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51TXT > 都市 > 宫廷小厨娘在年代文躺赢 > 第 19 章 毛血旺

知晏知微去朋友家玩,铁柱和虎娃也跟着李教授去办公室写作业,家里没人等着吃饭,苏楚箐和刘婶不着急,慢慢悠悠往家走。

路过保安亭的时候,刘婶突然想起来自家哥嫂过来时,填入的访客登记还未核销。

“碗我帮你拿着,省得等下还要再跑一趟。”

刘婶也着急:“行行行,那就麻烦你等我会儿,先弄了再走。之前我就是老忘记客人走了还要给他们说一声,被保卫处批评了不知多少回。”

燕京大学的家属区有双重安保,家属区入口处其实还有个大门,因为筒子楼人流量大,平时管的不严,也就每到节假日,各家探亲的人多了,会审核仔细些。

但别墅区这边的小门却不一样,安保系数一直是最高的。

平时住习惯了还好,核对信息也就十几秒的事,但邀请亲朋好友做客却麻烦,不仅要出发地开的介绍证明,还要在保卫处登记来人的姓名、原因、联系地址,等客人走了,离院时间也需按时填写。

一方面是保障居民安全,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未来的数字系统还未搭建,信息收集的越全面,出了事也能第一时间追踪到责任人。

想到了什么,向前走了两步的刘婶突然回头,“我记得你姑姑刚走,你给他们说了吗?要没有我给你带一声。”

“我……”

这事苏楚箐心里也没数,今早顾屿衡又是去车站送人、又是把家里俩小的安排好还要去上班,忙了一早上,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有这回事。

“顾教授已经登记了,”坐保安室的公社公安员出道:“婶子刚从外面回来啊。”

“刚去了一趟育才路那边的国营饭店,”刘婶三步两脚跨上台阶,也没说明白到底去干了什么,结果还没出访客登记的要求你们这边又变了,快教我到底怎么弄,我弄完了好回去做饭。”

“行,也不麻烦,您跟我来。苏同志也别站着,我给姨端把椅子。”

保卫处刚从军区调来的这批警卫,大多都是十七八岁左右的年纪,叫苏楚箐一声姨也正常。

“你忙你的,我坐外面就成。”

苏楚箐脸上带着笑,说起话来温温柔柔的,风一吹,梧桐落叶与鬓角散落的发丝一同飘荡。

刚从部队分配出来的公安员,正是气血方刚的年纪,视线不敢再落到她身上,匆匆带着刘婶进办公室去了。

保卫处门口有现成的公共长椅,苏楚箐挑了个看起来干净的位置,捧着比她脸还大的海塘碗,坐着等刘婶办完事出来。

为了防止汤泼洒,碗口用大红色的塑料袋系了个死结,毛血旺刺激的辛辣咸香一个劲往苏楚箐鼻子里钻,被勾起了馋虫,趁孩子们不在家吃晚饭,苏楚箐打算今晚做些口重的吃食,就是不知道顾屿衡吃不吃得了辣,等回去再炒盘爽口小青菜。

闲着也是闲着,闭着眼苏楚箐进入空间,从外面看就仿佛她正靠着墙打盹。

【美食厨房经验

值+8()?(),

距离升级还需要64点经验值】

【食客满意度五颗星*5()?(),

额外奖励美食厨房经验值+40()?(),

距离升级还需要24点经验值】

单单一碗汤?()_[(.)]?∞??╬?╬?()?(),

就能爆出5份五星满意度,苏楚箐对这个结果很满意,更加坚定了她外出工作的决心。

按照这个速度下去,满级的【美食厨房】指日可待。

干劲满满,苏楚箐又在院子里巡视片刻。

【空间院子】里的果树已经快成熟了,青绿的果子吸饱水分,拳头般大小圆滚滚的挂在枝头,苏楚箐只能认出这是颗梨树,而具体的品种要等到果子成熟才知道了。

上次【美食厨房】升二级的礼包苏楚箐也一并拆了,礼物到手用针织的布袋装着,金线围绕着初升红日,苏楚箐原以为会是珠宝首饰一类的玩意儿,打开却是一包金黄圆润的黄豆。

倒是说什么来什么,加上系统同时赠送的破壁机,就好比困了有人递枕头。

苏楚箐双指拈起一颗细细打量,系统奖励的黄豆外皮完整,在光线下倒映出细腻的光泽,整体饱满几乎呈现完美的圆形,光是拿眼睛看都知道品质不错。

唯一的缺点就是太少了些,双手就能全部捧起来,还不够一杯豆浆的量。

吸取白菜的教训,苏楚箐将黄豆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放进外套内里的口袋,打算带去出,种在院子里。剩下少的另一部分才准备留下,在【空间院子】里栽培。

黄豆不比白菜,虽然耐放,但结合目前大家的饮食习惯,在吃方面的需求却不高,种植太多,反倒可能一时消耗不完,影响空间后续栽种。

相比起黄豆,系统赠送的菜谱倒是更吸引苏楚箐的注意,薄薄两页总共记载了四道食补菜系。

做法都不难,关键是集齐每道菜的原材料却并不容易,但这对于有着一空间名贵食材的苏楚箐来说却并不是大问题。

将菜谱默记于心,缓缓睁开眼,苏楚箐又回到了现实世界。

场景变化感官就变得格外敏锐,几乎在刹那,苏楚箐就感受到对方不善的视线。

穿着翻领布拉吉的女人,原本坐在马路对面的长椅上,嘴角下撇神色不悦。没料到苏楚箐会突然醒来,短暂慌乱后,恶狠狠地瞪了眼苏楚箐,指尖不自然地拨弄了下碎发,迅速拎起皮质的手提包,踩着高跟鞋走远了。

被瞪的苏楚箐:?

不记得原身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一号人。

正巧这时登记完的刘婶从保安室出来,顺着苏楚箐打量的方向看去,误以为她是看上了别人女同志的发型,也跟着夸赞道:“这小卷真好看。”

收回视线,苏楚箐也从椅子上站起身,怀里装着黄豆,坐的时候硌得慌。

“婶子要是喜欢,改天有时间我陪你去烫一个。”

改变发型在苏楚箐看来是个很简单的事,却不想刘婶却摆手。

“哪有说烫就去烫的?只有文艺团表演的同志,或者每逢过节,单位工会要参加文艺演出的同志,因为工作原因的特殊要求,单位才给你开介绍信让

你去烫头。”

苏楚箐咋舌。

虽然知道在这个年代,

介绍信就相当于身份证明,

出门干什么都需要,

但万想不到连烫个头发都需要吗?

但,

文艺团?

苏楚箐更不记得原身能与文艺团扯上什么关系了。

“再说要烫也该是你们这些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去,我年龄都这么大了,还去搞这些新奇玩意,不得招人笑话。”刘婶在路牙边找了片掉落的梧桐,将大拇指上的红色印泥擦干净,“等久了吧?麻烦你帮我陪我这一趟,给我吧,我自己来拿。”

苏楚箐将毛血旺递出去:“反正我回去也没事干。”

“这次变的新要求真麻烦,要我说下次就该让老李过来弄,每次让填那些表,我字都认不全,白给他们警卫处添麻烦,”刘婶喋喋不休地跟苏楚箐吐槽,语气里是藏不住的羡慕和打趣,“我看啊,你和小顾真该是两口子,谁都没你俩配,一个管外一个顾内,都不让人操心。”

“婶子就别笑话我了,我要有婶子半分管家的能力,屿衡也不会大包大揽,家里的事都让他去做。”话音一转,苏楚箐自然而然地问道:“对了婶子,刚才出去的女同志也是住咱家属区的吗?怎么我都没见过,她是谁呀?”

这下轮到刘婶闭麦了。

人,她自然认得。

但想到自己打听到的风言风语……

清了清嗓子,刘婶模棱两可道:“看着倒是有些眼熟,具体是谁,我一下想不起来了,估计院里谁家亲戚吧?怎么突然问起她了?”

苏楚箐语气轻松:“没什么,看她打扮的挺漂亮,我也就好奇,随口一问。”

刘婶松了口气,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过多停留,随便扯了个新话题,俩人心里都想着事,边说话边往家走。

本以为家里没人,等苏楚箐推开半掩的院门,却发现本来说好要等到吃完晚饭再回来的知晏和知晏已经在坐在院子里了。

家属别墅区的地基打的高,两个孩子坐在上面,脚尖刚好能悬空却不触地。知晏捧着随身携带的课外书,好像看的认真,却皱着小小的眉头,整张脸气鼓鼓的像个小包子;一旁的知微身边倒是也放着一本书,翻开没两页,她有一下没一下地虚空踢腿,逗着台阶下的老母鸡。

这只鸡还是小王前几天提来的那只,苏楚箐嫌麻烦一直没管它,知微便把它当做是家里的宠物养着,每天早上都会去木板搭的窝里看看母鸡下蛋了没有。

顾屿衡原本把大门钥匙分了一把给知晏和知微,平时兄妹俩一人保管一天,结果今天本该由知微保管的钥匙,她却落在家里忘带了。

自己犯下的错,哥哥生气,知微也不敢造次。

余光瞥见有人回来,像个小泥鳅,知微‘咻’地从台阶上滑下来,跑上前迎接,但却在离苏楚箐还有几步路的时候停下。

小小的人儿也不说话,生疏且扭捏地表达亲近。

苏楚箐连忙给他们开了门,牵着两个孩子在沙发上坐好,又从【空间院子】里给他俩一人倒了杯灵泉水。

“等了很久吧?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呀?”

知微捧着水缸,咕咕几大口温水下肚,伸出舌尖,意犹未尽地舔舐嘴角残留的水珠。

“不久!”

知微扳着手指头,绞尽脑汁回想昨晚哥哥教的内容,“大概等了……十,不对,是一刻钟。”

回头,哥哥的脸色果然好了些,奶团子知微有点骄傲地仰起下巴。

苏楚箐又问:“是谁送你们回来的?”

知晏本想捂嘴,让妹妹不要说,但已经迟了。

“没人送我们,我们自己走回来的。”

苏楚箐想到最近听说人贩子的传闻,心里咯噔,语气却依旧温柔:“知微知晏真棒,为什么不等爸爸来接,你们要自己提前回来呀?”

知微摇头,这个问题她也不知道,哥哥说要快点回家,她就跟着哥哥回来了。

知微看向知晏,苏楚箐也看向知晏。

被两道视线同时注视的知晏,少有地选择了逃避,将课本盖在脸上,他的声音有些闷。

“我怕你走了。”

“什么?”苏楚箐一时没听清。

“我不想让你走!”

知晏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与知微有六分相似的脸,此刻已经完全涨红了,配上他水润润的眼睛,像是一颗刚从树上摘下来的苹果。

情绪瞬间的激昂过后,知晏的声音渐渐低下去,双手扯着衣角,视线也盯着地面,他努力瞪大眼睛,但泪水还是不争气地喷涌而出。

“我听见昨晚你和姨奶奶说的话了,我和妹妹是家里的累赘,所以你才要出去上班。而且你都不愿意和我爸爸睡在同一间卧室,你根本不是真心想做我们的妈妈,你肯定会走的对不对?”

“那知晏想让我走吗?”

干燥温热的掌心捧在脸侧,脑袋被轻轻抬起,知晏愣愣地看着女人蹲在自己面前,她的眼底倒映着自己的脸,是知晏从未感受过的温柔耐心。

苏楚箐又问了一遍。

知晏眨巴眼睛,最后猛地摇头,“不想。”

又喝完一整缸灵泉水的知微乘机插话,虽然不知道哥哥为什么会哭,但她奶声奶气地表达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

“我也不想你走,你走了就没人给我们做好吃的了。”

悲伤氛围瞬间被打破,苏楚箐噗呲笑出声,就连上一秒还在掉金豆豆的知晏眼底也出现一种名为‘无语’的情绪。

“放心吧,我既然答应过来照顾你们,就绝对不会食言,”苏楚箐拿出口袋里的手帕,轻轻擦拭知晏脸上的泪痕,“而且你们在我心中从来不是负担,更不会是‘累赘’。虽然我不是你们的亲生母亲,但我一定会承担起母亲的责任,不会离开你们的。”

“真的吗?”知晏抿唇。

苏楚箐伸出小拇指,“不信我们拉钩。”

苏楚箐始终保持着跪蹲的姿势,双眼与知晏平行。

纠结几秒,知晏终于下定决心,捏着衣角的手指渐渐放松,他抬起手,小拇指与苏楚箐触碰,“拉钩。”

好知晏,

苏楚箐把家里剩下的三个苹果洗干净,

母子三人,

一人捧着一个,

坐在屋檐下一边吃苹果,一边吹风。

a市的秋天并不冷,粗壮的梧桐比院墙还高,树叶泛黄灿灿,有着华北地区特有的暖意。

知微不想坐小板凳,苏楚箐从储物室找了块针织布,叠好垫在台阶上,她便脱了鞋,光着脚走进客厅,乖乖将鞋摆好放在鞋架上。然后又哒哒哒跑出来,坐在苏楚箐给她准备好的屁股垫上,啃着苹果,晃着脚丫,逗着鸡,自娱自乐,玩得不亦乐乎。

确认知微不会摔下来后,苏楚箐揉揉右手边知晏的小脑袋,好奇地问道:“是谁告诉你们夫妻就必须要睡在一起的?”

“钢柱哥哥,”知晏还小,并不觉得谈论这些是很尴尬的事,“他说夫妻都是要睡在一起的,不然就不会生小宝宝,家庭也不会和谐幸福。”

苏楚箐:“……”

作为在场唯一的成年人,她竟然有些哑口无言。

像是感受不到苏楚箐的尴尬,咽下嘴里的苹果块,知晏抬头,“妈妈不会再与爸爸分开睡了吧?”

圆溜溜的眼睛闪烁着天真无邪的微光,仿佛无声中在提醒着苏楚箐——

‘要是分开,就算食言了哦。’

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苏楚箐笑容牵强,弱弱道:“应该……不会了吧。”

知晏这才放心地点点脑袋,低头继续啃他的苹果去了。

留下瞬间苍老的老母亲,心中的小人泪流满面。

苏楚箐突然想到:“那昨晚有人翻我的衣柜,也是担心我不要你和妹妹了吗?”

“嗯,”知晏点头,“我担心你收拾好行李,打算与姑姥姥一起离开。对不起,妈妈,下次我不会再这样了。”

他承认的太过利落,反倒是让苏楚箐不知说什么才好。

文中的知晏,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他心思细腻,智商超群。

但是‘天才萌宝’的设定,一般都在都市言情文里。一般不出现在年代文里,尤其不会出现在一个配角身上。

这都是苏楚箐恶补原身留下的记忆,才懂得的道理。

顾知晏,《文青八零》中为了承托女主家庭幸福而设置的角色,正是因为他的聪慧,才得以识别继母的恶毒面目,但却因为这独一份的聪慧,又将他推入了更悲苦的深渊。

而一切的一切,归根到底,只因为他不是主角,没有主角光环,就算作者网开一面,给予他‘天才萌宝’的超级加成,也只是为了更好地突显女配的恶。

苏楚箐突然涌上来一阵难过。

这样的天才在日复一日的蹉跎中,被迫伤仲永,原书的番外轻描淡写,提到断腿的知晏在病床上制作出小型炸药,他对这个世界彻底绝望,想要所有人陪葬,却在按下爆破安全法的最后一秒被人举报,终身在监狱中度过。

那通电话是从知晏所在的医院拨打出来的。

有人说不过是个巧合。

但苏楚箐更愿意相信,匿名举报的人就是知晏自己。

他从来都是好孩子。

既然拥有了‘天才萌宝’的设定加成,造宇宙飞船造火箭卫星都可以,苏楚箐不想看着悲剧重演,也不希望知晏因内耗而变得孤傲偏执。

天才宝宝也是宝宝。

宝宝就应该有快乐的童年。

叹了口气,苏楚箐也跟着啃了口苹果,“没关系,我原谅你了。但是下次知晏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一定不能自己闷在心里,要跟妈妈说,可以吗?”

不行还有孩子他爸。

不就是同床而眠嘛,苏楚箐暗自打气,多大点事。

还不知道自家母亲做了多大心理建设的知晏,扔掉果核,擦干净手,拿起数学课本,奶音又重新恢复高冷状态,尾调却微微扬起。

“嗯,知道了。”

作者有话要说

宝贝们,明天上夹子,更新推迟到晚上十点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