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51TXT > 都市 > 宫廷小厨娘在年代文躺赢 > 第 17 章 芙蓉蔬菜汤

陈茹娇的凉拌菜心像是把火柴,瞬间点燃了现场的氛围。

爱吃白菜和不爱吃白菜的过客,纷纷停下回家吃饭的脚步,凑近国营饭店,都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北方的秋天空气里满是干燥的凉意,但此刻,泥土的粉尘味被油香和白菜的清甜沁满了,饥肠辘辘的街边过客踮着脚,无不表达对凉拌菜的好奇。

陈茹娇挺胸抬头,已然是胜券在握的模样。

这时,一道敞亮的童音从人群里冒出来。

“妈妈,那位阿姨做的是什么呀?怎么把菜叶和菜梗都分开了?”

人群的视线随着这声疑问,都朝被挡在最后头的苏楚箐看去。

只见临时搭建狭窄的灶台上,扎着麻花辫的女人低头,手起刀落,叶片便一分为二。

白菜不同于其他叶子菜,叶与梗的口感和滋味可谓是千差万别,处理不好,叶片容易烧的过火软趴,而脆硬的叶梗却还是半生不熟的样子,要想将简简单单的白菜烹饪到位,难就难在如何既让菜梗入味又保证叶片的爽脆。

陈茹娇投机取了个巧,钻了规则的空子,用的是自己提前准备好的菜心。

菜心虽然也有菜叶和菜梗之分,但取的是白菜内里嫩叶的部分,两者尝起来的口感虽有区别,但却极容易被忽视。

反观苏楚箐却是另辟蹊径。

曾家礼此前一直在香港生活,改革开放后,响应国家号召回到内陆,托了些关系才谋求饭店经理的职位。

他年少时在租界的一家大型酒楼里做过学徒,也算是对评价厨子的好坏略有心得,当苏楚箐从角落里翻出芝麻酱,他便猜到了她的想法。

苏楚箐的本意是做一道乾隆白菜,掰碎了的菜叶里加入盐、蜂蜜和麻酱,搅拌均匀就能上桌,却在陈茹娇端上凉拌菜心的瞬间换了菜色。

比赛开始前她就花了些时间,打量饭店里用餐的食客。

这个年代最忌讳铺张浪费,就算是下馆子也是按需点菜,一个桌子上最多四个人,也就是两到三盘菜,其中三荤五厌荤菜占大头,就算是点了素菜,客人也会额外提醒服务员让厨房在炒菜时多放些猪油。

按照规则,今日用餐的食客都是比赛的评判员,凉拌菜单吃可能并不出彩,但放在荤腥之后,菜叶的鲜甜才会被最大程度激发出来。

曾家礼心里门清,这并不是厨师手法之间的比拼,而是只有真正高手才懂的借味。

所谓借味,是要针对别人菜品的特点,以及那些菜已经在品尝者嘴巴里、记忆里留下的味道基础,然后烘托和凸显自己菜品的特别之处。

寻常饭店的套菜有荤有素、有咸有甜、有热有凉,就是处于这样的道理。

因此在陈茹娇端出凉拌菜心时,曾家礼就已然料到苏楚箐必定会输。

两道凉菜,互相抢了风头,肯定是给客人留下更深印象的获胜。

却不曾想,看起来毫无下厨经验的她,在短短几秒内便换了菜品。

这样的魄力与自信,就算是在曾家礼打过交道的高

级厨师里也鲜少遇见。()?()

因为临时换菜,厨房里简单好做的食材已经不多了,但也不全是素菜,一般的荤头还是有的,甚至为了展现饭店的实力,第一排的菜架用铁桶还装着几只活蹦乱跳的河虾。()?()

苏楚箐绕菜架一圈,转头用漏勺舀了几只最为肥腴的活虾。()?()

人群里瞬间就有看热闹的居民笑了。

?本作者白粥在涧提醒您《宫廷小厨娘在年代文躺赢》第一时间在.?更新最新章节,记住[(.)]?□?.の.の?

()?()

“难不成三号是打算靠价格取胜?”

“白菜烧大虾?啧,真是暴殄天物哟!”

“人家女同志都没开始做,咱先看看再说。”

刘婶是尝过苏楚箐做的菜,知道她手艺如何,倒是不担心她最终的成菜,却焦急地拉住过路的路人,询问当前的时间。

“还差不到半小时就到十二点了。”

刘婶见苏楚箐还在慢慢悠悠寻找食材,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只剩二十分钟不到,小苏可千万别超时了啊!”

第一件食材选定,后面的配菜就容易多了,但与大家料想中的不同,选择完河虾,苏楚箐之后挑选的却全是普通的毛菜。

香菇、胡萝卜、黄瓜和香葱,最后在围观群众不解的目光中,又不慌不忙地从架子上拿了颗幼儿拳头大的鸡蛋。

各式各样的食材将灶台摆满后,苏楚箐准备开始顺菜。

所谓顺菜也是厨行坎子话,就是将主食材按要求处理好,再把所有需要的配料、调料准备好。

围观的人只觉得苏楚箐拿的食材太多,国营饭店的厨师和厨房打杂帮忙的人却感到奇怪和不可思议。

他们都是内行,看得出苏楚箐挑选的食材都是为了凸显一个鲜字,但细想却又自相矛盾。

鲜香菇气味浓郁,在菜品中一般充当主菜,胡萝卜也是同理,两者混在一起容易出现串味的情况,更何况今天这场比赛的题目是“白菜”,加入香菇与萝卜中的一味道还好,如果全部加入,反倒有喧宾夺主的嫌疑,想要用一道杂烩菜胜过之前的菜品,那是绝无可能的。

负责冷盘的几位副厨聚在一起开玩笑,“恐怕得灶神爷显灵才行。”

周围的嗤之以鼻和肆无忌惮的不屑一顾,苏楚箐都没放在心里,她脑海中自然而然地出现一张菜单,毫无巨细地记载着食物的制作处理方法。

在二号参赛者白菜下锅的瞬间,苏楚箐终于在灶台前站定,纤细白净的手拿起菜刀。

今天苏楚箐顺菜的刀法很平实,没有刻意地追求炫快炫花炫细致,但快到肉眼难以捕捉的横剖竖切,还是让围观群众叹为观止。

原本看热闹的路人安静下来,仿佛在观看一场绝佳的切菜表演。

热锅下冷油,苏楚箐先加入处理干净的虾头,待虾头变红,明黄的油脂翻滚出绵密细小的气泡,便拿印花的搪瓷盆舀了小半盆冷冽的自来水倒进锅里。

油花瞬间被冲开,亮闪闪地凝固在汤水表面,与油炸到发焦的虾头一起随着温度的升高翻滚。

曾家礼挑眉,瞬间有了判断:“先用虾与香菇萝卜熬出香味,再加入白菜,倒是很聪明的做法。”

水开后,苏楚箐舀出已经被完全熬出鲜味的虾头,依次加入切片的香菇和切块的虾肉与胡萝卜,待汤水再次烧开后加入斜刀切成菱形块状的白菜梗,盖上锅盖,继续闷煮。

2白粥在涧的作品《宫廷小厨娘在年代文躺赢》??,域名[(.)]2?2*?*?2

()?()

三分钟后起盖倒入剩下的菜叶与搅散的蛋液,咕噜数十秒,撒上葱叶,一道汤清味鲜的芙蓉食蔬汤就做好了。()?()

水产品的鲜膏腴,却容易产生水腥味,与带有土气的菌类和根菜类蔬果同锅烹制,两两克制又相互融合,精准把握食材的用量,便能完美挥发出一加一大于二的神奇效果。()?()

这在苏楚箐看来近乎寻常的独家手艺,却让同样与曾家礼一起站在二楼观看比赛的饭店邱大厨惊讶。()?()

“这怕不是隔壁派过来砸场子的吧?”

国营饭店虽然都由国家或省市县商业部门出资,归属权为国家所有,但育才国营饭店与附近的国营清真饭店向来不合,是街坊邻居都知道的事。

苏楚箐手艺出众,刀功更是一骑绝尘,根本不像是屈于帮厨的人才,也难怪邱运昌不多想。

“好香啊!”

随着苏楚箐关火揭盖,围观群众里已经有人先一步出声。

“走走走,今天中午不回去吃了,服务员先让我点个菜,我倒要尝尝这碗汤到底是个怎么滋味!”

“我也是!把今天的菜单拿给我看看!”

兜里还有多余饭票的纷纷换了个位置,在售票处的窗口面前排起长队。

陈茹娇同样闻到从身后传来的那股鲜香,香味淡雅却并不单一。

河鲜的甘浓打头,依稀可闻其间萝卜与香菇特有的芬芳,余味是独属于当季白菜的鲜醇甜美。

光是用鼻子闻,都知道这道汤,绝不一般。

苏楚箐的芙蓉蔬菜汤,与比赛结束的铃声同时端上桌。

现在正是工人的下班午休时间,忙碌了一上午,大伙都赶着回家吃午饭,平时五分钟就能走到的路程,却因为路途中的一碗汤无限延长了时间。

有在家里烧完菜的主妇出今天中午奢侈一把,带全家老少来下馆子,又满脸带笑地回家叫人去了。

……

下面县最近又上报了几起拐卖妇女的案件,性质恶劣引起省局高度重视。作为a市的妇联主任,商清婉连开了一上午的会议。

临近饭点,商清婉带着中央下来的几位领导,前往单位附近的饭店用餐。

为了不打扰领导休息,商清婉特意让助手定了个二楼的单间。

平时没什么动静的包房,此刻却人声鼎沸,商清婉正要喊来服务员,询问楼下发生了什么事,鼻尖便嗅到一股鲜香。

“好香!”有人惊奇称赞道。

“简单但不单调,沁人肺腑,这家饭店的厨师是有真本事在身上。”

坐在餐桌上座的男人笑着出声,他穿着行政夹克,长相正气,未年过半百,鬓角却早以花白。虽然平日里待人和善,举手投足间上位者的气息却叫人难以

忽视。()?()

这位正是军区统战部派过来的领导,姓苏名钧之,本次华东地区打拐活动的领头人及负责人。

6想看白粥在涧的《宫廷小厨娘在年代文躺赢》吗?请记住[]的域名[(.)]6?6♂?♂?6

()?()

按理说这种大人物鲜少参与地级市会议,商清婉招待的细致,却没有想到大中午的会遇到这种情况。()?()

见部长并未生气,她也不由得放下心来。()?()

“闻着倒像是白菜,”与冯建军结婚近二三十年,商清婉养出饕餮的性格,对待事物嘴是越来越挑,作为国营饭店的常客,她不由好奇道:“是今天厨房推出的新品吗?”

店里好久没这么热闹,有些发胖的服务员笑着回答:“没呢,后厨缺人,新上任的经理想出让前来应聘的人切磋厨艺,现在她们正在比赛。”

“育才国营饭店新上任的这位经理,之前一直住在香港那边,最近才回大陆,见识的多,果然思维活想法也多。”某位区领导说道。

“光有想法也不行,我看还是a市人才辈出,一颗简单的白菜,都能烹调出各种滋味。搭了架子还要有人敢于、善于上台唱戏,否则店家花大功夫举办的比赛,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说的倒是,场地什么时候都不缺,缺的是人才啊。”

有美食做引子,餐桌上的话题也渐渐打开。

80年代还不像后世娱乐活动丰富,忙碌了整日的苏部长也被勾起了兴趣。

平时注意自身一言一行的他,破天荒地不顾餐桌礼仪,离席走到窗边,推开窗户往下看。

他们吃饭的包间正处于国营饭店招牌的正中央,能够从各位选手背后,将比赛场地的情况尽收眼底。

苏部长刚走到窗边,正好看见苏楚箐掀开锅盖,手腕使劲便用勺舀出质地清澈透亮的汤。

动作麻利,姿态优美,一气呵成。

苏部长不由得点头。

现场气氛热烈,服务员心情好,上菜时话也不由得多了起来。

“真是高手在民间,今天来应聘的手艺一个比一个好,”刚才刘婶来的时候服务员也在,知道的也比其他人多一些,“我觉得这三号手艺最好,您刚来没看到,瞅着人瘦瘦弱弱的,没想到菜刀却耍的贼溜。听李教授老婆的意思,她刚搬到家属区不久,也住在别墅那一片,说不定商主任您还认识。”

心情愉悦的苏部长重新坐下,看向商清婉,“家属区?那不就是你们燕京大学的教授家属?”

商清婉的注意力却是放在‘刚搬进来’,据她所知,刚搬进后面独栋的,可只有顾屿衡刚娶进门的媳妇。

“最近工作忙,我都没怎么关注。”

“听说刚搬来没几天,”服务员思索了片刻,不太确定地翻出此前的回忆:“叫什么我倒是记不太清楚了,好像姓苏,厨艺好人长的也漂亮。”

桌上的各个领导笑出声,“倒是巧了,这位女同志与我们苏部长还是同姓。”

“就是不知道她的手艺到底怎么样?”

商清婉其实也只是从驾驶员口中听过苏楚箐的名字,现在一比对,也大致猜了个七七八八——

楼下亭亭玉立的女人就是好姐妹宋恂初新过门的儿媳妇,她心里百味杂陈,有恭喜羡慕也有遗憾可惜,最终所有情绪都汇入扑面袭来的菜汤香气里。

‘咕噜’

竟是光闻着味,商清婉与在场的各位领导就饿了。

“我看她们做得份量都不少,是会分给群众品尝还是需要额外购买?”坐在商清婉右手边的男领导出声问道。

提前预定的菜品已经端上桌,大家的注意力却都集中在楼下那碗菜汤当中。

国营饭店门口后厨已经搬来了桌子,整齐摆上纸糊的红箱,吃完饭的人便能将写有自己心仪菜品编号的纸条扔进去。

服务员不由得暗自夸赞经理的经商头脑:“比赛的菜品是随今天菜品赠送的,今天来下馆子的客人,都有评选投票资格。来我们店吃饭的都是贵客,经理特意提醒下面预留了菜。请各位赏面尝味,也麻烦给我们提出些宝贵建议。”

作者有话要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