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51TXT > 都市 > 宫廷小厨娘在年代文躺赢 > 第 9 章 雪里蕻

夜里,房间都熄了灯,屋外静悄悄的,只有时而呼啸的风,刮着树叶簌簌。

苏楚箐在黑暗中无声睁开眼。

忙了一下午,终于有空进【空间院子】看看。

思绪神动的瞬间,提示音就一条接一条地蹦出来。

【美食厨房经验值+8,距离升级还需要48点经验值】

【美食厨房经验值+8,距离升级还需要40点经验值】

……

晚餐苏楚箐做了五菜一汤,加在一起就是六道菜,总共48点积分,还差最后一道菜,苏楚箐本想着明天就能升级成功,提示音紧跟其后,又叮了声。

【食客满意度五颗星*2,额外奖励美食厨房经验值+8,距离升级还需要96点经验值】

【恭喜宿主,美食厨房升至2级】

【随机奖励解锁中……】

【恭喜箐箐!解锁物品使用权:破壁机*1、食谱-小*1,惊喜礼包已放入个人物品栏,请及时查看,再接再厉哦~】

食客满意度奖励是系统自带的奖励功能,属于极小概率事件,没想到今晚竟刷出来了两个,刚好让厨房升到了二级。

苏楚箐没在【美食厨房】里做过菜,这才发觉厨房里的电子产品她都不能使用,怪不得一开始操作手册上只写了名称,没有写具体的使用方法。

反正时间充裕,苏楚箐重新拿出【美食厨房】的使用说明,翻开小册子,果然在【家具】一栏,看见完整的破壁机介绍。

类似于石磨,破壁机采用高转速电机,将食材放入破壁机容器内后,电机带动金属齿轮快速旋转,通过高速磨擦把食物研磨成粉末或是糊状,一般用于研磨豆类或是谷物。

苏楚箐看着使用说明,暗自称奇。

也是许久没喝过豆浆,要是有机会买点黄豆回来试试。

其余的升级礼包,苏楚箐没细看,时间一秒秒过去,她的心逐渐下沉,明明记得应该就是在——

“嘭!”

如同卡壳的零件终于回归正轨,滋啦的电流音滑过,彩色礼炮在空中爆开。

【恭喜箐箐!新手教程结束,「美食厨房」正式开启!当前使用者等级:2级,「美食厨房」最高等级:8级,请使用者再接再厉,8级使用者将获得「空间院子」任意愿望奖励-可指定*1】

【检测到「空间院子」系统与《文青八零》「女配系统」绑定,请使用者及时关注剧情安排!】

按照剧情安排?

两年后知晏知微死于溺水,隔年原身也会因感染流感,浑浑噩噩,失足惨死池塘。

苏楚箐皱了皱眉头:“要是不按照剧情,又会如何呢?”

区别人类幼童的奶音,语气平静到有些不近人情。

【「空间院子」独立存在,剧情问题将由「女配系统」告知】

这就是拒绝回答了。

「女配系统」自给苏楚箐介绍剧情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苏楚箐简单列出选项。

按照剧情——死。

创造新剧情——可能会死。

聪明人都知道该如何选。

不过短暂的相处,呈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苏楚箐再也难以将他们的结局与冷冰冰的文字画上等号。

既然选择在这个时代好好生存下去,就算是为了自己,苏楚箐也急需改变他们的命运安排。

更何况……她还有最终的杀手锏。

升到满级的【美食厨房】可以实现使用者的任何一个愿望,上一世她将愿望赠送给了师傅,这一次她同样可以利用【食堂】逆天改命。

想明白目前的处境,苏楚箐不再纠结,还想再问问有关空间的其他事情,却发现系统早就在她思考的时候离开了。

按照以往经验,系统只会在每次升级时出现,院子里菜地的冷却倒计时还剩54小时,苏楚箐在空间浅待了会,便回到现实世界睡觉去了。

一夜无梦,等苏楚箐再次醒来,其他两个房间已经空了。

二楼的构造类似u型结构,主卧在走廊的末端,右手边是客卧和公用卫生间,朝南的两间屋子分别是顾屿衡的书房和知晏知微的卧室,书房的门关着,两间卧室的门却敞开通风,房间里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

苏楚箐下楼的时候,顾屿衡刚从外面回来,手里还拎着塑料袋,里面装着的是和昨天一模一样的早餐。

“知晏和知微上学去了,他们午饭会在学校里吃,我下午开会,四点半他们放学,我赶不及回来,今天需要麻烦你去接一下。”

燕京大学家属院幼儿园是面向学校家属专门开设的托儿所,在职职工每学期只要付三块钱就能进。

托儿所离家属区并不远,就在去供销社路上,苏楚箐昨天经过的时候就看到了,每天窝在家里也不是个事,刚好出去走走。

“好,”苏楚箐从顾屿衡手里接过早餐,“那你午饭需要我送过去吗?”

“不用,我去食堂。”

苏楚箐点头,“那行,还剩了点咸菜,我用香油凉拌装起来了,就在厨房柜子上,你带去吃。”

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国家大力发展农业,人民群众的物质生活显著提高。特别是在首都,高级知识分子的午餐都是标配的两素一荤一汤。

被看做是上不了台面的咸菜,苏楚箐却根本没觉得拿不出手。

她的咸菜都是用空间蔬菜腌制的,师傅亲传的配方,贵为天子的皇帝馋了都会让管事公公亲自来找她,普通人想吃还吃不到呢。

……

“各位同志辛苦了。”

“部长慢走,有任何问题及时与我们联系。”

“贵院人才辈出,后生可畏。”

“……”

华京大学最高规格的学术会议厅。

双开漆木门前,身穿军大衣的中年男人神色犀利,与前来送行的学者们做最后的告别。他身后跟着一行人,无不穿着深色中山装,手提密码公文包,表情肃穆。

他们今天过来,是代表国家,与学界共同推进国防事业发展,特别是火箭和导弹技术。

全国最专业的学科大佬齐聚一堂,研讨会从上午开到下午两点,院长有意让顾屿衡在这些人面前多露脸,就安排他负责会上的答疑工作。

顾屿衡刚整理完会议记录,送完领导的机械院院长周涛斌便叫他一起去食堂吃饭。

食堂下午几乎没什么人,俩人找了处靠窗的位置坐下。

“得,又是白菜。”

刚打开饭盒,周院长的嫌弃便溢于言表,白菜这玩意吃一顿两顿还行,天天吃真是遭不住,关键食堂的厨子为了图方便,最爱清炒白菜,吃得人嘴里都要淡出鸟味来。

不吃又不行,抽了双筷子出来,院子略带嫌弃地扒饭。

刚想吐槽食堂师傅这菜炒的,便看见坐在对面的顾屿衡,从公文包里拿出一罐用塑料袋包裹严严实实的咸菜。

周涛斌:不记得咱院拖欠过工资。

“这啥?”

顾屿衡言简意赅,“从家里带来的咸菜。”

周涛斌当然知道这是咸菜,他更好奇的是顾屿衡为什么会从口袋里拿出一瓶咸菜来。

顾屿衡出国前周涛斌当过他的副导,知道这人有洁癖,像是什么腊肠、熏肉,他觉得处理过程不干净,鲜少食用,咸菜更是没见他吃过。

今天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许是周涛斌视线太过炙热,顾屿衡盖上罐头瓶,系好塑料袋,将用公筷夹出的咸菜放在碟子里,往对面推了推。

“您尝尝?”

周涛斌也不给他客气,夹起一块,“我看你前几天找人事请了婚假,你去找谁结的婚?”

还没等回话,舌尖接触咸菜的瞬间,周涛斌就微微瞪大了眼睛,“你这咸菜对味!”

老顽童般把碟子完全推到自己面前,也顾不得顾屿衡的新媳妇如何,周涛斌毫不客气:“你带了这么一大瓶,这碟就归我了,还是腌的雪里蕻,挺会享受啊。”

蕻,草菜心长。雪里蕻又称春不老、雪菜,北方下雪的时候,周围的植物都死光了,只有这种菜还是绿油油的,所以得了这么个名字。

周涛斌在乡下当知青的那段日子常吃,回城里倒是见的不多,这种菜处理不好吃起,都是拔尖的滋味。

“您不认识她。”

顾屿衡无奈,重新给自己装了一碟,苏楚箐昨晚拌的咸菜,里面加足了香油,哽啾的野菜杀出水分,又咸又香,用来拌饭吃刚刚好。

“不是我们学校的?”周涛斌自己碟里的咸菜见底,便打起另一碟的主意。

顾屿衡摇头,“不是。”

“倒是稀奇,就你这个闷葫芦,还能成功娶到媳妇。”

周涛斌已经不在意顾屿衡的媳妇是真是假,此刻他的一颗心全都黏在那一碟墨绿切碎的菜叶上,然后眼睁睁顾屿衡把咸菜挪到一边。

“看给你小气的!你那么大一瓶,分我点怎么呢?难不成是你媳妇亲手做的?”

周涛斌原本是气话,结果就看见对面年少老成的男人点头,仍是一副面瘫脸,语气却带着些许骄傲。

“嗯,的确是她做的。”

周涛斌:“……”

别人或许不知道,自家学生,周涛斌能不知道?估计这小子心里在偷偷乐呢!

怪不得付国平昨晚吐槽,说他为了早退还想出回家吃饭的法子,如今看来倒是真的,一碗小小的咸菜都能如此爽口,要是他家媳妇有这手艺,周涛斌觉得自己一定顿顿往家跑。

得意门生解决人生大事,周涛斌肯定替他感到高兴,天知道就他这八竿子打不出来个屁的性格,周涛斌担心他是学傻了,要一辈子孤独终老,如今成了婚,家里俩孩子有人照看,作为科学家,他也能够更加心无旁骛地去追求人生价值。

但毕竟是自家学生,怕他被骗了,周涛斌啜了口汤。

“等有时间带她来我家吃个饭,你师母也想看看人小姑娘,她一直关心你的人生大事,这下终于能让她少操些瞎心。”

顾屿衡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在吞咽的间隙回答:“等我回去问问她。”

“中央要筹备全新的航空科学委员会,我向上级领导推荐了你。”

饭吃到过半,周涛斌说出今日见面的真实目的。

“虽然这是外派项目,但也是多少人求不来的机遇。我知道你的顾虑,也知道那件事对你打击很大,但屿衡啊,人生总是要往前看,我相信你的实力,国家也信任你。现在正是学界缺人的时候,也是建功立业的机遇。我知道你不贪图这些外界名声,但如今人生大事也定下来了,你的才华不应当被埋没。”

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斜射进空旷的餐厅,顾屿衡坐在光与暗的交界之间,他挺直脊背,垂眉没有说话。

浸润着香油的菜叶折射透亮的光泽,味美非凡,顾屿衡脑海中突然浮现昨晚她抱着孩童言笑晏晏的模样。

少顷他终于做出决定,说出那句话的同时,不仅是周涛斌,就连他自己也松了口气,压在肩头的担子仍在,却不再是禁锢他踏步向前的挂念担心。

“谢谢老师,回去后我和家里人商量一下。”

“好好好!”

周涛斌连说三声,涨红了脸,激动溢于言表,五六十岁的胖老头,眼眶都泛着红。

但话音一转,“那咸菜可以再分我点了吧?”

转折太快,顾屿衡哭笑不得,经不住自家老师的软磨细泡,最终又给他分了大半瓶,咸菜本就没剩多少,周涛斌原本想要全部骗过话的顾屿衡,却是怎么都不给了。

“行吧,下次委员会那边再有消息,我去你家给你说啊。”

周涛斌与吃完午餐的顾屿衡告别,顺便还给自己约了顿饭,亲学生媳妇手艺好,改天他也去尝尝。

又找窗口要了碗稀饭,燕京大学工学院院长,就着碟其貌不扬的凉拌咸菜,吃的不亦乐乎。

年纪大了,周涛斌患有继发性高血压,平日里大量的盐摄入可引起钠水潴留,引起血压升高,因此家里人遵循医嘱,严格按照低盐饮食。

但今天这碗咸菜又咸又辣,不仅没让周涛斌感觉到有任何不适,反倒越吃越舒坦。原本一开始还有些克制,结果吃到最后,周涛斌将整碟咸菜吃完,仍然意犹未尽。

食堂里也备有咸菜,周涛斌夹了点,却完全不能与顾屿衡带来的相提并论,一口气闷完剩下的白粥。

周涛斌砸吧嘴,用来思索国家尖端军工技术的物理界大佬,首次思索起了该如何去蹭饭的法子。

作者有话要说

夜里,房间都熄了灯,屋外静悄悄的,只有时而呼啸的风,刮着树叶簌簌。

苏楚箐在黑暗中无声睁开眼。

忙了一下午,终于有空进【空间院子】看看。

思绪神动的瞬间,提示音就一条接一条地蹦出来。

【美食厨房经验值+8,距离升级还需要48点经验值】

【美食厨房经验值+8,距离升级还需要40点经验值】

……

晚餐苏楚箐做了五菜一汤,加在一起就是六道菜,总共48点积分,还差最后一道菜,苏楚箐本想着明天就能升级成功,提示音紧跟其后,又叮了声。

【食客满意度五颗星*2,额外奖励美食厨房经验值+8,距离升级还需要96点经验值】

【恭喜宿主,美食厨房升至2级】

【随机奖励解锁中……】

【恭喜箐箐!解锁物品使用权:破壁机*1、食谱-小*1,惊喜礼包已放入个人物品栏,请及时查看,再接再厉哦~】

食客满意度奖励是系统自带的奖励功能,属于极小概率事件,没想到今晚竟刷出来了两个,刚好让厨房升到了二级。

苏楚箐没在【美食厨房】里做过菜,这才发觉厨房里的电子产品她都不能使用,怪不得一开始操作手册上只写了名称,没有写具体的使用方法。

反正时间充裕,苏楚箐重新拿出【美食厨房】的使用说明,翻开小册子,果然在【家具】一栏,看见完整的破壁机介绍。

类似于石磨,破壁机采用高转速电机,将食材放入破壁机容器内后,电机带动金属齿轮快速旋转,通过高速磨擦把食物研磨成粉末或是糊状,一般用于研磨豆类或是谷物。

苏楚箐看着使用说明,暗自称奇。

也是许久没喝过豆浆,要是有机会买点黄豆回来试试。

其余的升级礼包,苏楚箐没细看,时间一秒秒过去,她的心逐渐下沉,明明记得应该就是在——

“嘭!”

如同卡壳的零件终于回归正轨,滋啦的电流音滑过,彩色礼炮在空中爆开。

【恭喜箐箐!新手教程结束,「美食厨房」正式开启!当前使用者等级:2级,「美食厨房」最高等级:8级,请使用者再接再厉,8级使用者将获得「空间院子」任意愿望奖励-可指定*1】

【检测到「空间院子」系统与《文青八零》「女配系统」绑定,请使用者及时关注剧情安排!】

按照剧情安排?

两年后知晏知微死于溺水,隔年原身也会因感染流感,浑浑噩噩,失足惨死池塘。

苏楚箐皱了皱眉头:“要是不按照剧情,又会如何呢?”

区别人类幼童的奶音,语气平静到有些不近人情。

【「空间院子」独立存在,剧情问题将由「女配系统」告知】

这就是拒绝回答了。

「女配系统」自给苏楚箐介绍剧情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苏楚箐简单列出选项。

按照剧情——死。

创造新剧情——可能会死。

聪明人都知道该如何选。

不过短暂的相处,呈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苏楚箐再也难以将他们的结局与冷冰冰的文字画上等号。

既然选择在这个时代好好生存下去,就算是为了自己,苏楚箐也急需改变他们的命运安排。

更何况……她还有最终的杀手锏。

升到满级的【美食厨房】可以实现使用者的任何一个愿望,上一世她将愿望赠送给了师傅,这一次她同样可以利用【食堂】逆天改命。

想明白目前的处境,苏楚箐不再纠结,还想再问问有关空间的其他事情,却发现系统早就在她思考的时候离开了。

按照以往经验,系统只会在每次升级时出现,院子里菜地的冷却倒计时还剩54小时,苏楚箐在空间浅待了会,便回到现实世界睡觉去了。

一夜无梦,等苏楚箐再次醒来,其他两个房间已经空了。

二楼的构造类似u型结构,主卧在走廊的末端,右手边是客卧和公用卫生间,朝南的两间屋子分别是顾屿衡的书房和知晏知微的卧室,书房的门关着,两间卧室的门却敞开通风,房间里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

苏楚箐下楼的时候,顾屿衡刚从外面回来,手里还拎着塑料袋,里面装着的是和昨天一模一样的早餐。

“知晏和知微上学去了,他们午饭会在学校里吃,我下午开会,四点半他们放学,我赶不及回来,今天需要麻烦你去接一下。”

燕京大学家属院幼儿园是面向学校家属专门开设的托儿所,在职职工每学期只要付三块钱就能进。

托儿所离家属区并不远,就在去供销社路上,苏楚箐昨天经过的时候就看到了,每天窝在家里也不是个事,刚好出去走走。

“好,”苏楚箐从顾屿衡手里接过早餐,“那你午饭需要我送过去吗?”

“不用,我去食堂。”

苏楚箐点头,“那行,还剩了点咸菜,我用香油凉拌装起来了,就在厨房柜子上,你带去吃。”

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国家大力发展农业,人民群众的物质生活显著提高。特别是在首都,高级知识分子的午餐都是标配的两素一荤一汤。

被看做是上不了台面的咸菜,苏楚箐却根本没觉得拿不出手。

她的咸菜都是用空间蔬菜腌制的,师傅亲传的配方,贵为天子的皇帝馋了都会让管事公公亲自来找她,普通人想吃还吃不到呢。

……

“各位同志辛苦了。”

“部长慢走,有任何问题及时与我们联系。”

“贵院人才辈出,后生可畏。”

“……”

华京大学最高规格的学术会议厅。

双开漆木门前,身穿军大衣的中年男人神色犀利,与前来送行的学者们做最后的告别。他身后跟着一行人,无不穿着深色中山装,手提密码公文包,表情肃穆。

他们今天过来,是代表国家,与学界共同推进国防事业发展,特别是火箭和导弹技术。

全国最专业的学科大佬齐聚一堂,研讨会从上午开到下午两点,院长有意让顾屿衡在这些人面前多露脸,就安排他负责会上的答疑工作。

顾屿衡刚整理完会议记录,送完领导的机械院院长周涛斌便叫他一起去食堂吃饭。

食堂下午几乎没什么人,俩人找了处靠窗的位置坐下。

“得,又是白菜。”

刚打开饭盒,周院长的嫌弃便溢于言表,白菜这玩意吃一顿两顿还行,天天吃真是遭不住,关键食堂的厨子为了图方便,最爱清炒白菜,吃得人嘴里都要淡出鸟味来。

不吃又不行,抽了双筷子出来,院子略带嫌弃地扒饭。

刚想吐槽食堂师傅这菜炒的,便看见坐在对面的顾屿衡,从公文包里拿出一罐用塑料袋包裹严严实实的咸菜。

周涛斌:不记得咱院拖欠过工资。

“这啥?”

顾屿衡言简意赅,“从家里带来的咸菜。”

周涛斌当然知道这是咸菜,他更好奇的是顾屿衡为什么会从口袋里拿出一瓶咸菜来。

顾屿衡出国前周涛斌当过他的副导,知道这人有洁癖,像是什么腊肠、熏肉,他觉得处理过程不干净,鲜少食用,咸菜更是没见他吃过。

今天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许是周涛斌视线太过炙热,顾屿衡盖上罐头瓶,系好塑料袋,将用公筷夹出的咸菜放在碟子里,往对面推了推。

“您尝尝?”

周涛斌也不给他客气,夹起一块,“我看你前几天找人事请了婚假,你去找谁结的婚?”

还没等回话,舌尖接触咸菜的瞬间,周涛斌就微微瞪大了眼睛,“你这咸菜对味!”

老顽童般把碟子完全推到自己面前,也顾不得顾屿衡的新媳妇如何,周涛斌毫不客气:“你带了这么一大瓶,这碟就归我了,还是腌的雪里蕻,挺会享受啊。”

蕻,草菜心长。雪里蕻又称春不老、雪菜,北方下雪的时候,周围的植物都死光了,只有这种菜还是绿油油的,所以得了这么个名字。

周涛斌在乡下当知青的那段日子常吃,回城里倒是见的不多,这种菜处理不好吃起,都是拔尖的滋味。

“您不认识她。”

顾屿衡无奈,重新给自己装了一碟,苏楚箐昨晚拌的咸菜,里面加足了香油,哽啾的野菜杀出水分,又咸又香,用来拌饭吃刚刚好。

“不是我们学校的?”周涛斌自己碟里的咸菜见底,便打起另一碟的主意。

顾屿衡摇头,“不是。”

“倒是稀奇,就你这个闷葫芦,还能成功娶到媳妇。”

周涛斌已经不在意顾屿衡的媳妇是真是假,此刻他的一颗心全都黏在那一碟墨绿切碎的菜叶上,然后眼睁睁顾屿衡把咸菜挪到一边。

“看给你小气的!你那么大一瓶,分我点怎么呢?难不成是你媳妇亲手做的?”

周涛斌原本是气话,结果就看见对面年少老成的男人点头,仍是一副面瘫脸,语气却带着些许骄傲。

“嗯,的确是她做的。”

周涛斌:“……”

别人或许不知道,自家学生,周涛斌能不知道?估计这小子心里在偷偷乐呢!

怪不得付国平昨晚吐槽,说他为了早退还想出回家吃饭的法子,如今看来倒是真的,一碗小小的咸菜都能如此爽口,要是他家媳妇有这手艺,周涛斌觉得自己一定顿顿往家跑。

得意门生解决人生大事,周涛斌肯定替他感到高兴,天知道就他这八竿子打不出来个屁的性格,周涛斌担心他是学傻了,要一辈子孤独终老,如今成了婚,家里俩孩子有人照看,作为科学家,他也能够更加心无旁骛地去追求人生价值。

但毕竟是自家学生,怕他被骗了,周涛斌啜了口汤。

“等有时间带她来我家吃个饭,你师母也想看看人小姑娘,她一直关心你的人生大事,这下终于能让她少操些瞎心。”

顾屿衡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在吞咽的间隙回答:“等我回去问问她。”

“中央要筹备全新的航空科学委员会,我向上级领导推荐了你。”

饭吃到过半,周涛斌说出今日见面的真实目的。

“虽然这是外派项目,但也是多少人求不来的机遇。我知道你的顾虑,也知道那件事对你打击很大,但屿衡啊,人生总是要往前看,我相信你的实力,国家也信任你。现在正是学界缺人的时候,也是建功立业的机遇。我知道你不贪图这些外界名声,但如今人生大事也定下来了,你的才华不应当被埋没。”

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斜射进空旷的餐厅,顾屿衡坐在光与暗的交界之间,他挺直脊背,垂眉没有说话。

浸润着香油的菜叶折射透亮的光泽,味美非凡,顾屿衡脑海中突然浮现昨晚她抱着孩童言笑晏晏的模样。

少顷他终于做出决定,说出那句话的同时,不仅是周涛斌,就连他自己也松了口气,压在肩头的担子仍在,却不再是禁锢他踏步向前的挂念担心。

“谢谢老师,回去后我和家里人商量一下。”

“好好好!”

周涛斌连说三声,涨红了脸,激动溢于言表,五六十岁的胖老头,眼眶都泛着红。

但话音一转,“那咸菜可以再分我点了吧?”

转折太快,顾屿衡哭笑不得,经不住自家老师的软磨细泡,最终又给他分了大半瓶,咸菜本就没剩多少,周涛斌原本想要全部骗过话的顾屿衡,却是怎么都不给了。

“行吧,下次委员会那边再有消息,我去你家给你说啊。”

周涛斌与吃完午餐的顾屿衡告别,顺便还给自己约了顿饭,亲学生媳妇手艺好,改天他也去尝尝。

又找窗口要了碗稀饭,燕京大学工学院院长,就着碟其貌不扬的凉拌咸菜,吃的不亦乐乎。

年纪大了,周涛斌患有继发性高血压,平日里大量的盐摄入可引起钠水潴留,引起血压升高,因此家里人遵循医嘱,严格按照低盐饮食。

但今天这碗咸菜又咸又辣,不仅没让周涛斌感觉到有任何不适,反倒越吃越舒坦。原本一开始还有些克制,结果吃到最后,周涛斌将整碟咸菜吃完,仍然意犹未尽。

食堂里也备有咸菜,周涛斌夹了点,却完全不能与顾屿衡带来的相提并论,一口气闷完剩下的白粥。

周涛斌砸吧嘴,用来思索国家尖端军工技术的物理界大佬,首次思索起了该如何去蹭饭的法子。

作者有话要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