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51TXT > 都市 > 宫廷小厨娘在年代文躺赢 > 第 36 章 小笼包

“我的儿哟,看你找的好媳妇?()_[(.)]?▋?.の.の?()?(),

天天蹉跎你妈()?(),

这日子没法过了。”

夜里,齐焕华刚回到家()?(),

劈头盖脸的指责就批下来了。

齐老太这些抱怨()?(),

他也不想听,习惯性地在家中寻找起陈茹娇的影子。

但直到齐老太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从做饭到做事,从家世到性格,事无巨细数落一通,陈茹娇才悠悠从孩子们的房间里出来。

“你看吧!现在话都不愿意听我讲了,反了天!”

“哪有媳妇对婆婆是这种态度!”

说着,齐老太的眼泪就落下来了。

齐焕华的父亲死的早,他算是从襁褓时期被齐老太一把屎一把尿拉扯长大,最听不得这种话。

“妈,茹娇不是这个意思。”

齐老太一拍桌子:“那她是什么意思!”

学校里事情本就麻烦,回来还要面对这一家子的糟心事,齐焕华心头的烦躁也涌上来了,脑袋一撇,他语气强硬。

“茹娇,你来给妈道个歉。”

沙发对面的陈茹娇没动,她甚至连解释都懒得。她现在进入到了一种状态,一种浑浑噩噩又无所谓的状态,就算面对齐老太她也提不上劲,诋毁任她说去吧,反正一个人的解释,最后也会变成和两个人的争吵。

太没意思。

如果齐焕华学的不是机械学,而是心理学。

那他可能意识到,自己当年约会、送礼,展现一颗真心求来的妻子,是抑郁症的前兆。

但这个年代没有抑郁症。

那叫无病呻吟,叫日子过太好了,吃饱了撑的。

齐老太梗着脖子,儿子没向着媳妇,而是站在她这边,就像‘一家之主’的地位,还是像十年前,儿子还没出村读大学时,牢牢攥在她手里。

就算他们现在住上了筒子楼又怎样,这是她儿子赚来的,和陈茹娇一点关系也没有,她算什么东西。

齐焕华又催了声。

陈茹娇没理,从沙发上站起来,弯腰将沙发上的毛线毯抖平整,这还是她搬来这段时间,几个日夜织出来的。

“妈有什么意见,明天再说。现在太晚了,房子不隔音,说什么楼里都能听见,街坊邻居都是焕华的同事,不能让我们一家,吵的别人都睡不安稳。”

都是要脸的。

齐焕华终于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性所在。

筒子楼藏不了事。隔壁是和他同期进学校的年轻老师,楼上是专业人事科主任,这要是因为自己的家庭矛盾,闹的人尽皆知,可不是让别人看了笑话,去学校,别人指不定在背后怎么笑话他。

陈茹娇转身回屋,齐老太蹭地想要站起来,却被齐焕华手里用了力气按回去。

“妈,我替茹娇给你道歉,”随意扯了个理由,齐焕华只想快点把他妈哄好了,回房睡觉,“茹娇最近出去上班,家里还有商言商辰两个孩子,她忙不过来,有些疏忽的地方,您就稍微体谅下她。”

齐老太不乐意了,“体谅她?谁来体谅我?”

握着儿子的手,齐老太长叹一口气,“哪家媳妇年轻的时候,不都是这么过过来的?焕华,你爹走的早,是娘大夏天地里捡别人不要的谷子,一颗米一粒饭把你喂养长大,我过得不可怜?我可一句话没抱怨过。怎么到她这里,就事事不行?事事瞧不上?她一个老闺女,我们老齐家可没一点对不起她的地方。”

“儿啊,你也别怪妈多嘴。媳妇,宠是宠不了的,更何况还是二婚取回来的媳妇,你对她越好,她越是蹬鼻子上脸,商言商辰那俩孩子都被她养成了什么样子?之前还听话,现在和他妈一起与我做对。我看再过几天,估计连你的话都不会听了。”

事关自己的亲生儿子,齐焕华的脸色微暗,“我待会给她说说。”

“行了,你心里有数就成,说多了反倒成了我在搬弄是非。饿了没?”说起这个齐老太又是一肚子的火,“你看你每天这么晚回来,她一碗面都不愿意给你留,自己在外面又是吃肉又是下馆子,哪里把这个家放在心上了。”

“我不饿,妈。”眼看又要吵起来,齐焕华抵着太阳穴,从沙发上站起身,“太晚了,您也别折腾了,我扶您去睡觉。”

好说歹说才把齐老太送回房间。

齐焕华扯着领结,满身疲倦地走回房间。

能够进入燕京大学任教,是他一辈子的梦想,现在实现了,反倒与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成堆的教案和数不清的教研会,让他每天精疲力尽。

齐焕华和陈茹娇处对象时,做过一个梦,梦里孩子乖巧,妻子能干,和和美美举案齐眉。别人遇到他,都会羡慕:“娶了个能干顾家的好媳妇”。

梦里的一切都很真实,但现在他却有些搞不懂了,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主卧里,陈茹娇正坐在床上叠衣服,最近降温,薄衣服洗好了收进去,厚棉服洗干净了挂出了好几次买洗衣机,但陈茹娇舍不得,塞了棉花的军大衣,吸满水几十斤,都是她一个人蹲在走廊过道里搓干净。

齐焕华从外面进来,澡也没洗,直接躺在今天刚换的被罩上。

陈茹娇见怪不怪,“你明天穿的衣服我已经给你放在床头了。”

齐焕华闭着眼,看都没看,唔了声,“我明天要开会。”

陈茹娇便将床头的衣服放进柜子,“我待会把你‘的确良’的衬衫拿出来,太久没穿估计有点皱,挂一晚上,你明早走的时候别穿错。”

齐焕华说了声好,便再也没张嘴。

挂有胖娃娃画的房间里很安静,只能听见陈茹娇站起又坐下,摩擦布料窸窸窣窣。

床上的男人翻了个身。

“你也是的,妈年纪大了,干嘛事事都要和她争个对错。”

齐焕华质问的语气太过自然,他是真的想不明白,退让一步多大的事?何必闹的鸡犬不宁。

“她从乡下搬过不就成?”

“她是我妈,是你婆婆,又不是不讲理的人。”

将夏天的衣服叠好放到柜子最里面,陈茹娇的夏装,连衣柜的角落都占不满,她轻手关上衣柜。

像是把齐焕华的话听进去了,又像是根本没听。

和先前一样语调,淡淡的,没有丝毫起伏。

“因为我是在和你过日子,不是在和咱妈。”

再说什么,‘你妈不喜欢我’这种话,陈茹娇也觉得没意义了,齐焕华要是不觉得,自己说一千遍一万遍也没用。

他没做错什么,大错特错的人是她。

活了两辈子,还是走了上一世的老路,误以为一心一意对别人好就足够了,把自己交到别人手里。

爱情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婚姻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陈茹娇突然有些说不准了。

她想,哪怕是齐焕华心疼她一句,她都不会难过,但他没有,他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简单到不过是给齐老太道个歉而已,要什么骨气?凭什么要有委屈?

她只是老齐家娶回来的媳妇。

没有文化的乡下媳妇。

她是应当感恩戴德。

抬起来的手突然没了力气,陈茹娇胸口像是窝了一团火,无处发泄,最后她只是双手握拳,靠在衣柜上,像是上岸缺水的鱼,干呕似地喘了口气。

“衣服在衣柜里,你待会洗完澡自己拿出来挂着。”

脱衣服的齐焕华奇怪,停下解扣子的手,“那你干什么去?”

陈茹娇打开衣柜,将自己好不容易塞到衣柜最里面的衣服拿出来,一件件摆好,叠整齐,放在最方便拿取的位置,才再次关上柜门。

推开房门,她深吸一口气,“今天商辰有点咳嗽,晚上我去跟他们睡。”

……

一上午,燕印桃简直是扳着手指头上班,首次体会到什么叫做度日如年,她是儿科大夫,今天接诊的都不是疑难病人,大多开服贴,回家喝药就行。

又看完了一个病人,燕印桃长叹一声,缩躺进靠椅。

面对面坐着的梅医生洗干净手回来,打趣问道:“小桃这是咋啦?上午坐立难安,难不成中午有男朋友来接?”

等什么男朋友?庸俗!

燕印桃伸出食指摇晃几下,“nono,我是等着去吃饭。”

连洋文都拽出来了。

得知苏楚箐是育才饭店的厨师,她特意早餐都没吃,饿着肚子,就等着医院午休,到时候去饭店打几道菜回来,美美饱食一顿。

不仅梅医生疑惑,前来送表的护士长也好奇,“小桃医生是不是肚子饿了,我那儿还有几块牛奶早餐饼干,今天刚拆开的,我待会给你拿过来。”

“谢谢叙阿姨,”又有病人敲门,燕印桃坐起身,立马恢复专业医生的模样,她俏皮地快速说了句,“待会儿啊,我去育才国营饭店吃。”

国营饭店?

育才路的那家?

叙护士长不太理解地说了声,“好吧。”

她之前和丈夫,在饭店开业那几天特意去吃了一趟,味道嘛,也就是那么回事,规规矩矩,普普通通。

可能因为她和先生,是正儿八经的湖南人,育才饭店主打的粤菜,不太符合他俩的口味。但小桃医生这么期待地想要去吃,她虽然觉得踩雷,也没多说,只是在午休下班前,燕印桃邀请她一起前往的时候,找了个理由,委婉拒绝了。

燕京大学附属医院离育才路不远,离路口的育才饭店就更近了。

但燕印桃赶到的时候,售票处已经排了不少人。

每个吃饭的人,无不例外,都要叫上一句。

“服务员,我要淮山板栗猪骨汤。”

燕印桃一问才知道,这汤就是苏楚箐做的。肚子饿的咕咕叫,前胸贴后背,燕印桃心里却愈发期待,这得多好吃,让大家工作日大中午的,排成这样。

好不容易眼睁睁看着挡在自己前面的男人,磨磨唧唧点完菜,终于轮到自己,燕印桃登上台阶,半弯着腰,侧头贴近圆弧状的玻璃窗,对着售票室里的服务员说道,“姐,也给我张淮山板栗猪骨汤的票。”

其他的菜还没点,就被柜台后的售票员无情打断。

“汤卖完了。”

燕印桃顿时感到一阵晴天霹雳。

回头排队的人也是一顿哀嚎。

“这才几点,汤就卖完啦?”

“唉,你们就不能多准备些吗,都排半天的队了,大家的时间不是时间?看这事搞的,早知道我就不跑这么远了。”

就算服务员解释晚上还有供应,吐槽声仍然络绎不绝。

刚才站在台阶下面还不觉得,售票厅连着大堂,饭菜的香味沿着各种缝隙,直勾勾地往燕印桃鼻子里钻,其中猪骨汤的香味也许不是最浓烈的,却绝对是最吸引人的,猪脊髓完全融进汤水之间,板栗的甜香,淮山药的清香,再混合着猪肉细腻的油脂,油润且丰富,清淡却又不会感到无趣。

燕印桃不死心,指着还挂在铁架上的菜单板,力理据争,“菜名不还挂在公告栏上吗?姐,我好不容易趁下班赶过来一趟,总不能又空着肚子回去吧。”

但李丽娟又不是第一次听人叫‘姐’,小苏的汤实在是太火了,曾经理还特意让朱大横多买了猪骨和板栗,煮出来的汤,还没到中午饭点销售额最好的时候,就已经卖空了一锅。

“没了就是没了。”李丽娟语气强硬,“其他的还有,你要不要?”

“不要了。”

燕印桃遗憾,但却无可奈何,今天就是来尝尝楚箐的手艺,既然汤都没了,她也不想多花钱,回去吃食堂算了,就是可怜自己,苦苦等了一上午,最终白跑一趟。

唉声叹气刚走没两步路。

“唉,等等!这还有一张,刚才谁说要汤的?”

上一秒怨声载道的食客立马来了精神,大家都高声应和。饿到连路都走不动的燕印桃更是立马举手,活活像是打了鸡血,人挤人蛄蛹往里钻。

“是我!我先来的!”

最终,燕印桃运气极好的抢到了中午的最后一罐排骨汤。

叙护士长之前来育才饭店下过馆子,燕印桃这位美食饕餮怎么可能缺席。

正是因为知道过去的育才饭店是个什么样——中午十二点半都不见得大厅能坐满,更不用说连坐着吃饭的位置都没。提着骨汤往回赶,燕印桃才愈发咋舌。

这也太火了,根本就不是她认得的育才饭店。

梅医生刚回到办公室,一阵温润的菜香,瞬间扑面而来。

不仅是她,刚从医院食堂吃完饭回来的医生护士们都闻到了,医院食堂今天又是炖南瓜炖红薯,吃的人一点油水都没有,现在闻到这股气味,刚吃完饭的众人肚子又饿了。

“谁呀?背着咱偷偷吃好东西。”

燕印桃从办公桌后抬起头,举着盖子,弱弱问了句,“要不你们也来点?”

众人立即围上去。

“哟,还是骨头汤呢?我刚吃完饭,就尝一口。”

“我也!”

满满当当的一碗汤在大家手里转了一圈,等再回到燕印桃手里,一大半没了。

只是稍微客气了一下的燕印桃,心里泪流满面,谁懂啊,她才刚把盖子打开啊!

“这是在育才饭店端回来的?”

喝完汤的众人不肯走,围在儿童诊疗室聊天。

燕印桃一口汤一口饭,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咽下浸满汤汁的白要点苏师傅做的汤。”

还想再夸夸苏楚箐的手艺有多惊艳,但温热的肉汤让饥肠辘辘的燕印桃已经说不出来多余的话,反正她们闻着香味,就明白了。

刚来医院的小护士,吃不惯医院食堂,咬着护士长友情赞助的早餐饼干,疯狂吞咽着唾沫,闻着这肉汤的滋味,就连干巴的饼干,都觉得好吃了不少。

恶狠狠咬下一大块饼干,小护士下定决心,“明天我也要去试试。”

不就是花钱花票嘛,这钱该花!

燕印桃一边喝汤一边提醒,“早点过去,人可多了。”

“到饭点我跑着过去。”

燕印桃笑了笑,还是太年轻。

岂止是要跑着过去,明天她打算把家里的自行车都开过来,两个轮子的总比两条腿跑的快!

绵软的板栗微微咀嚼,便在口腔里如同松软的面包,轻而易举的化开。大火熬煮了整整一个上午的猪骨,已经将猪肉的香味完全熬煮出来了,稍微撕扯,便能轻松达到肉丝脱骨的效果。干瘦的猪肉特意被人剔除表面厚厚的一层猪油,只留下大块的瘦肉,因该是事先煎炸过的缘故,肉类自带的汤汁被牢牢锁定在猪肉里,就算经过熬煮,吃起来也并不会觉得干柴,反倒因为被板栗和淮山药的味道煮透了,丝丝咬下来,鲜嫩的口感之中,带着无法忽视的鲜甜。

从胃部到肚子,再到整具身体,燕印桃都感觉暖呼呼的。

吸干骨髓里残留的汤汁,燕印桃满足地盖上盖子,肚子久违的吃撑,发出不舒服的信号,燕印桃却久违地感觉到一种满足。

那是她在国外留学归来后,坐在心心念念的早餐铺前,一顿早饭,猛塞六笼小笼包都不能比拟的幸福。

吃饱喝足的燕印桃摸着肚子,减肥什么的,在此刻都远去了,她突然就懂了她姑妈尝尝挂在嘴边念叨的一句话,“能吃是福。”

放空几秒的燕印桃艰难坐起来,整理收拾干净桌面,为下午的看诊做准备。

在梅医生怪异的目光中,带着羡慕,自顾自嘟囔了句。

“顾屿衡那家伙,真是好福气啊。”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儿哟,看你找的好媳妇,天天蹉跎你妈,这日子没法过了。”

夜里,齐焕华刚回到家,劈头盖脸的指责就批下来了。

齐老太这些抱怨,他也不想听,习惯性地在家中寻找起陈茹娇的影子。

但直到齐老太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从做饭到做事,从家世到性格,事无巨细数落一通,陈茹娇才悠悠从孩子们的房间里出来。

“你看吧!现在话都不愿意听我讲了,反了天!”

“哪有媳妇对婆婆是这种态度!”

说着,齐老太的眼泪就落下来了。

齐焕华的父亲死的早,他算是从襁褓时期被齐老太一把屎一把尿拉扯长大,最听不得这种话。

“妈,茹娇不是这个意思。”

齐老太一拍桌子:“那她是什么意思!”

学校里事情本就麻烦,回来还要面对这一家子的糟心事,齐焕华心头的烦躁也涌上来了,脑袋一撇,他语气强硬。

“茹娇,你来给妈道个歉。”

沙发对面的陈茹娇没动,她甚至连解释都懒得。她现在进入到了一种状态,一种浑浑噩噩又无所谓的状态,就算面对齐老太她也提不上劲,诋毁任她说去吧,反正一个人的解释,最后也会变成和两个人的争吵。

太没意思。

如果齐焕华学的不是机械学,而是心理学。

那他可能意识到,自己当年约会、送礼,展现一颗真心求来的妻子,是抑郁症的前兆。

但这个年代没有抑郁症。

那叫无病呻吟,叫日子过太好了,吃饱了撑的。

齐老太梗着脖子,儿子没向着媳妇,而是站在她这边,就像‘一家之主’的地位,还是像十年前,儿子还没出村读大学时,牢牢攥在她手里。

就算他们现在住上了筒子楼又怎样,这是她儿子赚来的,和陈茹娇一点关系也没有,她算什么东西。

齐焕华又催了声。

陈茹娇没理,从沙发上站起来,弯腰将沙发上的毛线毯抖平整,这还是她搬来这段时间,几个日夜织出来的。

“妈有什么意见,明天再说。现在太晚了,房子不隔音,说什么楼里都能听见,街坊邻居都是焕华的同事,不能让我们一家,吵的别人都睡不安稳。”

都是要脸的。

齐焕华终于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性所在。

筒子楼藏不了事。隔壁是和他同期进学校的年轻老师,楼上是专业人事科主任,这要是因为自己的家庭矛盾,闹的人尽皆知,可不是让别人看了笑话,去学校,别人指不定在背后怎么笑话他。

陈茹娇转身回屋,齐老太蹭地想要站起来,却被齐焕华手里用了力气按回去。

“妈,我替茹娇给你道歉,”随意扯了个理由,齐焕华只想快点把他妈哄好了,回房睡觉,“茹娇最近出去上班,家里还有商言商辰两个孩子,她忙不过来,有些疏忽的地方,您就稍微体谅下她。”

齐老太不乐意了,“体谅她?谁来体谅我?”

握着儿子的手,齐老太长叹一口气,“哪家媳妇年轻的时候,不都是这么过过来的?焕华,你爹走的早,是娘大夏天地里捡别人不要的谷子,一颗米一粒饭把你喂养长大,我过得不可怜?我可一句话没抱怨过。怎么到她这里,就事事不行?事事瞧不上?她一个老闺女,我们老齐家可没一点对不起她的地方。”

“儿啊,你也别怪妈多嘴。媳妇,宠是宠不了的,更何况还是二婚取回来的媳妇,你对她越好,她越是蹬鼻子上脸,商言商辰那俩孩子都被她养成了什么样子?之前还听话,现在和他妈一起与我做对。我看再过几天,估计连你的话都不会听了。”

事关自己的亲生儿子,齐焕华的脸色微暗,“我待会给她说说。”

“行了,你心里有数就成,说多了反倒成了我在搬弄是非。饿了没?”说起这个齐老太又是一肚子的火,“你看你每天这么晚回来,她一碗面都不愿意给你留,自己在外面又是吃肉又是下馆子,哪里把这个家放在心上了。”

“我不饿,妈。”眼看又要吵起来,齐焕华抵着太阳穴,从沙发上站起身,“太晚了,您也别折腾了,我扶您去睡觉。”

好说歹说才把齐老太送回房间。

齐焕华扯着领结,满身疲倦地走回房间。

能够进入燕京大学任教,是他一辈子的梦想,现在实现了,反倒与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成堆的教案和数不清的教研会,让他每天精疲力尽。

齐焕华和陈茹娇处对象时,做过一个梦,梦里孩子乖巧,妻子能干,和和美美举案齐眉。别人遇到他,都会羡慕:“娶了个能干顾家的好媳妇”。

梦里的一切都很真实,但现在他却有些搞不懂了,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主卧里,陈茹娇正坐在床上叠衣服,最近降温,薄衣服洗好了收进去,厚棉服洗干净了挂出了好几次买洗衣机,但陈茹娇舍不得,塞了棉花的军大衣,吸满水几十斤,都是她一个人蹲在走廊过道里搓干净。

齐焕华从外面进来,澡也没洗,直接躺在今天刚换的被罩上。

陈茹娇见怪不怪,“你明天穿的衣服我已经给你放在床头了。”

齐焕华闭着眼,看都没看,唔了声,“我明天要开会。”

陈茹娇便将床头的衣服放进柜子,“我待会把你‘的确良’的衬衫拿出来,太久没穿估计有点皱,挂一晚上,你明早走的时候别穿错。”

齐焕华说了声好,便再也没张嘴。

挂有胖娃娃画的房间里很安静,只能听见陈茹娇站起又坐下,摩擦布料窸窸窣窣。

床上的男人翻了个身。

“你也是的,妈年纪大了,干嘛事事都要和她争个对错。”

齐焕华质问的语气太过自然,他是真的想不明白,退让一步多大的事?何必闹的鸡犬不宁。

“她从乡下搬过不就成?”

“她是我妈,是你婆婆,又不是不讲理的人。”

将夏天的衣服叠好放到柜子最里面,陈茹娇的夏装,连衣柜的角落都占不满,她轻手关上衣柜。

像是把齐焕华的话听进去了,又像是根本没听。

和先前一样语调,淡淡的,没有丝毫起伏。

“因为我是在和你过日子,不是在和咱妈。”

再说什么,‘你妈不喜欢我’这种话,陈茹娇也觉得没意义了,齐焕华要是不觉得,自己说一千遍一万遍也没用。

他没做错什么,大错特错的人是她。

活了两辈子,还是走了上一世的老路,误以为一心一意对别人好就足够了,把自己交到别人手里。

爱情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婚姻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陈茹娇突然有些说不准了。

她想,哪怕是齐焕华心疼她一句,她都不会难过,但他没有,他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简单到不过是给齐老太道个歉而已,要什么骨气?凭什么要有委屈?

她只是老齐家娶回来的媳妇。

没有文化的乡下媳妇。

她是应当感恩戴德。

抬起来的手突然没了力气,陈茹娇胸口像是窝了一团火,无处发泄,最后她只是双手握拳,靠在衣柜上,像是上岸缺水的鱼,干呕似地喘了口气。

“衣服在衣柜里,你待会洗完澡自己拿出来挂着。”

脱衣服的齐焕华奇怪,停下解扣子的手,“那你干什么去?”

陈茹娇打开衣柜,将自己好不容易塞到衣柜最里面的衣服拿出来,一件件摆好,叠整齐,放在最方便拿取的位置,才再次关上柜门。

推开房门,她深吸一口气,“今天商辰有点咳嗽,晚上我去跟他们睡。”

……

一上午,燕印桃简直是扳着手指头上班,首次体会到什么叫做度日如年,她是儿科大夫,今天接诊的都不是疑难病人,大多开服贴,回家喝药就行。

又看完了一个病人,燕印桃长叹一声,缩躺进靠椅。

面对面坐着的梅医生洗干净手回来,打趣问道:“小桃这是咋啦?上午坐立难安,难不成中午有男朋友来接?”

等什么男朋友?庸俗!

燕印桃伸出食指摇晃几下,“nono,我是等着去吃饭。”

连洋文都拽出来了。

得知苏楚箐是育才饭店的厨师,她特意早餐都没吃,饿着肚子,就等着医院午休,到时候去饭店打几道菜回来,美美饱食一顿。

不仅梅医生疑惑,前来送表的护士长也好奇,“小桃医生是不是肚子饿了,我那儿还有几块牛奶早餐饼干,今天刚拆开的,我待会给你拿过来。”

“谢谢叙阿姨,”又有病人敲门,燕印桃坐起身,立马恢复专业医生的模样,她俏皮地快速说了句,“待会儿啊,我去育才国营饭店吃。”

国营饭店?

育才路的那家?

叙护士长不太理解地说了声,“好吧。”

她之前和丈夫,在饭店开业那几天特意去吃了一趟,味道嘛,也就是那么回事,规规矩矩,普普通通。

可能因为她和先生,是正儿八经的湖南人,育才饭店主打的粤菜,不太符合他俩的口味。但小桃医生这么期待地想要去吃,她虽然觉得踩雷,也没多说,只是在午休下班前,燕印桃邀请她一起前往的时候,找了个理由,委婉拒绝了。

燕京大学附属医院离育才路不远,离路口的育才饭店就更近了。

但燕印桃赶到的时候,售票处已经排了不少人。

每个吃饭的人,无不例外,都要叫上一句。

“服务员,我要淮山板栗猪骨汤。”

燕印桃一问才知道,这汤就是苏楚箐做的。肚子饿的咕咕叫,前胸贴后背,燕印桃心里却愈发期待,这得多好吃,让大家工作日大中午的,排成这样。

好不容易眼睁睁看着挡在自己前面的男人,磨磨唧唧点完菜,终于轮到自己,燕印桃登上台阶,半弯着腰,侧头贴近圆弧状的玻璃窗,对着售票室里的服务员说道,“姐,也给我张淮山板栗猪骨汤的票。”

其他的菜还没点,就被柜台后的售票员无情打断。

“汤卖完了。”

燕印桃顿时感到一阵晴天霹雳。

回头排队的人也是一顿哀嚎。

“这才几点,汤就卖完啦?”

“唉,你们就不能多准备些吗,都排半天的队了,大家的时间不是时间?看这事搞的,早知道我就不跑这么远了。”

就算服务员解释晚上还有供应,吐槽声仍然络绎不绝。

刚才站在台阶下面还不觉得,售票厅连着大堂,饭菜的香味沿着各种缝隙,直勾勾地往燕印桃鼻子里钻,其中猪骨汤的香味也许不是最浓烈的,却绝对是最吸引人的,猪脊髓完全融进汤水之间,板栗的甜香,淮山药的清香,再混合着猪肉细腻的油脂,油润且丰富,清淡却又不会感到无趣。

燕印桃不死心,指着还挂在铁架上的菜单板,力理据争,“菜名不还挂在公告栏上吗?姐,我好不容易趁下班赶过来一趟,总不能又空着肚子回去吧。”

但李丽娟又不是第一次听人叫‘姐’,小苏的汤实在是太火了,曾经理还特意让朱大横多买了猪骨和板栗,煮出来的汤,还没到中午饭点销售额最好的时候,就已经卖空了一锅。

“没了就是没了。”李丽娟语气强硬,“其他的还有,你要不要?”

“不要了。”

燕印桃遗憾,但却无可奈何,今天就是来尝尝楚箐的手艺,既然汤都没了,她也不想多花钱,回去吃食堂算了,就是可怜自己,苦苦等了一上午,最终白跑一趟。

唉声叹气刚走没两步路。

“唉,等等!这还有一张,刚才谁说要汤的?”

上一秒怨声载道的食客立马来了精神,大家都高声应和。饿到连路都走不动的燕印桃更是立马举手,活活像是打了鸡血,人挤人蛄蛹往里钻。

“是我!我先来的!”

最终,燕印桃运气极好的抢到了中午的最后一罐排骨汤。

叙护士长之前来育才饭店下过馆子,燕印桃这位美食饕餮怎么可能缺席。

正是因为知道过去的育才饭店是个什么样——中午十二点半都不见得大厅能坐满,更不用说连坐着吃饭的位置都没。提着骨汤往回赶,燕印桃才愈发咋舌。

这也太火了,根本就不是她认得的育才饭店。

梅医生刚回到办公室,一阵温润的菜香,瞬间扑面而来。

不仅是她,刚从医院食堂吃完饭回来的医生护士们都闻到了,医院食堂今天又是炖南瓜炖红薯,吃的人一点油水都没有,现在闻到这股气味,刚吃完饭的众人肚子又饿了。

“谁呀?背着咱偷偷吃好东西。”

燕印桃从办公桌后抬起头,举着盖子,弱弱问了句,“要不你们也来点?”

众人立即围上去。

“哟,还是骨头汤呢?我刚吃完饭,就尝一口。”

“我也!”

满满当当的一碗汤在大家手里转了一圈,等再回到燕印桃手里,一大半没了。

只是稍微客气了一下的燕印桃,心里泪流满面,谁懂啊,她才刚把盖子打开啊!

“这是在育才饭店端回来的?”

喝完汤的众人不肯走,围在儿童诊疗室聊天。

燕印桃一口汤一口饭,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咽下浸满汤汁的白要点苏师傅做的汤。”

还想再夸夸苏楚箐的手艺有多惊艳,但温热的肉汤让饥肠辘辘的燕印桃已经说不出来多余的话,反正她们闻着香味,就明白了。

刚来医院的小护士,吃不惯医院食堂,咬着护士长友情赞助的早餐饼干,疯狂吞咽着唾沫,闻着这肉汤的滋味,就连干巴的饼干,都觉得好吃了不少。

恶狠狠咬下一大块饼干,小护士下定决心,“明天我也要去试试。”

不就是花钱花票嘛,这钱该花!

燕印桃一边喝汤一边提醒,“早点过去,人可多了。”

“到饭点我跑着过去。”

燕印桃笑了笑,还是太年轻。

岂止是要跑着过去,明天她打算把家里的自行车都开过来,两个轮子的总比两条腿跑的快!

绵软的板栗微微咀嚼,便在口腔里如同松软的面包,轻而易举的化开。大火熬煮了整整一个上午的猪骨,已经将猪肉的香味完全熬煮出来了,稍微撕扯,便能轻松达到肉丝脱骨的效果。干瘦的猪肉特意被人剔除表面厚厚的一层猪油,只留下大块的瘦肉,因该是事先煎炸过的缘故,肉类自带的汤汁被牢牢锁定在猪肉里,就算经过熬煮,吃起来也并不会觉得干柴,反倒因为被板栗和淮山药的味道煮透了,丝丝咬下来,鲜嫩的口感之中,带着无法忽视的鲜甜。

从胃部到肚子,再到整具身体,燕印桃都感觉暖呼呼的。

吸干骨髓里残留的汤汁,燕印桃满足地盖上盖子,肚子久违的吃撑,发出不舒服的信号,燕印桃却久违地感觉到一种满足。

那是她在国外留学归来后,坐在心心念念的早餐铺前,一顿早饭,猛塞六笼小笼包都不能比拟的幸福。

吃饱喝足的燕印桃摸着肚子,减肥什么的,在此刻都远去了,她突然就懂了她姑妈尝尝挂在嘴边念叨的一句话,“能吃是福。”

放空几秒的燕印桃艰难坐起来,整理收拾干净桌面,为下午的看诊做准备。

在梅医生怪异的目光中,带着羡慕,自顾自嘟囔了句。

“顾屿衡那家伙,真是好福气啊。”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儿哟,看你找的好媳妇,天天蹉跎你妈,这日子没法过了。()?()”

夜里,齐焕华刚回到家,劈头盖脸的指责就批下来了。

齐老太这些抱怨,他也不想听,习惯性地在家中寻找起陈茹娇的影子。

但直到齐老太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从做饭到做事,从家世到性格,事无巨细数落一通,陈茹娇才悠悠从孩子们的房间里出来。

“你看吧!现在话都不愿意听我讲了,反了天!()?()”

“哪有媳妇对婆婆是这种态度!()?()”

说着,齐老太的眼泪就落下来了。

齐焕华的父亲死的早,他算是从襁褓时期被齐老太一把屎一把尿拉扯长大,最听不得这种话。

“妈,茹娇不是这个意思。№()?№*?*?№()?()”

齐老太一拍桌子:“那她是什么意思!”

学校里事情本就麻烦,回来还要面对这一家子的糟心事,齐焕华心头的烦躁也涌上来了,脑袋一撇,他语气强硬。

“茹娇,你来给妈道个歉。”

沙发对面的陈茹娇没动,她甚至连解释都懒得。她现在进入到了一种状态,一种浑浑噩噩又无所谓的状态,就算面对齐老太她也提不上劲,诋毁任她说去吧,反正一个人的解释,最后也会变成和两个人的争吵。

太没意思。

如果齐焕华学的不是机械学,而是心理学。

那他可能意识到,自己当年约会、送礼,展现一颗真心求来的妻子,是抑郁症的前兆。

但这个年代没有抑郁症。

那叫无病呻吟,叫日子过太好了,吃饱了撑的。

齐老太梗着脖子,儿子没向着媳妇,而是站在她这边,就像‘一家之主’的地位,还是像十年前,儿子还没出村读大学时,牢牢攥在她手里。

就算他们现在住上了筒子楼又怎样,这是她儿子赚来的,和陈茹娇一点关系也没有,她算什么东西。

齐焕华又催了声。

陈茹娇没理,从沙发上站起来,弯腰将沙发上的毛线毯抖平整,这还是她搬来这段时间,几个日夜织出来的。

“妈有什么意见,明天再说。现在太晚了,房子不隔音,说什么楼里都能听见,街坊邻居都是焕华的同事,不能让我们一家,吵的别人都睡不安稳。”

都是要脸的。

齐焕华终于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性所在。

筒子楼藏不了事。隔壁是和他同期进学校的年轻老师,楼上是专业人事科主任,这要是因为自己的家庭矛盾,闹的人尽皆知,可不是让别人看了笑话,去学校,别人指不定在背后怎么笑话他。

陈茹娇转身回屋,齐老太蹭地想要站起来,却被齐焕华手里用了力气按回去。

“妈,我替茹娇给你道歉,”随意扯了个理由,齐焕华只想快点把他妈哄好了,回房睡觉,“茹娇最近出去上班,家里还有商言商辰两个孩子,她忙不过来,有些疏忽的地方,您就稍微体谅下她。”

齐老太不乐意了,“体谅她?谁来体谅我?”

握着儿子的手,齐老太长叹一口气,“哪家媳妇年轻的时候,不都是这么过过来的?焕华,你爹走的早,是娘大夏天地里捡别人不要的谷子,一颗米一粒饭把你喂养长大,我过得不可怜?我可一句话没抱怨过。怎么到她这里,就事事不行?事事瞧不上?她一个老闺女,我们老齐家可没一点对不起她的地方。”

“儿啊,你也别怪妈多嘴。媳妇,宠是宠不了的,更何况还是二婚取回来的媳妇,你对她越好,她越是蹬鼻子上脸,商言商辰那俩孩子都被她养成了什么样子?之前还听话,现在和他妈一起与我做对。我看再过几天,估计连你的话都不会听了。”

事关自己的亲生儿子,齐焕华的脸色微暗,“我待会给她说说。”

“行了,你心里有数就成,说多了反倒成了我在搬弄是非。饿了没?”说起这个齐老太又是一肚子的火,“你看你每天这么晚回来,她一碗面都不愿意给你留,自己在外面又是吃肉又是下馆子,哪里把这个家放在心上了。”

“我不饿,妈。”眼看又要吵起来,齐焕华抵着太阳穴,从沙发上站起身,“太晚了,您也别折腾了,我扶您去睡觉。”

好说歹说才把齐老太送回房间。

齐焕华扯着领结,满身疲倦地走回房间。

能够进入燕京大学任教,是他一辈子的梦想,现在实现了,反倒与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成堆的教案和数不清的教研会,让他每天精疲力尽。

齐焕华和陈茹娇处对象时,做过一个梦,梦里孩子乖巧,妻子能干,和和美美举案齐眉。别人遇到他,都会羡慕:“娶了个能干顾家的好媳妇”。

梦里的一切都很真实,但现在他却有些搞不懂了,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主卧里,陈茹娇正坐在床上叠衣服,最近降温,薄衣服洗好了收进去,厚棉服洗干净了挂出了好几次买洗衣机,但陈茹娇舍不得,塞了棉花的军大衣,吸满水几十斤,都是她一个人蹲在走廊过道里搓干净。

齐焕华从外面进来,澡也没洗,直接躺在今天刚换的被罩上。

陈茹娇见怪不怪,“你明天穿的衣服我已经给你放在床头了。”

齐焕华闭着眼,看都没看,唔了声,“我明天要开会。”

陈茹娇便将床头的衣服放进柜子,“我待会把你‘的确良’的衬衫拿出来,太久没穿估计有点皱,挂一晚上,你明早走的时候别穿错。”

齐焕华说了声好,便再也没张嘴。

挂有胖娃娃画的房间里很安静,只能听见陈茹娇站起又坐下,摩擦布料窸窸窣窣。

床上的男人翻了个身。

“你也是的,妈年纪大了,干嘛事事都要和她争个对错。”

齐焕华质问的语气太过自然,他是真的想不明白,退让一步多大的事?何必闹的鸡犬不宁。

“她从乡下搬过不就成?”

“她是我妈,是你婆婆,又不是不讲理的人。”

将夏天的衣服叠好放到柜子最里面,陈茹娇的夏装,连衣柜的角落都占不满,她轻手关上衣柜。

像是把齐焕华的话听进去了,又像是根本没听。

和先前一样语调,淡淡的,没有丝毫起伏。

“因为我是在和你过日子,不是在和咱妈。”

再说什么,‘你妈不喜欢我’这种话,陈茹娇也觉得没意义了,齐焕华要是不觉得,自己说一千遍一万遍也没用。

他没做错什么,大错特错的人是她。

活了两辈子,还是走了上一世的老路,误以为一心一意对别人好就足够了,把自己交到别人手里。

爱情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婚姻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陈茹娇突然有些说不准了。

她想,哪怕是齐焕华心疼她一句,她都不会难过,但他没有,他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简单到不过是给齐老太道个歉而已,要什么骨气?凭什么要有委屈?

她只是老齐家娶回来的媳妇。

没有文化的乡下媳妇。

她是应当感恩戴德。

抬起来的手突然没了力气,陈茹娇胸口像是窝了一团火,无处发泄,最后她只是双手握拳,靠在衣柜上,像是上岸缺水的鱼,干呕似地喘了口气。

“衣服在衣柜里,你待会洗完澡自己拿出来挂着。”

脱衣服的齐焕华奇怪,停下解扣子的手,“那你干什么去?”

陈茹娇打开衣柜,将自己好不容易塞到衣柜最里面的衣服拿出来,一件件摆好,叠整齐,放在最方便拿取的位置,才再次关上柜门。

推开房门,她深吸一口气,“今天商辰有点咳嗽,晚上我去跟他们睡。”

……

一上午,燕印桃简直是扳着手指头上班,首次体会到什么叫做度日如年,她是儿科大夫,今天接诊的都不是疑难病人,大多开服贴,回家喝药就行。

又看完了一个病人,燕印桃长叹一声,缩躺进靠椅。

面对面坐着的梅医生洗干净手回来,打趣问道:“小桃这是咋啦?上午坐立难安,难不成中午有男朋友来接?”

等什么男朋友?庸俗!

燕印桃伸出食指摇晃几下,“nono,我是等着去吃饭。”

连洋文都拽出来了。

得知苏楚箐是育才饭店的厨师,她特意早餐都没吃,饿着肚子,就等着医院午休,到时候去饭店打几道菜回来,美美饱食一顿。

不仅梅医生疑惑,前来送表的护士长也好奇,“小桃医生是不是肚子饿了,我那儿还有几块牛奶早餐饼干,今天刚拆开的,我待会给你拿过来。”

“谢谢叙阿姨,”又有病人敲门,燕印桃坐起身,立马恢复专业医生的模样,她俏皮地快速说了句,“待会儿啊,我去育才国营饭店吃。”

国营饭店?

育才路的那家?

叙护士长不太理解地说了声,“好吧。”

她之前和丈夫,在饭店开业那几天特意去吃了一趟,味道嘛,也就是那么回事,规规矩矩,普普通通。

可能因为她和先生,是正儿八经的湖南人,育才饭店主打的粤菜,不太符合他俩的口味。但小桃医生这么期待地想要去吃,她虽然觉得踩雷,也没多说,只是在午休下班前,燕印桃邀请她一起前往的时候,找了个理由,委婉拒绝了。

燕京大学附属医院离育才路不远,离路口的育才饭店就更近了。

但燕印桃赶到的时候,售票处已经排了不少人。

每个吃饭的人,无不例外,都要叫上一句。

“服务员,我要淮山板栗猪骨汤。”

燕印桃一问才知道,这汤就是苏楚箐做的。肚子饿的咕咕叫,前胸贴后背,燕印桃心里却愈发期待,这得多好吃,让大家工作日大中午的,排成这样。

好不容易眼睁睁看着挡在自己前面的男人,磨磨唧唧点完菜,终于轮到自己,燕印桃登上台阶,半弯着腰,侧头贴近圆弧状的玻璃窗,对着售票室里的服务员说道,“姐,也给我张淮山板栗猪骨汤的票。”

其他的菜还没点,就被柜台后的售票员无情打断。

“汤卖完了。”

燕印桃顿时感到一阵晴天霹雳。

回头排队的人也是一顿哀嚎。

“这才几点,汤就卖完啦?”

“唉,你们就不能多准备些吗,都排半天的队了,大家的时间不是时间?看这事搞的,早知道我就不跑这么远了。”

就算服务员解释晚上还有供应,吐槽声仍然络绎不绝。

刚才站在台阶下面还不觉得,售票厅连着大堂,饭菜的香味沿着各种缝隙,直勾勾地往燕印桃鼻子里钻,其中猪骨汤的香味也许不是最浓烈的,却绝对是最吸引人的,猪脊髓完全融进汤水之间,板栗的甜香,淮山药的清香,再混合着猪肉细腻的油脂,油润且丰富,清淡却又不会感到无趣。

燕印桃不死心,指着还挂在铁架上的菜单板,力理据争,“菜名不还挂在公告栏上吗?姐,我好不容易趁下班赶过来一趟,总不能又空着肚子回去吧。”

但李丽娟又不是第一次听人叫‘姐’,小苏的汤实在是太火了,曾经理还特意让朱大横多买了猪骨和板栗,煮出来的汤,还没到中午饭点销售额最好的时候,就已经卖空了一锅。

“没了就是没了。”李丽娟语气强硬,“其他的还有,你要不要?”

“不要了。”

燕印桃遗憾,但却无可奈何,今天就是来尝尝楚箐的手艺,既然汤都没了,她也不想多花钱,回去吃食堂算了,就是可怜自己,苦苦等了一上午,最终白跑一趟。

唉声叹气刚走没两步路。

“唉,等等!这还有一张,刚才谁说要汤的?”

上一秒怨声载道的食客立马来了精神,大家都高声应和。饿到连路都走不动的燕印桃更是立马举手,活活像是打了鸡血,人挤人蛄蛹往里钻。

“是我!我先来的!”

最终,燕印桃运气极好的抢到了中午的最后一罐排骨汤。

叙护士长之前来育才饭店下过馆子,燕印桃这位美食饕餮怎么可能缺席。

正是因为知道过去的育才饭店是个什么样——中午十二点半都不见得大厅能坐满,更不用说连坐着吃饭的位置都没。提着骨汤往回赶,燕印桃才愈发咋舌。

这也太火了,根本就不是她认得的育才饭店。

梅医生刚回到办公室,一阵温润的菜香,瞬间扑面而来。

不仅是她,刚从医院食堂吃完饭回来的医生护士们都闻到了,医院食堂今天又是炖南瓜炖红薯,吃的人一点油水都没有,现在闻到这股气味,刚吃完饭的众人肚子又饿了。

“谁呀?背着咱偷偷吃好东西。”

燕印桃从办公桌后抬起头,举着盖子,弱弱问了句,“要不你们也来点?”

众人立即围上去。

“哟,还是骨头汤呢?我刚吃完饭,就尝一口。”

“我也!”

满满当当的一碗汤在大家手里转了一圈,等再回到燕印桃手里,一大半没了。

只是稍微客气了一下的燕印桃,心里泪流满面,谁懂啊,她才刚把盖子打开啊!

“这是在育才饭店端回来的?”

喝完汤的众人不肯走,围在儿童诊疗室聊天。

燕印桃一口汤一口饭,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咽下浸满汤汁的白要点苏师傅做的汤。”

还想再夸夸苏楚箐的手艺有多惊艳,但温热的肉汤让饥肠辘辘的燕印桃已经说不出来多余的话,反正她们闻着香味,就明白了。

刚来医院的小护士,吃不惯医院食堂,咬着护士长友情赞助的早餐饼干,疯狂吞咽着唾沫,闻着这肉汤的滋味,就连干巴的饼干,都觉得好吃了不少。

恶狠狠咬下一大块饼干,小护士下定决心,“明天我也要去试试。”

不就是花钱花票嘛,这钱该花!

燕印桃一边喝汤一边提醒,“早点过去,人可多了。”

“到饭点我跑着过去。”

燕印桃笑了笑,还是太年轻。

岂止是要跑着过去,明天她打算把家里的自行车都开过来,两个轮子的总比两条腿跑的快!

绵软的板栗微微咀嚼,便在口腔里如同松软的面包,轻而易举的化开。大火熬煮了整整一个上午的猪骨,已经将猪肉的香味完全熬煮出来了,稍微撕扯,便能轻松达到肉丝脱骨的效果。干瘦的猪肉特意被人剔除表面厚厚的一层猪油,只留下大块的瘦肉,因该是事先煎炸过的缘故,肉类自带的汤汁被牢牢锁定在猪肉里,就算经过熬煮,吃起来也并不会觉得干柴,反倒因为被板栗和淮山药的味道煮透了,丝丝咬下来,鲜嫩的口感之中,带着无法忽视的鲜甜。

从胃部到肚子,再到整具身体,燕印桃都感觉暖呼呼的。

吸干骨髓里残留的汤汁,燕印桃满足地盖上盖子,肚子久违的吃撑,发出不舒服的信号,燕印桃却久违地感觉到一种满足。

那是她在国外留学归来后,坐在心心念念的早餐铺前,一顿早饭,猛塞六笼小笼包都不能比拟的幸福。

吃饱喝足的燕印桃摸着肚子,减肥什么的,在此刻都远去了,她突然就懂了她姑妈尝尝挂在嘴边念叨的一句话,“能吃是福。”

放空几秒的燕印桃艰难坐起来,整理收拾干净桌面,为下午的看诊做准备。

在梅医生怪异的目光中,带着羡慕,自顾自嘟囔了句。

“顾屿衡那家伙,真是好福气啊。”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儿哟,看你找的好媳妇,天天蹉跎你妈,这日子没法过了。”

▆想看白粥在涧写的《宫廷小厨娘在年代文躺赢》第 36 章 小笼包吗?请记住.的域名[(.)]▆?▆+?+?▆

()?()

夜里,齐焕华刚回到家,劈头盖脸的指责就批下来了。()?()

齐老太这些抱怨,他也不想听,习惯性地在家中寻找起陈茹娇的影子。()?()

但直到齐老太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从做饭到做事,从家世到性格,事无巨细数落一通,陈茹娇才悠悠从孩子们的房间里出来。()?()

“你看吧!现在话都不愿意听我讲了,反了天!”

“哪有媳妇对婆婆是这种态度!”

说着,齐老太的眼泪就落下来了。

齐焕华的父亲死的早,他算是从襁褓时期被齐老太一把屎一把尿拉扯长大,最听不得这种话。

“妈,茹娇不是这个意思。”

齐老太一拍桌子:“那她是什么意思!”

学校里事情本就麻烦,回来还要面对这一家子的糟心事,齐焕华心头的烦躁也涌上来了,脑袋一撇,他语气强硬。

“茹娇,你来给妈道个歉。”

沙发对面的陈茹娇没动,她甚至连解释都懒得。她现在进入到了一种状态,一种浑浑噩噩又无所谓的状态,就算面对齐老太她也提不上劲,诋毁任她说去吧,反正一个人的解释,最后也会变成和两个人的争吵。

太没意思。

如果齐焕华学的不是机械学,而是心理学。

那他可能意识到,自己当年约会、送礼,展现一颗真心求来的妻子,是抑郁症的前兆。

但这个年代没有抑郁症。

那叫无病呻吟,叫日子过太好了,吃饱了撑的。

齐老太梗着脖子,儿子没向着媳妇,而是站在她这边,就像‘一家之主’的地位,还是像十年前,儿子还没出村读大学时,牢牢攥在她手里。

就算他们现在住上了筒子楼又怎样,这是她儿子赚来的,和陈茹娇一点关系也没有,她算什么东西。

齐焕华又催了声。

陈茹娇没理,从沙发上站起来,弯腰将沙发上的毛线毯抖平整,这还是她搬来这段时间,几个日夜织出来的。

“妈有什么意见,明天再说。现在太晚了,房子不隔音,说什么楼里都能听见,街坊邻居都是焕华的同事,不能让我们一家,吵的别人都睡不安稳。”

都是要脸的。

齐焕华终于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性所在。

筒子楼藏不了事。隔壁是和他同期进学校的年轻老师,楼上是专业人事科主任,这要是因为自己的家庭矛盾,闹的人尽皆知,可不是让别人看了笑话,去学校,别人指不定在背后怎么笑话他。

陈茹娇转身回屋,齐老太蹭地想要站起来,却被齐焕华手里用了力气按回去。

“妈,我替茹娇给你道歉,”随意扯了个理由,齐焕华只想快点把他妈哄好了,回房睡觉,“茹娇最近出去上班,家里还有商言商辰两个孩子,她忙不过来,有些疏忽的地方,您就稍微体谅下她。”

齐老太不乐意了,“体谅她?谁来体谅我?”

握着儿子的手,齐老太长叹一口气,“哪家媳妇年轻的时候,不都是这么过过来的?焕华,你爹走的早,是娘大夏天地里捡别人不要的谷子,一颗米一粒饭把你喂养长大,我过得不可怜?我可一句话没抱怨过。怎么到她这里,就事事不行?事事瞧不上?她一个老闺女,我们老齐家可没一点对不起她的地方。”

“儿啊,你也别怪妈多嘴。媳妇,宠是宠不了的,更何况还是二婚取回来的媳妇,你对她越好,她越是蹬鼻子上脸,商言商辰那俩孩子都被她养成了什么样子?之前还听话,现在和他妈一起与我做对。我看再过几天,估计连你的话都不会听了。”

事关自己的亲生儿子,齐焕华的脸色微暗,“我待会给她说说。”

“行了,你心里有数就成,说多了反倒成了我在搬弄是非。饿了没?”说起这个齐老太又是一肚子的火,“你看你每天这么晚回来,她一碗面都不愿意给你留,自己在外面又是吃肉又是下馆子,哪里把这个家放在心上了。”

“我不饿,妈。”眼看又要吵起来,齐焕华抵着太阳穴,从沙发上站起身,“太晚了,您也别折腾了,我扶您去睡觉。”

好说歹说才把齐老太送回房间。

齐焕华扯着领结,满身疲倦地走回房间。

能够进入燕京大学任教,是他一辈子的梦想,现在实现了,反倒与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成堆的教案和数不清的教研会,让他每天精疲力尽。

齐焕华和陈茹娇处对象时,做过一个梦,梦里孩子乖巧,妻子能干,和和美美举案齐眉。别人遇到他,都会羡慕:“娶了个能干顾家的好媳妇”。

梦里的一切都很真实,但现在他却有些搞不懂了,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主卧里,陈茹娇正坐在床上叠衣服,最近降温,薄衣服洗好了收进去,厚棉服洗干净了挂出了好几次买洗衣机,但陈茹娇舍不得,塞了棉花的军大衣,吸满水几十斤,都是她一个人蹲在走廊过道里搓干净。

齐焕华从外面进来,澡也没洗,直接躺在今天刚换的被罩上。

陈茹娇见怪不怪,“你明天穿的衣服我已经给你放在床头了。”

齐焕华闭着眼,看都没看,唔了声,“我明天要开会。”

陈茹娇便将床头的衣服放进柜子,“我待会把你‘的确良’的衬衫拿出来,太久没穿估计有点皱,挂一晚上,你明早走的时候别穿错。”

齐焕华说了声好,便再也没张嘴。

挂有胖娃娃画的房间里很安静,只能听见陈茹娇站起又坐下,摩擦布料窸窸窣窣。

床上的男人翻了个身。

“你也是的,妈年纪大了,干嘛事事都要和她争个对错。”

齐焕华质问的语气太过自然,他是真的想不明白,退让一步多大的事?何必闹的鸡犬不宁。

“她从乡下搬过不就成?”

“她是我妈,是你婆婆,又不是不讲理的人。”

将夏天的衣服叠好放到柜子最里面,陈茹娇的夏装,连衣柜的角落都占不满,她轻手关上衣柜。

像是把齐焕华的话听进去了,又像是根本没听。

和先前一样语调,淡淡的,没有丝毫起伏。

“因为我是在和你过日子,不是在和咱妈。”

再说什么,‘你妈不喜欢我’这种话,陈茹娇也觉得没意义了,齐焕华要是不觉得,自己说一千遍一万遍也没用。

他没做错什么,大错特错的人是她。

活了两辈子,还是走了上一世的老路,误以为一心一意对别人好就足够了,把自己交到别人手里。

爱情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婚姻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陈茹娇突然有些说不准了。

她想,哪怕是齐焕华心疼她一句,她都不会难过,但他没有,他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简单到不过是给齐老太道个歉而已,要什么骨气?凭什么要有委屈?

她只是老齐家娶回来的媳妇。

没有文化的乡下媳妇。

她是应当感恩戴德。

抬起来的手突然没了力气,陈茹娇胸口像是窝了一团火,无处发泄,最后她只是双手握拳,靠在衣柜上,像是上岸缺水的鱼,干呕似地喘了口气。

“衣服在衣柜里,你待会洗完澡自己拿出来挂着。”

脱衣服的齐焕华奇怪,停下解扣子的手,“那你干什么去?”

陈茹娇打开衣柜,将自己好不容易塞到衣柜最里面的衣服拿出来,一件件摆好,叠整齐,放在最方便拿取的位置,才再次关上柜门。

推开房门,她深吸一口气,“今天商辰有点咳嗽,晚上我去跟他们睡。”

……

一上午,燕印桃简直是扳着手指头上班,首次体会到什么叫做度日如年,她是儿科大夫,今天接诊的都不是疑难病人,大多开服贴,回家喝药就行。

又看完了一个病人,燕印桃长叹一声,缩躺进靠椅。

面对面坐着的梅医生洗干净手回来,打趣问道:“小桃这是咋啦?上午坐立难安,难不成中午有男朋友来接?”

等什么男朋友?庸俗!

燕印桃伸出食指摇晃几下,“nono,我是等着去吃饭。”

连洋文都拽出来了。

得知苏楚箐是育才饭店的厨师,她特意早餐都没吃,饿着肚子,就等着医院午休,到时候去饭店打几道菜回来,美美饱食一顿。

不仅梅医生疑惑,前来送表的护士长也好奇,“小桃医生是不是肚子饿了,我那儿还有几块牛奶早餐饼干,今天刚拆开的,我待会给你拿过来。”

“谢谢叙阿姨,”又有病人敲门,燕印桃坐起身,立马恢复专业医生的模样,她俏皮地快速说了句,“待会儿啊,我去育才国营饭店吃。”

国营饭店?

育才路的那家?

叙护士长不太理解地说了声,“好吧。”

她之前和丈夫,在饭店开业那几天特意去吃了一趟,味道嘛,也就是那么回事,规规矩矩,普普通通。

可能因为她和先生,是正儿八经的湖南人,育才饭店主打的粤菜,不太符合他俩的口味。但小桃医生这么期待地想要去吃,她虽然觉得踩雷,也没多说,只是在午休下班前,燕印桃邀请她一起前往的时候,找了个理由,委婉拒绝了。

燕京大学附属医院离育才路不远,离路口的育才饭店就更近了。

但燕印桃赶到的时候,售票处已经排了不少人。

每个吃饭的人,无不例外,都要叫上一句。

“服务员,我要淮山板栗猪骨汤。”

燕印桃一问才知道,这汤就是苏楚箐做的。肚子饿的咕咕叫,前胸贴后背,燕印桃心里却愈发期待,这得多好吃,让大家工作日大中午的,排成这样。

好不容易眼睁睁看着挡在自己前面的男人,磨磨唧唧点完菜,终于轮到自己,燕印桃登上台阶,半弯着腰,侧头贴近圆弧状的玻璃窗,对着售票室里的服务员说道,“姐,也给我张淮山板栗猪骨汤的票。”

其他的菜还没点,就被柜台后的售票员无情打断。

“汤卖完了。”

燕印桃顿时感到一阵晴天霹雳。

回头排队的人也是一顿哀嚎。

“这才几点,汤就卖完啦?”

“唉,你们就不能多准备些吗,都排半天的队了,大家的时间不是时间?看这事搞的,早知道我就不跑这么远了。”

就算服务员解释晚上还有供应,吐槽声仍然络绎不绝。

刚才站在台阶下面还不觉得,售票厅连着大堂,饭菜的香味沿着各种缝隙,直勾勾地往燕印桃鼻子里钻,其中猪骨汤的香味也许不是最浓烈的,却绝对是最吸引人的,猪脊髓完全融进汤水之间,板栗的甜香,淮山药的清香,再混合着猪肉细腻的油脂,油润且丰富,清淡却又不会感到无趣。

燕印桃不死心,指着还挂在铁架上的菜单板,力理据争,“菜名不还挂在公告栏上吗?姐,我好不容易趁下班赶过来一趟,总不能又空着肚子回去吧。”

但李丽娟又不是第一次听人叫‘姐’,小苏的汤实在是太火了,曾经理还特意让朱大横多买了猪骨和板栗,煮出来的汤,还没到中午饭点销售额最好的时候,就已经卖空了一锅。

“没了就是没了。”李丽娟语气强硬,“其他的还有,你要不要?”

“不要了。”

燕印桃遗憾,但却无可奈何,今天就是来尝尝楚箐的手艺,既然汤都没了,她也不想多花钱,回去吃食堂算了,就是可怜自己,苦苦等了一上午,最终白跑一趟。

唉声叹气刚走没两步路。

“唉,等等!这还有一张,刚才谁说要汤的?”

上一秒怨声载道的食客立马来了精神,大家都高声应和。饿到连路都走不动的燕印桃更是立马举手,活活像是打了鸡血,人挤人蛄蛹往里钻。

“是我!我先来的!”

最终,燕印桃运气极好的抢到了中午的最后一罐排骨汤。

叙护士长之前来育才饭店下过馆子,燕印桃这位美食饕餮怎么可能缺席。

正是因为知道过去的育才饭店是个什么样——中午十二点半都不见得大厅能坐满,更不用说连坐着吃饭的位置都没。提着骨汤往回赶,燕印桃才愈发咋舌。

这也太火了,根本就不是她认得的育才饭店。

梅医生刚回到办公室,一阵温润的菜香,瞬间扑面而来。

不仅是她,刚从医院食堂吃完饭回来的医生护士们都闻到了,医院食堂今天又是炖南瓜炖红薯,吃的人一点油水都没有,现在闻到这股气味,刚吃完饭的众人肚子又饿了。

“谁呀?背着咱偷偷吃好东西。”

燕印桃从办公桌后抬起头,举着盖子,弱弱问了句,“要不你们也来点?”

众人立即围上去。

“哟,还是骨头汤呢?我刚吃完饭,就尝一口。”

“我也!”

满满当当的一碗汤在大家手里转了一圈,等再回到燕印桃手里,一大半没了。

只是稍微客气了一下的燕印桃,心里泪流满面,谁懂啊,她才刚把盖子打开啊!

“这是在育才饭店端回来的?”

喝完汤的众人不肯走,围在儿童诊疗室聊天。

燕印桃一口汤一口饭,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咽下浸满汤汁的白要点苏师傅做的汤。”

还想再夸夸苏楚箐的手艺有多惊艳,但温热的肉汤让饥肠辘辘的燕印桃已经说不出来多余的话,反正她们闻着香味,就明白了。

刚来医院的小护士,吃不惯医院食堂,咬着护士长友情赞助的早餐饼干,疯狂吞咽着唾沫,闻着这肉汤的滋味,就连干巴的饼干,都觉得好吃了不少。

恶狠狠咬下一大块饼干,小护士下定决心,“明天我也要去试试。”

不就是花钱花票嘛,这钱该花!

燕印桃一边喝汤一边提醒,“早点过去,人可多了。”

“到饭点我跑着过去。”

燕印桃笑了笑,还是太年轻。

岂止是要跑着过去,明天她打算把家里的自行车都开过来,两个轮子的总比两条腿跑的快!

绵软的板栗微微咀嚼,便在口腔里如同松软的面包,轻而易举的化开。大火熬煮了整整一个上午的猪骨,已经将猪肉的香味完全熬煮出来了,稍微撕扯,便能轻松达到肉丝脱骨的效果。干瘦的猪肉特意被人剔除表面厚厚的一层猪油,只留下大块的瘦肉,因该是事先煎炸过的缘故,肉类自带的汤汁被牢牢锁定在猪肉里,就算经过熬煮,吃起来也并不会觉得干柴,反倒因为被板栗和淮山药的味道煮透了,丝丝咬下来,鲜嫩的口感之中,带着无法忽视的鲜甜。

从胃部到肚子,再到整具身体,燕印桃都感觉暖呼呼的。

吸干骨髓里残留的汤汁,燕印桃满足地盖上盖子,肚子久违的吃撑,发出不舒服的信号,燕印桃却久违地感觉到一种满足。

那是她在国外留学归来后,坐在心心念念的早餐铺前,一顿早饭,猛塞六笼小笼包都不能比拟的幸福。

吃饱喝足的燕印桃摸着肚子,减肥什么的,在此刻都远去了,她突然就懂了她姑妈尝尝挂在嘴边念叨的一句话,“能吃是福。”

放空几秒的燕印桃艰难坐起来,整理收拾干净桌面,为下午的看诊做准备。

在梅医生怪异的目光中,带着羡慕,自顾自嘟囔了句。

“顾屿衡那家伙,真是好福气啊。”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儿哟,看你找的好媳妇()?(),

天天蹉跎你妈()?(),

这日子没法过了。”

夜里,齐焕华刚回到家▎[(.)]▎17▎&?&?▎()?(),

劈头盖脸的指责就批下来了。

齐老太这些抱怨()?(),

他也不想听,习惯性地在家中寻找起陈茹娇的影子。

但直到齐老太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从做饭到做事,从家世到性格,事无巨细数落一通,陈茹娇才悠悠从孩子们的房间里出来。

“你看吧!现在话都不愿意听我讲了,反了天!”

“哪有媳妇对婆婆是这种态度!”

说着,齐老太的眼泪就落下来了。

齐焕华的父亲死的早,他算是从襁褓时期被齐老太一把屎一把尿拉扯长大,最听不得这种话。

“妈,茹娇不是这个意思。”

齐老太一拍桌子:“那她是什么意思!”

学校里事情本就麻烦,回来还要面对这一家子的糟心事,齐焕华心头的烦躁也涌上来了,脑袋一撇,他语气强硬。

“茹娇,你来给妈道个歉。”

沙发对面的陈茹娇没动,她甚至连解释都懒得。她现在进入到了一种状态,一种浑浑噩噩又无所谓的状态,就算面对齐老太她也提不上劲,诋毁任她说去吧,反正一个人的解释,最后也会变成和两个人的争吵。

太没意思。

如果齐焕华学的不是机械学,而是心理学。

那他可能意识到,自己当年约会、送礼,展现一颗真心求来的妻子,是抑郁症的前兆。

但这个年代没有抑郁症。

那叫无病呻吟,叫日子过太好了,吃饱了撑的。

齐老太梗着脖子,儿子没向着媳妇,而是站在她这边,就像‘一家之主’的地位,还是像十年前,儿子还没出村读大学时,牢牢攥在她手里。

就算他们现在住上了筒子楼又怎样,这是她儿子赚来的,和陈茹娇一点关系也没有,她算什么东西。

齐焕华又催了声。

陈茹娇没理,从沙发上站起来,弯腰将沙发上的毛线毯抖平整,这还是她搬来这段时间,几个日夜织出来的。

“妈有什么意见,明天再说。现在太晚了,房子不隔音,说什么楼里都能听见,街坊邻居都是焕华的同事,不能让我们一家,吵的别人都睡不安稳。”

都是要脸的。

齐焕华终于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性所在。

筒子楼藏不了事。隔壁是和他同期进学校的年轻老师,楼上是专业人事科主任,这要是因为自己的家庭矛盾,闹的人尽皆知,可不是让别人看了笑话,去学校,别人指不定在背后怎么笑话他。

陈茹娇转身回屋,齐老太蹭地想要站起来,却被齐焕华手里用了力气按回去。

“妈,我替茹娇给你道歉,”随意扯了个理由,齐焕华只想快点把他妈哄好了,回房睡觉,“茹娇最近出去上班,家里还有商言商辰两个孩子,她忙不过来,有些疏忽的地方,您就稍微体谅下她。”

齐老太不乐意了,“体谅她?谁来体谅我?”

握着儿子的手,齐老太长叹一口气,“哪家媳妇年轻的时候,不都是这么过过来的?焕华,你爹走的早,是娘大夏天地里捡别人不要的谷子,一颗米一粒饭把你喂养长大,我过得不可怜?我可一句话没抱怨过。怎么到她这里,就事事不行?事事瞧不上?她一个老闺女,我们老齐家可没一点对不起她的地方。”

“儿啊,你也别怪妈多嘴。媳妇,宠是宠不了的,更何况还是二婚取回来的媳妇,你对她越好,她越是蹬鼻子上脸,商言商辰那俩孩子都被她养成了什么样子?之前还听话,现在和他妈一起与我做对。我看再过几天,估计连你的话都不会听了。”

事关自己的亲生儿子,齐焕华的脸色微暗,“我待会给她说说。”

“行了,你心里有数就成,说多了反倒成了我在搬弄是非。饿了没?”说起这个齐老太又是一肚子的火,“你看你每天这么晚回来,她一碗面都不愿意给你留,自己在外面又是吃肉又是下馆子,哪里把这个家放在心上了。”

“我不饿,妈。”眼看又要吵起来,齐焕华抵着太阳穴,从沙发上站起身,“太晚了,您也别折腾了,我扶您去睡觉。”

好说歹说才把齐老太送回房间。

齐焕华扯着领结,满身疲倦地走回房间。

能够进入燕京大学任教,是他一辈子的梦想,现在实现了,反倒与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成堆的教案和数不清的教研会,让他每天精疲力尽。

齐焕华和陈茹娇处对象时,做过一个梦,梦里孩子乖巧,妻子能干,和和美美举案齐眉。别人遇到他,都会羡慕:“娶了个能干顾家的好媳妇”。

梦里的一切都很真实,但现在他却有些搞不懂了,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主卧里,陈茹娇正坐在床上叠衣服,最近降温,薄衣服洗好了收进去,厚棉服洗干净了挂出了好几次买洗衣机,但陈茹娇舍不得,塞了棉花的军大衣,吸满水几十斤,都是她一个人蹲在走廊过道里搓干净。

齐焕华从外面进来,澡也没洗,直接躺在今天刚换的被罩上。

陈茹娇见怪不怪,“你明天穿的衣服我已经给你放在床头了。”

齐焕华闭着眼,看都没看,唔了声,“我明天要开会。”

陈茹娇便将床头的衣服放进柜子,“我待会把你‘的确良’的衬衫拿出来,太久没穿估计有点皱,挂一晚上,你明早走的时候别穿错。”

齐焕华说了声好,便再也没张嘴。

挂有胖娃娃画的房间里很安静,只能听见陈茹娇站起又坐下,摩擦布料窸窸窣窣。

床上的男人翻了个身。

“你也是的,妈年纪大了,干嘛事事都要和她争个对错。”

齐焕华质问的语气太过自然,他是真的想不明白,退让一步多大的事?何必闹的鸡犬不宁。

“她从乡下搬过不就成?”

“她是我妈,是你婆婆,又不是不讲理的人。”

将夏天的衣服叠好放到柜子最里面,陈茹娇的夏装,连衣柜的角落都占不满,她轻手关上衣柜。

像是把齐焕华的话听进去了,又像是根本没听。

和先前一样语调,淡淡的,没有丝毫起伏。

“因为我是在和你过日子,不是在和咱妈。”

再说什么,‘你妈不喜欢我’这种话,陈茹娇也觉得没意义了,齐焕华要是不觉得,自己说一千遍一万遍也没用。

他没做错什么,大错特错的人是她。

活了两辈子,还是走了上一世的老路,误以为一心一意对别人好就足够了,把自己交到别人手里。

爱情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婚姻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陈茹娇突然有些说不准了。

她想,哪怕是齐焕华心疼她一句,她都不会难过,但他没有,他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简单到不过是给齐老太道个歉而已,要什么骨气?凭什么要有委屈?

她只是老齐家娶回来的媳妇。

没有文化的乡下媳妇。

她是应当感恩戴德。

抬起来的手突然没了力气,陈茹娇胸口像是窝了一团火,无处发泄,最后她只是双手握拳,靠在衣柜上,像是上岸缺水的鱼,干呕似地喘了口气。

“衣服在衣柜里,你待会洗完澡自己拿出来挂着。”

脱衣服的齐焕华奇怪,停下解扣子的手,“那你干什么去?”

陈茹娇打开衣柜,将自己好不容易塞到衣柜最里面的衣服拿出来,一件件摆好,叠整齐,放在最方便拿取的位置,才再次关上柜门。

推开房门,她深吸一口气,“今天商辰有点咳嗽,晚上我去跟他们睡。”

……

一上午,燕印桃简直是扳着手指头上班,首次体会到什么叫做度日如年,她是儿科大夫,今天接诊的都不是疑难病人,大多开服贴,回家喝药就行。

又看完了一个病人,燕印桃长叹一声,缩躺进靠椅。

面对面坐着的梅医生洗干净手回来,打趣问道:“小桃这是咋啦?上午坐立难安,难不成中午有男朋友来接?”

等什么男朋友?庸俗!

燕印桃伸出食指摇晃几下,“nono,我是等着去吃饭。”

连洋文都拽出来了。

得知苏楚箐是育才饭店的厨师,她特意早餐都没吃,饿着肚子,就等着医院午休,到时候去饭店打几道菜回来,美美饱食一顿。

不仅梅医生疑惑,前来送表的护士长也好奇,“小桃医生是不是肚子饿了,我那儿还有几块牛奶早餐饼干,今天刚拆开的,我待会给你拿过来。”

“谢谢叙阿姨,”又有病人敲门,燕印桃坐起身,立马恢复专业医生的模样,她俏皮地快速说了句,“待会儿啊,我去育才国营饭店吃。”

国营饭店?

育才路的那家?

叙护士长不太理解地说了声,“好吧。”

她之前和丈夫,在饭店开业那几天特意去吃了一趟,味道嘛,也就是那么回事,规规矩矩,普普通通。

可能因为她和先生,是正儿八经的湖南人,育才饭店主打的粤菜,不太符合他俩的口味。但小桃医生这么期待地想要去吃,她虽然觉得踩雷,也没多说,只是在午休下班前,燕印桃邀请她一起前往的时候,找了个理由,委婉拒绝了。

燕京大学附属医院离育才路不远,离路口的育才饭店就更近了。

但燕印桃赶到的时候,售票处已经排了不少人。

每个吃饭的人,无不例外,都要叫上一句。

“服务员,我要淮山板栗猪骨汤。”

燕印桃一问才知道,这汤就是苏楚箐做的。肚子饿的咕咕叫,前胸贴后背,燕印桃心里却愈发期待,这得多好吃,让大家工作日大中午的,排成这样。

好不容易眼睁睁看着挡在自己前面的男人,磨磨唧唧点完菜,终于轮到自己,燕印桃登上台阶,半弯着腰,侧头贴近圆弧状的玻璃窗,对着售票室里的服务员说道,“姐,也给我张淮山板栗猪骨汤的票。”

其他的菜还没点,就被柜台后的售票员无情打断。

“汤卖完了。”

燕印桃顿时感到一阵晴天霹雳。

回头排队的人也是一顿哀嚎。

“这才几点,汤就卖完啦?”

“唉,你们就不能多准备些吗,都排半天的队了,大家的时间不是时间?看这事搞的,早知道我就不跑这么远了。”

就算服务员解释晚上还有供应,吐槽声仍然络绎不绝。

刚才站在台阶下面还不觉得,售票厅连着大堂,饭菜的香味沿着各种缝隙,直勾勾地往燕印桃鼻子里钻,其中猪骨汤的香味也许不是最浓烈的,却绝对是最吸引人的,猪脊髓完全融进汤水之间,板栗的甜香,淮山药的清香,再混合着猪肉细腻的油脂,油润且丰富,清淡却又不会感到无趣。

燕印桃不死心,指着还挂在铁架上的菜单板,力理据争,“菜名不还挂在公告栏上吗?姐,我好不容易趁下班赶过来一趟,总不能又空着肚子回去吧。”

但李丽娟又不是第一次听人叫‘姐’,小苏的汤实在是太火了,曾经理还特意让朱大横多买了猪骨和板栗,煮出来的汤,还没到中午饭点销售额最好的时候,就已经卖空了一锅。

“没了就是没了。”李丽娟语气强硬,“其他的还有,你要不要?”

“不要了。”

燕印桃遗憾,但却无可奈何,今天就是来尝尝楚箐的手艺,既然汤都没了,她也不想多花钱,回去吃食堂算了,就是可怜自己,苦苦等了一上午,最终白跑一趟。

唉声叹气刚走没两步路。

“唉,等等!这还有一张,刚才谁说要汤的?”

上一秒怨声载道的食客立马来了精神,大家都高声应和。饿到连路都走不动的燕印桃更是立马举手,活活像是打了鸡血,人挤人蛄蛹往里钻。

“是我!我先来的!”

最终,燕印桃运气极好的抢到了中午的最后一罐排骨汤。

叙护士长之前来育才饭店下过馆子,燕印桃这位美食饕餮怎么可能缺席。

正是因为知道过去的育才饭店是个什么样——中午十二点半都不见得大厅能坐满,更不用说连坐着吃饭的位置都没。提着骨汤往回赶,燕印桃才愈发咋舌。

这也太火了,根本就不是她认得的育才饭店。

梅医生刚回到办公室,一阵温润的菜香,瞬间扑面而来。

不仅是她,刚从医院食堂吃完饭回来的医生护士们都闻到了,医院食堂今天又是炖南瓜炖红薯,吃的人一点油水都没有,现在闻到这股气味,刚吃完饭的众人肚子又饿了。

“谁呀?背着咱偷偷吃好东西。”

燕印桃从办公桌后抬起头,举着盖子,弱弱问了句,“要不你们也来点?”

众人立即围上去。

“哟,还是骨头汤呢?我刚吃完饭,就尝一口。”

“我也!”

满满当当的一碗汤在大家手里转了一圈,等再回到燕印桃手里,一大半没了。

只是稍微客气了一下的燕印桃,心里泪流满面,谁懂啊,她才刚把盖子打开啊!

“这是在育才饭店端回来的?”

喝完汤的众人不肯走,围在儿童诊疗室聊天。

燕印桃一口汤一口饭,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咽下浸满汤汁的白要点苏师傅做的汤。”

还想再夸夸苏楚箐的手艺有多惊艳,但温热的肉汤让饥肠辘辘的燕印桃已经说不出来多余的话,反正她们闻着香味,就明白了。

刚来医院的小护士,吃不惯医院食堂,咬着护士长友情赞助的早餐饼干,疯狂吞咽着唾沫,闻着这肉汤的滋味,就连干巴的饼干,都觉得好吃了不少。

恶狠狠咬下一大块饼干,小护士下定决心,“明天我也要去试试。”

不就是花钱花票嘛,这钱该花!

燕印桃一边喝汤一边提醒,“早点过去,人可多了。”

“到饭点我跑着过去。”

燕印桃笑了笑,还是太年轻。

岂止是要跑着过去,明天她打算把家里的自行车都开过来,两个轮子的总比两条腿跑的快!

绵软的板栗微微咀嚼,便在口腔里如同松软的面包,轻而易举的化开。大火熬煮了整整一个上午的猪骨,已经将猪肉的香味完全熬煮出来了,稍微撕扯,便能轻松达到肉丝脱骨的效果。干瘦的猪肉特意被人剔除表面厚厚的一层猪油,只留下大块的瘦肉,因该是事先煎炸过的缘故,肉类自带的汤汁被牢牢锁定在猪肉里,就算经过熬煮,吃起来也并不会觉得干柴,反倒因为被板栗和淮山药的味道煮透了,丝丝咬下来,鲜嫩的口感之中,带着无法忽视的鲜甜。

从胃部到肚子,再到整具身体,燕印桃都感觉暖呼呼的。

吸干骨髓里残留的汤汁,燕印桃满足地盖上盖子,肚子久违的吃撑,发出不舒服的信号,燕印桃却久违地感觉到一种满足。

那是她在国外留学归来后,坐在心心念念的早餐铺前,一顿早饭,猛塞六笼小笼包都不能比拟的幸福。

吃饱喝足的燕印桃摸着肚子,减肥什么的,在此刻都远去了,她突然就懂了她姑妈尝尝挂在嘴边念叨的一句话,“能吃是福。”

放空几秒的燕印桃艰难坐起来,整理收拾干净桌面,为下午的看诊做准备。

在梅医生怪异的目光中,带着羡慕,自顾自嘟囔了句。

“顾屿衡那家伙,真是好福气啊。”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儿哟,看你找的好媳妇()?(),

天天蹉跎你妈?[(.)]???@?@??()?(),

这日子没法过了。”

夜里,齐焕华刚回到家()?(),

劈头盖脸的指责就批下来了。

齐老太这些抱怨()?(),

他也不想听,习惯性地在家中寻找起陈茹娇的影子。

但直到齐老太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从做饭到做事,从家世到性格,事无巨细数落一通,陈茹娇才悠悠从孩子们的房间里出来。

“你看吧!现在话都不愿意听我讲了,反了天!”

“哪有媳妇对婆婆是这种态度!”

说着,齐老太的眼泪就落下来了。

齐焕华的父亲死的早,他算是从襁褓时期被齐老太一把屎一把尿拉扯长大,最听不得这种话。

“妈,茹娇不是这个意思。”

齐老太一拍桌子:“那她是什么意思!”

学校里事情本就麻烦,回来还要面对这一家子的糟心事,齐焕华心头的烦躁也涌上来了,脑袋一撇,他语气强硬。

“茹娇,你来给妈道个歉。”

沙发对面的陈茹娇没动,她甚至连解释都懒得。她现在进入到了一种状态,一种浑浑噩噩又无所谓的状态,就算面对齐老太她也提不上劲,诋毁任她说去吧,反正一个人的解释,最后也会变成和两个人的争吵。

太没意思。

如果齐焕华学的不是机械学,而是心理学。

那他可能意识到,自己当年约会、送礼,展现一颗真心求来的妻子,是抑郁症的前兆。

但这个年代没有抑郁症。

那叫无病呻吟,叫日子过太好了,吃饱了撑的。

齐老太梗着脖子,儿子没向着媳妇,而是站在她这边,就像‘一家之主’的地位,还是像十年前,儿子还没出村读大学时,牢牢攥在她手里。

就算他们现在住上了筒子楼又怎样,这是她儿子赚来的,和陈茹娇一点关系也没有,她算什么东西。

齐焕华又催了声。

陈茹娇没理,从沙发上站起来,弯腰将沙发上的毛线毯抖平整,这还是她搬来这段时间,几个日夜织出来的。

“妈有什么意见,明天再说。现在太晚了,房子不隔音,说什么楼里都能听见,街坊邻居都是焕华的同事,不能让我们一家,吵的别人都睡不安稳。”

都是要脸的。

齐焕华终于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性所在。

筒子楼藏不了事。隔壁是和他同期进学校的年轻老师,楼上是专业人事科主任,这要是因为自己的家庭矛盾,闹的人尽皆知,可不是让别人看了笑话,去学校,别人指不定在背后怎么笑话他。

陈茹娇转身回屋,齐老太蹭地想要站起来,却被齐焕华手里用了力气按回去。

“妈,我替茹娇给你道歉,”随意扯了个理由,齐焕华只想快点把他妈哄好了,回房睡觉,“茹娇最近出去上班,家里还有商言商辰两个孩子,她忙不过来,有些疏忽的地方,您就稍微体谅下她。”

齐老太不乐意了,“体谅她?谁来体谅我?”

握着儿子的手,齐老太长叹一口气,“哪家媳妇年轻的时候,不都是这么过过来的?焕华,你爹走的早,是娘大夏天地里捡别人不要的谷子,一颗米一粒饭把你喂养长大,我过得不可怜?我可一句话没抱怨过。怎么到她这里,就事事不行?事事瞧不上?她一个老闺女,我们老齐家可没一点对不起她的地方。”

“儿啊,你也别怪妈多嘴。媳妇,宠是宠不了的,更何况还是二婚取回来的媳妇,你对她越好,她越是蹬鼻子上脸,商言商辰那俩孩子都被她养成了什么样子?之前还听话,现在和他妈一起与我做对。我看再过几天,估计连你的话都不会听了。”

事关自己的亲生儿子,齐焕华的脸色微暗,“我待会给她说说。”

“行了,你心里有数就成,说多了反倒成了我在搬弄是非。饿了没?”说起这个齐老太又是一肚子的火,“你看你每天这么晚回来,她一碗面都不愿意给你留,自己在外面又是吃肉又是下馆子,哪里把这个家放在心上了。”

“我不饿,妈。”眼看又要吵起来,齐焕华抵着太阳穴,从沙发上站起身,“太晚了,您也别折腾了,我扶您去睡觉。”

好说歹说才把齐老太送回房间。

齐焕华扯着领结,满身疲倦地走回房间。

能够进入燕京大学任教,是他一辈子的梦想,现在实现了,反倒与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成堆的教案和数不清的教研会,让他每天精疲力尽。

齐焕华和陈茹娇处对象时,做过一个梦,梦里孩子乖巧,妻子能干,和和美美举案齐眉。别人遇到他,都会羡慕:“娶了个能干顾家的好媳妇”。

梦里的一切都很真实,但现在他却有些搞不懂了,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主卧里,陈茹娇正坐在床上叠衣服,最近降温,薄衣服洗好了收进去,厚棉服洗干净了挂出了好几次买洗衣机,但陈茹娇舍不得,塞了棉花的军大衣,吸满水几十斤,都是她一个人蹲在走廊过道里搓干净。

齐焕华从外面进来,澡也没洗,直接躺在今天刚换的被罩上。

陈茹娇见怪不怪,“你明天穿的衣服我已经给你放在床头了。”

齐焕华闭着眼,看都没看,唔了声,“我明天要开会。”

陈茹娇便将床头的衣服放进柜子,“我待会把你‘的确良’的衬衫拿出来,太久没穿估计有点皱,挂一晚上,你明早走的时候别穿错。”

齐焕华说了声好,便再也没张嘴。

挂有胖娃娃画的房间里很安静,只能听见陈茹娇站起又坐下,摩擦布料窸窸窣窣。

床上的男人翻了个身。

“你也是的,妈年纪大了,干嘛事事都要和她争个对错。”

齐焕华质问的语气太过自然,他是真的想不明白,退让一步多大的事?何必闹的鸡犬不宁。

“她从乡下搬过不就成?”

“她是我妈,是你婆婆,又不是不讲理的人。”

将夏天的衣服叠好放到柜子最里面,陈茹娇的夏装,连衣柜的角落都占不满,她轻手关上衣柜。

像是把齐焕华的话听进去了,又像是根本没听。

和先前一样语调,淡淡的,没有丝毫起伏。

“因为我是在和你过日子,不是在和咱妈。”

再说什么,‘你妈不喜欢我’这种话,陈茹娇也觉得没意义了,齐焕华要是不觉得,自己说一千遍一万遍也没用。

他没做错什么,大错特错的人是她。

活了两辈子,还是走了上一世的老路,误以为一心一意对别人好就足够了,把自己交到别人手里。

爱情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婚姻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陈茹娇突然有些说不准了。

她想,哪怕是齐焕华心疼她一句,她都不会难过,但他没有,他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简单到不过是给齐老太道个歉而已,要什么骨气?凭什么要有委屈?

她只是老齐家娶回来的媳妇。

没有文化的乡下媳妇。

她是应当感恩戴德。

抬起来的手突然没了力气,陈茹娇胸口像是窝了一团火,无处发泄,最后她只是双手握拳,靠在衣柜上,像是上岸缺水的鱼,干呕似地喘了口气。

“衣服在衣柜里,你待会洗完澡自己拿出来挂着。”

脱衣服的齐焕华奇怪,停下解扣子的手,“那你干什么去?”

陈茹娇打开衣柜,将自己好不容易塞到衣柜最里面的衣服拿出来,一件件摆好,叠整齐,放在最方便拿取的位置,才再次关上柜门。

推开房门,她深吸一口气,“今天商辰有点咳嗽,晚上我去跟他们睡。”

……

一上午,燕印桃简直是扳着手指头上班,首次体会到什么叫做度日如年,她是儿科大夫,今天接诊的都不是疑难病人,大多开服贴,回家喝药就行。

又看完了一个病人,燕印桃长叹一声,缩躺进靠椅。

面对面坐着的梅医生洗干净手回来,打趣问道:“小桃这是咋啦?上午坐立难安,难不成中午有男朋友来接?”

等什么男朋友?庸俗!

燕印桃伸出食指摇晃几下,“nono,我是等着去吃饭。”

连洋文都拽出来了。

得知苏楚箐是育才饭店的厨师,她特意早餐都没吃,饿着肚子,就等着医院午休,到时候去饭店打几道菜回来,美美饱食一顿。

不仅梅医生疑惑,前来送表的护士长也好奇,“小桃医生是不是肚子饿了,我那儿还有几块牛奶早餐饼干,今天刚拆开的,我待会给你拿过来。”

“谢谢叙阿姨,”又有病人敲门,燕印桃坐起身,立马恢复专业医生的模样,她俏皮地快速说了句,“待会儿啊,我去育才国营饭店吃。”

国营饭店?

育才路的那家?

叙护士长不太理解地说了声,“好吧。”

她之前和丈夫,在饭店开业那几天特意去吃了一趟,味道嘛,也就是那么回事,规规矩矩,普普通通。

可能因为她和先生,是正儿八经的湖南人,育才饭店主打的粤菜,不太符合他俩的口味。但小桃医生这么期待地想要去吃,她虽然觉得踩雷,也没多说,只是在午休下班前,燕印桃邀请她一起前往的时候,找了个理由,委婉拒绝了。

燕京大学附属医院离育才路不远,离路口的育才饭店就更近了。

但燕印桃赶到的时候,售票处已经排了不少人。

每个吃饭的人,无不例外,都要叫上一句。

“服务员,我要淮山板栗猪骨汤。”

燕印桃一问才知道,这汤就是苏楚箐做的。肚子饿的咕咕叫,前胸贴后背,燕印桃心里却愈发期待,这得多好吃,让大家工作日大中午的,排成这样。

好不容易眼睁睁看着挡在自己前面的男人,磨磨唧唧点完菜,终于轮到自己,燕印桃登上台阶,半弯着腰,侧头贴近圆弧状的玻璃窗,对着售票室里的服务员说道,“姐,也给我张淮山板栗猪骨汤的票。”

其他的菜还没点,就被柜台后的售票员无情打断。

“汤卖完了。”

燕印桃顿时感到一阵晴天霹雳。

回头排队的人也是一顿哀嚎。

“这才几点,汤就卖完啦?”

“唉,你们就不能多准备些吗,都排半天的队了,大家的时间不是时间?看这事搞的,早知道我就不跑这么远了。”

就算服务员解释晚上还有供应,吐槽声仍然络绎不绝。

刚才站在台阶下面还不觉得,售票厅连着大堂,饭菜的香味沿着各种缝隙,直勾勾地往燕印桃鼻子里钻,其中猪骨汤的香味也许不是最浓烈的,却绝对是最吸引人的,猪脊髓完全融进汤水之间,板栗的甜香,淮山药的清香,再混合着猪肉细腻的油脂,油润且丰富,清淡却又不会感到无趣。

燕印桃不死心,指着还挂在铁架上的菜单板,力理据争,“菜名不还挂在公告栏上吗?姐,我好不容易趁下班赶过来一趟,总不能又空着肚子回去吧。”

但李丽娟又不是第一次听人叫‘姐’,小苏的汤实在是太火了,曾经理还特意让朱大横多买了猪骨和板栗,煮出来的汤,还没到中午饭点销售额最好的时候,就已经卖空了一锅。

“没了就是没了。”李丽娟语气强硬,“其他的还有,你要不要?”

“不要了。”

燕印桃遗憾,但却无可奈何,今天就是来尝尝楚箐的手艺,既然汤都没了,她也不想多花钱,回去吃食堂算了,就是可怜自己,苦苦等了一上午,最终白跑一趟。

唉声叹气刚走没两步路。

“唉,等等!这还有一张,刚才谁说要汤的?”

上一秒怨声载道的食客立马来了精神,大家都高声应和。饿到连路都走不动的燕印桃更是立马举手,活活像是打了鸡血,人挤人蛄蛹往里钻。

“是我!我先来的!”

最终,燕印桃运气极好的抢到了中午的最后一罐排骨汤。

叙护士长之前来育才饭店下过馆子,燕印桃这位美食饕餮怎么可能缺席。

正是因为知道过去的育才饭店是个什么样——中午十二点半都不见得大厅能坐满,更不用说连坐着吃饭的位置都没。提着骨汤往回赶,燕印桃才愈发咋舌。

这也太火了,根本就不是她认得的育才饭店。

梅医生刚回到办公室,一阵温润的菜香,瞬间扑面而来。

不仅是她,刚从医院食堂吃完饭回来的医生护士们都闻到了,医院食堂今天又是炖南瓜炖红薯,吃的人一点油水都没有,现在闻到这股气味,刚吃完饭的众人肚子又饿了。

“谁呀?背着咱偷偷吃好东西。”

燕印桃从办公桌后抬起头,举着盖子,弱弱问了句,“要不你们也来点?”

众人立即围上去。

“哟,还是骨头汤呢?我刚吃完饭,就尝一口。”

“我也!”

满满当当的一碗汤在大家手里转了一圈,等再回到燕印桃手里,一大半没了。

只是稍微客气了一下的燕印桃,心里泪流满面,谁懂啊,她才刚把盖子打开啊!

“这是在育才饭店端回来的?”

喝完汤的众人不肯走,围在儿童诊疗室聊天。

燕印桃一口汤一口饭,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咽下浸满汤汁的白要点苏师傅做的汤。”

还想再夸夸苏楚箐的手艺有多惊艳,但温热的肉汤让饥肠辘辘的燕印桃已经说不出来多余的话,反正她们闻着香味,就明白了。

刚来医院的小护士,吃不惯医院食堂,咬着护士长友情赞助的早餐饼干,疯狂吞咽着唾沫,闻着这肉汤的滋味,就连干巴的饼干,都觉得好吃了不少。

恶狠狠咬下一大块饼干,小护士下定决心,“明天我也要去试试。”

不就是花钱花票嘛,这钱该花!

燕印桃一边喝汤一边提醒,“早点过去,人可多了。”

“到饭点我跑着过去。”

燕印桃笑了笑,还是太年轻。

岂止是要跑着过去,明天她打算把家里的自行车都开过来,两个轮子的总比两条腿跑的快!

绵软的板栗微微咀嚼,便在口腔里如同松软的面包,轻而易举的化开。大火熬煮了整整一个上午的猪骨,已经将猪肉的香味完全熬煮出来了,稍微撕扯,便能轻松达到肉丝脱骨的效果。干瘦的猪肉特意被人剔除表面厚厚的一层猪油,只留下大块的瘦肉,因该是事先煎炸过的缘故,肉类自带的汤汁被牢牢锁定在猪肉里,就算经过熬煮,吃起来也并不会觉得干柴,反倒因为被板栗和淮山药的味道煮透了,丝丝咬下来,鲜嫩的口感之中,带着无法忽视的鲜甜。

从胃部到肚子,再到整具身体,燕印桃都感觉暖呼呼的。

吸干骨髓里残留的汤汁,燕印桃满足地盖上盖子,肚子久违的吃撑,发出不舒服的信号,燕印桃却久违地感觉到一种满足。

那是她在国外留学归来后,坐在心心念念的早餐铺前,一顿早饭,猛塞六笼小笼包都不能比拟的幸福。

吃饱喝足的燕印桃摸着肚子,减肥什么的,在此刻都远去了,她突然就懂了她姑妈尝尝挂在嘴边念叨的一句话,“能吃是福。”

放空几秒的燕印桃艰难坐起来,整理收拾干净桌面,为下午的看诊做准备。

在梅医生怪异的目光中,带着羡慕,自顾自嘟囔了句。

“顾屿衡那家伙,真是好福气啊。”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儿哟,看你找的好媳妇?()??.の.の?()?(),

天天蹉跎你妈()?(),

这日子没法过了。”

夜里,齐焕华刚回到家()?(),

劈头盖脸的指责就批下来了。

齐老太这些抱怨()?(),

他也不想听,习惯性地在家中寻找起陈茹娇的影子。

但直到齐老太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从做饭到做事,从家世到性格,事无巨细数落一通,陈茹娇才悠悠从孩子们的房间里出来。

“你看吧!现在话都不愿意听我讲了,反了天!”

“哪有媳妇对婆婆是这种态度!”

说着,齐老太的眼泪就落下来了。

齐焕华的父亲死的早,他算是从襁褓时期被齐老太一把屎一把尿拉扯长大,最听不得这种话。

“妈,茹娇不是这个意思。”

齐老太一拍桌子:“那她是什么意思!”

学校里事情本就麻烦,回来还要面对这一家子的糟心事,齐焕华心头的烦躁也涌上来了,脑袋一撇,他语气强硬。

“茹娇,你来给妈道个歉。”

沙发对面的陈茹娇没动,她甚至连解释都懒得。她现在进入到了一种状态,一种浑浑噩噩又无所谓的状态,就算面对齐老太她也提不上劲,诋毁任她说去吧,反正一个人的解释,最后也会变成和两个人的争吵。

太没意思。

如果齐焕华学的不是机械学,而是心理学。

那他可能意识到,自己当年约会、送礼,展现一颗真心求来的妻子,是抑郁症的前兆。

但这个年代没有抑郁症。

那叫无病呻吟,叫日子过太好了,吃饱了撑的。

齐老太梗着脖子,儿子没向着媳妇,而是站在她这边,就像‘一家之主’的地位,还是像十年前,儿子还没出村读大学时,牢牢攥在她手里。

就算他们现在住上了筒子楼又怎样,这是她儿子赚来的,和陈茹娇一点关系也没有,她算什么东西。

齐焕华又催了声。

陈茹娇没理,从沙发上站起来,弯腰将沙发上的毛线毯抖平整,这还是她搬来这段时间,几个日夜织出来的。

“妈有什么意见,明天再说。现在太晚了,房子不隔音,说什么楼里都能听见,街坊邻居都是焕华的同事,不能让我们一家,吵的别人都睡不安稳。”

都是要脸的。

齐焕华终于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性所在。

筒子楼藏不了事。隔壁是和他同期进学校的年轻老师,楼上是专业人事科主任,这要是因为自己的家庭矛盾,闹的人尽皆知,可不是让别人看了笑话,去学校,别人指不定在背后怎么笑话他。

陈茹娇转身回屋,齐老太蹭地想要站起来,却被齐焕华手里用了力气按回去。

“妈,我替茹娇给你道歉,”随意扯了个理由,齐焕华只想快点把他妈哄好了,回房睡觉,“茹娇最近出去上班,家里还有商言商辰两个孩子,她忙不过来,有些疏忽的地方,您就稍微体谅下她。”

齐老太不乐意了,“体谅她?谁来体谅我?”

握着儿子的手,齐老太长叹一口气,“哪家媳妇年轻的时候,不都是这么过过来的?焕华,你爹走的早,是娘大夏天地里捡别人不要的谷子,一颗米一粒饭把你喂养长大,我过得不可怜?我可一句话没抱怨过。怎么到她这里,就事事不行?事事瞧不上?她一个老闺女,我们老齐家可没一点对不起她的地方。”

“儿啊,你也别怪妈多嘴。媳妇,宠是宠不了的,更何况还是二婚取回来的媳妇,你对她越好,她越是蹬鼻子上脸,商言商辰那俩孩子都被她养成了什么样子?之前还听话,现在和他妈一起与我做对。我看再过几天,估计连你的话都不会听了。”

事关自己的亲生儿子,齐焕华的脸色微暗,“我待会给她说说。”

“行了,你心里有数就成,说多了反倒成了我在搬弄是非。饿了没?”说起这个齐老太又是一肚子的火,“你看你每天这么晚回来,她一碗面都不愿意给你留,自己在外面又是吃肉又是下馆子,哪里把这个家放在心上了。”

“我不饿,妈。”眼看又要吵起来,齐焕华抵着太阳穴,从沙发上站起身,“太晚了,您也别折腾了,我扶您去睡觉。”

好说歹说才把齐老太送回房间。

齐焕华扯着领结,满身疲倦地走回房间。

能够进入燕京大学任教,是他一辈子的梦想,现在实现了,反倒与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成堆的教案和数不清的教研会,让他每天精疲力尽。

齐焕华和陈茹娇处对象时,做过一个梦,梦里孩子乖巧,妻子能干,和和美美举案齐眉。别人遇到他,都会羡慕:“娶了个能干顾家的好媳妇”。

梦里的一切都很真实,但现在他却有些搞不懂了,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主卧里,陈茹娇正坐在床上叠衣服,最近降温,薄衣服洗好了收进去,厚棉服洗干净了挂出了好几次买洗衣机,但陈茹娇舍不得,塞了棉花的军大衣,吸满水几十斤,都是她一个人蹲在走廊过道里搓干净。

齐焕华从外面进来,澡也没洗,直接躺在今天刚换的被罩上。

陈茹娇见怪不怪,“你明天穿的衣服我已经给你放在床头了。”

齐焕华闭着眼,看都没看,唔了声,“我明天要开会。”

陈茹娇便将床头的衣服放进柜子,“我待会把你‘的确良’的衬衫拿出来,太久没穿估计有点皱,挂一晚上,你明早走的时候别穿错。”

齐焕华说了声好,便再也没张嘴。

挂有胖娃娃画的房间里很安静,只能听见陈茹娇站起又坐下,摩擦布料窸窸窣窣。

床上的男人翻了个身。

“你也是的,妈年纪大了,干嘛事事都要和她争个对错。”

齐焕华质问的语气太过自然,他是真的想不明白,退让一步多大的事?何必闹的鸡犬不宁。

“她从乡下搬过不就成?”

“她是我妈,是你婆婆,又不是不讲理的人。”

将夏天的衣服叠好放到柜子最里面,陈茹娇的夏装,连衣柜的角落都占不满,她轻手关上衣柜。

像是把齐焕华的话听进去了,又像是根本没听。

和先前一样语调,淡淡的,没有丝毫起伏。

“因为我是在和你过日子,不是在和咱妈。”

再说什么,‘你妈不喜欢我’这种话,陈茹娇也觉得没意义了,齐焕华要是不觉得,自己说一千遍一万遍也没用。

他没做错什么,大错特错的人是她。

活了两辈子,还是走了上一世的老路,误以为一心一意对别人好就足够了,把自己交到别人手里。

爱情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婚姻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陈茹娇突然有些说不准了。

她想,哪怕是齐焕华心疼她一句,她都不会难过,但他没有,他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简单到不过是给齐老太道个歉而已,要什么骨气?凭什么要有委屈?

她只是老齐家娶回来的媳妇。

没有文化的乡下媳妇。

她是应当感恩戴德。

抬起来的手突然没了力气,陈茹娇胸口像是窝了一团火,无处发泄,最后她只是双手握拳,靠在衣柜上,像是上岸缺水的鱼,干呕似地喘了口气。

“衣服在衣柜里,你待会洗完澡自己拿出来挂着。”

脱衣服的齐焕华奇怪,停下解扣子的手,“那你干什么去?”

陈茹娇打开衣柜,将自己好不容易塞到衣柜最里面的衣服拿出来,一件件摆好,叠整齐,放在最方便拿取的位置,才再次关上柜门。

推开房门,她深吸一口气,“今天商辰有点咳嗽,晚上我去跟他们睡。”

……

一上午,燕印桃简直是扳着手指头上班,首次体会到什么叫做度日如年,她是儿科大夫,今天接诊的都不是疑难病人,大多开服贴,回家喝药就行。

又看完了一个病人,燕印桃长叹一声,缩躺进靠椅。

面对面坐着的梅医生洗干净手回来,打趣问道:“小桃这是咋啦?上午坐立难安,难不成中午有男朋友来接?”

等什么男朋友?庸俗!

燕印桃伸出食指摇晃几下,“nono,我是等着去吃饭。”

连洋文都拽出来了。

得知苏楚箐是育才饭店的厨师,她特意早餐都没吃,饿着肚子,就等着医院午休,到时候去饭店打几道菜回来,美美饱食一顿。

不仅梅医生疑惑,前来送表的护士长也好奇,“小桃医生是不是肚子饿了,我那儿还有几块牛奶早餐饼干,今天刚拆开的,我待会给你拿过来。”

“谢谢叙阿姨,”又有病人敲门,燕印桃坐起身,立马恢复专业医生的模样,她俏皮地快速说了句,“待会儿啊,我去育才国营饭店吃。”

国营饭店?

育才路的那家?

叙护士长不太理解地说了声,“好吧。”

她之前和丈夫,在饭店开业那几天特意去吃了一趟,味道嘛,也就是那么回事,规规矩矩,普普通通。

可能因为她和先生,是正儿八经的湖南人,育才饭店主打的粤菜,不太符合他俩的口味。但小桃医生这么期待地想要去吃,她虽然觉得踩雷,也没多说,只是在午休下班前,燕印桃邀请她一起前往的时候,找了个理由,委婉拒绝了。

燕京大学附属医院离育才路不远,离路口的育才饭店就更近了。

但燕印桃赶到的时候,售票处已经排了不少人。

每个吃饭的人,无不例外,都要叫上一句。

“服务员,我要淮山板栗猪骨汤。”

燕印桃一问才知道,这汤就是苏楚箐做的。肚子饿的咕咕叫,前胸贴后背,燕印桃心里却愈发期待,这得多好吃,让大家工作日大中午的,排成这样。

好不容易眼睁睁看着挡在自己前面的男人,磨磨唧唧点完菜,终于轮到自己,燕印桃登上台阶,半弯着腰,侧头贴近圆弧状的玻璃窗,对着售票室里的服务员说道,“姐,也给我张淮山板栗猪骨汤的票。”

其他的菜还没点,就被柜台后的售票员无情打断。

“汤卖完了。”

燕印桃顿时感到一阵晴天霹雳。

回头排队的人也是一顿哀嚎。

“这才几点,汤就卖完啦?”

“唉,你们就不能多准备些吗,都排半天的队了,大家的时间不是时间?看这事搞的,早知道我就不跑这么远了。”

就算服务员解释晚上还有供应,吐槽声仍然络绎不绝。

刚才站在台阶下面还不觉得,售票厅连着大堂,饭菜的香味沿着各种缝隙,直勾勾地往燕印桃鼻子里钻,其中猪骨汤的香味也许不是最浓烈的,却绝对是最吸引人的,猪脊髓完全融进汤水之间,板栗的甜香,淮山药的清香,再混合着猪肉细腻的油脂,油润且丰富,清淡却又不会感到无趣。

燕印桃不死心,指着还挂在铁架上的菜单板,力理据争,“菜名不还挂在公告栏上吗?姐,我好不容易趁下班赶过来一趟,总不能又空着肚子回去吧。”

但李丽娟又不是第一次听人叫‘姐’,小苏的汤实在是太火了,曾经理还特意让朱大横多买了猪骨和板栗,煮出来的汤,还没到中午饭点销售额最好的时候,就已经卖空了一锅。

“没了就是没了。”李丽娟语气强硬,“其他的还有,你要不要?”

“不要了。”

燕印桃遗憾,但却无可奈何,今天就是来尝尝楚箐的手艺,既然汤都没了,她也不想多花钱,回去吃食堂算了,就是可怜自己,苦苦等了一上午,最终白跑一趟。

唉声叹气刚走没两步路。

“唉,等等!这还有一张,刚才谁说要汤的?”

上一秒怨声载道的食客立马来了精神,大家都高声应和。饿到连路都走不动的燕印桃更是立马举手,活活像是打了鸡血,人挤人蛄蛹往里钻。

“是我!我先来的!”

最终,燕印桃运气极好的抢到了中午的最后一罐排骨汤。

叙护士长之前来育才饭店下过馆子,燕印桃这位美食饕餮怎么可能缺席。

正是因为知道过去的育才饭店是个什么样——中午十二点半都不见得大厅能坐满,更不用说连坐着吃饭的位置都没。提着骨汤往回赶,燕印桃才愈发咋舌。

这也太火了,根本就不是她认得的育才饭店。

梅医生刚回到办公室,一阵温润的菜香,瞬间扑面而来。

不仅是她,刚从医院食堂吃完饭回来的医生护士们都闻到了,医院食堂今天又是炖南瓜炖红薯,吃的人一点油水都没有,现在闻到这股气味,刚吃完饭的众人肚子又饿了。

“谁呀?背着咱偷偷吃好东西。”

燕印桃从办公桌后抬起头,举着盖子,弱弱问了句,“要不你们也来点?”

众人立即围上去。

“哟,还是骨头汤呢?我刚吃完饭,就尝一口。”

“我也!”

满满当当的一碗汤在大家手里转了一圈,等再回到燕印桃手里,一大半没了。

只是稍微客气了一下的燕印桃,心里泪流满面,谁懂啊,她才刚把盖子打开啊!

“这是在育才饭店端回来的?”

喝完汤的众人不肯走,围在儿童诊疗室聊天。

燕印桃一口汤一口饭,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咽下浸满汤汁的白要点苏师傅做的汤。”

还想再夸夸苏楚箐的手艺有多惊艳,但温热的肉汤让饥肠辘辘的燕印桃已经说不出来多余的话,反正她们闻着香味,就明白了。

刚来医院的小护士,吃不惯医院食堂,咬着护士长友情赞助的早餐饼干,疯狂吞咽着唾沫,闻着这肉汤的滋味,就连干巴的饼干,都觉得好吃了不少。

恶狠狠咬下一大块饼干,小护士下定决心,“明天我也要去试试。”

不就是花钱花票嘛,这钱该花!

燕印桃一边喝汤一边提醒,“早点过去,人可多了。”

“到饭点我跑着过去。”

燕印桃笑了笑,还是太年轻。

岂止是要跑着过去,明天她打算把家里的自行车都开过来,两个轮子的总比两条腿跑的快!

绵软的板栗微微咀嚼,便在口腔里如同松软的面包,轻而易举的化开。大火熬煮了整整一个上午的猪骨,已经将猪肉的香味完全熬煮出来了,稍微撕扯,便能轻松达到肉丝脱骨的效果。干瘦的猪肉特意被人剔除表面厚厚的一层猪油,只留下大块的瘦肉,因该是事先煎炸过的缘故,肉类自带的汤汁被牢牢锁定在猪肉里,就算经过熬煮,吃起来也并不会觉得干柴,反倒因为被板栗和淮山药的味道煮透了,丝丝咬下来,鲜嫩的口感之中,带着无法忽视的鲜甜。

从胃部到肚子,再到整具身体,燕印桃都感觉暖呼呼的。

吸干骨髓里残留的汤汁,燕印桃满足地盖上盖子,肚子久违的吃撑,发出不舒服的信号,燕印桃却久违地感觉到一种满足。

那是她在国外留学归来后,坐在心心念念的早餐铺前,一顿早饭,猛塞六笼小笼包都不能比拟的幸福。

吃饱喝足的燕印桃摸着肚子,减肥什么的,在此刻都远去了,她突然就懂了她姑妈尝尝挂在嘴边念叨的一句话,“能吃是福。”

放空几秒的燕印桃艰难坐起来,整理收拾干净桌面,为下午的看诊做准备。

在梅医生怪异的目光中,带着羡慕,自顾自嘟囔了句。

“顾屿衡那家伙,真是好福气啊。”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儿哟,看你找的好媳妇?()??_?_??()?(),

天天蹉跎你妈()?(),

这日子没法过了。”

夜里,齐焕华刚回到家()?(),

劈头盖脸的指责就批下来了。

齐老太这些抱怨()?(),

他也不想听,习惯性地在家中寻找起陈茹娇的影子。

但直到齐老太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从做饭到做事,从家世到性格,事无巨细数落一通,陈茹娇才悠悠从孩子们的房间里出来。

“你看吧!现在话都不愿意听我讲了,反了天!”

“哪有媳妇对婆婆是这种态度!”

说着,齐老太的眼泪就落下来了。

齐焕华的父亲死的早,他算是从襁褓时期被齐老太一把屎一把尿拉扯长大,最听不得这种话。

“妈,茹娇不是这个意思。”

齐老太一拍桌子:“那她是什么意思!”

学校里事情本就麻烦,回来还要面对这一家子的糟心事,齐焕华心头的烦躁也涌上来了,脑袋一撇,他语气强硬。

“茹娇,你来给妈道个歉。”

沙发对面的陈茹娇没动,她甚至连解释都懒得。她现在进入到了一种状态,一种浑浑噩噩又无所谓的状态,就算面对齐老太她也提不上劲,诋毁任她说去吧,反正一个人的解释,最后也会变成和两个人的争吵。

太没意思。

如果齐焕华学的不是机械学,而是心理学。

那他可能意识到,自己当年约会、送礼,展现一颗真心求来的妻子,是抑郁症的前兆。

但这个年代没有抑郁症。

那叫无病呻吟,叫日子过太好了,吃饱了撑的。

齐老太梗着脖子,儿子没向着媳妇,而是站在她这边,就像‘一家之主’的地位,还是像十年前,儿子还没出村读大学时,牢牢攥在她手里。

就算他们现在住上了筒子楼又怎样,这是她儿子赚来的,和陈茹娇一点关系也没有,她算什么东西。

齐焕华又催了声。

陈茹娇没理,从沙发上站起来,弯腰将沙发上的毛线毯抖平整,这还是她搬来这段时间,几个日夜织出来的。

“妈有什么意见,明天再说。现在太晚了,房子不隔音,说什么楼里都能听见,街坊邻居都是焕华的同事,不能让我们一家,吵的别人都睡不安稳。”

都是要脸的。

齐焕华终于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性所在。

筒子楼藏不了事。隔壁是和他同期进学校的年轻老师,楼上是专业人事科主任,这要是因为自己的家庭矛盾,闹的人尽皆知,可不是让别人看了笑话,去学校,别人指不定在背后怎么笑话他。

陈茹娇转身回屋,齐老太蹭地想要站起来,却被齐焕华手里用了力气按回去。

“妈,我替茹娇给你道歉,”随意扯了个理由,齐焕华只想快点把他妈哄好了,回房睡觉,“茹娇最近出去上班,家里还有商言商辰两个孩子,她忙不过来,有些疏忽的地方,您就稍微体谅下她。”

齐老太不乐意了,“体谅她?谁来体谅我?”

握着儿子的手,齐老太长叹一口气,“哪家媳妇年轻的时候,不都是这么过过来的?焕华,你爹走的早,是娘大夏天地里捡别人不要的谷子,一颗米一粒饭把你喂养长大,我过得不可怜?我可一句话没抱怨过。怎么到她这里,就事事不行?事事瞧不上?她一个老闺女,我们老齐家可没一点对不起她的地方。”

“儿啊,你也别怪妈多嘴。媳妇,宠是宠不了的,更何况还是二婚取回来的媳妇,你对她越好,她越是蹬鼻子上脸,商言商辰那俩孩子都被她养成了什么样子?之前还听话,现在和他妈一起与我做对。我看再过几天,估计连你的话都不会听了。”

事关自己的亲生儿子,齐焕华的脸色微暗,“我待会给她说说。”

“行了,你心里有数就成,说多了反倒成了我在搬弄是非。饿了没?”说起这个齐老太又是一肚子的火,“你看你每天这么晚回来,她一碗面都不愿意给你留,自己在外面又是吃肉又是下馆子,哪里把这个家放在心上了。”

“我不饿,妈。”眼看又要吵起来,齐焕华抵着太阳穴,从沙发上站起身,“太晚了,您也别折腾了,我扶您去睡觉。”

好说歹说才把齐老太送回房间。

齐焕华扯着领结,满身疲倦地走回房间。

能够进入燕京大学任教,是他一辈子的梦想,现在实现了,反倒与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成堆的教案和数不清的教研会,让他每天精疲力尽。

齐焕华和陈茹娇处对象时,做过一个梦,梦里孩子乖巧,妻子能干,和和美美举案齐眉。别人遇到他,都会羡慕:“娶了个能干顾家的好媳妇”。

梦里的一切都很真实,但现在他却有些搞不懂了,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主卧里,陈茹娇正坐在床上叠衣服,最近降温,薄衣服洗好了收进去,厚棉服洗干净了挂出了好几次买洗衣机,但陈茹娇舍不得,塞了棉花的军大衣,吸满水几十斤,都是她一个人蹲在走廊过道里搓干净。

齐焕华从外面进来,澡也没洗,直接躺在今天刚换的被罩上。

陈茹娇见怪不怪,“你明天穿的衣服我已经给你放在床头了。”

齐焕华闭着眼,看都没看,唔了声,“我明天要开会。”

陈茹娇便将床头的衣服放进柜子,“我待会把你‘的确良’的衬衫拿出来,太久没穿估计有点皱,挂一晚上,你明早走的时候别穿错。”

齐焕华说了声好,便再也没张嘴。

挂有胖娃娃画的房间里很安静,只能听见陈茹娇站起又坐下,摩擦布料窸窸窣窣。

床上的男人翻了个身。

“你也是的,妈年纪大了,干嘛事事都要和她争个对错。”

齐焕华质问的语气太过自然,他是真的想不明白,退让一步多大的事?何必闹的鸡犬不宁。

“她从乡下搬过不就成?”

“她是我妈,是你婆婆,又不是不讲理的人。”

将夏天的衣服叠好放到柜子最里面,陈茹娇的夏装,连衣柜的角落都占不满,她轻手关上衣柜。

像是把齐焕华的话听进去了,又像是根本没听。

和先前一样语调,淡淡的,没有丝毫起伏。

“因为我是在和你过日子,不是在和咱妈。”

再说什么,‘你妈不喜欢我’这种话,陈茹娇也觉得没意义了,齐焕华要是不觉得,自己说一千遍一万遍也没用。

他没做错什么,大错特错的人是她。

活了两辈子,还是走了上一世的老路,误以为一心一意对别人好就足够了,把自己交到别人手里。

爱情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婚姻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陈茹娇突然有些说不准了。

她想,哪怕是齐焕华心疼她一句,她都不会难过,但他没有,他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简单到不过是给齐老太道个歉而已,要什么骨气?凭什么要有委屈?

她只是老齐家娶回来的媳妇。

没有文化的乡下媳妇。

她是应当感恩戴德。

抬起来的手突然没了力气,陈茹娇胸口像是窝了一团火,无处发泄,最后她只是双手握拳,靠在衣柜上,像是上岸缺水的鱼,干呕似地喘了口气。

“衣服在衣柜里,你待会洗完澡自己拿出来挂着。”

脱衣服的齐焕华奇怪,停下解扣子的手,“那你干什么去?”

陈茹娇打开衣柜,将自己好不容易塞到衣柜最里面的衣服拿出来,一件件摆好,叠整齐,放在最方便拿取的位置,才再次关上柜门。

推开房门,她深吸一口气,“今天商辰有点咳嗽,晚上我去跟他们睡。”

……

一上午,燕印桃简直是扳着手指头上班,首次体会到什么叫做度日如年,她是儿科大夫,今天接诊的都不是疑难病人,大多开服贴,回家喝药就行。

又看完了一个病人,燕印桃长叹一声,缩躺进靠椅。

面对面坐着的梅医生洗干净手回来,打趣问道:“小桃这是咋啦?上午坐立难安,难不成中午有男朋友来接?”

等什么男朋友?庸俗!

燕印桃伸出食指摇晃几下,“nono,我是等着去吃饭。”

连洋文都拽出来了。

得知苏楚箐是育才饭店的厨师,她特意早餐都没吃,饿着肚子,就等着医院午休,到时候去饭店打几道菜回来,美美饱食一顿。

不仅梅医生疑惑,前来送表的护士长也好奇,“小桃医生是不是肚子饿了,我那儿还有几块牛奶早餐饼干,今天刚拆开的,我待会给你拿过来。”

“谢谢叙阿姨,”又有病人敲门,燕印桃坐起身,立马恢复专业医生的模样,她俏皮地快速说了句,“待会儿啊,我去育才国营饭店吃。”

国营饭店?

育才路的那家?

叙护士长不太理解地说了声,“好吧。”

她之前和丈夫,在饭店开业那几天特意去吃了一趟,味道嘛,也就是那么回事,规规矩矩,普普通通。

可能因为她和先生,是正儿八经的湖南人,育才饭店主打的粤菜,不太符合他俩的口味。但小桃医生这么期待地想要去吃,她虽然觉得踩雷,也没多说,只是在午休下班前,燕印桃邀请她一起前往的时候,找了个理由,委婉拒绝了。

燕京大学附属医院离育才路不远,离路口的育才饭店就更近了。

但燕印桃赶到的时候,售票处已经排了不少人。

每个吃饭的人,无不例外,都要叫上一句。

“服务员,我要淮山板栗猪骨汤。”

燕印桃一问才知道,这汤就是苏楚箐做的。肚子饿的咕咕叫,前胸贴后背,燕印桃心里却愈发期待,这得多好吃,让大家工作日大中午的,排成这样。

好不容易眼睁睁看着挡在自己前面的男人,磨磨唧唧点完菜,终于轮到自己,燕印桃登上台阶,半弯着腰,侧头贴近圆弧状的玻璃窗,对着售票室里的服务员说道,“姐,也给我张淮山板栗猪骨汤的票。”

其他的菜还没点,就被柜台后的售票员无情打断。

“汤卖完了。”

燕印桃顿时感到一阵晴天霹雳。

回头排队的人也是一顿哀嚎。

“这才几点,汤就卖完啦?”

“唉,你们就不能多准备些吗,都排半天的队了,大家的时间不是时间?看这事搞的,早知道我就不跑这么远了。”

就算服务员解释晚上还有供应,吐槽声仍然络绎不绝。

刚才站在台阶下面还不觉得,售票厅连着大堂,饭菜的香味沿着各种缝隙,直勾勾地往燕印桃鼻子里钻,其中猪骨汤的香味也许不是最浓烈的,却绝对是最吸引人的,猪脊髓完全融进汤水之间,板栗的甜香,淮山药的清香,再混合着猪肉细腻的油脂,油润且丰富,清淡却又不会感到无趣。

燕印桃不死心,指着还挂在铁架上的菜单板,力理据争,“菜名不还挂在公告栏上吗?姐,我好不容易趁下班赶过来一趟,总不能又空着肚子回去吧。”

但李丽娟又不是第一次听人叫‘姐’,小苏的汤实在是太火了,曾经理还特意让朱大横多买了猪骨和板栗,煮出来的汤,还没到中午饭点销售额最好的时候,就已经卖空了一锅。

“没了就是没了。”李丽娟语气强硬,“其他的还有,你要不要?”

“不要了。”

燕印桃遗憾,但却无可奈何,今天就是来尝尝楚箐的手艺,既然汤都没了,她也不想多花钱,回去吃食堂算了,就是可怜自己,苦苦等了一上午,最终白跑一趟。

唉声叹气刚走没两步路。

“唉,等等!这还有一张,刚才谁说要汤的?”

上一秒怨声载道的食客立马来了精神,大家都高声应和。饿到连路都走不动的燕印桃更是立马举手,活活像是打了鸡血,人挤人蛄蛹往里钻。

“是我!我先来的!”

最终,燕印桃运气极好的抢到了中午的最后一罐排骨汤。

叙护士长之前来育才饭店下过馆子,燕印桃这位美食饕餮怎么可能缺席。

正是因为知道过去的育才饭店是个什么样——中午十二点半都不见得大厅能坐满,更不用说连坐着吃饭的位置都没。提着骨汤往回赶,燕印桃才愈发咋舌。

这也太火了,根本就不是她认得的育才饭店。

梅医生刚回到办公室,一阵温润的菜香,瞬间扑面而来。

不仅是她,刚从医院食堂吃完饭回来的医生护士们都闻到了,医院食堂今天又是炖南瓜炖红薯,吃的人一点油水都没有,现在闻到这股气味,刚吃完饭的众人肚子又饿了。

“谁呀?背着咱偷偷吃好东西。”

燕印桃从办公桌后抬起头,举着盖子,弱弱问了句,“要不你们也来点?”

众人立即围上去。

“哟,还是骨头汤呢?我刚吃完饭,就尝一口。”

“我也!”

满满当当的一碗汤在大家手里转了一圈,等再回到燕印桃手里,一大半没了。

只是稍微客气了一下的燕印桃,心里泪流满面,谁懂啊,她才刚把盖子打开啊!

“这是在育才饭店端回来的?”

喝完汤的众人不肯走,围在儿童诊疗室聊天。

燕印桃一口汤一口饭,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咽下浸满汤汁的白要点苏师傅做的汤。”

还想再夸夸苏楚箐的手艺有多惊艳,但温热的肉汤让饥肠辘辘的燕印桃已经说不出来多余的话,反正她们闻着香味,就明白了。

刚来医院的小护士,吃不惯医院食堂,咬着护士长友情赞助的早餐饼干,疯狂吞咽着唾沫,闻着这肉汤的滋味,就连干巴的饼干,都觉得好吃了不少。

恶狠狠咬下一大块饼干,小护士下定决心,“明天我也要去试试。”

不就是花钱花票嘛,这钱该花!

燕印桃一边喝汤一边提醒,“早点过去,人可多了。”

“到饭点我跑着过去。”

燕印桃笑了笑,还是太年轻。

岂止是要跑着过去,明天她打算把家里的自行车都开过来,两个轮子的总比两条腿跑的快!

绵软的板栗微微咀嚼,便在口腔里如同松软的面包,轻而易举的化开。大火熬煮了整整一个上午的猪骨,已经将猪肉的香味完全熬煮出来了,稍微撕扯,便能轻松达到肉丝脱骨的效果。干瘦的猪肉特意被人剔除表面厚厚的一层猪油,只留下大块的瘦肉,因该是事先煎炸过的缘故,肉类自带的汤汁被牢牢锁定在猪肉里,就算经过熬煮,吃起来也并不会觉得干柴,反倒因为被板栗和淮山药的味道煮透了,丝丝咬下来,鲜嫩的口感之中,带着无法忽视的鲜甜。

从胃部到肚子,再到整具身体,燕印桃都感觉暖呼呼的。

吸干骨髓里残留的汤汁,燕印桃满足地盖上盖子,肚子久违的吃撑,发出不舒服的信号,燕印桃却久违地感觉到一种满足。

那是她在国外留学归来后,坐在心心念念的早餐铺前,一顿早饭,猛塞六笼小笼包都不能比拟的幸福。

吃饱喝足的燕印桃摸着肚子,减肥什么的,在此刻都远去了,她突然就懂了她姑妈尝尝挂在嘴边念叨的一句话,“能吃是福。”

放空几秒的燕印桃艰难坐起来,整理收拾干净桌面,为下午的看诊做准备。

在梅医生怪异的目光中,带着羡慕,自顾自嘟囔了句。

“顾屿衡那家伙,真是好福气啊。”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儿哟,看你找的好媳妇,天天蹉跎你妈,这日子没法过了。”()?()

夜里,齐焕华刚回到家,劈头盖脸的指责就批下]更新,记住[(.)]?≦??╬?╬?

()?()

齐老太这些抱怨,他也不想听,习惯性地在家中寻找起陈茹娇的影子。()?()

但直到齐老太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从做饭到做事,从家世到性格,事无巨细数落一通,陈茹娇才悠悠从孩子们的房间里出来。()?()

“你看吧!现在话都不愿意听我讲了,反了天!”

“哪有媳妇对婆婆是这种态度!”

说着,齐老太的眼泪就落下来了。

齐焕华的父亲死的早,他算是从襁褓时期被齐老太一把屎一把尿拉扯长大,最听不得这种话。

“妈,茹娇不是这个意思。”

齐老太一拍桌子:“那她是什么意思!”

学校里事情本就麻烦,回来还要面对这一家子的糟心事,齐焕华心头的烦躁也涌上来了,脑袋一撇,他语气强硬。

“茹娇,你来给妈道个歉。”

沙发对面的陈茹娇没动,她甚至连解释都懒得。她现在进入到了一种状态,一种浑浑噩噩又无所谓的状态,就算面对齐老太她也提不上劲,诋毁任她说去吧,反正一个人的解释,最后也会变成和两个人的争吵。

太没意思。

如果齐焕华学的不是机械学,而是心理学。

那他可能意识到,自己当年约会、送礼,展现一颗真心求来的妻子,是抑郁症的前兆。

但这个年代没有抑郁症。

那叫无病呻吟,叫日子过太好了,吃饱了撑的。

齐老太梗着脖子,儿子没向着媳妇,而是站在她这边,就像‘一家之主’的地位,还是像十年前,儿子还没出村读大学时,牢牢攥在她手里。

就算他们现在住上了筒子楼又怎样,这是她儿子赚来的,和陈茹娇一点关系也没有,她算什么东西。

齐焕华又催了声。

陈茹娇没理,从沙发上站起来,弯腰将沙发上的毛线毯抖平整,这还是她搬来这段时间,几个日夜织出来的。

“妈有什么意见,明天再说。现在太晚了,房子不隔音,说什么楼里都能听见,街坊邻居都是焕华的同事,不能让我们一家,吵的别人都睡不安稳。”

都是要脸的。

齐焕华终于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性所在。

筒子楼藏不了事。隔壁是和他同期进学校的年轻老师,楼上是专业人事科主任,这要是因为自己的家庭矛盾,闹的人尽皆知,可不是让别人看了笑话,去学校,别人指不定在背后怎么笑话他。

陈茹娇转身回屋,齐老太蹭地想要站起来,却被齐焕华手里用了力气按回去。

“妈,我替茹娇给你道歉,”随意扯了个理由,齐焕华只想快点把他妈哄好了,回房睡觉,“茹娇最近出去上班,家里还有商言商辰两个孩子,她忙不过来,有些疏忽的地方,您就稍微体谅下她。”

齐老太不乐意了,“体谅她?谁来体谅我?”

握着儿子的手,齐老太长叹一口气,“哪家媳妇年轻的时候,不都是这么过过来的?焕华,你爹走的早,是娘大夏天地里捡别人不要的谷子,一颗米一粒饭把你喂养长大,我过得不可怜?我可一句话没抱怨过。怎么到她这里,就事事不行?事事瞧不上?她一个老闺女,我们老齐家可没一点对不起她的地方。”

“儿啊,你也别怪妈多嘴。媳妇,宠是宠不了的,更何况还是二婚取回来的媳妇,你对她越好,她越是蹬鼻子上脸,商言商辰那俩孩子都被她养成了什么样子?之前还听话,现在和他妈一起与我做对。我看再过几天,估计连你的话都不会听了。”

事关自己的亲生儿子,齐焕华的脸色微暗,“我待会给她说说。”

“行了,你心里有数就成,说多了反倒成了我在搬弄是非。饿了没?”说起这个齐老太又是一肚子的火,“你看你每天这么晚回来,她一碗面都不愿意给你留,自己在外面又是吃肉又是下馆子,哪里把这个家放在心上了。”

“我不饿,妈。”眼看又要吵起来,齐焕华抵着太阳穴,从沙发上站起身,“太晚了,您也别折腾了,我扶您去睡觉。”

好说歹说才把齐老太送回房间。

齐焕华扯着领结,满身疲倦地走回房间。

能够进入燕京大学任教,是他一辈子的梦想,现在实现了,反倒与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成堆的教案和数不清的教研会,让他每天精疲力尽。

齐焕华和陈茹娇处对象时,做过一个梦,梦里孩子乖巧,妻子能干,和和美美举案齐眉。别人遇到他,都会羡慕:“娶了个能干顾家的好媳妇”。

梦里的一切都很真实,但现在他却有些搞不懂了,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主卧里,陈茹娇正坐在床上叠衣服,最近降温,薄衣服洗好了收进去,厚棉服洗干净了挂出了好几次买洗衣机,但陈茹娇舍不得,塞了棉花的军大衣,吸满水几十斤,都是她一个人蹲在走廊过道里搓干净。

齐焕华从外面进来,澡也没洗,直接躺在今天刚换的被罩上。

陈茹娇见怪不怪,“你明天穿的衣服我已经给你放在床头了。”

齐焕华闭着眼,看都没看,唔了声,“我明天要开会。”

陈茹娇便将床头的衣服放进柜子,“我待会把你‘的确良’的衬衫拿出来,太久没穿估计有点皱,挂一晚上,你明早走的时候别穿错。”

齐焕华说了声好,便再也没张嘴。

挂有胖娃娃画的房间里很安静,只能听见陈茹娇站起又坐下,摩擦布料窸窸窣窣。

床上的男人翻了个身。

“你也是的,妈年纪大了,干嘛事事都要和她争个对错。”

齐焕华质问的语气太过自然,他是真的想不明白,退让一步多大的事?何必闹的鸡犬不宁。

“她从乡下搬过不就成?”

“她是我妈,是你婆婆,又不是不讲理的人。”

将夏天的衣服叠好放到柜子最里面,陈茹娇的夏装,连衣柜的角落都占不满,她轻手关上衣柜。

像是把齐焕华的话听进去了,又像是根本没听。

和先前一样语调,淡淡的,没有丝毫起伏。

“因为我是在和你过日子,不是在和咱妈。”

再说什么,‘你妈不喜欢我’这种话,陈茹娇也觉得没意义了,齐焕华要是不觉得,自己说一千遍一万遍也没用。

他没做错什么,大错特错的人是她。

活了两辈子,还是走了上一世的老路,误以为一心一意对别人好就足够了,把自己交到别人手里。

爱情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婚姻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陈茹娇突然有些说不准了。

她想,哪怕是齐焕华心疼她一句,她都不会难过,但他没有,他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简单到不过是给齐老太道个歉而已,要什么骨气?凭什么要有委屈?

她只是老齐家娶回来的媳妇。

没有文化的乡下媳妇。

她是应当感恩戴德。

抬起来的手突然没了力气,陈茹娇胸口像是窝了一团火,无处发泄,最后她只是双手握拳,靠在衣柜上,像是上岸缺水的鱼,干呕似地喘了口气。

“衣服在衣柜里,你待会洗完澡自己拿出来挂着。”

脱衣服的齐焕华奇怪,停下解扣子的手,“那你干什么去?”

陈茹娇打开衣柜,将自己好不容易塞到衣柜最里面的衣服拿出来,一件件摆好,叠整齐,放在最方便拿取的位置,才再次关上柜门。

推开房门,她深吸一口气,“今天商辰有点咳嗽,晚上我去跟他们睡。”

……

一上午,燕印桃简直是扳着手指头上班,首次体会到什么叫做度日如年,她是儿科大夫,今天接诊的都不是疑难病人,大多开服贴,回家喝药就行。

又看完了一个病人,燕印桃长叹一声,缩躺进靠椅。

面对面坐着的梅医生洗干净手回来,打趣问道:“小桃这是咋啦?上午坐立难安,难不成中午有男朋友来接?”

等什么男朋友?庸俗!

燕印桃伸出食指摇晃几下,“nono,我是等着去吃饭。”

连洋文都拽出来了。

得知苏楚箐是育才饭店的厨师,她特意早餐都没吃,饿着肚子,就等着医院午休,到时候去饭店打几道菜回来,美美饱食一顿。

不仅梅医生疑惑,前来送表的护士长也好奇,“小桃医生是不是肚子饿了,我那儿还有几块牛奶早餐饼干,今天刚拆开的,我待会给你拿过来。”

“谢谢叙阿姨,”又有病人敲门,燕印桃坐起身,立马恢复专业医生的模样,她俏皮地快速说了句,“待会儿啊,我去育才国营饭店吃。”

国营饭店?

育才路的那家?

叙护士长不太理解地说了声,“好吧。”

她之前和丈夫,在饭店开业那几天特意去吃了一趟,味道嘛,也就是那么回事,规规矩矩,普普通通。

可能因为她和先生,是正儿八经的湖南人,育才饭店主打的粤菜,不太符合他俩的口味。但小桃医生这么期待地想要去吃,她虽然觉得踩雷,也没多说,只是在午休下班前,燕印桃邀请她一起前往的时候,找了个理由,委婉拒绝了。

燕京大学附属医院离育才路不远,离路口的育才饭店就更近了。

但燕印桃赶到的时候,售票处已经排了不少人。

每个吃饭的人,无不例外,都要叫上一句。

“服务员,我要淮山板栗猪骨汤。”

燕印桃一问才知道,这汤就是苏楚箐做的。肚子饿的咕咕叫,前胸贴后背,燕印桃心里却愈发期待,这得多好吃,让大家工作日大中午的,排成这样。

好不容易眼睁睁看着挡在自己前面的男人,磨磨唧唧点完菜,终于轮到自己,燕印桃登上台阶,半弯着腰,侧头贴近圆弧状的玻璃窗,对着售票室里的服务员说道,“姐,也给我张淮山板栗猪骨汤的票。”

其他的菜还没点,就被柜台后的售票员无情打断。

“汤卖完了。”

燕印桃顿时感到一阵晴天霹雳。

回头排队的人也是一顿哀嚎。

“这才几点,汤就卖完啦?”

“唉,你们就不能多准备些吗,都排半天的队了,大家的时间不是时间?看这事搞的,早知道我就不跑这么远了。”

就算服务员解释晚上还有供应,吐槽声仍然络绎不绝。

刚才站在台阶下面还不觉得,售票厅连着大堂,饭菜的香味沿着各种缝隙,直勾勾地往燕印桃鼻子里钻,其中猪骨汤的香味也许不是最浓烈的,却绝对是最吸引人的,猪脊髓完全融进汤水之间,板栗的甜香,淮山药的清香,再混合着猪肉细腻的油脂,油润且丰富,清淡却又不会感到无趣。

燕印桃不死心,指着还挂在铁架上的菜单板,力理据争,“菜名不还挂在公告栏上吗?姐,我好不容易趁下班赶过来一趟,总不能又空着肚子回去吧。”

但李丽娟又不是第一次听人叫‘姐’,小苏的汤实在是太火了,曾经理还特意让朱大横多买了猪骨和板栗,煮出来的汤,还没到中午饭点销售额最好的时候,就已经卖空了一锅。

“没了就是没了。”李丽娟语气强硬,“其他的还有,你要不要?”

“不要了。”

燕印桃遗憾,但却无可奈何,今天就是来尝尝楚箐的手艺,既然汤都没了,她也不想多花钱,回去吃食堂算了,就是可怜自己,苦苦等了一上午,最终白跑一趟。

唉声叹气刚走没两步路。

“唉,等等!这还有一张,刚才谁说要汤的?”

上一秒怨声载道的食客立马来了精神,大家都高声应和。饿到连路都走不动的燕印桃更是立马举手,活活像是打了鸡血,人挤人蛄蛹往里钻。

“是我!我先来的!”

最终,燕印桃运气极好的抢到了中午的最后一罐排骨汤。

叙护士长之前来育才饭店下过馆子,燕印桃这位美食饕餮怎么可能缺席。

正是因为知道过去的育才饭店是个什么样——中午十二点半都不见得大厅能坐满,更不用说连坐着吃饭的位置都没。提着骨汤往回赶,燕印桃才愈发咋舌。

这也太火了,根本就不是她认得的育才饭店。

梅医生刚回到办公室,一阵温润的菜香,瞬间扑面而来。

不仅是她,刚从医院食堂吃完饭回来的医生护士们都闻到了,医院食堂今天又是炖南瓜炖红薯,吃的人一点油水都没有,现在闻到这股气味,刚吃完饭的众人肚子又饿了。

“谁呀?背着咱偷偷吃好东西。”

燕印桃从办公桌后抬起头,举着盖子,弱弱问了句,“要不你们也来点?”

众人立即围上去。

“哟,还是骨头汤呢?我刚吃完饭,就尝一口。”

“我也!”

满满当当的一碗汤在大家手里转了一圈,等再回到燕印桃手里,一大半没了。

只是稍微客气了一下的燕印桃,心里泪流满面,谁懂啊,她才刚把盖子打开啊!

“这是在育才饭店端回来的?”

喝完汤的众人不肯走,围在儿童诊疗室聊天。

燕印桃一口汤一口饭,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咽下浸满汤汁的白要点苏师傅做的汤。”

还想再夸夸苏楚箐的手艺有多惊艳,但温热的肉汤让饥肠辘辘的燕印桃已经说不出来多余的话,反正她们闻着香味,就明白了。

刚来医院的小护士,吃不惯医院食堂,咬着护士长友情赞助的早餐饼干,疯狂吞咽着唾沫,闻着这肉汤的滋味,就连干巴的饼干,都觉得好吃了不少。

恶狠狠咬下一大块饼干,小护士下定决心,“明天我也要去试试。”

不就是花钱花票嘛,这钱该花!

燕印桃一边喝汤一边提醒,“早点过去,人可多了。”

“到饭点我跑着过去。”

燕印桃笑了笑,还是太年轻。

岂止是要跑着过去,明天她打算把家里的自行车都开过来,两个轮子的总比两条腿跑的快!

绵软的板栗微微咀嚼,便在口腔里如同松软的面包,轻而易举的化开。大火熬煮了整整一个上午的猪骨,已经将猪肉的香味完全熬煮出来了,稍微撕扯,便能轻松达到肉丝脱骨的效果。干瘦的猪肉特意被人剔除表面厚厚的一层猪油,只留下大块的瘦肉,因该是事先煎炸过的缘故,肉类自带的汤汁被牢牢锁定在猪肉里,就算经过熬煮,吃起来也并不会觉得干柴,反倒因为被板栗和淮山药的味道煮透了,丝丝咬下来,鲜嫩的口感之中,带着无法忽视的鲜甜。

从胃部到肚子,再到整具身体,燕印桃都感觉暖呼呼的。

吸干骨髓里残留的汤汁,燕印桃满足地盖上盖子,肚子久违的吃撑,发出不舒服的信号,燕印桃却久违地感觉到一种满足。

那是她在国外留学归来后,坐在心心念念的早餐铺前,一顿早饭,猛塞六笼小笼包都不能比拟的幸福。

吃饱喝足的燕印桃摸着肚子,减肥什么的,在此刻都远去了,她突然就懂了她姑妈尝尝挂在嘴边念叨的一句话,“能吃是福。”

放空几秒的燕印桃艰难坐起来,整理收拾干净桌面,为下午的看诊做准备。

在梅医生怪异的目光中,带着羡慕,自顾自嘟囔了句。

“顾屿衡那家伙,真是好福气啊。”

作者有话要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