我外孙的战利品,我无权替他决定。”

“那孙子懂个屁!一个街头出身的混混,也配的上这样完美的造物?”

“那么你配的上?珍娜,他是我的继承人,你需要尊重。”

珍娜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言语有问题,马上岔开话题道:“说出你的条件,贝尔蒙特。”

“没有条件,还是那句话,我无权处理。”

哈维进门就听到有人骂他孙子,这能忍?直接就要上前理论。

一个西装男突然拦在哈维面前,用枪顶着哈维的胸口,下一瞬,贝尔蒙特的秘书也用螳螂刀对准了西装男的脖子。

“人来了,你们谈。”贝尔蒙特挥挥手,示意几人放下武器。

秘书率先收刀,退到后面,西装男也在珍娜的点头示意下,收起武器。

哈维为什么没有动作?答案是,恐虐赐福消失了。

没有赐福,没有战甲,就依靠那点身体加成,根本反应不过来斯安威斯坦的动作。

哈维多次尝试,依然没有回应,甚至用上了奸奇交易的方法,还是没有抽取到一丝力量。

被帝皇爷屏蔽了?

帝皇!帝皇~!帝皇~~~!

哈维在心里呼唤了几声帝皇,依然没有回应。

不信邪的哈维,主动接触了亚空间帝皇的一部分,然后意识体就钻进了一个满是绿色的世界。

哈维犹如虚假的幻影,飘荡在空中,搞毛二哥巨大的身影在远方争斗不休,时不时还有几个绿皮突然闪现,然后突然消失,只留下一阵‘waaaagh’。

搞哥:“这个没毛猴子又来了~!”

毛哥:“瞎说,他有几根毛~!”

搞毛二哥远在天边,也近在眼前,同时伸手抓向哈维。

最后穿透而过,大手拍打在一起。

搞哥:“你拍我!”

毛哥:“是你拍我!”

搞哥:“waaaaaaaaaagh!!!!”

毛哥:“waaaaaaaaaagh!!!!”

两人又打了起来。

见事不妙的哈维,赶紧退出亚空间,上次被打飞的经历可不是那么美好。

情况有些复杂,帝皇和四神凭空消失了,哈维只能连接到搞毛二哥,难道祂们相约打麻将去了?

也不对啊!多一个,难道帝皇穿着旗袍端茶倒水?

一个灵能逼都就拍在哈维脸上。

“啊!谁!”

哈维突然开口乱叫,吓了靠近的珍娜一跳。

珍娜让西装男退开后就主动开口与哈维谈话,但是哈维钻亚空间了,整个人就呆呆的站在那,自然不会回应。

得不到回应的珍娜主动靠近哈维,她以为哈维是故意无视她的,虽然这样做很没面子,可面子没有实验体重要。

哈维看着靠近的珍娜连忙后退几步,说:“你别过来!就站那说!”

珍娜看着哈维的动作,以为他是被西装男吓傻了,心里对哈维很是不屑。

“我需要那个实验体,把它交给我,条件你来开。”

由于贝尔蒙特这老家伙就在边上,珍娜也不可能耍小动作,如果只有哈维一人,也许会用手段争取利益最大化。

直来直去,就是欺负哈维没见识,谅他也开不出什么天价,只要人一开口,再哄一哄,东西到手,老东西也没办法反驳,总不可能这样的大人物自己打自己脸。

换以前,这种强度的灵能逼斗可能哈维都没什么反应,但是现在没了恐虐赐福,加上哈维脑子有伤啊,直接干的他嗡嗡的。

“哈维?我在和你说话,回答我,开出你的条件。”

“啥?啊?您随意,随意啊!”

哈维说完,人就找了把椅子坐了上去,他怕自己站不稳,栽倒在地上。

珍娜那叫一个气啊,看着眼神空洞的哈维,恨不得亲手上去掐死他。

拔出椅子,坐在哈维身边,好声好气的说:“随便我开?那我可就开口了。”

脸是彻底不要了,只要实验体到手,反向解析出生物科技的技术,现在丢的脸,以后能成倍弄回来。

坐下后的哈维连忙拿出兜里揣的治疗头痛的药,拿起桌上的茶壶,咕咚咕咚咽了下去,你还别说,这药真管用,吃下去没几秒,当场就好很多。

“您别介意,脑子受了点伤,一思考太多就头疼。”

珍娜彻底绷不住了,这是什么奇葩借口,人好端端的坐这儿,张嘴就来,捏个所谓的头疼,还踏马一思考就疼,蒙谁呢!

爷孙俩没个好鸟,一个装聋作哑,一个满嘴胡话,不想给就直说,在这变着法儿的羞辱人。

“哼!咱们走着瞧。”

说完,珍娜就带着西装男直接离开了。

贝尔蒙特那是乐开了花,捏着拳头不让自己笑出声,一直背对众人,生怕别人看到他满脸的皱纹带着菊花一样的笑容,不然威严可就扫地了。

女秘书拿着文件,推了推贝尔蒙特,贝尔蒙特那是笑着接过,打开一看,就笑不出来了。

文件是哈维的病历书,一直忙于实验体的老家伙哪有时间管哈维啊,全权交给莫里斯照顾。

现在看到病历书傻眼了,这孙子没演,真动脑过度就头疼。

“这是我外孙的战利品,我无权替他决定。”

“那孙子懂个屁!一个街头出身的混混,也配的上这样完美的造物?”

“那么你配的上?珍娜,他是我的继承人,你需要尊重。”

珍娜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言语有问题,马上岔开话题道:“说出你的条件,贝尔蒙特。”

“没有条件,还是那句话,我无权处理。”

哈维进门就听到有人骂他孙子,这能忍?直接就要上前理论。

一个西装男突然拦在哈维面前,用枪顶着哈维的胸口,下一瞬,贝尔蒙特的秘书也用螳螂刀对准了西装男的脖子。

“人来了,你们谈。”贝尔蒙特挥挥手,示意几人放下武器。

秘书率先收刀,退到后面,西装男也在珍娜的点头示意下,收起武器。

哈维为什么没有动作?答案是,恐虐赐福消失了。

没有赐福,没有战甲,就依靠那点身体加成,根本反应不过来斯安威斯坦的动作。

哈维多次尝试,依然没有回应,甚至用上了奸奇交易的方法,还是没有抽取到一丝力量。

被帝皇爷屏蔽了?

帝皇!帝皇~!帝皇~~~!

哈维在心里呼唤了几声帝皇,依然没有回应。

不信邪的哈维,主动接触了亚空间帝皇的一部分,然后意识体就钻进了一个满是绿色的世界。

哈维犹如虚假的幻影,飘荡在空中,搞毛二哥巨大的身影在远方争斗不休,时不时还有几个绿皮突然闪现,然后突然消失,只留下一阵‘waaaagh’。

搞哥:“这个没毛猴子又来了~!”

毛哥:“瞎说,他有几根毛~!”

搞毛二哥远在天边,也近在眼前,同时伸手抓向哈维。

最后穿透而过,大手拍打在一起。

搞哥:“你拍我!”

毛哥:“是你拍我!”

搞哥:“waaaaaaaaaagh!!!!”

毛哥:“waaaaaaaaaagh!!!!”

两人又打了起来。

见事不妙的哈维,赶紧退出亚空间,上次被打飞的经历可不是那么美好。

情况有些复杂,帝皇和四神凭空消失了,哈维只能连接到搞毛二哥,难道祂们相约打麻将去了?

也不对啊!多一个,难道帝皇穿着旗袍端茶倒水?

一个灵能逼都就拍在哈维脸上。

“啊!谁!”

哈维突然开口乱叫,吓了靠近的珍娜一跳。

珍娜让西装男退开后就主动开口与哈维谈话,但是哈维钻亚空间了,整个人就呆呆的站在那,自然不会回应。

得不到回应的珍娜主动靠近哈维,她以为哈维是故意无视她的,虽然这样做很没面子,可面子没有实验体重要。

哈维看着靠近的珍娜连忙后退几步,说:“你别过来!就站那说!”

珍娜看着哈维的动作,以为他是被西装男吓傻了,心里对哈维很是不屑。

“我需要那个实验体,把它交给我,条件你来开。”

由于贝尔蒙特这老家伙就在边上,珍娜也不可能耍小动作,如果只有哈维一人,也许会用手段争取利益最大化。

直来直去,就是欺负哈维没见识,谅他也开不出什么天价,只要人一开口,再哄一哄,东西到手,老东西也没办法反驳,总不可能这样的大人物自己打自己脸。

换以前,这种强度的灵能逼斗可能哈维都没什么反应,但是现在没了恐虐赐福,加上哈维脑子有伤啊,直接干的他嗡嗡的。

“哈维?我在和你说话,回答我,开出你的条件。”

“啥?啊?您随意,随意啊!”

哈维说完,人就找了把椅子坐了上去,他怕自己站不稳,栽倒在地上。

珍娜那叫一个气啊,看着眼神空洞的哈维,恨不得亲手上去掐死他。

拔出椅子,坐在哈维身边,好声好气的说:“随便我开?那我可就开口了。”

脸是彻底不要了,只要实验体到手,反向解析出生物科技的技术,现在丢的脸,以后能成倍弄回来。

坐下后的哈维连忙拿出兜里揣的治疗头痛的药,拿起桌上的茶壶,咕咚咕咚咽了下去,你还别说,这药真管用,吃下去没几秒,当场就好很多。

“您别介意,脑子受了点伤,一思考太多就头疼。”

珍娜彻底绷不住了,这是什么奇葩借口,人好端端的坐这儿,张嘴就来,捏个所谓的头疼,还踏马一思考就疼,蒙谁呢!

爷孙俩没个好鸟,一个装聋作哑,一个满嘴胡话,不想给就直说,在这变着法儿的羞辱人。

“哼!咱们走着瞧。”

说完,珍娜就带着西装男直接离开了。

贝尔蒙特那是乐开了花,捏着拳头不让自己笑出声,一直背对众人,生怕别人看到他满脸的皱纹带着菊花一样的笑容,不然威严可就扫地了。

女秘书拿着文件,推了推贝尔蒙特,贝尔蒙特那是笑着接过,打开一看,就笑不出来了。

文件是哈维的病历书,一直忙于实验体的老家伙哪有时间管哈维啊,全权交给莫里斯照顾。

现在看到病历书傻眼了,这孙子没演,真动脑过度就头疼。

“这是我外孙的战利品,我无权替他决定。”

“那孙子懂个屁!一个街头出身的混混,也配的上这样完美的造物?”

“那么你配的上?珍娜,他是我的继承人,你需要尊重。”

珍娜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言语有问题,马上岔开话题道:“说出你的条件,贝尔蒙特。”

“没有条件,还是那句话,我无权处理。”

哈维进门就听到有人骂他孙子,这能忍?直接就要上前理论。

一个西装男突然拦在哈维面前,用枪顶着哈维的胸口,下一瞬,贝尔蒙特的秘书也用螳螂刀对准了西装男的脖子。

“人来了,你们谈。”贝尔蒙特挥挥手,示意几人放下武器。

秘书率先收刀,退到后面,西装男也在珍娜的点头示意下,收起武器。

哈维为什么没有动作?答案是,恐虐赐福消失了。

没有赐福,没有战甲,就依靠那点身体加成,根本反应不过来斯安威斯坦的动作。

哈维多次尝试,依然没有回应,甚至用上了奸奇交易的方法,还是没有抽取到一丝力量。

被帝皇爷屏蔽了?

帝皇!帝皇~!帝皇~~~!

哈维在心里呼唤了几声帝皇,依然没有回应。

不信邪的哈维,主动接触了亚空间帝皇的一部分,然后意识体就钻进了一个满是绿色的世界。

哈维犹如虚假的幻影,飘荡在空中,搞毛二哥巨大的身影在远方争斗不休,时不时还有几个绿皮突然闪现,然后突然消失,只留下一阵‘waaaagh’。

搞哥:“这个没毛猴子又来了~!”

毛哥:“瞎说,他有几根毛~!”

搞毛二哥远在天边,也近在眼前,同时伸手抓向哈维。

最后穿透而过,大手拍打在一起。

搞哥:“你拍我!”

毛哥:“是你拍我!”

搞哥:“waaaaaaaaaagh!!!!”

毛哥:“waaaaaaaaaagh!!!!”

两人又打了起来。

见事不妙的哈维,赶紧退出亚空间,上次被打飞的经历可不是那么美好。

情况有些复杂,帝皇和四神凭空消失了,哈维只能连接到搞毛二哥,难道祂们相约打麻将去了?

也不对啊!多一个,难道帝皇穿着旗袍端茶倒水?

一个灵能逼都就拍在哈维脸上。

“啊!谁!”

哈维突然开口乱叫,吓了靠近的珍娜一跳。

珍娜让西装男退开后就主动开口与哈维谈话,但是哈维钻亚空间了,整个人就呆呆的站在那,自然不会回应。

得不到回应的珍娜主动靠近哈维,她以为哈维是故意无视她的,虽然这样做很没面子,可面子没有实验体重要。

哈维看着靠近的珍娜连忙后退几步,说:“你别过来!就站那说!”

珍娜看着哈维的动作,以为他是被西装男吓傻了,心里对哈维很是不屑。

“我需要那个实验体,把它交给我,条件你来开。”

由于贝尔蒙特这老家伙就在边上,珍娜也不可能耍小动作,如果只有哈维一人,也许会用手段争取利益最大化。

直来直去,就是欺负哈维没见识,谅他也开不出什么天价,只要人一开口,再哄一哄,东西到手,老东西也没办法反驳,总不可能这样的大人物自己打自己脸。

换以前,这种强度的灵能逼斗可能哈维都没什么反应,但是现在没了恐虐赐福,加上哈维脑子有伤啊,直接干的他嗡嗡的。

“哈维?我在和你说话,回答我,开出你的条件。”

“啥?啊?您随意,随意啊!”

哈维说完,人就找了把椅子坐了上去,他怕自己站不稳,栽倒在地上。

珍娜那叫一个气啊,看着眼神空洞的哈维,恨不得亲手上去掐死他。

拔出椅子,坐在哈维身边,好声好气的说:“随便我开?那我可就开口了。”

脸是彻底不要了,只要实验体到手,反向解析出生物科技的技术,现在丢的脸,以后能成倍弄回来。

坐下后的哈维连忙拿出兜里揣的治疗头痛的药,拿起桌上的茶壶,咕咚咕咚咽了下去,你还别说,这药真管用,吃下去没几秒,当场就好很多。

“您别介意,脑子受了点伤,一思考太多就头疼。”

珍娜彻底绷不住了,这是什么奇葩借口,人好端端的坐这儿,张嘴就来,捏个所谓的头疼,还踏马一思考就疼,蒙谁呢!

爷孙俩没个好鸟,一个装聋作哑,一个满嘴胡话,不想给就直说,在这变着法儿的羞辱人。

“哼!咱们走着瞧。”

说完,珍娜就带着西装男直接离开了。

贝尔蒙特那是乐开了花,捏着拳头不让自己笑出声,一直背对众人,生怕别人看到他满脸的皱纹带着菊花一样的笑容,不然威严可就扫地了。

女秘书拿着文件,推了推贝尔蒙特,贝尔蒙特那是笑着接过,打开一看,就笑不出来了。

文件是哈维的病历书,一直忙于实验体的老家伙哪有时间管哈维啊,全权交给莫里斯照顾。

现在看到病历书傻眼了,这孙子没演,真动脑过度就头疼。

“这是我外孙的战利品,我无权替他决定。”

“那孙子懂个屁!一个街头出身的混混,也配的上这样完美的造物?”

“那么你配的上?珍娜,他是我的继承人,你需要尊重。”

珍娜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言语有问题,马上岔开话题道:“说出你的条件,贝尔蒙特。”

“没有条件,还是那句话,我无权处理。”

哈维进门就听到有人骂他孙子,这能忍?直接就要上前理论。

一个西装男突然拦在哈维面前,用枪顶着哈维的胸口,下一瞬,贝尔蒙特的秘书也用螳螂刀对准了西装男的脖子。

“人来了,你们谈。”贝尔蒙特挥挥手,示意几人放下武器。

秘书率先收刀,退到后面,西装男也在珍娜的点头示意下,收起武器。

哈维为什么没有动作?答案是,恐虐赐福消失了。

没有赐福,没有战甲,就依靠那点身体加成,根本反应不过来斯安威斯坦的动作。

哈维多次尝试,依然没有回应,甚至用上了奸奇交易的方法,还是没有抽取到一丝力量。

被帝皇爷屏蔽了?

帝皇!帝皇~!帝皇~~~!

哈维在心里呼唤了几声帝皇,依然没有回应。

不信邪的哈维,主动接触了亚空间帝皇的一部分,然后意识体就钻进了一个满是绿色的世界。

哈维犹如虚假的幻影,飘荡在空中,搞毛二哥巨大的身影在远方争斗不休,时不时还有几个绿皮突然闪现,然后突然消失,只留下一阵‘waaaagh’。

搞哥:“这个没毛猴子又来了~!”

毛哥:“瞎说,他有几根毛~!”

搞毛二哥远在天边,也近在眼前,同时伸手抓向哈维。

最后穿透而过,大手拍打在一起。

搞哥:“你拍我!”

毛哥:“是你拍我!”

搞哥:“waaaaaaaaaagh!!!!”

毛哥:“waaaaaaaaaagh!!!!”

两人又打了起来。

见事不妙的哈维,赶紧退出亚空间,上次被打飞的经历可不是那么美好。

情况有些复杂,帝皇和四神凭空消失了,哈维只能连接到搞毛二哥,难道祂们相约打麻将去了?

也不对啊!多一个,难道帝皇穿着旗袍端茶倒水?

一个灵能逼都就拍在哈维脸上。

“啊!谁!”

哈维突然开口乱叫,吓了靠近的珍娜一跳。

珍娜让西装男退开后就主动开口与哈维谈话,但是哈维钻亚空间了,整个人就呆呆的站在那,自然不会回应。

得不到回应的珍娜主动靠近哈维,她以为哈维是故意无视她的,虽然这样做很没面子,可面子没有实验体重要。

哈维看着靠近的珍娜连忙后退几步,说:“你别过来!就站那说!”

珍娜看着哈维的动作,以为他是被西装男吓傻了,心里对哈维很是不屑。

“我需要那个实验体,把它交给我,条件你来开。”

由于贝尔蒙特这老家伙就在边上,珍娜也不可能耍小动作,如果只有哈维一人,也许会用手段争取利益最大化。

直来直去,就是欺负哈维没见识,谅他也开不出什么天价,只要人一开口,再哄一哄,东西到手,老东西也没办法反驳,总不可能这样的大人物自己打自己脸。

换以前,这种强度的灵能逼斗可能哈维都没什么反应,但是现在没了恐虐赐福,加上哈维脑子有伤啊,直接干的他嗡嗡的。

“哈维?我在和你说话,回答我,开出你的条件。”

“啥?啊?您随意,随意啊!”

哈维说完,人就找了把椅子坐了上去,他怕自己站不稳,栽倒在地上。

珍娜那叫一个气啊,看着眼神空洞的哈维,恨不得亲手上去掐死他。

拔出椅子,坐在哈维身边,好声好气的说:“随便我开?那我可就开口了。”

脸是彻底不要了,只要实验体到手,反向解析出生物科技的技术,现在丢的脸,以后能成倍弄回来。

坐下后的哈维连忙拿出兜里揣的治疗头痛的药,拿起桌上的茶壶,咕咚咕咚咽了下去,你还别说,这药真管用,吃下去没几秒,当场就好很多。

“您别介意,脑子受了点伤,一思考太多就头疼。”

珍娜彻底绷不住了,这是什么奇葩借口,人好端端的坐这儿,张嘴就来,捏个所谓的头疼,还踏马一思考就疼,蒙谁呢!

爷孙俩没个好鸟,一个装聋作哑,一个满嘴胡话,不想给就直说,在这变着法儿的羞辱人。

“哼!咱们走着瞧。”

说完,珍娜就带着西装男直接离开了。

贝尔蒙特那是乐开了花,捏着拳头不让自己笑出声,一直背对众人,生怕别人看到他满脸的皱纹带着菊花一样的笑容,不然威严可就扫地了。

女秘书拿着文件,推了推贝尔蒙特,贝尔蒙特那是笑着接过,打开一看,就笑不出来了。

文件是哈维的病历书,一直忙于实验体的老家伙哪有时间管哈维啊,全权交给莫里斯照顾。

现在看到病历书傻眼了,这孙子没演,真动脑过度就头疼。

“这是我外孙的战利品,我无权替他决定。”

“那孙子懂个屁!一个街头出身的混混,也配的上这样完美的造物?”

“那么你配的上?珍娜,他是我的继承人,你需要尊重。”

珍娜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言语有问题,马上岔开话题道:“说出你的条件,贝尔蒙特。”

“没有条件,还是那句话,我无权处理。”

哈维进门就听到有人骂他孙子,这能忍?直接就要上前理论。

一个西装男突然拦在哈维面前,用枪顶着哈维的胸口,下一瞬,贝尔蒙特的秘书也用螳螂刀对准了西装男的脖子。

“人来了,你们谈。”贝尔蒙特挥挥手,示意几人放下武器。

秘书率先收刀,退到后面,西装男也在珍娜的点头示意下,收起武器。

哈维为什么没有动作?答案是,恐虐赐福消失了。

没有赐福,没有战甲,就依靠那点身体加成,根本反应不过来斯安威斯坦的动作。

哈维多次尝试,依然没有回应,甚至用上了奸奇交易的方法,还是没有抽取到一丝力量。

被帝皇爷屏蔽了?

帝皇!帝皇~!帝皇~~~!

哈维在心里呼唤了几声帝皇,依然没有回应。

不信邪的哈维,主动接触了亚空间帝皇的一部分,然后意识体就钻进了一个满是绿色的世界。

哈维犹如虚假的幻影,飘荡在空中,搞毛二哥巨大的身影在远方争斗不休,时不时还有几个绿皮突然闪现,然后突然消失,只留下一阵‘waaaagh’。

搞哥:“这个没毛猴子又来了~!”

毛哥:“瞎说,他有几根毛~!”

搞毛二哥远在天边,也近在眼前,同时伸手抓向哈维。

最后穿透而过,大手拍打在一起。

搞哥:“你拍我!”

毛哥:“是你拍我!”

搞哥:“waaaaaaaaaagh!!!!”

毛哥:“waaaaaaaaaagh!!!!”

两人又打了起来。

见事不妙的哈维,赶紧退出亚空间,上次被打飞的经历可不是那么美好。

情况有些复杂,帝皇和四神凭空消失了,哈维只能连接到搞毛二哥,难道祂们相约打麻将去了?

也不对啊!多一个,难道帝皇穿着旗袍端茶倒水?

一个灵能逼都就拍在哈维脸上。

“啊!谁!”

哈维突然开口乱叫,吓了靠近的珍娜一跳。

珍娜让西装男退开后就主动开口与哈维谈话,但是哈维钻亚空间了,整个人就呆呆的站在那,自然不会回应。

得不到回应的珍娜主动靠近哈维,她以为哈维是故意无视她的,虽然这样做很没面子,可面子没有实验体重要。

哈维看着靠近的珍娜连忙后退几步,说:“你别过来!就站那说!”

珍娜看着哈维的动作,以为他是被西装男吓傻了,心里对哈维很是不屑。

“我需要那个实验体,把它交给我,条件你来开。”

由于贝尔蒙特这老家伙就在边上,珍娜也不可能耍小动作,如果只有哈维一人,也许会用手段争取利益最大化。

直来直去,就是欺负哈维没见识,谅他也开不出什么天价,只要人一开口,再哄一哄,东西到手,老东西也没办法反驳,总不可能这样的大人物自己打自己脸。

换以前,这种强度的灵能逼斗可能哈维都没什么反应,但是现在没了恐虐赐福,加上哈维脑子有伤啊,直接干的他嗡嗡的。

“哈维?我在和你说话,回答我,开出你的条件。”

“啥?啊?您随意,随意啊!”

哈维说完,人就找了把椅子坐了上去,他怕自己站不稳,栽倒在地上。

珍娜那叫一个气啊,看着眼神空洞的哈维,恨不得亲手上去掐死他。

拔出椅子,坐在哈维身边,好声好气的说:“随便我开?那我可就开口了。”

脸是彻底不要了,只要实验体到手,反向解析出生物科技的技术,现在丢的脸,以后能成倍弄回来。

坐下后的哈维连忙拿出兜里揣的治疗头痛的药,拿起桌上的茶壶,咕咚咕咚咽了下去,你还别说,这药真管用,吃下去没几秒,当场就好很多。

“您别介意,脑子受了点伤,一思考太多就头疼。”

珍娜彻底绷不住了,这是什么奇葩借口,人好端端的坐这儿,张嘴就来,捏个所谓的头疼,还踏马一思考就疼,蒙谁呢!

爷孙俩没个好鸟,一个装聋作哑,一个满嘴胡话,不想给就直说,在这变着法儿的羞辱人。

“哼!咱们走着瞧。”

说完,珍娜就带着西装男直接离开了。

贝尔蒙特那是乐开了花,捏着拳头不让自己笑出声,一直背对众人,生怕别人看到他满脸的皱纹带着菊花一样的笑容,不然威严可就扫地了。

女秘书拿着文件,推了推贝尔蒙特,贝尔蒙特那是笑着接过,打开一看,就笑不出来了。

文件是哈维的病历书,一直忙于实验体的老家伙哪有时间管哈维啊,全权交给莫里斯照顾。

现在看到病历书傻眼了,这孙子没演,真动脑过度就头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