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51TXT > 奇幻 > 我就蹭个零元购,诸天万帝抢着发货? > 第226章 深渊之下的宝库

“发现什么?”

方灿问道。

“蜈蚣,没了!”

烛幽的声音透着一丝诡异。

“好像还真是……”

方灿已经十多分钟,没碰到一条蜈蚣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猜,这里很可能有让蜈蚣惧怕的东西。”

烛幽根据经验判断道。

“让蜈蚣惧怕的东西?”

方灿顿时很好奇,“那么多条蜈蚣,哪怕领主级魔兽,都能啃成骨架了,却没有一只踏足这片区域,莫非前面真有不得了的东西?”

“去看看吧。”

烛幽劝道:“来都来了!”

这四字真言一出,方灿想不去都不行了。

他刚才给迦南喂了些百果酿,后者已经完全昏睡过去。

用精神念力探查其体征,发现很平稳后,便将其收入了大荒古炉。

烛幽和小红都在里面,还有被打晕的钟离。

接着,方灿便继续飞速前行。

半小时后,前方的道路忽然变得泥泞起来,一片又一片幽黑的沼泽映入眼帘。

他用精神念力观察,发现沼泽里有许多蠕动着的生物,定睛一看,竟是蚂蟥!

“幸好师姐睡过去了,不然看到这个,得当场晕过去。”

连方灿都觉得恶心。

继续前行。

不一会儿,一头巨型蚂蟥映入眼帘。

躺在一栋古建筑大门前,宛如一座小山。

“那是——”

方灿看见巨型蚂蟥,脸色一变,“这体积,感觉都能和万族蜈蚣王媲美了,序列兽王的名单却不曾收录,看来是一头人类从未发现过的兽王。”

序列兽王名单,记载了将近90头兽王。

然而没发现的兽王,又有多少呢?

无人知晓。

像这种沉睡在地底深渊之中的兽王,若不是方灿误打误撞闯进来,可能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

“难怪那些蜈蚣不敢入侵这片区域,感情这里有一头兽王!”

“这玩意儿估计蜈蚣王也对付不了,不然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方灿暗暗猜测。

然而烛幽的侧重点,却和他不太一样。

看见巨型蚂蟥身后那栋古建筑,他老眼震荡,狂喜不已。

“蛊门宝库!”

“这是当年的蛊门宝库啊!”

方灿神色一惊,“宝库?”

“不会错的,当年我随掌门来过此处。”

“纵使这么多年过去了,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但我绝对没看错。”

烛幽既唏嘘,又兴奋地道:“方灿,想个办法进去,里面肯定有好东西!”

“我试试!”

方灿心潮澎湃,屏息凝神,悄悄朝那座古建筑摸去。

等靠近了,才发现是一座类似方塔的建筑,共有九层。

每一层都篆刻着许多铭文。

尽管已经蒙尘多年,但这些铭文,依旧散发

着微弱的光芒。

“不好!()?()”

烛幽脸色一变,“这是护塔大阵!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还在运转?()?()”

“能直接破坏吗??()★?@?@??()?()”

方灿心里痒痒。

“用你那打火机,自然是可以,但恐怕会引起巨大的动静,到时候那条大蚂蟥……()?()”

烛幽叹了口气,“再找找看,还有没有其他入口。”

“行!”

十分钟后。

方灿把宝塔各处都看过了,全部都刻有护塔大阵。

据烛幽所说,这些护塔大阵内含聚灵阵,可以自动吸收天地灵气,维持阵法的运转。

即便再过去万年,一旦有人企图破坏塔体,阵法依然会生效。

“这特么……”

方灿无语死,“难道只能从正门进去了?”

“可是正门被那条大蚂蟥堵死了。”

烛幽也很无语,“除非有办法,能让那条大蚂蟥在不发现你的情况下,主动挪开身体。”

“让我看看……”

方灿开始寄希望于他的那些宝物。

目光从打火机、电池、战斧牛排、锈毒钉、百果酿等等宝物上一一扫过,最后定格在了一袋盐上。

“盐!”

方灿目光一亮。

他忽然想起小时候,曾经拿盐溶解过蚂蟥,可谓百试百灵。

就算是兽王,身体构造应该不会变吧?

更何况,他这可是珍宝阁上买的盐。

说干就干!

他立马飞到巨型蚂蟥王上空。

“你想干什么?”

烛幽顿时变得很紧张,“你不会想用黑焰烧吧?不可啊,一定会惊醒它,到时候你就死定了!”

“放心,我没那么蠢。”

方灿取出先前腌牛排剩下的几袋盐,撕开后,往巨型蚂蟥王身上倒去。

“这是……盐?”

烛幽看得一愣,旋即又是摇摇头,“普通的盐,对于这种体积的蚂蟥妖兽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

方灿没说话,把三袋盐都倒下去后,飞速逃离此地。

雪白的细盐铺在充满黏液的皮肤表面,飞快融化,渗透进去。

不一会儿,便有汩汩的鲜血冒出。

起初,巨型蚂蟥王并没有在意。

但随着盐分的渗入,鲜血开始如泉水喷涌。

巨型蚂蟥王终于感受到了痛苦,开始疯狂蠕动,不一会儿便逃离此地,钻进一大片沼泽地,消失不见。

“还真奏效了?”

烛幽看得目瞪口呆,“你……你那盐,不是普通盐吧?”

方灿没回答,只是微微一笑,便立刻冲向那座宝塔。

正门不知何故,已经被破坏,成了蛊门宝库唯一的入口。

方灿直接大步迈入,然后释放精神念力,探查四方。

“怎么什么都没有?”

扫了一圈,塔内满地狼藉。

除了厚厚的灰尘,腐烂的木石,和十几具枯骨,其他什么也没有。

“看来这里很多年前,就已经被贼人光顾过了……”

烛幽叹息道:“再好好找找吧,也许当初那帮人有所遗漏。”

“我就不信了……”

方灿将全部精神念力都释放出去,把九层塔翻了个底儿朝天,不放过任何细节。

最后,还真被他发现一处暗门。

那是一只看起来不起眼的古董花瓶。

上半身被砸破了,只留下底座。

当方灿用精神念力转动底座的时候,塔底忽然传出机关声。

“有戏!”

方灿赶紧继续转动花瓶底座。

直至一座地道完全打开。

“密室?哈哈,你小子,还真是走运!”

烛幽也再次激动起来,“快,下去看看!”

方灿立刻驱驶修罗王,进入地道。

为了防止出意外,他把罗刹王和夜叉王留在了上面。

密室地道内很黑,伸手不见五指。

一股闷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腐朽之气扑面而来。

绕着蜿蜒的地道走了半个多小时,忽然,一片昏暗的灯光映入眼帘。

“有人?”

方灿迅速屏息凝神,高度紧张起来,“这里怎么会有灯光?难道这种鬼地方还有人??”

妙妙酱丷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希望你也喜欢

着微弱的光芒。

“不好!”

烛幽脸色一变()?(),

“这是护塔大阵!这么多年过去了()?(),

居然还在运转?”

“能直接破坏吗?”

方灿心里痒痒。

“用你那打火机()?(),

自然是可以5()_[(.)]5?5♀?♀?5()?(),

但恐怕会引起巨大的动静,到时候那条大蚂蟥……”

烛幽叹了口气,“再找找看,还有没有其他入口。”

“行!”

十分钟后。

方灿把宝塔各处都看过了,全部都刻有护塔大阵。

据烛幽所说,这些护塔大阵内含聚灵阵,可以自动吸收天地灵气,维持阵法的运转。

即便再过去万年,一旦有人企图破坏塔体,阵法依然会生效。

“这特么……”

方灿无语死,“难道只能从正门进去了?”

“可是正门被那条大蚂蟥堵死了。”

烛幽也很无语,“除非有办法,能让那条大蚂蟥在不发现你的情况下,主动挪开身体。”

“让我看看……”

方灿开始寄希望于他的那些宝物。

目光从打火机、电池、战斧牛排、锈毒钉、百果酿等等宝物上一一扫过,最后定格在了一袋盐上。

“盐!”

方灿目光一亮。

他忽然想起小时候,曾经拿盐溶解过蚂蟥,可谓百试百灵。

就算是兽王,身体构造应该不会变吧?

更何况,他这可是珍宝阁上买的盐。

说干就干!

他立马飞到巨型蚂蟥王上空。

“你想干什么?”

烛幽顿时变得很紧张,“你不会想用黑焰烧吧?不可啊,一定会惊醒它,到时候你就死定了!”

“放心,我没那么蠢。”

方灿取出先前腌牛排剩下的几袋盐,撕开后,往巨型蚂蟥王身上倒去。

“这是……盐?”

烛幽看得一愣,旋即又是摇摇头,“普通的盐,对于这种体积的蚂蟥妖兽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

方灿没说话,把三袋盐都倒下去后,飞速逃离此地。

雪白的细盐铺在充满黏液的皮肤表面,飞快融化,渗透进去。

不一会儿,便有汩汩的鲜血冒出。

起初,巨型蚂蟥王并没有在意。

但随着盐分的渗入,鲜血开始如泉水喷涌。

巨型蚂蟥王终于感受到了痛苦,开始疯狂蠕动,不一会儿便逃离此地,钻进一大片沼泽地,消失不见。

“还真奏效了?”

烛幽看得目瞪口呆,“你……你那盐,不是普通盐吧?”

方灿没回答,只是微微一笑,便立刻冲向那座宝塔。

正门不知何故,已经被破坏,成了蛊门宝库唯一的入口。

方灿直接大步迈入,然后释放精神念力,探查四方。

“怎么什么都没有?”

扫了一圈,塔内满地狼藉。

除了厚厚的灰尘,腐烂的木石,和十几具枯骨,其他什么也没有。

“看来这里很多年前,就已经被贼人光顾过了……”

烛幽叹息道:“再好好找找吧,也许当初那帮人有所遗漏。”

“我就不信了……”

方灿将全部精神念力都释放出去,把九层塔翻了个底儿朝天,不放过任何细节。

最后,还真被他发现一处暗门。

那是一只看起来不起眼的古董花瓶。

上半身被砸破了,只留下底座。

当方灿用精神念力转动底座的时候,塔底忽然传出机关声。

“有戏!”

方灿赶紧继续转动花瓶底座。

直至一座地道完全打开。

“密室?哈哈,你小子,还真是走运!”

烛幽也再次激动起来,“快,下去看看!”

方灿立刻驱驶修罗王,进入地道。

为了防止出意外,他把罗刹王和夜叉王留在了上面。

密室地道内很黑,伸手不见五指。

一股闷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腐朽之气扑面而来。

绕着蜿蜒的地道走了半个多小时,忽然,一片昏暗的灯光映入眼帘。

“有人?”

方灿迅速屏息凝神,高度紧张起来,“这里怎么会有灯光?难道这种鬼地方还有人??”

妙妙酱丷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希望你也喜欢

着微弱的光芒。

“不好!”

烛幽脸色一变,

“这是护塔大阵!这么多年过去了,

居然还在运转?”

“能直接破坏吗?”

方灿心里痒痒。

“用你那打火机,

自然是可以,

但恐怕会引起巨大的动静,到时候那条大蚂蟥……”

烛幽叹了口气,“再找找看,还有没有其他入口。”

“行!”

十分钟后。

方灿把宝塔各处都看过了,全部都刻有护塔大阵。

据烛幽所说,这些护塔大阵内含聚灵阵,可以自动吸收天地灵气,维持阵法的运转。

即便再过去万年,一旦有人企图破坏塔体,阵法依然会生效。

“这特么……”

方灿无语死,“难道只能从正门进去了?”

“可是正门被那条大蚂蟥堵死了。”

烛幽也很无语,“除非有办法,能让那条大蚂蟥在不发现你的情况下,主动挪开身体。”

“让我看看……”

方灿开始寄希望于他的那些宝物。

目光从打火机、电池、战斧牛排、锈毒钉、百果酿等等宝物上一一扫过,最后定格在了一袋盐上。

“盐!”

方灿目光一亮。

他忽然想起小时候,曾经拿盐溶解过蚂蟥,可谓百试百灵。

就算是兽王,身体构造应该不会变吧?

更何况,他这可是珍宝阁上买的盐。

说干就干!

他立马飞到巨型蚂蟥王上空。

“你想干什么?”

烛幽顿时变得很紧张,“你不会想用黑焰烧吧?不可啊,一定会惊醒它,到时候你就死定了!”

“放心,我没那么蠢。”

方灿取出先前腌牛排剩下的几袋盐,撕开后,往巨型蚂蟥王身上倒去。

“这是……盐?”

烛幽看得一愣,旋即又是摇摇头,“普通的盐,对于这种体积的蚂蟥妖兽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

方灿没说话,把三袋盐都倒下去后,飞速逃离此地。

雪白的细盐铺在充满黏液的皮肤表面,飞快融化,渗透进去。

不一会儿,便有汩汩的鲜血冒出。

起初,巨型蚂蟥王并没有在意。

但随着盐分的渗入,鲜血开始如泉水喷涌。

巨型蚂蟥王终于感受到了痛苦,开始疯狂蠕动,不一会儿便逃离此地,钻进一大片沼泽地,消失不见。

“还真奏效了?”

烛幽看得目瞪口呆,“你……你那盐,不是普通盐吧?”

方灿没回答,只是微微一笑,便立刻冲向那座宝塔。

正门不知何故,已经被破坏,成了蛊门宝库唯一的入口。

方灿直接大步迈入,然后释放精神念力,探查四方。

“怎么什么都没有?”

扫了一圈,塔内满地狼藉。

除了厚厚的灰尘,腐烂的木石,和十几具枯骨,其他什么也没有。

“看来这里很多年前,就已经被贼人光顾过了……”

烛幽叹息道:“再好好找找吧,也许当初那帮人有所遗漏。”

“我就不信了……”

方灿将全部精神念力都释放出去,把九层塔翻了个底儿朝天,不放过任何细节。

最后,还真被他发现一处暗门。

那是一只看起来不起眼的古董花瓶。

上半身被砸破了,只留下底座。

当方灿用精神念力转动底座的时候,塔底忽然传出机关声。

“有戏!”

方灿赶紧继续转动花瓶底座。

直至一座地道完全打开。

“密室?哈哈,你小子,还真是走运!”

烛幽也再次激动起来,“快,下去看看!”

方灿立刻驱驶修罗王,进入地道。

为了防止出意外,他把罗刹王和夜叉王留在了上面。

密室地道内很黑,伸手不见五指。

一股闷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腐朽之气扑面而来。

绕着蜿蜒的地道走了半个多小时,忽然,一片昏暗的灯光映入眼帘。

“有人?”

方灿迅速屏息凝神,高度紧张起来,“这里怎么会有灯光?难道这种鬼地方还有人??”

妙妙酱丷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希望你也喜欢

着微弱的光芒。

“不好!()?()”

烛幽脸色一变,“这是护塔大阵!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还在运转?()?()”

“能直接破坏吗??()_[(.)]????????()?()”

方灿心里痒痒。

“用你那打火机,自然是可以,但恐怕会引起巨大的动静,到时候那条大蚂蟥……()?()”

烛幽叹了口气,“再找找看,还有没有其他入口。”

“行!”

十分钟后。

方灿把宝塔各处都看过了,全部都刻有护塔大阵。

据烛幽所说,这些护塔大阵内含聚灵阵,可以自动吸收天地灵气,维持阵法的运转。

即便再过去万年,一旦有人企图破坏塔体,阵法依然会生效。

“这特么……”

方灿无语死,“难道只能从正门进去了?”

“可是正门被那条大蚂蟥堵死了。”

烛幽也很无语,“除非有办法,能让那条大蚂蟥在不发现你的情况下,主动挪开身体。”

“让我看看……”

方灿开始寄希望于他的那些宝物。

目光从打火机、电池、战斧牛排、锈毒钉、百果酿等等宝物上一一扫过,最后定格在了一袋盐上。

“盐!”

方灿目光一亮。

他忽然想起小时候,曾经拿盐溶解过蚂蟥,可谓百试百灵。

就算是兽王,身体构造应该不会变吧?

更何况,他这可是珍宝阁上买的盐。

说干就干!

他立马飞到巨型蚂蟥王上空。

“你想干什么?”

烛幽顿时变得很紧张,“你不会想用黑焰烧吧?不可啊,一定会惊醒它,到时候你就死定了!”

“放心,我没那么蠢。”

方灿取出先前腌牛排剩下的几袋盐,撕开后,往巨型蚂蟥王身上倒去。

“这是……盐?”

烛幽看得一愣,旋即又是摇摇头,“普通的盐,对于这种体积的蚂蟥妖兽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

方灿没说话,把三袋盐都倒下去后,飞速逃离此地。

雪白的细盐铺在充满黏液的皮肤表面,飞快融化,渗透进去。

不一会儿,便有汩汩的鲜血冒出。

起初,巨型蚂蟥王并没有在意。

但随着盐分的渗入,鲜血开始如泉水喷涌。

巨型蚂蟥王终于感受到了痛苦,开始疯狂蠕动,不一会儿便逃离此地,钻进一大片沼泽地,消失不见。

“还真奏效了?”

烛幽看得目瞪口呆,“你……你那盐,不是普通盐吧?”

方灿没回答,只是微微一笑,便立刻冲向那座宝塔。

正门不知何故,已经被破坏,成了蛊门宝库唯一的入口。

方灿直接大步迈入,然后释放精神念力,探查四方。

“怎么什么都没有?”

扫了一圈,塔内满地狼藉。

除了厚厚的灰尘,腐烂的木石,和十几具枯骨,其他什么也没有。

“看来这里很多年前,就已经被贼人光顾过了……”

烛幽叹息道:“再好好找找吧,也许当初那帮人有所遗漏。”

“我就不信了……”

方灿将全部精神念力都释放出去,把九层塔翻了个底儿朝天,不放过任何细节。

最后,还真被他发现一处暗门。

那是一只看起来不起眼的古董花瓶。

上半身被砸破了,只留下底座。

当方灿用精神念力转动底座的时候,塔底忽然传出机关声。

“有戏!”

方灿赶紧继续转动花瓶底座。

直至一座地道完全打开。

“密室?哈哈,你小子,还真是走运!”

烛幽也再次激动起来,“快,下去看看!”

方灿立刻驱驶修罗王,进入地道。

为了防止出意外,他把罗刹王和夜叉王留在了上面。

密室地道内很黑,伸手不见五指。

一股闷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腐朽之气扑面而来。

绕着蜿蜒的地道走了半个多小时,忽然,一片昏暗的灯光映入眼帘。

“有人?”

方灿迅速屏息凝神,高度紧张起来,“这里怎么会有灯光?难道这种鬼地方还有人??”

妙妙酱丷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希望你也喜欢

着微弱的光芒。

“不好!”

烛幽脸色一变,“这是护塔大阵!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还在运转?”

“能直接破坏吗?”

方灿心里痒痒。

“用你那打火机,自然是可以,但恐怕会引起巨大的动静,到时候那条大蚂蟥……”

烛幽叹了口气,“再找找看,还有没有其他入口。”

“行!”

十分钟后。

方灿把宝塔各处都看过了,全部都刻有护塔大阵。

据烛幽所说,这些护塔大阵内含聚灵阵,可以自动吸收天地灵气,维持阵法的运转。

即便再过去万年,一旦有人企图破坏塔体,阵法依然会生效。

“这特么……”

方灿无语死,“难道只能从正门进去了?”

“可是正门被那条大蚂蟥堵死了。”

烛幽也很无语,“除非有办法,能让那条大蚂蟥在不发现你的情况下,主动挪开身体。”

“让我看看……”

方灿开始寄希望于他的那些宝物。

目光从打火机、电池、战斧牛排、锈毒钉、百果酿等等宝物上一一扫过,最后定格在了一袋盐上。

“盐!”

方灿目光一亮。

他忽然想起小时候,曾经拿盐溶解过蚂蟥,可谓百试百灵。

就算是兽王,身体构造应该不会变吧?

更何况,他这可是珍宝阁上买的盐。

说干就干!

他立马飞到巨型蚂蟥王上空。

“你想干什么?”

烛幽顿时变得很紧张,“你不会想用黑焰烧吧?不可啊,一定会惊醒它,到时候你就死定了!”

“放心,我没那么蠢。”

方灿取出先前腌牛排剩下的几袋盐,撕开后,往巨型蚂蟥王身上倒去。

“这是……盐?”

烛幽看得一愣,旋即又是摇摇头,“普通的盐,对于这种体积的蚂蟥妖兽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

方灿没说话,把三袋盐都倒下去后,飞速逃离此地。

雪白的细盐铺在充满黏液的皮肤表面,飞快融化,渗透进去。

不一会儿,便有汩汩的鲜血冒出。

起初,巨型蚂蟥王并没有在意。

但随着盐分的渗入,鲜血开始如泉水喷涌。

巨型蚂蟥王终于感受到了痛苦,开始疯狂蠕动,不一会儿便逃离此地,钻进一大片沼泽地,消失不见。

“还真奏效了?”

烛幽看得目瞪口呆,“你……你那盐,不是普通盐吧?”

方灿没回答,只是微微一笑,便立刻冲向那座宝塔。

正门不知何故,已经被破坏,成了蛊门宝库唯一的入口。

方灿直接大步迈入,然后释放精神念力,探查四方。

“怎么什么都没有?”

扫了一圈,塔内满地狼藉。

除了厚厚的灰尘,腐烂的木石,和十几具枯骨,其他什么也没有。

“看来这里很多年前,就已经被贼人光顾过了……”

烛幽叹息道:“再好好找找吧,也许当初那帮人有所遗漏。”

“我就不信了……”

方灿将全部精神念力都释放出去,把九层塔翻了个底儿朝天,不放过任何细节。

最后,还真被他发现一处暗门。

那是一只看起来不起眼的古董花瓶。

上半身被砸破了,只留下底座。

当方灿用精神念力转动底座的时候,塔底忽然传出机关声。

“有戏!”

方灿赶紧继续转动花瓶底座。

直至一座地道完全打开。

“密室?哈哈,你小子,还真是走运!”

烛幽也再次激动起来,“快,下去看看!”

方灿立刻驱驶修罗王,进入地道。

为了防止出意外,他把罗刹王和夜叉王留在了上面。

密室地道内很黑,伸手不见五指。

一股闷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腐朽之气扑面而来。

绕着蜿蜒的地道走了半个多小时,忽然,一片昏暗的灯光映入眼帘。

“有人?”

方灿迅速屏息凝神,高度紧张起来,“这里怎么会有灯光?难道这种鬼地方还有人??”

妙妙酱丷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希望你也喜欢

着微弱的光芒。

“不好!()?()”

烛幽脸色一变,“这是护塔大阵!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还在运转?()?()”

“能直接破坏吗??()?[(.)]??+?+??()?()”

方灿心里痒痒。

“用你那打火机,自然是可以,但恐怕会引起巨大的动静,到时候那条大蚂蟥……()?()”

烛幽叹了口气,“再找找看,还有没有其他入口。”

“行!”

十分钟后。

方灿把宝塔各处都看过了,全部都刻有护塔大阵。

据烛幽所说,这些护塔大阵内含聚灵阵,可以自动吸收天地灵气,维持阵法的运转。

即便再过去万年,一旦有人企图破坏塔体,阵法依然会生效。

“这特么……”

方灿无语死,“难道只能从正门进去了?”

“可是正门被那条大蚂蟥堵死了。”

烛幽也很无语,“除非有办法,能让那条大蚂蟥在不发现你的情况下,主动挪开身体。”

“让我看看……”

方灿开始寄希望于他的那些宝物。

目光从打火机、电池、战斧牛排、锈毒钉、百果酿等等宝物上一一扫过,最后定格在了一袋盐上。

“盐!”

方灿目光一亮。

他忽然想起小时候,曾经拿盐溶解过蚂蟥,可谓百试百灵。

就算是兽王,身体构造应该不会变吧?

更何况,他这可是珍宝阁上买的盐。

说干就干!

他立马飞到巨型蚂蟥王上空。

“你想干什么?”

烛幽顿时变得很紧张,“你不会想用黑焰烧吧?不可啊,一定会惊醒它,到时候你就死定了!”

“放心,我没那么蠢。”

方灿取出先前腌牛排剩下的几袋盐,撕开后,往巨型蚂蟥王身上倒去。

“这是……盐?”

烛幽看得一愣,旋即又是摇摇头,“普通的盐,对于这种体积的蚂蟥妖兽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

方灿没说话,把三袋盐都倒下去后,飞速逃离此地。

雪白的细盐铺在充满黏液的皮肤表面,飞快融化,渗透进去。

不一会儿,便有汩汩的鲜血冒出。

起初,巨型蚂蟥王并没有在意。

但随着盐分的渗入,鲜血开始如泉水喷涌。

巨型蚂蟥王终于感受到了痛苦,开始疯狂蠕动,不一会儿便逃离此地,钻进一大片沼泽地,消失不见。

“还真奏效了?”

烛幽看得目瞪口呆,“你……你那盐,不是普通盐吧?”

方灿没回答,只是微微一笑,便立刻冲向那座宝塔。

正门不知何故,已经被破坏,成了蛊门宝库唯一的入口。

方灿直接大步迈入,然后释放精神念力,探查四方。

“怎么什么都没有?”

扫了一圈,塔内满地狼藉。

除了厚厚的灰尘,腐烂的木石,和十几具枯骨,其他什么也没有。

“看来这里很多年前,就已经被贼人光顾过了……”

烛幽叹息道:“再好好找找吧,也许当初那帮人有所遗漏。”

“我就不信了……”

方灿将全部精神念力都释放出去,把九层塔翻了个底儿朝天,不放过任何细节。

最后,还真被他发现一处暗门。

那是一只看起来不起眼的古董花瓶。

上半身被砸破了,只留下底座。

当方灿用精神念力转动底座的时候,塔底忽然传出机关声。

“有戏!”

方灿赶紧继续转动花瓶底座。

直至一座地道完全打开。

“密室?哈哈,你小子,还真是走运!”

烛幽也再次激动起来,“快,下去看看!”

方灿立刻驱驶修罗王,进入地道。

为了防止出意外,他把罗刹王和夜叉王留在了上面。

密室地道内很黑,伸手不见五指。

一股闷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腐朽之气扑面而来。

绕着蜿蜒的地道走了半个多小时,忽然,一片昏暗的灯光映入眼帘。

“有人?”

方灿迅速屏息凝神,高度紧张起来,“这里怎么会有灯光?难道这种鬼地方还有人??”

妙妙酱丷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希望你也喜欢

着微弱的光芒。()?()

“不好!”()?()

烛幽脸色一变,“这是护塔大阵!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还在运转?”()?()

“能直接破坏吗?”

◇妙妙酱丷的作品《我就蹭个零元购,诸天万帝抢着发货?》??,域名[(.)]◇?◇?╬?╬◇

()?()

方灿心里痒痒。

“用你那打火机,自然是可以,但恐怕会引起巨大的动静,到时候那条大蚂蟥……”

烛幽叹了口气,“再找找看,还有没有其他入口。”

“行!”

十分钟后。

方灿把宝塔各处都看过了,全部都刻有护塔大阵。

据烛幽所说,这些护塔大阵内含聚灵阵,可以自动吸收天地灵气,维持阵法的运转。

即便再过去万年,一旦有人企图破坏塔体,阵法依然会生效。

“这特么……”

方灿无语死,“难道只能从正门进去了?”

“可是正门被那条大蚂蟥堵死了。”

烛幽也很无语,“除非有办法,能让那条大蚂蟥在不发现你的情况下,主动挪开身体。”

“让我看看……”

方灿开始寄希望于他的那些宝物。

目光从打火机、电池、战斧牛排、锈毒钉、百果酿等等宝物上一一扫过,最后定格在了一袋盐上。

“盐!”

方灿目光一亮。

他忽然想起小时候,曾经拿盐溶解过蚂蟥,可谓百试百灵。

就算是兽王,身体构造应该不会变吧?

更何况,他这可是珍宝阁上买的盐。

说干就干!

他立马飞到巨型蚂蟥王上空。

“你想干什么?”

烛幽顿时变得很紧张,“你不会想用黑焰烧吧?不可啊,一定会惊醒它,到时候你就死定了!”

“放心,我没那么蠢。”

方灿取出先前腌牛排剩下的几袋盐,撕开后,往巨型蚂蟥王身上倒去。

“这是……盐?”

烛幽看得一愣,旋即又是摇摇头,“普通的盐,对于这种体积的蚂蟥妖兽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

方灿没说话,把三袋盐都倒下去后,飞速逃离此地。

雪白的细盐铺在充满黏液的皮肤表面,飞快融化,渗透进去。

不一会儿,便有汩汩的鲜血冒出。

起初,巨型蚂蟥王并没有在意。

但随着盐分的渗入,鲜血开始如泉水喷涌。

巨型蚂蟥王终于感受到了痛苦,开始疯狂蠕动,不一会儿便逃离此地,钻进一大片沼泽地,消失不见。

“还真奏效了?”

烛幽看得目瞪口呆,“你……你那盐,不是普通盐吧?”

方灿没回答,只是微微一笑,便立刻冲向那座宝塔。

正门不知何故,已经被破坏,成了蛊门宝库唯一的入口。

方灿直接大步迈入,然后释放精神念力,探查四方。

“怎么什么都没有?”

扫了一圈,塔内满地狼藉。

除了厚厚的灰尘,腐烂的木石,和十几具枯骨,其他什么也没有。

“看来这里很多年前,就已经被贼人光顾过了……”

烛幽叹息道:“再好好找找吧,也许当初那帮人有所遗漏。”

“我就不信了……”

方灿将全部精神念力都释放出去,把九层塔翻了个底儿朝天,不放过任何细节。

最后,还真被他发现一处暗门。

那是一只看起来不起眼的古董花瓶。

上半身被砸破了,只留下底座。

当方灿用精神念力转动底座的时候,塔底忽然传出机关声。

“有戏!”

方灿赶紧继续转动花瓶底座。

直至一座地道完全打开。

“密室?哈哈,你小子,还真是走运!”

烛幽也再次激动起来,“快,下去看看!”

方灿立刻驱驶修罗王,进入地道。

为了防止出意外,他把罗刹王和夜叉王留在了上面。

密室地道内很黑,伸手不见五指。

一股闷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腐朽之气扑面而来。

绕着蜿蜒的地道走了半个多小时,忽然,一片昏暗的灯光映入眼帘。

“有人?”

方灿迅速屏息凝神,高度紧张起来,“这里怎么会有灯光?难道这种鬼地方还有人??”

妙妙酱丷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希望你也喜欢

着微弱的光芒。

“不好!”

烛幽脸色一变,“这是护塔大阵!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还在运转?”

“能直接破坏吗?”

方灿心里痒痒。

“用你那打火机,自然是可以,但恐怕会引起巨大的动静,到时候那条大蚂蟥……”

烛幽叹了口气,“再找找看,还有没有其他入口。”

“行!”

十分钟后。

方灿把宝塔各处都看过了,全部都刻有护塔大阵。

据烛幽所说,这些护塔大阵内含聚灵阵,可以自动吸收天地灵气,维持阵法的运转。

即便再过去万年,一旦有人企图破坏塔体,阵法依然会生效。

“这特么……”

方灿无语死,“难道只能从正门进去了?”

“可是正门被那条大蚂蟥堵死了。”

烛幽也很无语,“除非有办法,能让那条大蚂蟥在不发现你的情况下,主动挪开身体。”

“让我看看……”

方灿开始寄希望于他的那些宝物。

目光从打火机、电池、战斧牛排、锈毒钉、百果酿等等宝物上一一扫过,最后定格在了一袋盐上。

“盐!”

方灿目光一亮。

他忽然想起小时候,曾经拿盐溶解过蚂蟥,可谓百试百灵。

就算是兽王,身体构造应该不会变吧?

更何况,他这可是珍宝阁上买的盐。

说干就干!

他立马飞到巨型蚂蟥王上空。

“你想干什么?”

烛幽顿时变得很紧张,“你不会想用黑焰烧吧?不可啊,一定会惊醒它,到时候你就死定了!”

“放心,我没那么蠢。”

方灿取出先前腌牛排剩下的几袋盐,撕开后,往巨型蚂蟥王身上倒去。

“这是……盐?”

烛幽看得一愣,旋即又是摇摇头,“普通的盐,对于这种体积的蚂蟥妖兽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

方灿没说话,把三袋盐都倒下去后,飞速逃离此地。

雪白的细盐铺在充满黏液的皮肤表面,飞快融化,渗透进去。

不一会儿,便有汩汩的鲜血冒出。

起初,巨型蚂蟥王并没有在意。

但随着盐分的渗入,鲜血开始如泉水喷涌。

巨型蚂蟥王终于感受到了痛苦,开始疯狂蠕动,不一会儿便逃离此地,钻进一大片沼泽地,消失不见。

“还真奏效了?”

烛幽看得目瞪口呆,“你……你那盐,不是普通盐吧?”

方灿没回答,只是微微一笑,便立刻冲向那座宝塔。

正门不知何故,已经被破坏,成了蛊门宝库唯一的入口。

方灿直接大步迈入,然后释放精神念力,探查四方。

“怎么什么都没有?”

扫了一圈,塔内满地狼藉。

除了厚厚的灰尘,腐烂的木石,和十几具枯骨,其他什么也没有。

“看来这里很多年前,就已经被贼人光顾过了……”

烛幽叹息道:“再好好找找吧,也许当初那帮人有所遗漏。”

“我就不信了……”

方灿将全部精神念力都释放出去,把九层塔翻了个底儿朝天,不放过任何细节。

最后,还真被他发现一处暗门。

那是一只看起来不起眼的古董花瓶。

上半身被砸破了,只留下底座。

当方灿用精神念力转动底座的时候,塔底忽然传出机关声。

“有戏!”

方灿赶紧继续转动花瓶底座。

直至一座地道完全打开。

“密室?哈哈,你小子,还真是走运!”

烛幽也再次激动起来,“快,下去看看!”

方灿立刻驱驶修罗王,进入地道。

为了防止出意外,他把罗刹王和夜叉王留在了上面。

密室地道内很黑,伸手不见五指。

一股闷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腐朽之气扑面而来。

绕着蜿蜒的地道走了半个多小时,忽然,一片昏暗的灯光映入眼帘。

“有人?”

方灿迅速屏息凝神,高度紧张起来,“这里怎么会有灯光?难道这种鬼地方还有人??”

妙妙酱丷向你推荐他的其他小说:

:,

:,

希望你也喜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