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51TXT > 都市 > 宫廷小厨娘在年代文躺赢 > 第 30 章 甜咸豆花

9月23日。

苏楚箐特意用红笔在日历上勾了个圈。

这还是她第一次外出做工,宫里的御膳房和饭店后厨肯定不一样,无论是人员分工还是人情世故,对于苏楚箐来说都是全新体验。

家里现在就只有她和顾屿衡俩人。

宋恂初知道楚箐今天上班,担心他们俩忙不过来,昨天吃晚饭的时候就过来,把知晏知微接到她那边过夜去了。

其实根本没必要,后厨上班不用太赶早,八点半之前到就行,苏楚箐完全可以先将知晏知微送去育儿所再过去,反正饭店和育儿所就在同一条街上,下午下班早,她还能顺便接两个孩子回家。

“你忙的时候,有我也不用麻烦爸妈。”

苏楚箐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双手握着顾屿衡的衣角,将自己的想法说给他听。

供销社的冯婶推开门,端着脸盆往街边的下水口倒水,看到的就是小顾教授托着媳妇,清晨的雾里送她去上班。

顾教授和小苏都长的好,就像那戏本里唱的才子佳人,让人看着就欢喜。

“小苏上班去呢?”

苏楚箐笑着点头,“是的婶子。”

人美,声音也好听。

一直等二人的身影在转角处消失,冯婶才抱着面盆转身回家。

真好啊。

现在院子里谁谈起顾家夫妻不得感叹上一句。男人在燕京大学教书,听说前途无量;小苏自己也争气,不靠男人也不靠关系,凭着手艺硬是给自己在国营饭店找了个活计,听说招工那天,有大人物过好呢!

都是实打实的铁饭碗,能不让人羡慕吗。

时间还早,昨晚睡觉前顾屿衡就说今早要送她上班,俩人在育才国营饭店旁边找了家街边搭着的早餐铺,打算先吃饱了再过去。

鸟儿才开始扑腾着出来觅食,但这个时候已经是城北一天里最热闹的时间段。

那些上工、上班的人都贪睡,总要挨到不能再挨的辰光才起来。然后早上基本都急匆匆地在小吃铺里吃点就行,或者买点馒头烧饼边走边咬。

顾屿衡去买早饭,苏楚箐便占了两个干净点的座位,街边的桌椅都是店家早上摆好的,有需要的就随意找个位子吃,忙起来也没人收拾,剩下的碗碟堆在一起,里面还有前面食客没吃完的汤汤水水。

苏楚箐找摊主借了块抹布,把桌面上的油污擦干净,顾屿衡也端着早餐过来了。

他将咸豆花和甜粢饭放在自己面前,给苏楚箐买的是一碗洒了绵白糖的甜豆花和咸烧肉饼。

苏楚箐好奇,“你怎么知道我不吃咸豆花?”

苏楚箐虽然从小在北方长大,但却莫名有些口腹上的倔强,豆花在她眼里就该是甜的,带点咸味都不行。

顾屿衡从筷筒中抽出两双木筷,拧开保温杯,用自带的热水冲干净才递给苏楚箐。

“猜的。”

苏楚箐从他手中接过筷子,紧张的心情没来由放松了几分,“那你猜的还挺准。”

却听见坐在对面的顾屿衡,一板一眼,“老板说甜的豆花好吃。”他顿了下,“你喜欢甜味豆花,我记得了。”

苏楚箐虎牙咬着木筷尖尖。

清晨的雾气多了分朦胧的诗意,磨刀修锅的吆喝此起彼伏,安静的街道渐渐热闹起来,拖着手工木质板凳的老人,伛偻着腰,蹬着生锈的三轮车吱呀地从桌边经过。

明明还没品尝这家的甜豆腐脑到底是什么味道,舌尖却涌上来丝丝缕缕的蜜意。

哎呀,这人。

怎么连玩笑都不会开。

谁像他,开了玩笑,还会特意解释。

因为老板说好吃,所以买了;又因为她说喜欢吃甜味豆花,郑重地在心里记下。

热气腾腾的豆花在深秋的清晨冒着氲氤的热气,白雾在四方的狭窄天地里盘旋升空。

苏楚箐托着脸看他。

摊主准备的板凳很矮,苏楚箐坐着都别扭,更何况是他。长而直的腿弯曲,修长干净的手指握着铁勺,娴熟自然地将碗里的豆花搅散。

他今天还是穿着老三样,白衫黑裤,外面套着件再简单不过的深色长呢。

人来人往的热闹大街,买菜的大婶,吵架的商贩,他是独立于喧闹市井里,独一份的寂静风景。

苏楚箐突然起了逗逗他的兴趣,“如果我不喜欢甜的,就和你一样,喜欢加了酱油和葱花的咸豆腐脑怎么办?”

顾屿衡抬眼,淡色的琉璃眸子,刚好倒映出云层中喷薄而出的滚滚红日。

东曦既驾,云开日出。

他说得自然,几乎没有思考,语调像是谈论天气那般应当。

“会把我买的这碗给你。”

“我才不要,”先问的苏楚箐反倒最先败下阵来,白皙的脸颊爬上红霞,她低着头,学着顾屿衡的样子,将细嫩的豆腐慢慢搅散,脆生的语调里藏着笑,“我才不爱吃咸豆腐脑呢。你爱吃咸的,我也记下了。”

这下,顾屿衡也笑了,俊郎的眉眼舒展,淡棕的瞳间满是藏不住的笑意。

吃完早饭,顾屿衡一直把苏楚箐送到育才国营饭店的正门才掉头打算离开。

从车篓里帮苏楚箐将挎包拿出来,他顺带着询问晚上有没有时间。

自从苏楚箐得了国营饭店的活,刘婶幸与荣焉,这些天打听了不少关于饭店后厨的消息,连带着饭店秋季最新的作息时间表。得亏有她,苏楚箐在家养伤,也对育才饭店的基本情况了解门清。

“厨房跟着饭点孩子们还要在爸妈那儿多住几天,那我五点钟之后都是得空的,怎么了?”

“周涛斌老师和师母想见见你,晚上让我叫上你一起去他们家吃饭,要是你不想去,我待会去学校就回绝了。”

周老师?

苏楚箐蹙着眉头,思绪翻阅,便将姓名和人对上了号。

那天去市医院路上遇到的不就是周涛斌。和蔼可亲的老人,没想到竟然是顾屿衡的老师。

“不用,我有时间。”

顾屿衡点头,“好,等你下班我过来接你。”

毕竟是长辈,怎么能随便就拒绝?当决定权被他完完全全地放到她手上,苏楚箐感觉被重视被尊重的同时,也开始认真思考上门做客的事。

“家里还做了腊肠,等晚上给师母带些过去。”

顾屿衡都应下了。

育才国营饭店主要经营中晚餐,但后厨的员工上班还是要比前厅收银服务的早些,新鲜食材从供销社拖过来,需要对账和提前处理。

等苏楚箐从育才街分出来的小岔路绕到饭店后街,狭窄的后门口已经是一番热闹的景象。

光着膀子的采购员,脖间搭着条发黑的毛巾,擦着汗,嘴里喊着三二一,气喘吁吁地几人一起,将捆好的食材从三轮车上搬下来。

苏楚箐料到这么大个饭店,每日的消耗不会少,但等看见路肩两侧的护坡,层层叠叠摆满了被塞装的满满当当的蛇皮袋时,还是略感震惊。

有肉有菜,琳琅满目。

就连新鲜鸡蛋都买了足足四整筐!

更不用说还挂着露珠和泥土的当季新鲜蔬菜,苏楚箐还看见了用麻绳捆好的淮山药,因为甚至没地方摆放,采购员嫌麻烦,直接扔到马路边边上去了。

拿着收据单对菜的曾经理,检查完今天烧鹅所需原材料的品质,找到家禽的分类,在密密麻麻的纸单上,用吸了红墨的英雄画了一个巨大的叉。

抬头,便与同样在打量食材的苏楚箐打了个照面,收起收据单,朝她所站的方向走去。

苏楚箐此时面前正放着一筐青白相间的植物,没剥皮的长段像葱,剥了皮的又像笋,青葱郁郁,正是这个季节大面积上市的茭白。

无论是清炒还是炖肉,都别有一番滋味。

这东西看着硬邦,实际上根本不好运输和保存,堆在一起一压,还没运到宫里,下面的就流水发臭坏掉了。

苏楚箐也只是偶尔跟着熹妃娘娘前往行宫过冬,在路上吃到过几回。

“曾经理。”

见到来人,苏楚箐与他打招呼。

曾家礼不在意地摆手,语气有些冲。

“依你看,今天菜的品质怎么样?”

苏楚箐虽然吃的不多,但辨别好坏的能力还是有的,拿起一根茭白在手中掂量,不过片刻,她心中便有了结论。

“表皮光滑,单根分量也足,是当季茭白中较好的品质了。”

曾家礼点头,示意她继续说。

“茭白是水生蔬菜,质地鲜嫩,味甘实,纤维少,口感也清爽。唯一的缺点就是成熟期短,容易老,如果黑心灰心,都是品质粗老的表现,不仅不容易烹制,也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口感。但是饭店今天进的这一批,”苏楚箐指尖用力,轻而易举便在茭白外皮上划出道浅浅的口子,“体型均匀,色泽洁白,质地脆嫩,无论是烧、焖,还是和其他配菜一起炒,都能将它的脆甜滋味最大程度发挥出来。”

闻言,曾家礼的表情总算好了些,今早进的食材气的他一肚子火,现在终于来了个看的过眼的。

与此同时,曾家礼对苏楚箐也不由得高看几眼,茭白之所以与莼菜、鲈鱼并称为“江南三大名菜”,原因就在于它主要分布于江浙和两广一带,北方可不常见,吃的人不多,更不用说评鉴了。

这一筐还是他托关系,走水运,沿着长江下游经过武汉,一路用货轮送过来的。

在收据单末尾的【茭白】后头画了个勾,曾家礼语气柔和了不少,“人还没来齐,这里全是泥巴水,门也被堵着了,你先去前头找个位置坐坐。”

话还没说完,好不容易消下去的火又冒起了水市送过了走,别在这给我添堵!”

后街本就逼仄,采购师傅们搬来搬去的,站在这儿也是碍事,苏楚箐便沿着原路返回,打算从饭店大门进去。

刚穿过巷子,便听见一道呼声。

“哎哟哟!”

李丽娟刚与邱师傅对好今日饭店上新的菜品,想要把写好的菜单推进堂口,滚轮却被倒在地上的拖把杆卡住,铁架连带着人都失了重心。

苏楚箐眼疾手快,在架子倒下去前,快走几步,搀扶了一把,两人合力一人扶着一边,花了番力气,才将歪歪扭扭的滑架立住。

挂在铁杆上的木板摇晃,叮呤咣啷,系在铁架上的木板,噼里啪啦全都落在了地上。

苏楚箐弯腰将刷了黑漆的长条木板依次捡起来,上面还有没擦干净粉笔字的痕迹。

“娟姐怎么把菜单推出来了?”

差点被压住的刘丽娟捂着胸口哎呦了几声,顺了口气,这才蹲下身,和苏楚箐一起捡着木牌。

“我平时不是坐堂口嘛,收款、售票和换改菜单,都是坐柜的活。刚才邱师傅给我说今天有几道菜要改改,我就想着一道推出来,随便除下灰。”

李丽娟一边往架子上挂着木牌,一边长吁道,“好在你帮我挡了下,不然今天摔一跤,全是水泥石板地的,这可了得。”

苏楚箐站着,将怀里的木板挨个递出去,“我还以为菜单也是后厨在管。”

“哪能呢,厨房那么多事,你们怎么顾得过菜单也不是天天都要换,平时最多炒时蔬这类应季性强的菜品会换换,鸡鸭鹅啊还有鱼虾那类大菜,只要供销社有货,都是不会变的。”

李丽娟退后几步,确认木板分门别类都摆在正确的位置上,拍拍手上的灰,“行,看着是这么回事,就这样吧。”

苏楚箐指着摆在最上头的第一个牌子,“哪儿不还是空着的吗?”

李丽娟将铁架推进去,又用带锁的链子固定,“那是今天的汤品,邱师傅和吴师傅还没商量出来呢。”

拿出条干净的抹布,李丽娟坐在柜台后面,利索地擦拭桌面。

“这些天,天天有人来问‘芙蓉蔬菜汤’的师傅什么时候来上班,这不就给盼来了。我看邱师傅和吴师傅今天干脆歇一天,让你来负责汤水,好歹是个人才,也要有用武之地呀。”

知道娟姐是在打趣自己那天了没用,还要看曾经理的安排。”

前些天‘斗菜’,苏楚箐的手艺太过惊艳,又是自己从中撮合才招进来的,李丽娟本就对她心生好感,如今看她性格又好,话也不由得多了起来。

就是有些可惜。苏楚箐带着一家子来饭店吃饭的那天,李丽娟家里刚好有事。过了几天才从其他婶子嘴里得知她都结婚了,家里的男人也有大出息,在燕京大学任职!

虽然现在都讲究自由恋爱,但小苏要是单身,这么敞亮的人儿,她指定要把家里的侄儿全给她介绍一遍!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5-1611:37:35~2024-05-1721:23: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胡萝卜冰沙24瓶;疏影7瓶;林夕兮兮、爱吱吱izzy的朝晓杏、舒昀5瓶;u、桃子不甜呀?3瓶;薛粒、随风飘荡的小海带2瓶;随心所欲、瑶、甜橙花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9月23日。

苏楚箐特意用红笔在日历上勾了个圈。

这还是她第一次外出做工,宫里的御膳房和饭店后厨肯定不一样,无论是人员分工还是人情世故,对于苏楚箐来说都是全新体验。

家里现在就只有她和顾屿衡俩人。

宋恂初知道楚箐今天上班,担心他们俩忙不过来,昨天吃晚饭的时候就过来,把知晏知微接到她那边过夜去了。

其实根本没必要,后厨上班不用太赶早,八点半之前到就行,苏楚箐完全可以先将知晏知微送去育儿所再过去,反正饭店和育儿所就在同一条街上,下午下班早,她还能顺便接两个孩子回家。

“你忙的时候,有我也不用麻烦爸妈。”

苏楚箐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双手握着顾屿衡的衣角,将自己的想法说给他听。

供销社的冯婶推开门,端着脸盆往街边的下水口倒水,看到的就是小顾教授托着媳妇,清晨的雾里送她去上班。

顾教授和小苏都长的好,就像那戏本里唱的才子佳人,让人看着就欢喜。

“小苏上班去呢?”

苏楚箐笑着点头,“是的婶子。”

人美,声音也好听。

一直等二人的身影在转角处消失,冯婶才抱着面盆转身回家。

真好啊。

现在院子里谁谈起顾家夫妻不得感叹上一句。男人在燕京大学教书,听说前途无量;小苏自己也争气,不靠男人也不靠关系,凭着手艺硬是给自己在国营饭店找了个活计,听说招工那天,有大人物过好呢!

都是实打实的铁饭碗,能不让人羡慕吗。

时间还早,昨晚睡觉前顾屿衡就说今早要送她上班,俩人在育才国营饭店旁边找了家街边搭着的早餐铺,打算先吃饱了再过去。

鸟儿才开始扑腾着出来觅食,但这个时候已经是城北一天里最热闹的时间段。

那些上工、上班的人都贪睡,总要挨到不能再挨的辰光才起来。然后早上基本都急匆匆地在小吃铺里吃点就行,或者买点馒头烧饼边走边咬。

顾屿衡去买早饭,苏楚箐便占了两个干净点的座位,街边的桌椅都是店家早上摆好的,有需要的就随意找个位子吃,忙起来也没人收拾,剩下的碗碟堆在一起,里面还有前面食客没吃完的汤汤水水。

苏楚箐找摊主借了块抹布,把桌面上的油污擦干净,顾屿衡也端着早餐过来了。

他将咸豆花和甜粢饭放在自己面前,给苏楚箐买的是一碗洒了绵白糖的甜豆花和咸烧肉饼。

苏楚箐好奇,“你怎么知道我不吃咸豆花?”

苏楚箐虽然从小在北方长大,但却莫名有些口腹上的倔强,豆花在她眼里就该是甜的,带点咸味都不行。

顾屿衡从筷筒中抽出两双木筷,拧开保温杯,用自带的热水冲干净才递给苏楚箐。

“猜的。”

苏楚箐从他手中接过筷子,紧张的心情没来由放松了几分,“那你猜的还挺准。”

却听见坐在对面的顾屿衡,一板一眼,“老板说甜的豆花好吃。”他顿了下,“你喜欢甜味豆花,我记得了。”

苏楚箐虎牙咬着木筷尖尖。

清晨的雾气多了分朦胧的诗意,磨刀修锅的吆喝此起彼伏,安静的街道渐渐热闹起来,拖着手工木质板凳的老人,伛偻着腰,蹬着生锈的三轮车吱呀地从桌边经过。

明明还没品尝这家的甜豆腐脑到底是什么味道,舌尖却涌上来丝丝缕缕的蜜意。

哎呀,这人。

怎么连玩笑都不会开。

谁像他,开了玩笑,还会特意解释。

因为老板说好吃,所以买了;又因为她说喜欢吃甜味豆花,郑重地在心里记下。

热气腾腾的豆花在深秋的清晨冒着氲氤的热气,白雾在四方的狭窄天地里盘旋升空。

苏楚箐托着脸看他。

摊主准备的板凳很矮,苏楚箐坐着都别扭,更何况是他。长而直的腿弯曲,修长干净的手指握着铁勺,娴熟自然地将碗里的豆花搅散。

他今天还是穿着老三样,白衫黑裤,外面套着件再简单不过的深色长呢。

人来人往的热闹大街,买菜的大婶,吵架的商贩,他是独立于喧闹市井里,独一份的寂静风景。

苏楚箐突然起了逗逗他的兴趣,“如果我不喜欢甜的,就和你一样,喜欢加了酱油和葱花的咸豆腐脑怎么办?”

顾屿衡抬眼,淡色的琉璃眸子,刚好倒映出云层中喷薄而出的滚滚红日。

东曦既驾,云开日出。

他说得自然,几乎没有思考,语调像是谈论天气那般应当。

“会把我买的这碗给你。”

“我才不要,”先问的苏楚箐反倒最先败下阵来,白皙的脸颊爬上红霞,她低着头,学着顾屿衡的样子,将细嫩的豆腐慢慢搅散,脆生的语调里藏着笑,“我才不爱吃咸豆腐脑呢。你爱吃咸的,我也记下了。”

这下,顾屿衡也笑了,俊郎的眉眼舒展,淡棕的瞳间满是藏不住的笑意。

吃完早饭,顾屿衡一直把苏楚箐送到育才国营饭店的正门才掉头打算离开。

从车篓里帮苏楚箐将挎包拿出来,他顺带着询问晚上有没有时间。

自从苏楚箐得了国营饭店的活,刘婶幸与荣焉,这些天打听了不少关于饭店后厨的消息,连带着饭店秋季最新的作息时间表。得亏有她,苏楚箐在家养伤,也对育才饭店的基本情况了解门清。

“厨房跟着饭点孩子们还要在爸妈那儿多住几天,那我五点钟之后都是得空的,怎么了?”

“周涛斌老师和师母想见见你,晚上让我叫上你一起去他们家吃饭,要是你不想去,我待会去学校就回绝了。”

周老师?

苏楚箐蹙着眉头,思绪翻阅,便将姓名和人对上了号。

那天去市医院路上遇到的不就是周涛斌。和蔼可亲的老人,没想到竟然是顾屿衡的老师。

“不用,我有时间。”

顾屿衡点头,“好,等你下班我过来接你。”

毕竟是长辈,怎么能随便就拒绝?当决定权被他完完全全地放到她手上,苏楚箐感觉被重视被尊重的同时,也开始认真思考上门做客的事。

“家里还做了腊肠,等晚上给师母带些过去。”

顾屿衡都应下了。

育才国营饭店主要经营中晚餐,但后厨的员工上班还是要比前厅收银服务的早些,新鲜食材从供销社拖过来,需要对账和提前处理。

等苏楚箐从育才街分出来的小岔路绕到饭店后街,狭窄的后门口已经是一番热闹的景象。

光着膀子的采购员,脖间搭着条发黑的毛巾,擦着汗,嘴里喊着三二一,气喘吁吁地几人一起,将捆好的食材从三轮车上搬下来。

苏楚箐料到这么大个饭店,每日的消耗不会少,但等看见路肩两侧的护坡,层层叠叠摆满了被塞装的满满当当的蛇皮袋时,还是略感震惊。

有肉有菜,琳琅满目。

就连新鲜鸡蛋都买了足足四整筐!

更不用说还挂着露珠和泥土的当季新鲜蔬菜,苏楚箐还看见了用麻绳捆好的淮山药,因为甚至没地方摆放,采购员嫌麻烦,直接扔到马路边边上去了。

拿着收据单对菜的曾经理,检查完今天烧鹅所需原材料的品质,找到家禽的分类,在密密麻麻的纸单上,用吸了红墨的英雄画了一个巨大的叉。

抬头,便与同样在打量食材的苏楚箐打了个照面,收起收据单,朝她所站的方向走去。

苏楚箐此时面前正放着一筐青白相间的植物,没剥皮的长段像葱,剥了皮的又像笋,青葱郁郁,正是这个季节大面积上市的茭白。

无论是清炒还是炖肉,都别有一番滋味。

这东西看着硬邦,实际上根本不好运输和保存,堆在一起一压,还没运到宫里,下面的就流水发臭坏掉了。

苏楚箐也只是偶尔跟着熹妃娘娘前往行宫过冬,在路上吃到过几回。

“曾经理。”

见到来人,苏楚箐与他打招呼。

曾家礼不在意地摆手,语气有些冲。

“依你看,今天菜的品质怎么样?”

苏楚箐虽然吃的不多,但辨别好坏的能力还是有的,拿起一根茭白在手中掂量,不过片刻,她心中便有了结论。

“表皮光滑,单根分量也足,是当季茭白中较好的品质了。”

曾家礼点头,示意她继续说。

“茭白是水生蔬菜,质地鲜嫩,味甘实,纤维少,口感也清爽。唯一的缺点就是成熟期短,容易老,如果黑心灰心,都是品质粗老的表现,不仅不容易烹制,也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口感。但是饭店今天进的这一批,”苏楚箐指尖用力,轻而易举便在茭白外皮上划出道浅浅的口子,“体型均匀,色泽洁白,质地脆嫩,无论是烧、焖,还是和其他配菜一起炒,都能将它的脆甜滋味最大程度发挥出来。”

闻言,曾家礼的表情总算好了些,今早进的食材气的他一肚子火,现在终于来了个看的过眼的。

与此同时,曾家礼对苏楚箐也不由得高看几眼,茭白之所以与莼菜、鲈鱼并称为“江南三大名菜”,原因就在于它主要分布于江浙和两广一带,北方可不常见,吃的人不多,更不用说评鉴了。

这一筐还是他托关系,走水运,沿着长江下游经过武汉,一路用货轮送过来的。

在收据单末尾的【茭白】后头画了个勾,曾家礼语气柔和了不少,“人还没来齐,这里全是泥巴水,门也被堵着了,你先去前头找个位置坐坐。”

话还没说完,好不容易消下去的火又冒起了水市送过了走,别在这给我添堵!”

后街本就逼仄,采购师傅们搬来搬去的,站在这儿也是碍事,苏楚箐便沿着原路返回,打算从饭店大门进去。

刚穿过巷子,便听见一道呼声。

“哎哟哟!”

李丽娟刚与邱师傅对好今日饭店上新的菜品,想要把写好的菜单推进堂口,滚轮却被倒在地上的拖把杆卡住,铁架连带着人都失了重心。

苏楚箐眼疾手快,在架子倒下去前,快走几步,搀扶了一把,两人合力一人扶着一边,花了番力气,才将歪歪扭扭的滑架立住。

挂在铁杆上的木板摇晃,叮呤咣啷,系在铁架上的木板,噼里啪啦全都落在了地上。

苏楚箐弯腰将刷了黑漆的长条木板依次捡起来,上面还有没擦干净粉笔字的痕迹。

“娟姐怎么把菜单推出来了?”

差点被压住的刘丽娟捂着胸口哎呦了几声,顺了口气,这才蹲下身,和苏楚箐一起捡着木牌。

“我平时不是坐堂口嘛,收款、售票和换改菜单,都是坐柜的活。刚才邱师傅给我说今天有几道菜要改改,我就想着一道推出来,随便除下灰。”

李丽娟一边往架子上挂着木牌,一边长吁道,“好在你帮我挡了下,不然今天摔一跤,全是水泥石板地的,这可了得。”

苏楚箐站着,将怀里的木板挨个递出去,“我还以为菜单也是后厨在管。”

“哪能呢,厨房那么多事,你们怎么顾得过菜单也不是天天都要换,平时最多炒时蔬这类应季性强的菜品会换换,鸡鸭鹅啊还有鱼虾那类大菜,只要供销社有货,都是不会变的。”

李丽娟退后几步,确认木板分门别类都摆在正确的位置上,拍拍手上的灰,“行,看着是这么回事,就这样吧。”

苏楚箐指着摆在最上头的第一个牌子,“哪儿不还是空着的吗?”

李丽娟将铁架推进去,又用带锁的链子固定,“那是今天的汤品,邱师傅和吴师傅还没商量出来呢。”

拿出条干净的抹布,李丽娟坐在柜台后面,利索地擦拭桌面。

“这些天,天天有人来问‘芙蓉蔬菜汤’的师傅什么时候来上班,这不就给盼来了。我看邱师傅和吴师傅今天干脆歇一天,让你来负责汤水,好歹是个人才,也要有用武之地呀。”

知道娟姐是在打趣自己那天了没用,还要看曾经理的安排。”

前些天‘斗菜’,苏楚箐的手艺太过惊艳,又是自己从中撮合才招进来的,李丽娟本就对她心生好感,如今看她性格又好,话也不由得多了起来。

就是有些可惜。苏楚箐带着一家子来饭店吃饭的那天,李丽娟家里刚好有事。过了几天才从其他婶子嘴里得知她都结婚了,家里的男人也有大出息,在燕京大学任职!

虽然现在都讲究自由恋爱,但小苏要是单身,这么敞亮的人儿,她指定要把家里的侄儿全给她介绍一遍!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5-1611:37:35~2024-05-1721:23: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胡萝卜冰沙24瓶;疏影7瓶;林夕兮兮、爱吱吱izzy的朝晓杏、舒昀5瓶;u、桃子不甜呀?3瓶;薛粒、随风飘荡的小海带2瓶;随心所欲、瑶、甜橙花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