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51TXT > 都市 > 宫廷小厨娘在年代文躺赢 > 第 24 章 黑鱼豆腐汤

苏楚箐坐的地方正对着医院正门,顾屿衡去后面的车棚停车。

本就人来人往的大厅,此刻更是乱成一锅粥。

带着孩子的家长慌乱叫着自家孩子的名字,有人从房间里跑出来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医生护士高声维持着秩序,但却仍然无济于事。

“就人贩子就在那,别让他跑了!”

乌泱泱一堆人从医院跑出来,被他们追着跑的人贩子横冲直撞,单手抱着黑溜溜的布包,另一只手肆意推让行人。

男人外面套着以假乱真的白大褂,内里露出来的衣服却灰扑扑的。头发捯饬的人模人样,但表情和五官却凶神恶煞,看着都不好惹。

说时迟那时快,兵荒马乱中,苏楚箐听到一声,“快点!这里!”

顺着声音回过头,与人贩子有几分相像的中年女人骑着三蹦子,就停在医院花坛旁的正门口。

她停的位置很巧妙,手里拿着和人贩子一模一样的黑色布包,人贩子过来把孩子给她,她马上就能趁乱逃走。

要不是苏楚箐刚好坐在这,根本看不到这里有人过来。

一看这俩人就是提前准备好了的,一招偷梁换柱,孩子要是落到他们手里,想要找回来估计难于上青天。

眼看人贩子就要跑过来了,苏楚箐来不及多想,立马伸出一只脚。

人贩子根本没料到半路会杀出个程咬金,更没想到有人敢伸腿绊他,毫无防备,整个人连带着装有幼童的布袋向前飞去。

这摔一下可不得了,好在苏楚箐早有准备,眼疾手快地抓着袋子,还没等孩子飞出去就提起来,只有人贩子狠狠摔在地上,摔了个狗啃屎。

“妈的!”

人贩子挣扎地想要从地上爬起来,热乎乎的白米饭便咣地盖在他脑袋上。

担心虎娃的病情,苏楚箐特意用灵泉水蒸了碗米饭带上,想着多摄入点灵泉水,病好的也会更快些,却不想还没等着吃,却在这种地方排上了用场。

米饭用铁皮饭盒装着,压在汤底下,哪怕是过了半个多小时,依旧热乎,苏楚箐拿着都觉得烫手,何况蒸碗盖在脸上。

人贩子哀嚎一声,连忙捂脸,一直握在手里的刀也掉了。

苏楚箐心里一惊。

这要被人贩子重新捡起来,受伤的可是自己。赶忙伸脚想要踢开,但有人比她更快。

赶过来的顾屿衡将苏楚箐和孩子严严实实挡在自己身后,随即一脚踩在人贩子前伸的手背上。

回过神来的人贩子也知道今天孩子没办法带走了,再不逃他自己也走不掉,拼了命开始反击。

顾屿衡虽然看着瘦,但力气却不小,死死钳住人贩子的手腕,一招利落的擒拿术,直接将人贩子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眼看事情败露,人贩子的同伙骑着三蹦子就想跑,但苏楚箐怎么会给她跑的机会,赶忙大声叫道。

“骑三轮车的女人是人贩子的同伙,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后面赶上来的群众立即兵分两路,用身体搭建成人墙,不给人贩子丝毫逃跑发机会。

为了防止孩子哭闹,人贩子一直捂着孩子的嘴鼻,等苏楚箐解开包裹,小小的人儿脸已经完全紫青,肚子鼓的老大,只有最后微弱的气息吊着命。

苏楚箐恨不得再上去踢两脚人贩子,挨千刀的人渣,这种丧尽天良的事都做得出来。

“我的孩子啊!”

还穿着病号服的女人拒绝别人的搀扶,跌跌撞撞跑出来,看见苏楚箐怀里的孩子,眼泪瞬间就落下来了。

她情绪处于崩溃的边缘,拉着苏楚箐的手道谢,“谢谢你同志,真的谢谢你,要是没有你,今天可怎么办啊。”

说着她就要跪下来。

苏楚箐立马扶起她,“别别,你先起来,孩子命大,会没事的。”

孕妇坐在地上哭的昏天暗地,苏楚箐于心不忍,用手指往幼童嘴里送了几滴灵泉水,才将孩子递给医生,现在说什么都太过苍白,只希望孩子能平平安安地熬过这一劫。

孩子家属跟着医生将孩子送去重症监护室,及时赶到的警察将人贩子绑上手铐。

新调过来的保安维护秩序,医院前围观的人群渐渐散去。

苏楚箐这才感到一阵后怕,想要搀扶着什么,却被人整个揽进怀里。

“没受伤吧?”

顾屿衡的气息毫无缓冲地压下话还微微喘着气,苏楚箐却感到无比的心安。

“没,”扶着他坚硬的臂膀,苏楚箐可怜巴巴地抬头看他,“就是腿软了。”

……

“小苏?!”

刚打完水的刘婶领着铁皮水壶,刚走到虎娃的病房门口,就与抱着苏楚箐的顾屿衡打了个照面。

“哎呦!这是怎么了?老李,赶紧出来!”

苏楚箐不好意思地缩在顾屿衡怀里,本来只是以为被人贩子吓到腿软,没多大事,缓缓就好了。

结果顾屿衡不放心带她挂了门诊号,看了医生才知道是绊人贩子的时候崴了脚,医生说还好崴的不太严重,最近几天充分休息、避免干重活就行。

顾屿衡却说什么都不让她下地走路,从医务室到住院部,都是他一路抱着过来。

一路上打量的目光都快把苏楚箐煮熟了。

“快放我下来,”苏楚箐红着脸,拍拍顾屿衡的手臂:“没什么大问题,婶子,就是把脚扭到了。”

“这还不严重?伤筋动骨一百天!”

刘婶不赞同地提高了音量,边收拾虎娃的病床,边不忘数落父子俩。

“我说了多少次了啊?叫你把儿子的玩具收起来,扔的到处都是,来人都没地方落脚!来来,小顾把楚箐放这,慢点啊,别把脚碰到了。”

见刘婶直接把虎娃赶下病床,苏楚箐哭笑不得。

“这怎么能行,虎娃还生着病呢,婶子我真没事,就屿衡大惊小怪,现在让我走回去都没问题。”

刘婶摆摆手。

“你就老实坐着吧!虎娃早好了,昨天也不知道吃了什么,把肚子给吃坏了,催完吐就好了。今天下午我们就打算办完出院手续回去。反倒是你,人好好的,怎么把脚给崴了?小顾哪里是大惊小怪,他是心疼你呢。”

苏楚箐的脸更红了,还不等她回答刘婶的问题,病房门被敲响,身穿制服的警察同志站在门口。

“是顾屿衡和苏楚箐同志吧?我们是市公安局外派办事处的特别办案人员,针对刚才医院楼下发生的新生儿拐卖案,有一些细节想向你们询问,不知道你们现在有没有时间?”

现在是和平年代,公安办案可不常见,更何况来的还是特警。

走廊里顷刻挤满了人,来往的病人和家属有意无意往病房里瞅,都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刘婶和李教授也站起身来。

反倒是挡在苏楚箐面前被围观的顾屿衡,淡然依旧,丝毫没有受到半分影响,不卑不亢地礼貌颔首。

“对,是我们。警察同志,我的妻子脚受伤了,现在有些不方便,不知道我一个人和你们过去可不可以?”

为首的警官没有过多思考,正声道。

“当然可以。你们俩夫妻这次见义勇为,是干好事,是咱们工人阶级的英雄!我们只是想了解事情的详细经过,因为这件案子比较特殊,要是方便的话,不知道可不可以就在这做笔录?”

顾屿衡低头询问苏楚箐的意见。

苏楚箐自然是没意见,人贩子罪孽深重,多少家庭因为这群人分崩离析,妻离子散,帮助警察同志办案,也就是早点解救那些受苦的孩子和母亲。

“方便的。”

刘婶和李教授更是百分百支持警察工作。

特别在得知苏楚箐夫妻俩做的是好事后,李教授拎着虎娃的后衣领,就要将他拖出房间。

“我不走,我不走,苏姨特意给我煮的汤,我要喝了再出去!”

虎娃抱着饭盒,说什么也不愿意配合工作。

“我再说一遍,你走不走?”

刘婶都要被气死了,抬起手就要打他,虎娃撅着脸,俩人谁也不服谁。

依旧是带头的警官出来劝架。

“没事,我们就是简单问问,留孩子在房间里没太大问题。”

又不是审讯犯人,不用那么严肃。

来做笔录的警察自家也有孩子,每天吃饭都让大人头疼,他还是第一次见吃饭这么积极的孩子,心里暗自觉得好笑,这汤该做的有多好吃,让孩子生病了都恋恋不忘。

听警察同志都这么说了,刘婶恨铁不成钢,也只能作罢。

“安静点吃,别惹事知道吗?”

虎娃赶忙点头,立正敬礼,“明白了,长官!”

流里流气的,刘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瞪了眼站在一旁的李教授,“看你教的好儿子!”

“孩子吃点东西……”接收妻子警告的眼神,李教授投降,“好好好,我不说了。开钰在房间里老实点啊,那我们就先出去了,你们忙。”

房间里彻底安静下来,只有虎娃窸窸窣窣解开饭盒外塑料袋的声音。

简单的自我介绍后,领头的警察同志便开始询问,苏楚箐和顾屿衡仔细回想当时的情景,事无巨细地回答。

其他两位看起来稍微年轻点的警官,坐在病房旁边的沙发上,低头做着笔录。

李警察上半年才从省政法干校毕业,刚参加工作不久,今天是他第一次跟着局里的前辈们外出执勤,负责秩序维护和记录工作。

一开始他还能稳住心神,兢兢业业记录与对话人交流的全部内容。

但随着沙发对面小男孩将餐盒盖拧开,他的思绪渐渐越飘越远,要不是前辈一个眼神杀过来,他指定会完不成任务。

但这汤……也太香了吧!

鲜美的香气起初还不明显,随着虎娃汤勺的搅拌,鱼类的鲜味随着缭绕的热气彻底在房间里弥散开来。

比起李警察之前尝过的鱼汤,名叫虎娃的孩子喝的这碗汤,明显更加……柔和。

对!就是柔和。

扑鼻的香味里几乎闻不到任何调味料的气味,就是单纯的鱼肉鲜香。

像是把鱼肉完完全全融进了香味里,李警官嗅嗅鼻子,仿佛热腾腾的鱼汤就在眼前,又鲜又香,浓郁勾人。

事发突然,公安不吃午饭办案是常有的事,李警察将‘为人民服务’的五字真言时刻铭记在心,却还是感觉今天的笔录格外难熬。

领头的警官此刻也叫苦不堪,他原先还想,让孩子喝完汤能有多大的事,现在才知道自己的一时心软,给他们办案挖了多大个坑。

孩子的确乖,安安静静坐在角落里,喝汤都尽量不发出声音。

但那汤的香味却一个劲地往鼻子里钻!

很难形容汤的香味,大道至简,返璞归真,初闻并未感觉有什么平常的,但渐渐的,河鱼的鲜美像是把钩子,特别是虎娃吃的舒爽了,喝一口汤,满足地发出喟叹,动静和香气混在一起,勾的人心痒痒。

要不是还在工作期间,他都想舔着脸问问,能不能给他也尝一口!

再看看带出来的小李,哈达子都快流到笔记本上了。

领头警察加快了询问的速度,全程没有多余的废话,直击事件的关键节点,很快就将顾屿衡与苏楚箐在现场的所见所闻记录在案。

“谢谢顾教授和苏同志。”

领头的警官结束问话,尊敬地与俩人握手。

在得知顾屿衡是燕京大学教授后,警官不仅肃然起敬,这可是国家培养出来最聪明的那批人。

更何况苏楚箐同志作为一介女流,看起来柔柔弱弱,手无寸铁之力,却敢冲到最前面阻止罪犯,这般魄力和思想高度,无论是作为人民警察还是普通群众,都是值得赞扬和肯定的。

不愧是大学教授,不愧是教授家属!

领头警官忠心表达感谢。

“今天打扰你们了。你们帮助公安捉捕归案的两名嫌疑人,与我省乃至华北地区的人口走私案有着重大联系,你们今天的善举,帮助的不仅仅是获救的孩子,更帮助了成十上百个被拐卖的孩童和家庭。这是我的传呼机号码,打拐工作后续有任何进度都会第一时间告诉你们。我们单位的车就停在楼下,你们要是忙完了,我亲自送你们回去。”

顾屿衡回握住手,“谢谢警察同志,那就麻烦了。”

“不麻烦,有需要随时联系。”领头警察推开房门。

负责记录的李警察也合上本子站起来,趁着整理沙发的间隙,还不忘看一眼馋了他半天的鱼汤到底长什么样。

结果便看到虎娃抱起碗,咕噜将最后点汤喝了个精光,然后伸着舌头,把嘴角的残渣舔完才心满意足地结束。

好家伙,短短几分钟,这孩子就把汤喝完了!

李警察只能用羡慕嫉妒来表示此刻的心情。

警察叔叔的工作结束,虎娃也没了顾虑,抱着肚子躺在沙发上,满足地打了个饱嗝。

嗝声响亮地门外走廊里都能听见。

领头的警察打趣道:“那孩子吃饭可太香,把我都馋饿了。忙了一上午,大家都辛苦了,走,我请你们吃饭去。”

“哪里是孩子吃饭香?”另一位与小李同时入编的警察捂着肚子反驳,“是那碗汤煮的好。真是奇了怪了,普普通通的一碗鱼汤而已,怎么能煮的这么香?”

一看就是没做过饭,李警官暗自吐槽,如果这还叫‘普通’,那他真不知道还有什么是美味了。

啥也不想说,饥肠辘辘的李警察举手。

“班长,中午我想喝鱼汤。”

领头警官哭笑不得,“喝喝喝!看看把你们一个个给馋的,丢不丢人!”

作者有话要说

待会还有一章~谢谢宝们的营养液~

苏楚箐坐的地方正对着医院正门,顾屿衡去后面的车棚停车。

本就人来人往的大厅,此刻更是乱成一锅粥。

带着孩子的家长慌乱叫着自家孩子的名字,有人从房间里跑出来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医生护士高声维持着秩序,但却仍然无济于事。

“就人贩子就在那,别让他跑了!”

乌泱泱一堆人从医院跑出来,被他们追着跑的人贩子横冲直撞,单手抱着黑溜溜的布包,另一只手肆意推让行人。

男人外面套着以假乱真的白大褂,内里露出来的衣服却灰扑扑的。头发捯饬的人模人样,但表情和五官却凶神恶煞,看着都不好惹。

说时迟那时快,兵荒马乱中,苏楚箐听到一声,“快点!这里!”

顺着声音回过头,与人贩子有几分相像的中年女人骑着三蹦子,就停在医院花坛旁的正门口。

她停的位置很巧妙,手里拿着和人贩子一模一样的黑色布包,人贩子过来把孩子给她,她马上就能趁乱逃走。

要不是苏楚箐刚好坐在这,根本看不到这里有人过来。

一看这俩人就是提前准备好了的,一招偷梁换柱,孩子要是落到他们手里,想要找回来估计难于上青天。

眼看人贩子就要跑过来了,苏楚箐来不及多想,立马伸出一只脚。

人贩子根本没料到半路会杀出个程咬金,更没想到有人敢伸腿绊他,毫无防备,整个人连带着装有幼童的布袋向前飞去。

这摔一下可不得了,好在苏楚箐早有准备,眼疾手快地抓着袋子,还没等孩子飞出去就提起来,只有人贩子狠狠摔在地上,摔了个狗啃屎。

“妈的!”

人贩子挣扎地想要从地上爬起来,热乎乎的白米饭便咣地盖在他脑袋上。

担心虎娃的病情,苏楚箐特意用灵泉水蒸了碗米饭带上,想着多摄入点灵泉水,病好的也会更快些,却不想还没等着吃,却在这种地方排上了用场。

米饭用铁皮饭盒装着,压在汤底下,哪怕是过了半个多小时,依旧热乎,苏楚箐拿着都觉得烫手,何况蒸碗盖在脸上。

人贩子哀嚎一声,连忙捂脸,一直握在手里的刀也掉了。

苏楚箐心里一惊。

这要被人贩子重新捡起来,受伤的可是自己。赶忙伸脚想要踢开,但有人比她更快。

赶过来的顾屿衡将苏楚箐和孩子严严实实挡在自己身后,随即一脚踩在人贩子前伸的手背上。

回过神来的人贩子也知道今天孩子没办法带走了,再不逃他自己也走不掉,拼了命开始反击。

顾屿衡虽然看着瘦,但力气却不小,死死钳住人贩子的手腕,一招利落的擒拿术,直接将人贩子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眼看事情败露,人贩子的同伙骑着三蹦子就想跑,但苏楚箐怎么会给她跑的机会,赶忙大声叫道。

“骑三轮车的女人是人贩子的同伙,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后面赶上来的群众立即兵分两路,用身体搭建成人墙,不给人贩子丝毫逃跑发机会。

为了防止孩子哭闹,人贩子一直捂着孩子的嘴鼻,等苏楚箐解开包裹,小小的人儿脸已经完全紫青,肚子鼓的老大,只有最后微弱的气息吊着命。

苏楚箐恨不得再上去踢两脚人贩子,挨千刀的人渣,这种丧尽天良的事都做得出来。

“我的孩子啊!”

还穿着病号服的女人拒绝别人的搀扶,跌跌撞撞跑出来,看见苏楚箐怀里的孩子,眼泪瞬间就落下来了。

她情绪处于崩溃的边缘,拉着苏楚箐的手道谢,“谢谢你同志,真的谢谢你,要是没有你,今天可怎么办啊。”

说着她就要跪下来。

苏楚箐立马扶起她,“别别,你先起来,孩子命大,会没事的。”

孕妇坐在地上哭的昏天暗地,苏楚箐于心不忍,用手指往幼童嘴里送了几滴灵泉水,才将孩子递给医生,现在说什么都太过苍白,只希望孩子能平平安安地熬过这一劫。

孩子家属跟着医生将孩子送去重症监护室,及时赶到的警察将人贩子绑上手铐。

新调过来的保安维护秩序,医院前围观的人群渐渐散去。

苏楚箐这才感到一阵后怕,想要搀扶着什么,却被人整个揽进怀里。

“没受伤吧?”

顾屿衡的气息毫无缓冲地压下话还微微喘着气,苏楚箐却感到无比的心安。

“没,”扶着他坚硬的臂膀,苏楚箐可怜巴巴地抬头看他,“就是腿软了。”

……

“小苏?!”

刚打完水的刘婶领着铁皮水壶,刚走到虎娃的病房门口,就与抱着苏楚箐的顾屿衡打了个照面。

“哎呦!这是怎么了?老李,赶紧出来!”

苏楚箐不好意思地缩在顾屿衡怀里,本来只是以为被人贩子吓到腿软,没多大事,缓缓就好了。

结果顾屿衡不放心带她挂了门诊号,看了医生才知道是绊人贩子的时候崴了脚,医生说还好崴的不太严重,最近几天充分休息、避免干重活就行。

顾屿衡却说什么都不让她下地走路,从医务室到住院部,都是他一路抱着过来。

一路上打量的目光都快把苏楚箐煮熟了。

“快放我下来,”苏楚箐红着脸,拍拍顾屿衡的手臂:“没什么大问题,婶子,就是把脚扭到了。”

“这还不严重?伤筋动骨一百天!”

刘婶不赞同地提高了音量,边收拾虎娃的病床,边不忘数落父子俩。

“我说了多少次了啊?叫你把儿子的玩具收起来,扔的到处都是,来人都没地方落脚!来来,小顾把楚箐放这,慢点啊,别把脚碰到了。”

见刘婶直接把虎娃赶下病床,苏楚箐哭笑不得。

“这怎么能行,虎娃还生着病呢,婶子我真没事,就屿衡大惊小怪,现在让我走回去都没问题。”

刘婶摆摆手。

“你就老实坐着吧!虎娃早好了,昨天也不知道吃了什么,把肚子给吃坏了,催完吐就好了。今天下午我们就打算办完出院手续回去。反倒是你,人好好的,怎么把脚给崴了?小顾哪里是大惊小怪,他是心疼你呢。”

苏楚箐的脸更红了,还不等她回答刘婶的问题,病房门被敲响,身穿制服的警察同志站在门口。

“是顾屿衡和苏楚箐同志吧?我们是市公安局外派办事处的特别办案人员,针对刚才医院楼下发生的新生儿拐卖案,有一些细节想向你们询问,不知道你们现在有没有时间?”

现在是和平年代,公安办案可不常见,更何况来的还是特警。

走廊里顷刻挤满了人,来往的病人和家属有意无意往病房里瞅,都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刘婶和李教授也站起身来。

反倒是挡在苏楚箐面前被围观的顾屿衡,淡然依旧,丝毫没有受到半分影响,不卑不亢地礼貌颔首。

“对,是我们。警察同志,我的妻子脚受伤了,现在有些不方便,不知道我一个人和你们过去可不可以?”

为首的警官没有过多思考,正声道。

“当然可以。你们俩夫妻这次见义勇为,是干好事,是咱们工人阶级的英雄!我们只是想了解事情的详细经过,因为这件案子比较特殊,要是方便的话,不知道可不可以就在这做笔录?”

顾屿衡低头询问苏楚箐的意见。

苏楚箐自然是没意见,人贩子罪孽深重,多少家庭因为这群人分崩离析,妻离子散,帮助警察同志办案,也就是早点解救那些受苦的孩子和母亲。

“方便的。”

刘婶和李教授更是百分百支持警察工作。

特别在得知苏楚箐夫妻俩做的是好事后,李教授拎着虎娃的后衣领,就要将他拖出房间。

“我不走,我不走,苏姨特意给我煮的汤,我要喝了再出去!”

虎娃抱着饭盒,说什么也不愿意配合工作。

“我再说一遍,你走不走?”

刘婶都要被气死了,抬起手就要打他,虎娃撅着脸,俩人谁也不服谁。

依旧是带头的警官出来劝架。

“没事,我们就是简单问问,留孩子在房间里没太大问题。”

又不是审讯犯人,不用那么严肃。

来做笔录的警察自家也有孩子,每天吃饭都让大人头疼,他还是第一次见吃饭这么积极的孩子,心里暗自觉得好笑,这汤该做的有多好吃,让孩子生病了都恋恋不忘。

听警察同志都这么说了,刘婶恨铁不成钢,也只能作罢。

“安静点吃,别惹事知道吗?”

虎娃赶忙点头,立正敬礼,“明白了,长官!”

流里流气的,刘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瞪了眼站在一旁的李教授,“看你教的好儿子!”

“孩子吃点东西……”接收妻子警告的眼神,李教授投降,“好好好,我不说了。开钰在房间里老实点啊,那我们就先出去了,你们忙。”

房间里彻底安静下来,只有虎娃窸窸窣窣解开饭盒外塑料袋的声音。

简单的自我介绍后,领头的警察同志便开始询问,苏楚箐和顾屿衡仔细回想当时的情景,事无巨细地回答。

其他两位看起来稍微年轻点的警官,坐在病房旁边的沙发上,低头做着笔录。

李警察上半年才从省政法干校毕业,刚参加工作不久,今天是他第一次跟着局里的前辈们外出执勤,负责秩序维护和记录工作。

一开始他还能稳住心神,兢兢业业记录与对话人交流的全部内容。

但随着沙发对面小男孩将餐盒盖拧开,他的思绪渐渐越飘越远,要不是前辈一个眼神杀过来,他指定会完不成任务。

但这汤……也太香了吧!

鲜美的香气起初还不明显,随着虎娃汤勺的搅拌,鱼类的鲜味随着缭绕的热气彻底在房间里弥散开来。

比起李警察之前尝过的鱼汤,名叫虎娃的孩子喝的这碗汤,明显更加……柔和。

对!就是柔和。

扑鼻的香味里几乎闻不到任何调味料的气味,就是单纯的鱼肉鲜香。

像是把鱼肉完完全全融进了香味里,李警官嗅嗅鼻子,仿佛热腾腾的鱼汤就在眼前,又鲜又香,浓郁勾人。

事发突然,公安不吃午饭办案是常有的事,李警察将‘为人民服务’的五字真言时刻铭记在心,却还是感觉今天的笔录格外难熬。

领头的警官此刻也叫苦不堪,他原先还想,让孩子喝完汤能有多大的事,现在才知道自己的一时心软,给他们办案挖了多大个坑。

孩子的确乖,安安静静坐在角落里,喝汤都尽量不发出声音。

但那汤的香味却一个劲地往鼻子里钻!

很难形容汤的香味,大道至简,返璞归真,初闻并未感觉有什么平常的,但渐渐的,河鱼的鲜美像是把钩子,特别是虎娃吃的舒爽了,喝一口汤,满足地发出喟叹,动静和香气混在一起,勾的人心痒痒。

要不是还在工作期间,他都想舔着脸问问,能不能给他也尝一口!

再看看带出来的小李,哈达子都快流到笔记本上了。

领头警察加快了询问的速度,全程没有多余的废话,直击事件的关键节点,很快就将顾屿衡与苏楚箐在现场的所见所闻记录在案。

“谢谢顾教授和苏同志。”

领头的警官结束问话,尊敬地与俩人握手。

在得知顾屿衡是燕京大学教授后,警官不仅肃然起敬,这可是国家培养出来最聪明的那批人。

更何况苏楚箐同志作为一介女流,看起来柔柔弱弱,手无寸铁之力,却敢冲到最前面阻止罪犯,这般魄力和思想高度,无论是作为人民警察还是普通群众,都是值得赞扬和肯定的。

不愧是大学教授,不愧是教授家属!

领头警官忠心表达感谢。

“今天打扰你们了。你们帮助公安捉捕归案的两名嫌疑人,与我省乃至华北地区的人口走私案有着重大联系,你们今天的善举,帮助的不仅仅是获救的孩子,更帮助了成十上百个被拐卖的孩童和家庭。这是我的传呼机号码,打拐工作后续有任何进度都会第一时间告诉你们。我们单位的车就停在楼下,你们要是忙完了,我亲自送你们回去。”

顾屿衡回握住手,“谢谢警察同志,那就麻烦了。”

“不麻烦,有需要随时联系。”领头警察推开房门。

负责记录的李警察也合上本子站起来,趁着整理沙发的间隙,还不忘看一眼馋了他半天的鱼汤到底长什么样。

结果便看到虎娃抱起碗,咕噜将最后点汤喝了个精光,然后伸着舌头,把嘴角的残渣舔完才心满意足地结束。

好家伙,短短几分钟,这孩子就把汤喝完了!

李警察只能用羡慕嫉妒来表示此刻的心情。

警察叔叔的工作结束,虎娃也没了顾虑,抱着肚子躺在沙发上,满足地打了个饱嗝。

嗝声响亮地门外走廊里都能听见。

领头的警察打趣道:“那孩子吃饭可太香,把我都馋饿了。忙了一上午,大家都辛苦了,走,我请你们吃饭去。”

“哪里是孩子吃饭香?”另一位与小李同时入编的警察捂着肚子反驳,“是那碗汤煮的好。真是奇了怪了,普普通通的一碗鱼汤而已,怎么能煮的这么香?”

一看就是没做过饭,李警官暗自吐槽,如果这还叫‘普通’,那他真不知道还有什么是美味了。

啥也不想说,饥肠辘辘的李警察举手。

“班长,中午我想喝鱼汤。”

领头警官哭笑不得,“喝喝喝!看看把你们一个个给馋的,丢不丢人!”

作者有话要说

待会还有一章~谢谢宝们的营养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