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51TXT > 都市 > 宫廷小厨娘在年代文躺赢 > 第 39 章 老鸭粉丝汤

燕京大学今年的学业奖学金发下来了,刘本余和同宿舍的几位舍友一商量,打算那这笔钱出去潇洒一趟。

别的不说,这学校食堂的东西吃腻味了,总要下个馆子打打牙祭。

五个人,一呼百应,你三角、我两毛,最后一群外地来的穷学生,还凑出了整整三块!

至于吃什么。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嘴唇蠕动几下,像是在教室里抢着回答老教授的问题,赶着举起手臂。

“我有一个想法。”

“我也有一个想法。”

刘本余数着钱票票,在本子上记录每个人给了多少,闻言,笑得眼镜后的小眼睛都眯起喽。”

有想法的几个人一拍脑袋,都胸有成竹,“对,那就一起说!”

他们都有十足的信心,反正别人指定吃饭的位置,都不会有自己找的便宜又好吃了。

大家又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异口同声,说出了同一个名字。

“育才饭店!”

这下不仅是刘本余,宿舍几个人都笑喷了,连带着隔壁都来问这是咋了。

说起育才路的国营饭店,这个月可是燕京大学学子口中,谈论得最多的吃饭的位置。

原因无他,上月末饭店后厨推出的那碗淮山板栗猪骨汤,内向如刘本余,都至少从十多个同学嘴里谈起了。

按照那些喝过的人说,那汤啊,说不上有哪点好,也说不出有哪点不好,香甜的板栗,绵软的山药,软烂的猪骨。第一次听,的确还觉得不错,听的次数多了,没吃过的人心里也犯嘀咕,别人家的汤不都是这种水准吗?

那些喝过的人又会说不对,到底是个什么味道,只有喝过的人才能懂。

去育才饭店喝汤的事,也就渐渐在燕京学子当中出了名,就连新闻学院学生们自己搞的学校报刊,还专门派人去采访了一期,回来后见报也是一通彩虹屁。

这就让没喝过的那群人更好奇了。

而刘本余宿舍,正是这一小撮没喝过的人。

“走,哥们几个今天也去尝尝到底是什么味道。”

几人布外套一披,肩并肩横成一排,风风火火往育才饭店走去。

路上还遇见了同个院的顾屿衡教授。

这条路窄,还是个陡坡,行人和自行车相撞的事常有发生,学校提醒好多次了,不少骑自行车的学生老师仍旧我行我素。

反倒是顾教授每次经过这条小道,都会从车上下来,沿着路边,推着车走。

他今天还是推着他的那辆二八大杠,后座的垫子又换了种颜色,针脚整齐的棉布里面塞满了棉花,深蓝色的布料上绣着嫩黄色的花骨朵,漂亮是漂亮,就是和顾教授的黑色大衣和西装裤,有点不搭,不,应该说是完全不搭。

“顾教授好。”

五人在几步开外就停下来打招呼。

越是学历高的人,越是对这些学术大牛心怀敬畏,更不用说顾屿衡,就算单单将这个名字提出来,也是不少工研院学生心中的超级偶像。

顾屿衡同样停下来,颔首,“你们也好。”

顾教授和周院长一样,丝毫没有老师架子,但他课难啊,这也就导致航天系只要是上过他开的课的学生,就没有一个不怕他。

但今天大家心情好,对美食的期待甚至冲淡了对顾教授发自内心的恐惧,互相打着眼色怂恿。

最后还是寝室长刘本余勇敢站出来。

“顾教授,您吃了吗?我们去育才饭店下馆子,听说他们店来了个女师傅,手艺特别好,您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

说完刘本余又觉得不太好,哪有这样邀请老师的。

刘本余内心懊恼。

“我已经在家吃过饭,就不去了,”扶着自行车的顾屿衡听到他们说的店名,笑了,“你们多吃些,钱够用吗?”

五人立马点头,“够用的够用的。”

请老师吃饭,咋能老师不去,还拿他的钱。

和顾教授告别后,走在路上,几人还在讨论,怎么感觉顾教授心情很好的样子。

讨论一直到育才饭店里面才停。

刘本余鼻子嗅了嗅空气里传来的香味,疑惑道:“这也不是猪骨的味道啊?”

店里人还没多起来,吴丽丽和周婶靠在出餐口聊天,听闻这话,吴丽丽无语垮下了脸。

烦死了,又是来喝汤的。

苏楚箐那汤真就有那么好喝?一个个,就像是没吃过饭,有点好东西,就巴巴赶趟。

吴丽丽:“淮山板栗猪骨汤卖完了。”

期待了这么久,刘本余还没来得及问,又被周婶一句话给堵回去,“今后都不卖了。”

“什么卖不卖?”

确认好菜单的李丽娟从后厨出来,便听到周婶的话,她指着木板上用粉笔刚写上去的文字。

“淮山板栗猪骨汤不卖,今天不还有老鸭粉丝汤嘛。”

老鸭?这可是好东西。

刘本余手放在口袋里,却是一刻也没从三块钱上挪开,“请问,今天的老鸭汤和之前的猪骨汤,是同一个师傅做的吗?”

“当然是,”李丽娟瞪了眼周婶和吴丽丽,然后脸上堆着笑领上几个学生,去前头买票,“都是咱小苏师傅做的,换成老鸭汤还是咱苏师傅的主意,今天汤的口味啊,可一点都不比猪骨汤差。”

“价格呢?”刘本余又问。

“放心,”李丽娟推开挡板,擡臂将新菜单挂上墙,“和猪骨汤一个价,三毛九分。”

刘本余这才安心下来,掏出皱皱巴巴的钱票,“先来五碗。”

“好嘞。”

被瞪的周婶啐了声,“不就是招了个厨子吗,看把她给能的。”

吴丽丽心里也不快,大家都是新来的,怎么就苏楚箐一个人出尽了风头。

“哎呀,您别气,苏楚箐厨艺再好,现在不也就能做个汤吗?炒菜、蒸菜,那些真正要本事的,手里没有证,邱师傅可不敢让她上手。再说了,后厨可不比前头,没经验就容易犯错,要把客人肚子吃坏了,那可是大忌。哼,等着吧,该有她哭的那天。”

“呸呸呸,”周婶赶忙捂住她的嘴,环顾四周,确认没人听见,才收手环胸,低声怒骂道:“吃坏客人肚子,这话你都敢随便乱说?说话过点脑子。”

被周婶怪罪,吴丽丽也吓出一身冷汗。

食品安全可开不得玩笑,万一被有心人听了去,后面真出了什么事,怪到她身上可不得了。

吴丽丽一紧张,话就多。

“我,我可不是那个意思,借我十个胆,也不敢在菜里做什么手脚哇,厨房端出来是什么样子,我给客人吃的就是什么样子,我又不傻,干嘛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周婶彻底不想讲话了,就没见过比她还蠢的人。

心里不悦,周婶面上却仍是一副知心长辈的模样。

“我知道你心善,但厨房的事你怕啥,和你都扯不上关系,”拍拍吴丽丽的肩,周婶意有所指,“我们负责前面大堂,活动范围也就前面这块,平时连后厨都进不去,做好自己的事就行。天大的事,有婶子在前面给你顶着。”

多好的婶子。

嘴上说着漂亮话,吴丽丽心里却打起了坏主意。

对啊,她一个负责上菜的服务生,平时连后厨都鲜少进去,就算菜品把客人肚子吃坏了,又和她有什么关系,谁还能查到她身上不成。

周婶一看她眼珠转溜溜,就知道指定没想什么好事,暗自嫌弃,语气却愈发柔和。

“曾经理安排我带你,你就是我学生。这育才饭店,我还能让人欺负你不成,你反正有什么事,及时和我说,有什么好主意,也不要怕去做,保不齐,你就是后厨下一个邱师傅,我也不是说大话,跟着我做了几天,你什么能力,我心里都有数,说句绝对的,不比新来的那俩差,嗐,就是运气不好,没抓住在曾经理面前表现的机会。”

周婶话里的惋惜,让吴丽丽一阵恍惚,三分自信都被说成了十分,好像她待在前厅,真的是屈才了,她就该在后厨掌勺,和邱师傅、江师傅平起平坐。

只是差个机会而已。

但机会从何而来……

该说的都说了,周婶在吴丽丽肩膀上轻拍几下,“唉,反正你也别多想,老老实实做事,慢慢熬终归能熬出头,你看我年轻的时候就在干跑堂儿的活,一直干到现在,不说面面俱到,好歹是多了些心得,你现在还年轻,多的是时间。”

“婶子说的是,不管做什么,积累经验总是最重要的。”

“行,那我先去忙了,你再想想。”

吴丽丽保持微笑的表情,等周婶离开,苹果肌都笑僵了。

呸!

谁要像她,给人端茶递水一辈子,吴丽丽才不想大好的青春年华都耗费在送菜收盘子上。

陈茹娇能做的事,她吴丽丽照样能做;苏楚箐能煮的汤,她吴丽丽一点也不比她差。

食客催促快点上菜,吴丽丽只当做没听见,踩着高跟鞋,装模作样拿着鸡毛掸子,扫灰去了。

大堂什么样,此刻都不是苏楚箐能关心得了的,后厨每个人都快忙疯起来了。

一口气连剁三十只鸭的徐富谋咬着牙签,眯着眼,站在咕噜咕噜熬煮的灶台前,慢悠悠活动肩膀。

“小锅煮的真就会比大锅煮出来的好吃?”

“当然,”苏楚箐额角带着汗,她戴着厚厚的棉布手套,单手掀开盖子,另一只手连忙将泡发的粉丝放进去,柔和的水蒸气还来不及飘出来,就又被禁锢进砂锅当中,“鸭架不像猪肉,鲜味是慢慢熬出来的,小火慢熬,逼一整天、一个晚上,都是常有的事。后厨时间不够,从处理好的鸭肝、鸭架冷水下锅,中途加入鸭血和鸭肠,再到端上食客的餐桌,满打满算,不过半个小时。汤里的鸭下水,熟是熟了,但却根本谈不上鲜。小锅煮,热气都被压在锅里面,鲜味自然能很快出来,麻烦是麻烦,但却能解决时间来不及的弊端。”

“今天是特殊情况,等后面把鸭架高汤煮起来,客人要喝汤了,就将粉丝和配菜烫熟,碗里淋上高汤,就能出餐。”

徐富谋伸了个懒腰,不太理解,“没鲜味,多放点味精不就行了。”

1982年,提鲜用的复合鲜味料鸡精,还没被科学家们研发出来。居民家和饭店小馆子里,用的最多的还是味精,这种颗粒状的白色小粉末,只需要简单几勺,就能让原本平平无奇的菜品,爆发出无可比拟的鲜味,无论是闻起来还是尝起来,都让普通食材望尘莫及。

味精以面筋或大豆粕为原料,但并非添加多多益善。

苏楚箐,但细细平常,还是能尝出细微的差别。

“一道菜,舌头能品尝到的鲜味是有限度的,加了味精的鸭血汤,第一口下肚,的确鲜到人咂舌,后面却会越来越没味道。但品尝食材慢慢熬煮出来的鲜味,这一过程却是完全相反,第一口可能不太惊艳,但鸭架鸭油的鲜,叠加积累。不仅不会让食客感到乏味,反而越喝越想喝,越喝越喜欢。”

“这样吗?”

徐富谋有点被说动了,他的确不喜欢做菜加味精,特别是熬汤,加了味精的汤汤水水,喝得人嘴巴发干。

“嗯。”

苏楚箐举起手臂擦汗,她的脸已经完全被水蒸气熏红了,白嫩光洁,透着微微的粉,像是出水芙蓉面,但她却没丝毫抱怨,掀盖弯腰,继续给剩下的砂锅加水、加粉丝。

“有办法煮好汤,也没必要走捷径。”

最后一锅粉丝下汤,最先加入粉丝的砂锅也煮好了,苏楚箐关火,掀开盖子,趁热在锅里洒上葱花和白胡椒,淋上几点香油,“你看,这不比纯靠味精煮出来的香多了。”

徐富谋连忙凑上去看,经过长时间的高温炖煮,鸭架上的油脂和碎肉已经完全融入汤底,汤色奶白,散发着诱人的醇香。

切成麻将块的鸭血,煮到发软的龙口粉丝,以及几片剁碎了的香菜叶,很简单的食材,但就像苏楚箐说的,香味一点也不比加了味精的差。

鸭血粉丝汤的原材料缺少油荤,苏楚箐还提前将鸭腿上的鸭皮剥下来,先在锅里煎出油脂,盛出,再放入汤和其他配菜炖煮,泛黄的鸭油薄薄一层浮在汤面上,和后加入的香油相互碰撞、融合。

徐富谋咽了口唾沫,光是闻味道,就知道这碗老鸭汤绝对不比前些天的猪骨汤差。

或者说,还要更胜一筹。

从水槽里拿起双木勺,也不管勺子还滴着水,他着急忙慌想要挖上一勺,送进嘴里。

手臂刚伸出去,面前的砂锅却被人,连带着下面隔热的抹布,一起拖走了。

“吃个屁,外面顾客都等着呢,哪还有你吃的份。”

姗姗来迟的邱运昌自然闻到了老鸭粉丝汤的鲜味,但他仍旧板着脸,不多往砂锅里看上一眼,就怕自己也忍不住破功。

“嘿!”被怼的徐富谋这下不乐意了,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的铁锈红票子,“食客怎么了?我也给自己买一碗!咱同样是食客!”

邱运昌不为所动,“那你老实等着吧。排队的人,都排到育才路那头去了。”

换汤是苏楚箐的主意。

清真饭店已经推出同样的菜品,既然小苏有做新菜的想法,邱运昌自然举双手赞同。

一来,淮山板栗猪骨汤所需要的淮山药,本就是曾经理找关系托运来的好货,消耗完了想要再买也不方便;二来,饭店里的菜品也不能总是一成不变,吃多了,食客也会腻歪。

这其三嘛,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原因,三毛九的猪骨头,成本上,饭店就熬不住。猪骨汤定价便宜是为了招揽客人、积累名气,如今,一个月过去,育才饭店的名声,不说在整个a市,至少在燕京大学学子口中,都排得上名号。

但一直按照之前的价格卖,后厨累死累活做,挣的反倒没有亏的多。

这个时候,老鸭粉丝汤的好处就凸显出来了。

老鸭粉丝汤虽然也算得上是肉菜,但实际上用的都是后厨不要的器脏,像什么鸭肠、鸭肝、鸭血,值不了几个钱。育才饭店也卖卤货,像什么卤鸭脖、卤鸭翅、卤鸭腿,都是菜单上的常驻菜品,店里每天都会进不少鸭货,余下的鸭下水,就更不用说了,一般都是让后厨的大家分了,或是直接当垃圾丢掉。

价格成本自然也就打下来了。

又因为汤里加入了粉丝,看起来量大管饱。虽然肉少了,但价格不变,食客吃上满满登登一大碗,不仅觉得实惠,心里也觉得舒坦。

而且,小苏做出来的老鸭粉丝汤,这味道,可一点都不比纯肉煮出来的差!

……

五碗滚烫的老鸭粉丝汤端上桌的时候,刘余本正在和舍友讨论下个月的文工团表演。

“听说还会唱白毛女呢。”宿舍老幺两根筷子合在一起,摩擦干净倒刺。

坐在他旁边的周文玉立马打开了话匣子,“诶,还真别说。我前些天远远看了眼,文工团那些人漂亮的像仙女似的。”

宿舍年纪最大的王寿在瓷碗里倒了些凉茶,咕噜咕咯喝干净,“再漂亮也和我们这群票都买不起穷学生没关系。”

老幺呵呵一笑,“想想都不成?这次文工团领队跳舞的,还是咱学校冯书记的侄女。”

端上桌的炒菜,打断了五个人的聊天。

除了五碗汤,他们还点了韭菜炒蚕豆、香干子炒肉和一份酸辣土豆丝。

王琼兰在单子上将菜名划上红线,三个菜,五位男同志,肯定不够吃,“汤是现在上还是等会?”

刘本余也是第一次下馆子,清了清嗓子,好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拘谨。

“现在上吧。还有米饭,也帮我们一起上了。”

王琼兰点头,“行,稍微等会,我先把汤端过来。”

一直等服务员转身离开,沉默的老幺才开了口,“还说什么老鸭粉丝汤呢,我刚刚看别人碗里的也就几片鸭下水,值几个钱?跟猪骨的价格比都不能比,就这还不降价。依我看,这育才饭店也没他们说的那么诚信经营。”

周文玉心里想的也差不多,但来都来了,一直纠结价格也没意思,打了个哈哈,“都是要挣钱的嘛。”

三块钱,几乎得的上五个人一周的饭钱,结果就只买了一荤两素和几碗下水煮的汤,刘本余嘴上不说,却已经开始后悔了,得了奖学金,也不能这样嚯嚯。

“算了算了,就这样吃……”

‘吧’字还没说完,被食材完全装满的碗,颤颤巍巍被服务员端上餐桌,因为装的太满,碗托磕在桌面上时,汤汁晃动,险些要顺着碗沿撒落出来。

这还没完,服务员一口气上了五碗,最后,每个人面前都摆了碗盛满的老鸭粉丝汤。

“乖乖。”这是寝室年纪最大的寝室长,“这一碗下去,饭都用不着吃了吧。”

周文玉手肘戳了戳王寿,他老家水多湖多,那边几乎每家每户都养殖肉鸭,“这一碗要放到你们那儿,大概得卖到什么价位?”

说实话,老鸭粉丝汤在王寿看来不是什么稀罕吃食。

在他们那边,这都是寻常百姓家常做的菜品,因此服务员说只有老鸭粉丝汤的时候,他其实是有些不乐意的,就像在家都能吃清炒小白菜,何必专门来馆子吃一趟。

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结果看到这碗汤,他就知道自己几分钟前的想法,有多么的‘想当然’。

“鸭下水和粉丝,的确价格都不贵,但这分量,的确很少见,”顾不得烫,也顾不得形象,王寿撅着上嘴唇,沿着瓷边吸上一圈,砸吧嘴,“而且,这老鸭粉丝汤正宗,就是这个味!你们不是问我为啥不在学校食堂吃鸭肉吗,赶紧尝尝,这就是原因!”

a市也吃鸭,但是与王寿老家,是完全不同的吃法。

a市的鸭子多为烤鸭,封闭的吊炉里加碳,火慢慢让鸭肉里的油脂和调味腌料渗透进鸭肉当中,淋料的口味很大程度上会决定鸭子的好坏。但王寿家那边,虽然也会在处理鸭肉的过程中加入调料,但吃的更多的是鸭子原汁原味的香,盐巴、辣椒油或是饴糖,都是点缀,为的都是将鸭自带的鲜味彻底激发。

燕京大学食堂也卖老鸭汤,但档口师傅估计不是土生土长的陵城人,做的陵城菜,用的却是a式的手法,鸭子虽然泡在汤里头,味道却完全分裂了,汤是汤,肉是肉。

但育才饭店的这碗汤不一样。

“好鲜!”被王寿勾起兴趣的周文玉,也不等汤凉下来,抽出汤勺,囫囵送进嘴里,毛毛虫般浓密的眉毛,立马就立起来了。

要不是文学素养不够,说出来丢人,他都想学古代文人墨客,吟诗一首。

服务员端上来的这碗老鸭粉丝汤,虽然的确不见鸭肉,但却比他之间吃过的任何一只鸭都要鲜,这种鲜不是在口腔里短暂停留一瞬就消失了,它慢慢叠加,每一口都让人觉得是在量变引起质变的过程当中,每一口都有新的滋味体验。

“我第一次觉得,肠啊、胗啊这类肉菜不是最好吃的,”老幺嘴里塞的满当,说起话来都费劲,“凑数用的粉丝,反倒最和我胃口。”

努力咽下,他又立马夹起一筷子,吸溜吃进嘴里。

加进汤里的粉丝,苏楚箐特意用的是龙口粉丝,这种粉丝比普通的粉丝要更细,吸水性却没有那么强,就算汤放久了没有及时吃,也能保持刚出锅时的口感,清嫩适口,爽滑弹牙。

不仅如此,又因为粉丝提前用水泡软过,干燥的空隙间都吸满了水分,比直接下锅煮的粉丝要更软、更细腻,几乎不用怎么咀嚼,牙齿便能轻松将粉丝切碎,包裹在其中的老鸭汤,香气在口腔中扩散,让人情不自禁陶醉在这美味之中。

吞下最后一口粉丝,老幺双手举起汤碗,一口喝完剩余的汤底,“香!等下次咱哥几个攒够了钱,再来!”

显然已经忘记,几分钟前,自己抱怨定价不合理的事。

“对吧,”王寿此刻已经完全吃上头了,一口粉条接着一口滚烫的汤,感喟道:“这家的鸭汤估计煮了很久,鸭架中的骨头都熬酥了,鸭肉化成鸭丝,完全化在汤里,才能将鸭子原本的家禽鲜味完全熬煮出来。”

反正如何他也想不到,这些汤都会是苏楚箐在后厨,一碗碗持之以恒煮出来。

直到最后一个人落筷,原先还纠结吃不饱的五人,接二连三打了个饱嗝。

他们吃的太过投入,如今终于停下来,一直在旁边等着的王琼兰上前,“那你们的米饭,还要吗?”

“不要了,不要了。”刘本余连忙摆手,再吃下去,胃是真的要爆炸。

几乎没怎么动过的炒菜,自然是全部打包了,拎着三个塑料袋走出育才饭店,同宿舍的五人终于明白,为什么通讯员会在校报上发出“育才饭店,学生天堂”的感叹。

这可比吃食堂划算多了,定价没问题,有问题的,是他们比脸还干净的口袋。

几十年后,当金融记者历尽千辛才约齐这几位顶尖富豪,询问从同一个宿舍出来的他们,选择共同创业赚取人生第一桶金的原因,已经手握巨额财富的富豪们,再次回想起1982年,饱餐一顿后,肩并肩走出育才饭店时的失落和满足。

共同说出了一句让金融记者摸不着头脑的回答,“等你喝到那碗老鸭粉丝汤,就知道原因了。”

……

换好衣服,苏楚箐下班,刚走到门口便被曾经理叫住了。

“小苏,你明天除了上班,家里没别的事了吧?”

苏楚箐摇头,最近知晏知微都住在公公婆婆家,除了上班,家里的确没别的事需要她操心。

“那就好,”确认好时间,曾经理直接进入主题,“你看你到后厨做工也有一段时间,不说套话,单凭你这些天的表现,也看得出,你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料。无论是刀工还是把控火候,都是多少专业厨子干十几年不一定达不到的水平。邱运昌建议我,让你跟着江师傅学二灶,我也是立马就同意,相信的是你的水平。”

“所以你明天要是有时间,就抽空去市营业局把厨师证考了,我给你报的是三级证,你来咱饭店刚满一个月,在岗的工作年限不够,更高的级别也报不了。三级厨证也不算低,但以你的水平肯定没问题。”

苏楚箐这才想起来还有个证书的事。

最近两点一线,生活过的太舒坦,竟然把规章制度上写明白的事给忘记了,这要是放之前宫里,是万不能也不敢发生的事。

“抱歉,曹经理。”苏楚箐连忙道歉,“谢谢您抽空提醒我这件事,我会这几天尽快把证考到手。就是时间……”

“时间你不用担心,明天你就安心去考试,就当进修出差,工资还是照发。”

听听这话说的,果然是能当上经理的人。

不扣工资还白得一天休假,苏楚箐美滋滋,“好,明天我就过去,谢谢曾经理的栽培,我一定不负所托。”

“那就等你好消息了。”

曾家礼倒是一点不担心苏楚箐拿不到证书,以她的手艺一级厨师证都没太大问题,更上头的特级证,难度对她,想来也不算大。但是资历摆在这儿,没办法的事。

考不上更高等级的资格证,就不能做国营饭店的灶头位。

就算店里现在还差炒菜师傅,也只能慢慢等着,等她什么时候把资历熬够了再去考,手里握着证,才能真正独当一面。

作者有话要说

燕京大学今年的学业奖学金发下来了,刘本余和同宿舍的几位舍友一商量,打算那这笔钱出去潇洒一趟。

别的不说,这学校食堂的东西吃腻味了,总要下个馆子打打牙祭。

五个人,一呼百应,你三角、我两毛,最后一群外地来的穷学生,还凑出了整整三块!

至于吃什么。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嘴唇蠕动几下,像是在教室里抢着回答老教授的问题,赶着举起手臂。

“我有一个想法。”

“我也有一个想法。”

刘本余数着钱票票,在本子上记录每个人给了多少,闻言,笑得眼镜后的小眼睛都眯起喽。”

有想法的几个人一拍脑袋,都胸有成竹,“对,那就一起说!”

他们都有十足的信心,反正别人指定吃饭的位置,都不会有自己找的便宜又好吃了。

大家又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异口同声,说出了同一个名字。

“育才饭店!”

这下不仅是刘本余,宿舍几个人都笑喷了,连带着隔壁都来问这是咋了。

说起育才路的国营饭店,这个月可是燕京大学学子口中,谈论得最多的吃饭的位置。

原因无他,上月末饭店后厨推出的那碗淮山板栗猪骨汤,内向如刘本余,都至少从十多个同学嘴里谈起了。

按照那些喝过的人说,那汤啊,说不上有哪点好,也说不出有哪点不好,香甜的板栗,绵软的山药,软烂的猪骨。第一次听,的确还觉得不错,听的次数多了,没吃过的人心里也犯嘀咕,别人家的汤不都是这种水准吗?

那些喝过的人又会说不对,到底是个什么味道,只有喝过的人才能懂。

去育才饭店喝汤的事,也就渐渐在燕京学子当中出了名,就连新闻学院学生们自己搞的学校报刊,还专门派人去采访了一期,回来后见报也是一通彩虹屁。

这就让没喝过的那群人更好奇了。

而刘本余宿舍,正是这一小撮没喝过的人。

“走,哥们几个今天也去尝尝到底是什么味道。”

几人布外套一披,肩并肩横成一排,风风火火往育才饭店走去。

路上还遇见了同个院的顾屿衡教授。

这条路窄,还是个陡坡,行人和自行车相撞的事常有发生,学校提醒好多次了,不少骑自行车的学生老师仍旧我行我素。

反倒是顾教授每次经过这条小道,都会从车上下来,沿着路边,推着车走。

他今天还是推着他的那辆二八大杠,后座的垫子又换了种颜色,针脚整齐的棉布里面塞满了棉花,深蓝色的布料上绣着嫩黄色的花骨朵,漂亮是漂亮,就是和顾教授的黑色大衣和西装裤,有点不搭,不,应该说是完全不搭。

“顾教授好。”

五人在几步开外就停下来打招呼。

越是学历高的人,越是对这些学术大牛心怀敬畏,更不用说顾屿衡,就算单单将这个名字提出来,也是不少工研院学生心中的超级偶像。

顾屿衡同样停下来,颔首,“你们也好。”

顾教授和周院长一样,丝毫没有老师架子,但他课难啊,这也就导致航天系只要是上过他开的课的学生,就没有一个不怕他。

但今天大家心情好,对美食的期待甚至冲淡了对顾教授发自内心的恐惧,互相打着眼色怂恿。

最后还是寝室长刘本余勇敢站出来。

“顾教授,您吃了吗?我们去育才饭店下馆子,听说他们店来了个女师傅,手艺特别好,您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

说完刘本余又觉得不太好,哪有这样邀请老师的。

刘本余内心懊恼。

“我已经在家吃过饭,就不去了,”扶着自行车的顾屿衡听到他们说的店名,笑了,“你们多吃些,钱够用吗?”

五人立马点头,“够用的够用的。”

请老师吃饭,咋能老师不去,还拿他的钱。

和顾教授告别后,走在路上,几人还在讨论,怎么感觉顾教授心情很好的样子。

讨论一直到育才饭店里面才停。

刘本余鼻子嗅了嗅空气里传来的香味,疑惑道:“这也不是猪骨的味道啊?”

店里人还没多起来,吴丽丽和周婶靠在出餐口聊天,听闻这话,吴丽丽无语垮下了脸。

烦死了,又是来喝汤的。

苏楚箐那汤真就有那么好喝?一个个,就像是没吃过饭,有点好东西,就巴巴赶趟。

吴丽丽:“淮山板栗猪骨汤卖完了。”

期待了这么久,刘本余还没来得及问,又被周婶一句话给堵回去,“今后都不卖了。”

“什么卖不卖?”

确认好菜单的李丽娟从后厨出来,便听到周婶的话,她指着木板上用粉笔刚写上去的文字。

“淮山板栗猪骨汤不卖,今天不还有老鸭粉丝汤嘛。”

老鸭?这可是好东西。

刘本余手放在口袋里,却是一刻也没从三块钱上挪开,“请问,今天的老鸭汤和之前的猪骨汤,是同一个师傅做的吗?”

“当然是,”李丽娟瞪了眼周婶和吴丽丽,然后脸上堆着笑领上几个学生,去前头买票,“都是咱小苏师傅做的,换成老鸭汤还是咱苏师傅的主意,今天汤的口味啊,可一点都不比猪骨汤差。”

“价格呢?”刘本余又问。

“放心,”李丽娟推开挡板,擡臂将新菜单挂上墙,“和猪骨汤一个价,三毛九分。”

刘本余这才安心下来,掏出皱皱巴巴的钱票,“先来五碗。”

“好嘞。”

被瞪的周婶啐了声,“不就是招了个厨子吗,看把她给能的。”

吴丽丽心里也不快,大家都是新来的,怎么就苏楚箐一个人出尽了风头。

“哎呀,您别气,苏楚箐厨艺再好,现在不也就能做个汤吗?炒菜、蒸菜,那些真正要本事的,手里没有证,邱师傅可不敢让她上手。再说了,后厨可不比前头,没经验就容易犯错,要把客人肚子吃坏了,那可是大忌。哼,等着吧,该有她哭的那天。”

“呸呸呸,”周婶赶忙捂住她的嘴,环顾四周,确认没人听见,才收手环胸,低声怒骂道:“吃坏客人肚子,这话你都敢随便乱说?说话过点脑子。”

被周婶怪罪,吴丽丽也吓出一身冷汗。

食品安全可开不得玩笑,万一被有心人听了去,后面真出了什么事,怪到她身上可不得了。

吴丽丽一紧张,话就多。

“我,我可不是那个意思,借我十个胆,也不敢在菜里做什么手脚哇,厨房端出来是什么样子,我给客人吃的就是什么样子,我又不傻,干嘛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周婶彻底不想讲话了,就没见过比她还蠢的人。

心里不悦,周婶面上却仍是一副知心长辈的模样。

“我知道你心善,但厨房的事你怕啥,和你都扯不上关系,”拍拍吴丽丽的肩,周婶意有所指,“我们负责前面大堂,活动范围也就前面这块,平时连后厨都进不去,做好自己的事就行。天大的事,有婶子在前面给你顶着。”

多好的婶子。

嘴上说着漂亮话,吴丽丽心里却打起了坏主意。

对啊,她一个负责上菜的服务生,平时连后厨都鲜少进去,就算菜品把客人肚子吃坏了,又和她有什么关系,谁还能查到她身上不成。

周婶一看她眼珠转溜溜,就知道指定没想什么好事,暗自嫌弃,语气却愈发柔和。

“曾经理安排我带你,你就是我学生。这育才饭店,我还能让人欺负你不成,你反正有什么事,及时和我说,有什么好主意,也不要怕去做,保不齐,你就是后厨下一个邱师傅,我也不是说大话,跟着我做了几天,你什么能力,我心里都有数,说句绝对的,不比新来的那俩差,嗐,就是运气不好,没抓住在曾经理面前表现的机会。”

周婶话里的惋惜,让吴丽丽一阵恍惚,三分自信都被说成了十分,好像她待在前厅,真的是屈才了,她就该在后厨掌勺,和邱师傅、江师傅平起平坐。

只是差个机会而已。

但机会从何而来……

该说的都说了,周婶在吴丽丽肩膀上轻拍几下,“唉,反正你也别多想,老老实实做事,慢慢熬终归能熬出头,你看我年轻的时候就在干跑堂儿的活,一直干到现在,不说面面俱到,好歹是多了些心得,你现在还年轻,多的是时间。”

“婶子说的是,不管做什么,积累经验总是最重要的。”

“行,那我先去忙了,你再想想。”

吴丽丽保持微笑的表情,等周婶离开,苹果肌都笑僵了。

呸!

谁要像她,给人端茶递水一辈子,吴丽丽才不想大好的青春年华都耗费在送菜收盘子上。

陈茹娇能做的事,她吴丽丽照样能做;苏楚箐能煮的汤,她吴丽丽一点也不比她差。

食客催促快点上菜,吴丽丽只当做没听见,踩着高跟鞋,装模作样拿着鸡毛掸子,扫灰去了。

大堂什么样,此刻都不是苏楚箐能关心得了的,后厨每个人都快忙疯起来了。

一口气连剁三十只鸭的徐富谋咬着牙签,眯着眼,站在咕噜咕噜熬煮的灶台前,慢悠悠活动肩膀。

“小锅煮的真就会比大锅煮出来的好吃?”

“当然,”苏楚箐额角带着汗,她戴着厚厚的棉布手套,单手掀开盖子,另一只手连忙将泡发的粉丝放进去,柔和的水蒸气还来不及飘出来,就又被禁锢进砂锅当中,“鸭架不像猪肉,鲜味是慢慢熬出来的,小火慢熬,逼一整天、一个晚上,都是常有的事。后厨时间不够,从处理好的鸭肝、鸭架冷水下锅,中途加入鸭血和鸭肠,再到端上食客的餐桌,满打满算,不过半个小时。汤里的鸭下水,熟是熟了,但却根本谈不上鲜。小锅煮,热气都被压在锅里面,鲜味自然能很快出来,麻烦是麻烦,但却能解决时间来不及的弊端。”

“今天是特殊情况,等后面把鸭架高汤煮起来,客人要喝汤了,就将粉丝和配菜烫熟,碗里淋上高汤,就能出餐。”

徐富谋伸了个懒腰,不太理解,“没鲜味,多放点味精不就行了。”

1982年,提鲜用的复合鲜味料鸡精,还没被科学家们研发出来。居民家和饭店小馆子里,用的最多的还是味精,这种颗粒状的白色小粉末,只需要简单几勺,就能让原本平平无奇的菜品,爆发出无可比拟的鲜味,无论是闻起来还是尝起来,都让普通食材望尘莫及。

味精以面筋或大豆粕为原料,但并非添加多多益善。

苏楚箐,但细细平常,还是能尝出细微的差别。

“一道菜,舌头能品尝到的鲜味是有限度的,加了味精的鸭血汤,第一口下肚,的确鲜到人咂舌,后面却会越来越没味道。但品尝食材慢慢熬煮出来的鲜味,这一过程却是完全相反,第一口可能不太惊艳,但鸭架鸭油的鲜,叠加积累。不仅不会让食客感到乏味,反而越喝越想喝,越喝越喜欢。”

“这样吗?”

徐富谋有点被说动了,他的确不喜欢做菜加味精,特别是熬汤,加了味精的汤汤水水,喝得人嘴巴发干。

“嗯。”

苏楚箐举起手臂擦汗,她的脸已经完全被水蒸气熏红了,白嫩光洁,透着微微的粉,像是出水芙蓉面,但她却没丝毫抱怨,掀盖弯腰,继续给剩下的砂锅加水、加粉丝。

“有办法煮好汤,也没必要走捷径。”

最后一锅粉丝下汤,最先加入粉丝的砂锅也煮好了,苏楚箐关火,掀开盖子,趁热在锅里洒上葱花和白胡椒,淋上几点香油,“你看,这不比纯靠味精煮出来的香多了。”

徐富谋连忙凑上去看,经过长时间的高温炖煮,鸭架上的油脂和碎肉已经完全融入汤底,汤色奶白,散发着诱人的醇香。

切成麻将块的鸭血,煮到发软的龙口粉丝,以及几片剁碎了的香菜叶,很简单的食材,但就像苏楚箐说的,香味一点也不比加了味精的差。

鸭血粉丝汤的原材料缺少油荤,苏楚箐还提前将鸭腿上的鸭皮剥下来,先在锅里煎出油脂,盛出,再放入汤和其他配菜炖煮,泛黄的鸭油薄薄一层浮在汤面上,和后加入的香油相互碰撞、融合。

徐富谋咽了口唾沫,光是闻味道,就知道这碗老鸭汤绝对不比前些天的猪骨汤差。

或者说,还要更胜一筹。

从水槽里拿起双木勺,也不管勺子还滴着水,他着急忙慌想要挖上一勺,送进嘴里。

手臂刚伸出去,面前的砂锅却被人,连带着下面隔热的抹布,一起拖走了。

“吃个屁,外面顾客都等着呢,哪还有你吃的份。”

姗姗来迟的邱运昌自然闻到了老鸭粉丝汤的鲜味,但他仍旧板着脸,不多往砂锅里看上一眼,就怕自己也忍不住破功。

“嘿!”被怼的徐富谋这下不乐意了,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的铁锈红票子,“食客怎么了?我也给自己买一碗!咱同样是食客!”

邱运昌不为所动,“那你老实等着吧。排队的人,都排到育才路那头去了。”

换汤是苏楚箐的主意。

清真饭店已经推出同样的菜品,既然小苏有做新菜的想法,邱运昌自然举双手赞同。

一来,淮山板栗猪骨汤所需要的淮山药,本就是曾经理找关系托运来的好货,消耗完了想要再买也不方便;二来,饭店里的菜品也不能总是一成不变,吃多了,食客也会腻歪。

这其三嘛,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原因,三毛九的猪骨头,成本上,饭店就熬不住。猪骨汤定价便宜是为了招揽客人、积累名气,如今,一个月过去,育才饭店的名声,不说在整个a市,至少在燕京大学学子口中,都排得上名号。

但一直按照之前的价格卖,后厨累死累活做,挣的反倒没有亏的多。

这个时候,老鸭粉丝汤的好处就凸显出来了。

老鸭粉丝汤虽然也算得上是肉菜,但实际上用的都是后厨不要的器脏,像什么鸭肠、鸭肝、鸭血,值不了几个钱。育才饭店也卖卤货,像什么卤鸭脖、卤鸭翅、卤鸭腿,都是菜单上的常驻菜品,店里每天都会进不少鸭货,余下的鸭下水,就更不用说了,一般都是让后厨的大家分了,或是直接当垃圾丢掉。

价格成本自然也就打下来了。

又因为汤里加入了粉丝,看起来量大管饱。虽然肉少了,但价格不变,食客吃上满满登登一大碗,不仅觉得实惠,心里也觉得舒坦。

而且,小苏做出来的老鸭粉丝汤,这味道,可一点都不比纯肉煮出来的差!

……

五碗滚烫的老鸭粉丝汤端上桌的时候,刘余本正在和舍友讨论下个月的文工团表演。

“听说还会唱白毛女呢。”宿舍老幺两根筷子合在一起,摩擦干净倒刺。

坐在他旁边的周文玉立马打开了话匣子,“诶,还真别说。我前些天远远看了眼,文工团那些人漂亮的像仙女似的。”

宿舍年纪最大的王寿在瓷碗里倒了些凉茶,咕噜咕咯喝干净,“再漂亮也和我们这群票都买不起穷学生没关系。”

老幺呵呵一笑,“想想都不成?这次文工团领队跳舞的,还是咱学校冯书记的侄女。”

端上桌的炒菜,打断了五个人的聊天。

除了五碗汤,他们还点了韭菜炒蚕豆、香干子炒肉和一份酸辣土豆丝。

王琼兰在单子上将菜名划上红线,三个菜,五位男同志,肯定不够吃,“汤是现在上还是等会?”

刘本余也是第一次下馆子,清了清嗓子,好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拘谨。

“现在上吧。还有米饭,也帮我们一起上了。”

王琼兰点头,“行,稍微等会,我先把汤端过来。”

一直等服务员转身离开,沉默的老幺才开了口,“还说什么老鸭粉丝汤呢,我刚刚看别人碗里的也就几片鸭下水,值几个钱?跟猪骨的价格比都不能比,就这还不降价。依我看,这育才饭店也没他们说的那么诚信经营。”

周文玉心里想的也差不多,但来都来了,一直纠结价格也没意思,打了个哈哈,“都是要挣钱的嘛。”

三块钱,几乎得的上五个人一周的饭钱,结果就只买了一荤两素和几碗下水煮的汤,刘本余嘴上不说,却已经开始后悔了,得了奖学金,也不能这样嚯嚯。

“算了算了,就这样吃……”

‘吧’字还没说完,被食材完全装满的碗,颤颤巍巍被服务员端上餐桌,因为装的太满,碗托磕在桌面上时,汤汁晃动,险些要顺着碗沿撒落出来。

这还没完,服务员一口气上了五碗,最后,每个人面前都摆了碗盛满的老鸭粉丝汤。

“乖乖。”这是寝室年纪最大的寝室长,“这一碗下去,饭都用不着吃了吧。”

周文玉手肘戳了戳王寿,他老家水多湖多,那边几乎每家每户都养殖肉鸭,“这一碗要放到你们那儿,大概得卖到什么价位?”

说实话,老鸭粉丝汤在王寿看来不是什么稀罕吃食。

在他们那边,这都是寻常百姓家常做的菜品,因此服务员说只有老鸭粉丝汤的时候,他其实是有些不乐意的,就像在家都能吃清炒小白菜,何必专门来馆子吃一趟。

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结果看到这碗汤,他就知道自己几分钟前的想法,有多么的‘想当然’。

“鸭下水和粉丝,的确价格都不贵,但这分量,的确很少见,”顾不得烫,也顾不得形象,王寿撅着上嘴唇,沿着瓷边吸上一圈,砸吧嘴,“而且,这老鸭粉丝汤正宗,就是这个味!你们不是问我为啥不在学校食堂吃鸭肉吗,赶紧尝尝,这就是原因!”

a市也吃鸭,但是与王寿老家,是完全不同的吃法。

a市的鸭子多为烤鸭,封闭的吊炉里加碳,火慢慢让鸭肉里的油脂和调味腌料渗透进鸭肉当中,淋料的口味很大程度上会决定鸭子的好坏。但王寿家那边,虽然也会在处理鸭肉的过程中加入调料,但吃的更多的是鸭子原汁原味的香,盐巴、辣椒油或是饴糖,都是点缀,为的都是将鸭自带的鲜味彻底激发。

燕京大学食堂也卖老鸭汤,但档口师傅估计不是土生土长的陵城人,做的陵城菜,用的却是a式的手法,鸭子虽然泡在汤里头,味道却完全分裂了,汤是汤,肉是肉。

但育才饭店的这碗汤不一样。

“好鲜!”被王寿勾起兴趣的周文玉,也不等汤凉下来,抽出汤勺,囫囵送进嘴里,毛毛虫般浓密的眉毛,立马就立起来了。

要不是文学素养不够,说出来丢人,他都想学古代文人墨客,吟诗一首。

服务员端上来的这碗老鸭粉丝汤,虽然的确不见鸭肉,但却比他之间吃过的任何一只鸭都要鲜,这种鲜不是在口腔里短暂停留一瞬就消失了,它慢慢叠加,每一口都让人觉得是在量变引起质变的过程当中,每一口都有新的滋味体验。

“我第一次觉得,肠啊、胗啊这类肉菜不是最好吃的,”老幺嘴里塞的满当,说起话来都费劲,“凑数用的粉丝,反倒最和我胃口。”

努力咽下,他又立马夹起一筷子,吸溜吃进嘴里。

加进汤里的粉丝,苏楚箐特意用的是龙口粉丝,这种粉丝比普通的粉丝要更细,吸水性却没有那么强,就算汤放久了没有及时吃,也能保持刚出锅时的口感,清嫩适口,爽滑弹牙。

不仅如此,又因为粉丝提前用水泡软过,干燥的空隙间都吸满了水分,比直接下锅煮的粉丝要更软、更细腻,几乎不用怎么咀嚼,牙齿便能轻松将粉丝切碎,包裹在其中的老鸭汤,香气在口腔中扩散,让人情不自禁陶醉在这美味之中。

吞下最后一口粉丝,老幺双手举起汤碗,一口喝完剩余的汤底,“香!等下次咱哥几个攒够了钱,再来!”

显然已经忘记,几分钟前,自己抱怨定价不合理的事。

“对吧,”王寿此刻已经完全吃上头了,一口粉条接着一口滚烫的汤,感喟道:“这家的鸭汤估计煮了很久,鸭架中的骨头都熬酥了,鸭肉化成鸭丝,完全化在汤里,才能将鸭子原本的家禽鲜味完全熬煮出来。”

反正如何他也想不到,这些汤都会是苏楚箐在后厨,一碗碗持之以恒煮出来。

直到最后一个人落筷,原先还纠结吃不饱的五人,接二连三打了个饱嗝。

他们吃的太过投入,如今终于停下来,一直在旁边等着的王琼兰上前,“那你们的米饭,还要吗?”

“不要了,不要了。”刘本余连忙摆手,再吃下去,胃是真的要爆炸。

几乎没怎么动过的炒菜,自然是全部打包了,拎着三个塑料袋走出育才饭店,同宿舍的五人终于明白,为什么通讯员会在校报上发出“育才饭店,学生天堂”的感叹。

这可比吃食堂划算多了,定价没问题,有问题的,是他们比脸还干净的口袋。

几十年后,当金融记者历尽千辛才约齐这几位顶尖富豪,询问从同一个宿舍出来的他们,选择共同创业赚取人生第一桶金的原因,已经手握巨额财富的富豪们,再次回想起1982年,饱餐一顿后,肩并肩走出育才饭店时的失落和满足。

共同说出了一句让金融记者摸不着头脑的回答,“等你喝到那碗老鸭粉丝汤,就知道原因了。”

……

换好衣服,苏楚箐下班,刚走到门口便被曾经理叫住了。

“小苏,你明天除了上班,家里没别的事了吧?”

苏楚箐摇头,最近知晏知微都住在公公婆婆家,除了上班,家里的确没别的事需要她操心。

“那就好,”确认好时间,曾经理直接进入主题,“你看你到后厨做工也有一段时间,不说套话,单凭你这些天的表现,也看得出,你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料。无论是刀工还是把控火候,都是多少专业厨子干十几年不一定达不到的水平。邱运昌建议我,让你跟着江师傅学二灶,我也是立马就同意,相信的是你的水平。”

“所以你明天要是有时间,就抽空去市营业局把厨师证考了,我给你报的是三级证,你来咱饭店刚满一个月,在岗的工作年限不够,更高的级别也报不了。三级厨证也不算低,但以你的水平肯定没问题。”

苏楚箐这才想起来还有个证书的事。

最近两点一线,生活过的太舒坦,竟然把规章制度上写明白的事给忘记了,这要是放之前宫里,是万不能也不敢发生的事。

“抱歉,曹经理。”苏楚箐连忙道歉,“谢谢您抽空提醒我这件事,我会这几天尽快把证考到手。就是时间……”

“时间你不用担心,明天你就安心去考试,就当进修出差,工资还是照发。”

听听这话说的,果然是能当上经理的人。

不扣工资还白得一天休假,苏楚箐美滋滋,“好,明天我就过去,谢谢曾经理的栽培,我一定不负所托。”

“那就等你好消息了。”

曾家礼倒是一点不担心苏楚箐拿不到证书,以她的手艺一级厨师证都没太大问题,更上头的特级证,难度对她,想来也不算大。但是资历摆在这儿,没办法的事。

考不上更高等级的资格证,就不能做国营饭店的灶头位。

就算店里现在还差炒菜师傅,也只能慢慢等着,等她什么时候把资历熬够了再去考,手里握着证,才能真正独当一面。

作者有话要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