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51TXT > 都市 > 宫廷小厨娘在年代文躺赢 > 第 22 章 清炒滑鱼片(500营养液加更)

起锅烧水,水开后依次放入裹满淀粉的鱼片,用漏勺轻柔地在滚水中搅拌,这样鱼肉既不会粘连也不会因用力过猛而碎成肉渣。

为了口感更好,苏楚箐故意将黑鱼片切的很薄,待锅中的水重新沸腾,鱼肉漂浮起来,就可以捞出沥水备用。

这时候的鱼肉已经不再透明,奶白色的四边微微卷曲,筷子轻轻一夹,鱼片软嫩且富有弹性,再稍微用点力,便彻底碎了。

趁着鱼肉仍旧温热,苏楚箐另起炉灶,锅中倒油烧至八成热,加入一大把葱花和三勺苏楚箐秘制的海鲜酱油,等到热油将葱段逼出香气,加入鱼片快速翻炒,颠勺前淋上几滴香油。

一道鱼肉滑嫩、弹牙鲜甜的清炒滑鱼片便热腾腾地出锅了。

这时,鱼头腌制的也差不多了。

将玉钵收入空间,备好的浅口盘中平铺切好的生姜,放上鱼头。苏楚箐懒得专门去供销社买辣椒,用的是【空间院子】里剩下的最后一点存货。

家里没有现成的蒸笼,苏楚箐便用两双木筷用皮筋双双固定,在清洗干净的锅中倒入清水,水面与木架基本保持平行,最后放上瓷盘,盖上锅盖,简易般蒸笼架便大功告成。

刘婶给的黑鱼个头不小,想要彻底蒸熟需要的时间也比普通鱼头更长,担心三个孩子肚子饿,苏楚箐关了火,将鱼头连带着锅一起带进【美食厨房】继续烹饪。

【美食厨房】使用的是来自原身那个时代的烹调工具,叫做什么……电磁炉。

内嵌式的设计,炉体与灶台几乎处于同一平面,苏楚箐第一次接触这种高科技,也是首次使用,按照系统说明戳戳点点,待右下角的开机键变红,不过两三分钟,铁锅里的凉水就开始沸腾翻滚。

等待的时间里苏楚箐也没闲着,在炒锅里加入色拉油和一小把花椒、八角,小火炒出香味,等到金黄的食用油,因融入调料的香气逐渐变色,便将花椒八角用漏勺捞出。

因为电磁炉自带的温度可视化功能,苏楚箐的香油熬煮的透亮又清澈,不用过滤都几乎不见一丝残渣。

苏楚箐突然想到在街边墙上看到过的标语,‘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红色的大字振奋人心,而她更多的是不解和困惑。

但现在,精确到温度的热油淋上鱼头,剁椒、香葱、鱼肉,在恰到好处的油温里再次蜕变,激发出更为层次丰富的绝佳滋味。

技术、科学,这些离普通人极其遥远的词汇,突然让来自古代的苏楚箐有了难以忽视的实感。

偶然窥见历史进程在这代人民发愤图强的奋斗中破蛹成蝶、浴火重生的苏楚箐,心中涌起难以名状的民族豪情与感动。

顾屿衡回来的时间刚刚好,苏楚箐刚把剁椒鱼头和清炒滑鱼片端上桌,便听见前院传来门锁开关的声响。

“爸爸。”

钢柱跟在知晏知微后小声叫了句,“顾叔叔好。”

钢柱天不怕地不怕,也不知道为什么,却不敢在顾屿衡面前造次,上一秒还满屋子乱窜,见家里的男主

人回来,低着头像只鹌鹑,仿佛要连脑袋都埋进胸前。

刘婶还开过玩笑,说要不是小顾平时太忙,她都想把钢柱送过来待上几天。

“嗯,你也好,()?()”

弯腰放鞋的顾屿衡微微点头,“怎么没看见开钰?()?()”

“他生病了,来不了。()?()”

钢柱掰着手。

孩子是真的怕他。

顾屿衡脱下呢子大衣,今天院里又在开会,他穿着一套正式的黑色西服套装,白衬衫系到最后一颗纽扣,领口打着同色系的领带,虽然面上有些许疲惫,整个人看起来仍旧神采英拔,气宇不凡。

因为是和孩子们交流,俊郎的眉眼舒展,薄唇带着浅淡的弧度,整个人有种说不上来的温润气质。

苏楚箐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心里暗暗觉得好笑,明明他已经是她见过最不像老师的老师了,怎么还是不招小孩子喜欢?

难道这就是老师与生俱来的压迫感?

唇角的笑意还没压下去,顾屿衡正好看过来。

偷乐被抓包,苏楚箐捂嘴解释道:“虎娃生病,被刘婶和李叔带市里医院看病去了,现在也没回。估计一时半会回不?_?_??()?()”

“好。辛苦你了,后面的事我来就好。”

刚到家的顾屿衡没有休息,换完鞋,便带着三个孩子去洗手。

忙了一天,他也饿了,中午照例是在食堂吃饭。过去顾屿衡对食物不挑,院里其他教授怨声载道的工学部食堂,他秉持着能吃饱就行,从来没有发过什么牢骚。

但今天却不知怎么的,仍旧是毫无变化的菜品,同一批食堂大厨,餐盘里的食物顾屿衡却有些食不下咽,味蕾仿佛是在短短这几日里被养刁了,难以由奢入俭,脑海中想着的都是家里的排骨和肉饼。

知晏知微个头小,伸手够不到水龙头,顾屿衡给他们端了小板凳垫在脚底下,防止孩子摔下来,他站在旁边等他们洗干净。

轮到知微洗手的时候,她依依不舍地猛吸几下从餐厅传过的极其认真。

“爸爸,我觉得妈妈做饭特别好吃。”

稚嫩的童音叫出的‘妈妈’二字太过自然,顾屿衡愣神几秒,顷刻,摸着女儿的小脑袋,他轻笑出声。

“嗯,我也觉得。”

洗完手,三个孩子排排坐好,等待开餐。

钢柱是最先夹菜的,虽然他害怕顾叔,但美食面前,恐惧都要往后稍稍。

他先夹的是清炒滑鱼片。

白嫩的鱼肉弹嫩,放进嘴里,像是在吃一块水润的嫩豆腐,钢柱不过轻轻一抿,鱼肉入口即化,完全碎在嘴里,虽然味道不重,却留下无尽的回味。

“好好吃!”

钢柱眼睛瞬间就瞪大了,筷子一转,他夹起块剁椒鱼头。

红艳艳的辣椒配上肥润的黑鱼,一筷子下去,裹满汤汁的白肉粘着几片零星的剁椒碎片,看着就让人口水直流。

还不等苏楚箐提醒,他便嗷呜一口,整个吞

下肚。

“嘶……好辣!”

黝黑的脸蛋瞬间红温,斯哈斯哈吞咽口水,从知晏手中接过水缸,钢柱囫囵吞枣地整杯灌下,甜丝丝的凉茶划过喉咙,钢柱的味蕾再次受到万点暴击。

怎么就连苏姨家的甜茶都这么好喝?

砸吧嘴,刚才喝的太快,没尝到味,钢柱腆着脸还想再喝。

却被知晏嫌弃地拒绝,最后那点黄芪菊楂大枣茶还是商奶奶走后,他没舍得喝完,忍住打算晚上再喝的,结果就被钢柱一口闷。

早知道就应该给他喝白水。

笑着给钢柱接了杯凉白开,为了防止误会,苏楚箐解释道:“刚才你喝的是我们下午煮的大枣茶,知晏自己还剩了点,喝完已经没有了,要是喜欢,我明天再煮给你们喝。慢点吃,先喝点水压一压。”

钢柱自家也有兄弟,要是虎娃把自己攒的糖水全部喝完,一点没给自己剩,他估计早就愤怒到跳脚,推己及人,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扣头。

“那么好的东西,你早说嘛,我就慢点喝了。”

知晏更不想理他了。

一顿饭在三个孩子吵吵闹闹中结束,苏楚箐喜辣,【空间园子】里存放的辣椒都是从川渝那带采摘回来的新鲜朝天椒,剁成碎片状,加上葱白和蒜末,比普通的剁椒还要辣上几度。

本以为顾屿衡吃不了,没想到最后却是他吃的最多。

有的人就算是被辣到狼狈也仍旧好看。

顾屿衡本就长的白,被辣到发红的眼尾和耳朵就显得格外明显,像是雪地里浸湿的桃花。他的额角冒出薄汗,吃相却仍旧优雅。

苏楚箐偷偷瞄他,感觉今晚白米饭都能多吃几碗。

三个孩子也同样没有逃过辣椒的诱惑,吃几块清炒滑鱼片便想试试剁椒鱼头,斯哈斯哈的声音此起彼伏,整顿饭就没断过。

苏楚箐并没有阻拦,只是默默又给他们倒了杯水。

自从她过来后,水缸里的凉白开就被她换成了灵泉水,孩子们虽然吃的辣,但有灵泉水的缓冲,并不会损伤肠胃,更不会上火,反倒是多喝温水对身体好。

吃完饭照例是顾屿衡收拾残局,苏楚箐先带着三个孩子上楼睡觉,等从孩子们的房间里出来,刚好与上楼的顾屿衡打了个照面。

看他即将推开客卧的门,苏楚箐脱口而出,“要不今天还是睡房里吧?”

她的本意是不想让知晏难过,说出口才后知后觉,盯着地板上装修时留下的黑点,根本不想看顾屿衡的神情,只想找个地缝把自己埋进去。

希望他千万不要误会,但这种情况……好像不误会也难。

楼道里有片刻安静。

好在顾屿衡没多问什么,迟疑的颔首。

苏楚箐如释重负,自乱阵脚地三下两步踱回房间,“我先洗澡,你稍微等会。孩子们好不容易睡着,在外面洗容易吵醒他们。”

“好。”

“咔哒”

顾屿衡的回答与门闩反锁同时响起。

主卧的房门被习惯性地上了锁,房间里的人应该是想到了什么,顾屿衡又亲眼看见门锁以一种缓慢的速度旋转开。

没来由的,顾屿衡右拳虚握,抵着下唇,嘴角却勾起来了。

苏楚箐先是她个人,然后是他两个孩子的母亲,最后才是他顾屿衡的妻子。

他们俩之间的婚姻源于一纸契约,顾屿衡在尽力做好‘丈夫’的本职工作。如果苏楚箐想,他也会尝试着配合,但如果她拒绝,顾屿衡也不会越线半步。

出乎意料,在她邀请的刹那,比起惊讶,顾屿衡心头涌起的更多是高兴。

但这份喜悦在思绪回笼后逐渐冷静。

手指关节轻敲,门外,顾屿衡语调低沉。

“你先休息,我去书房还有些事要做。”

苏楚箐深吸一口气,开了道小小的缝,“别熬太晚,刚刚我就是习惯性关上了,没赶你的意思。”

“嗯,我知道,”顾屿衡站着没有动,说出的话让苏楚箐的紧张一降再降,“别多想,你也早点休息。”

作者有话要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