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51TXT > 奇幻 > 转世武神?我全家反派,手撕男主剧本 > 第255章 喝酒喝酒,将进酒,杯莫停

满庭芳今日热闹非凡,姜望做东,宴请老丹、老六还有军中的许戍他们来吃酒,倒不是不想叫上军中所有的兄弟们,只不过满庭芳的地方的确有限,只能承载这么多人,但他也为这些二十余年没有回家的将士们准备了丰厚的礼物,即使对于他们的家人来说,他们也只会一个月没有回去。

“六前辈,丹前辈,我们敬你,感谢你们在葬龙场内的指导,终于有机会出来好好喝一杯了。()?()”

许戍满脸通红,双眼已经带上了迷离。

老六当然是来者不拒,他个酒蒙子比起找娘们,更喜欢喝花酒,这不花魁都不抱了,抓起不知道谁的酒杯就干。

“来,干了!()?()”

老六一阵无语,他喵的这是我的杯子。

姜望笑呵呵的看着大家热闹的打成一片,神经也不能总是紧绷的,总得找点时间放松一下。

姜风姜雨一起端着酒杯,坐到姜望的身边。

姜雨道:“少爷,好久没这样聚在一起放松过了,我和阿风敬你一杯,谢谢少爷这么多年把我们当自家兄弟一样。()?()”

姜望笑着与二人对饮,感慨道:“一路走了,姜雷姜电的仇我没忘,一定会让林平安血债血偿。?()???@?@??()?()”

在这个场合说起此事多少让人有些伤感,姜风打了个哈哈,赶紧转移话题。

“少爷,好久没听你作诗了,最后一次写的还是那么哀伤的诗,今天这么一个好日子,你可一定要作一首祝酒的,我们爱听!”

听到姜风这么说,人群瞬间投来目光,开始起哄道。

“没错没错,姜少来一首,好久没听了。”

“总听不到姜少写诗,我感觉全身蚂蚁在爬。”

“看不到姜少的诗,我的文化水平直线下降,现在三句话都不能离了妈,快点用知识熏陶一下我。”

盛情难却,也的确是兴致盎然,姜望抄起酒壶起身,直接一跃站在桌子上。

“那我就即兴发挥一下?给大家整两首。”

见姜望答应,一群人顿时眉开眼笑的起哄。

“好哦,好哦,又能听诗了。”

“满庭芳不经常靠文采打茶围吗,姜少作一首就来一个花魁侍寝如何。”

“同意,同意。”

花魁们的视线也不禁投在姜望的脸上,纷纷羞红了脸颊,若是能和姜少共度一夜春宵,那岂不是美到骨子里了。

“上酒上酒,酒够,诗就够。”姜望一口将酒壶里的甘酿饮尽,还不满足的叫道。

一股妖风兴起,一杯杯盛满各式甘酿的酒杯围绕着姜望飞行,冬宜站在二楼的围栏边,手指轻轻舞动控制着酒杯,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

酒来,灵感就来了,脑海中的记忆不断涌现,也不用拿笔,姜望就这样站在酒桌上,一边走一边喝,一边喝一边唱。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两句诗成,有些哀婉,感慨时间滚滚而去不能复还,让醉酒的将士们有些清醒,有些感慨,有的甚至想好了酒宴过后再去看看父母。

再饮一杯酒,诗却画风急转。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丹夫子,六老登,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话锋一转,一语道尽人生要及时行乐,得意之时要尽情欢愉,将士们手中的酒杯不断的抬起,恨不得喝的再快一些。

老六不知发了什么疯,按住老丹的脖子,拿酒壶就往里面灌。

“老丹你听见没,姜少让你喝呢,你别养鱼了,来干了!”

咕咚、咕咚、咕咚,京都的佳酿不够喝,不够喝!

还得唱,还得舞,姜望召出九霄剑,剑锋发出愉悦的轻吟,随他一起舞动。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庆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金色的浩然正气升空,天空响起钟鼓乐器的声音。

满庭芳的乐伶歌姬们如有神助,下意识的跟随起天上的音乐弹奏,美妙的音乐在酒席上荡漾。

杯中酒已喝空,小厮们忙的鞋都跑飞了,酒窖里的酒都已搬空,还是不够喝,荣姨恨不得去盘一间酒厂过来,这都是生意啊,谁不知道花楼里酒最贵。

见到最后一杯酒喝没了,姜望眉头一皱。

不够喝,那怎么行,拿出宝贝来,全都换酒去。

姜望手腕一翻,文昌笔出现在手中,冬宜在楼上看得心中一紧,这个疯子不会要把文宝卖了换酒吧。

还好,姜望没有这么二逼,手腕连连翻腾,笔走龙蛇间在空中写下三个金色的大字。

“将近酒!”

笔如惊鸿,字如苍松,三个字闪烁着金光,只是盯着它就能闻到一股酒香。

“这字送我,京都所有的酒老夫都给你找来!”

满庭芳的大门被一脚踹开,朱圣气喘吁吁的跑进门,看着将近酒三个字差点流出口水。

“朱圣,你不可倚老卖老,这字怎么是一些酒水能换来的,姜少此字赠与我,我国仕院为你立象。”吕莹身份曝光后,国仕院的院长已经由李易安李大儒担任,如今她带着李相夷破门而入,也想要这三个字。

轰轰轰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浩然正气不停的落下,一群年过半百,胡子拉碴的大儒们都来了。

“你们可不能仗着身份抢东西啊,这么好的字,我们也想要,姜少,我有一个孙女.”

好吧,有事熟悉的故事来了,有孙女的请往前走两步。

不过,此刻喝多了的姜望可没心情管那些,手臂一挥,将三个字一掌拍到了天上,满庭芳的屋顶又被一掌炸开。

“将近酒,杯莫停,将近酒,杯莫停啊,换酒换酒,我要琼浆玉液,我要再饮三百杯!”

哗啦哗啦

在一片震惊的目光中,天空中下去了甘霖,甘霖落入酒杯,自然而然的就散发出一股美妙的香气。

老六试探性的用舌头舔了舔,随后眼睛一亮,一口闷掉。

“哈!爽,这是酒啊,天上下酒了。”

全场都炸了,大家都将酒杯举过头顶,喝蒙了找不到酒杯的干脆张开嘴去接天上的雨,入口甘香,微辣,一抿进喉。

“是酒,真的是酒啊,哈哈哈,姜少真乃神人已。”

酒宴的气氛瞬间迎来了高潮,有摘下帽子接的,有去找酒缸的,有的干脆冲到花魁房里,搬来了洗澡盆。

别问,问就是喝多了。

那些没有饮酒的大儒们目瞪口呆,顿时觉得有些格格不入,可惜了啊,那么好的字就这么送给了老天,换了一场酒雨。

不管大儒们的唏嘘,酒喝美了,舞也不能停,姜望将九霄剑倒插在桌面上,围着它扭动着腰肢,跳起了钢管舞。

今夜,就让我们再放纵一次.

满庭芳今日热闹非凡,姜望做东,宴请老丹、老六还有军中的许戍他们来吃酒,倒不是不想叫上军中所有的兄弟们,只不过满庭芳的地方的确有限,只能承载这么多人,但他也为这些二十余年没有回家的将士们准备了丰厚的礼物,即使对于他们的家人来说,他们也只会一个月没有回去。

“六前辈,丹前辈,我们敬你,感谢你们在葬龙场内的指导,终于有机会出来好好喝一杯了。()?()”

许戍满脸通红,双眼已经带上了迷离。

老六当然是来者不拒,他个酒蒙子比起找娘们,更喜欢喝花酒,这不花魁都不抱了,抓起不知道谁的酒杯就干。

“?_?_??()?()”

老六一阵无语,他喵的这是我的杯子。

姜望笑呵呵的看着大家热闹的打成一片,神经也不能总是紧绷的,总得找点时间放松一下。

姜风姜雨一起端着酒杯,坐到姜望的身边。

姜雨道:“少爷,好久没这样聚在一起放松过了,我和阿风敬你一杯,谢谢少爷这么多年把我们当自家兄弟一样。()?()”

姜望笑着与二人对饮,感慨道:“一路走了,姜雷姜电的仇我没忘,一定会让林平安血债血偿。()?()”

在这个场合说起此事多少让人有些伤感,姜风打了个哈哈,赶紧转移话题。

“少爷,好久没听你作诗了,最后一次写的还是那么哀伤的诗,今天这么一个好日子,你可一定要作一首祝酒的,我们爱听!”

听到姜风这么说,人群瞬间投来目光,开始起哄道。

“没错没错,姜少来一首,好久没听了。”

“总听不到姜少写诗,我感觉全身蚂蚁在爬。”

“看不到姜少的诗,我的文化水平直线下降,现在三句话都不能离了妈,快点用知识熏陶一下我。”

盛情难却,也的确是兴致盎然,姜望抄起酒壶起身,直接一跃站在桌子上。

“那我就即兴发挥一下?给大家整两首。”

见姜望答应,一群人顿时眉开眼笑的起哄。

“好哦,好哦,又能听诗了。”

“满庭芳不经常靠文采打茶围吗,姜少作一首就来一个花魁侍寝如何。”

“同意,同意。”

花魁们的视线也不禁投在姜望的脸上,纷纷羞红了脸颊,若是能和姜少共度一夜春宵,那岂不是美到骨子里了。

“上酒上酒,酒够,诗就够。”姜望一口将酒壶里的甘酿饮尽,还不满足的叫道。

一股妖风兴起,一杯杯盛满各式甘酿的酒杯围绕着姜望飞行,冬宜站在二楼的围栏边,手指轻轻舞动控制着酒杯,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

酒来,灵感就来了,脑海中的记忆不断涌现,也不用拿笔,姜望就这样站在酒桌上,一边走一边喝,一边喝一边唱。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两句诗成,有些哀婉,感慨时间滚滚而去不能复还,让醉酒的将士们有些清醒,有些感慨,有的甚至想好了酒宴过后再去看看父母。

再饮一杯酒,诗却画风急转。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丹夫子,六老登,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话锋一转,一语道尽人生要及时行乐,得意之时要尽情欢愉,将士们手中的酒杯不断的抬起,恨不得喝的再快一些。

老六不知发了什么疯,按住老丹的脖子,拿酒壶就往里面灌。

“老丹你听见没,姜少让你喝呢,你别养鱼了,来干了!”

咕咚、咕咚、咕咚,京都的佳酿不够喝,不够喝!

还得唱,还得舞,姜望召出九霄剑,剑锋发出愉悦的轻吟,随他一起舞动。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庆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金色的浩然正气升空,天空响起钟鼓乐器的声音。

满庭芳的乐伶歌姬们如有神助,下意识的跟随起天上的音乐弹奏,美妙的音乐在酒席上荡漾。

杯中酒已喝空,小厮们忙的鞋都跑飞了,酒窖里的酒都已搬空,还是不够喝,荣姨恨不得去盘一间酒厂过来,这都是生意啊,谁不知道花楼里酒最贵。

见到最后一杯酒喝没了,姜望眉头一皱。

不够喝,那怎么行,拿出宝贝来,全都换酒去。

姜望手腕一翻,文昌笔出现在手中,冬宜在楼上看得心中一紧,这个疯子不会要把文宝卖了换酒吧。

还好,姜望没有这么二逼,手腕连连翻腾,笔走龙蛇间在空中写下三个金色的大字。

“将近酒!”

笔如惊鸿,字如苍松,三个字闪烁着金光,只是盯着它就能闻到一股酒香。

“这字送我,京都所有的酒老夫都给你找来!”

满庭芳的大门被一脚踹开,朱圣气喘吁吁的跑进门,看着将近酒三个字差点流出口水。

“朱圣,你不可倚老卖老,这字怎么是一些酒水能换来的,姜少此字赠与我,我国仕院为你立象。”吕莹身份曝光后,国仕院的院长已经由李易安李大儒担任,如今她带着李相夷破门而入,也想要这三个字。

轰轰轰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浩然正气不停的落下,一群年过半百,胡子拉碴的大儒们都来了。

“你们可不能仗着身份抢东西啊,这么好的字,我们也想要,姜少,我有一个孙女.”

好吧,有事熟悉的故事来了,有孙女的请往前走两步。

不过,此刻喝多了的姜望可没心情管那些,手臂一挥,将三个字一掌拍到了天上,满庭芳的屋顶又被一掌炸开。

“将近酒,杯莫停,将近酒,杯莫停啊,换酒换酒,我要琼浆玉液,我要再饮三百杯!”

哗啦哗啦

在一片震惊的目光中,天空中下去了甘霖,甘霖落入酒杯,自然而然的就散发出一股美妙的香气。

老六试探性的用舌头舔了舔,随后眼睛一亮,一口闷掉。

“哈!爽,这是酒啊,天上下酒了。”

全场都炸了,大家都将酒杯举过头顶,喝蒙了找不到酒杯的干脆张开嘴去接天上的雨,入口甘香,微辣,一抿进喉。

“是酒,真的是酒啊,哈哈哈,姜少真乃神人已。”

酒宴的气氛瞬间迎来了高潮,有摘下帽子接的,有去找酒缸的,有的干脆冲到花魁房里,搬来了洗澡盆。

别问,问就是喝多了。

那些没有饮酒的大儒们目瞪口呆,顿时觉得有些格格不入,可惜了啊,那么好的字就这么送给了老天,换了一场酒雨。

不管大儒们的唏嘘,酒喝美了,舞也不能停,姜望将九霄剑倒插在桌面上,围着它扭动着腰肢,跳起了钢管舞。

今夜,就让我们再放纵一次.

满庭芳今日热闹非凡,姜望做东,宴请老丹、老六还有军中的许戍他们来吃酒,倒不是不想叫上军中所有的兄弟们,只不过满庭芳的地方的确有限,只能承载这么多人,但他也为这些二十余年没有回家的将士们准备了丰厚的礼物,即使对于他们的家人来说,他们也只会一个月没有回去。

“六前辈,丹前辈,我们敬你,感谢你们在葬龙场内的指导,终于有机会出来好好喝一杯了。()?()”

许戍满脸通红,双眼已经带上了迷离。

老六当然是来者不拒,他个酒蒙子比起找娘们,更喜欢喝花酒,这不花魁都不抱了,抓起不知道谁的酒杯就干。

“?_?_??()?()”

老六一阵无语,他喵的这是我的杯子。

姜望笑呵呵的看着大家热闹的打成一片,神经也不能总是紧绷的,总得找点时间放松一下。

姜风姜雨一起端着酒杯,坐到姜望的身边。

姜雨道:“少爷,好久没这样聚在一起放松过了,我和阿风敬你一杯,谢谢少爷这么多年把我们当自家兄弟一样。()?()”

姜望笑着与二人对饮,感慨道:“一路走了,姜雷姜电的仇我没忘,一定会让林平安血债血偿。()?()”

在这个场合说起此事多少让人有些伤感,姜风打了个哈哈,赶紧转移话题。

“少爷,好久没听你作诗了,最后一次写的还是那么哀伤的诗,今天这么一个好日子,你可一定要作一首祝酒的,我们爱听!”

听到姜风这么说,人群瞬间投来目光,开始起哄道。

“没错没错,姜少来一首,好久没听了。”

“总听不到姜少写诗,我感觉全身蚂蚁在爬。”

“看不到姜少的诗,我的文化水平直线下降,现在三句话都不能离了妈,快点用知识熏陶一下我。”

盛情难却,也的确是兴致盎然,姜望抄起酒壶起身,直接一跃站在桌子上。

“那我就即兴发挥一下?给大家整两首。”

见姜望答应,一群人顿时眉开眼笑的起哄。

“好哦,好哦,又能听诗了。”

“满庭芳不经常靠文采打茶围吗,姜少作一首就来一个花魁侍寝如何。”

“同意,同意。”

花魁们的视线也不禁投在姜望的脸上,纷纷羞红了脸颊,若是能和姜少共度一夜春宵,那岂不是美到骨子里了。

“上酒上酒,酒够,诗就够。”姜望一口将酒壶里的甘酿饮尽,还不满足的叫道。

一股妖风兴起,一杯杯盛满各式甘酿的酒杯围绕着姜望飞行,冬宜站在二楼的围栏边,手指轻轻舞动控制着酒杯,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

酒来,灵感就来了,脑海中的记忆不断涌现,也不用拿笔,姜望就这样站在酒桌上,一边走一边喝,一边喝一边唱。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两句诗成,有些哀婉,感慨时间滚滚而去不能复还,让醉酒的将士们有些清醒,有些感慨,有的甚至想好了酒宴过后再去看看父母。

再饮一杯酒,诗却画风急转。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丹夫子,六老登,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话锋一转,一语道尽人生要及时行乐,得意之时要尽情欢愉,将士们手中的酒杯不断的抬起,恨不得喝的再快一些。

老六不知发了什么疯,按住老丹的脖子,拿酒壶就往里面灌。

“老丹你听见没,姜少让你喝呢,你别养鱼了,来干了!”

咕咚、咕咚、咕咚,京都的佳酿不够喝,不够喝!

还得唱,还得舞,姜望召出九霄剑,剑锋发出愉悦的轻吟,随他一起舞动。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庆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金色的浩然正气升空,天空响起钟鼓乐器的声音。

满庭芳的乐伶歌姬们如有神助,下意识的跟随起天上的音乐弹奏,美妙的音乐在酒席上荡漾。

杯中酒已喝空,小厮们忙的鞋都跑飞了,酒窖里的酒都已搬空,还是不够喝,荣姨恨不得去盘一间酒厂过来,这都是生意啊,谁不知道花楼里酒最贵。

见到最后一杯酒喝没了,姜望眉头一皱。

不够喝,那怎么行,拿出宝贝来,全都换酒去。

姜望手腕一翻,文昌笔出现在手中,冬宜在楼上看得心中一紧,这个疯子不会要把文宝卖了换酒吧。

还好,姜望没有这么二逼,手腕连连翻腾,笔走龙蛇间在空中写下三个金色的大字。

“将近酒!”

笔如惊鸿,字如苍松,三个字闪烁着金光,只是盯着它就能闻到一股酒香。

“这字送我,京都所有的酒老夫都给你找来!”

满庭芳的大门被一脚踹开,朱圣气喘吁吁的跑进门,看着将近酒三个字差点流出口水。

“朱圣,你不可倚老卖老,这字怎么是一些酒水能换来的,姜少此字赠与我,我国仕院为你立象。”吕莹身份曝光后,国仕院的院长已经由李易安李大儒担任,如今她带着李相夷破门而入,也想要这三个字。

轰轰轰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浩然正气不停的落下,一群年过半百,胡子拉碴的大儒们都来了。

“你们可不能仗着身份抢东西啊,这么好的字,我们也想要,姜少,我有一个孙女.”

好吧,有事熟悉的故事来了,有孙女的请往前走两步。

不过,此刻喝多了的姜望可没心情管那些,手臂一挥,将三个字一掌拍到了天上,满庭芳的屋顶又被一掌炸开。

“将近酒,杯莫停,将近酒,杯莫停啊,换酒换酒,我要琼浆玉液,我要再饮三百杯!”

哗啦哗啦

在一片震惊的目光中,天空中下去了甘霖,甘霖落入酒杯,自然而然的就散发出一股美妙的香气。

老六试探性的用舌头舔了舔,随后眼睛一亮,一口闷掉。

“哈!爽,这是酒啊,天上下酒了。”

全场都炸了,大家都将酒杯举过头顶,喝蒙了找不到酒杯的干脆张开嘴去接天上的雨,入口甘香,微辣,一抿进喉。

“是酒,真的是酒啊,哈哈哈,姜少真乃神人已。”

酒宴的气氛瞬间迎来了高潮,有摘下帽子接的,有去找酒缸的,有的干脆冲到花魁房里,搬来了洗澡盆。

别问,问就是喝多了。

那些没有饮酒的大儒们目瞪口呆,顿时觉得有些格格不入,可惜了啊,那么好的字就这么送给了老天,换了一场酒雨。

不管大儒们的唏嘘,酒喝美了,舞也不能停,姜望将九霄剑倒插在桌面上,围着它扭动着腰肢,跳起了钢管舞。

今夜,就让我们再放纵一次.

满庭芳今日热闹非凡,姜望做东,宴请老丹、老六还有军中的许戍他们来吃酒,倒不是不想叫上军中所有的兄弟们,只不过满庭芳的地方的确有限,只能承载这么多人,但他也为这些二十余年没有回家的将士们准备了丰厚的礼物,即使对于他们的家人来说,他们也只会一个月没有回去。

“六前辈,丹前辈,我们敬你,感谢你们在葬龙场内的指导,终于有机会出来好好喝一杯了。”

许戍满脸通红,双眼已经带上了迷离。

老六当然是来者不拒,他个酒蒙子比起找娘们,更喜欢喝花酒,这不花魁都不抱了,抓起不知道谁的酒杯就干。

“来,干了!”

老六一阵无语,他喵的这是我的杯子。

姜望笑呵呵的看着大家热闹的打成一片,神经也不能总是紧绷的,总得找点时间放松一下。

姜风姜雨一起端着酒杯,坐到姜望的身边。

姜雨道:“少爷,好久没这样聚在一起放松过了,我和阿风敬你一杯,谢谢少爷这么多年把我们当自家兄弟一样。”

姜望笑着与二人对饮,感慨道:“一路走了,姜雷姜电的仇我没忘,一定会让林平安血债血偿。”

在这个场合说起此事多少让人有些伤感,姜风打了个哈哈,赶紧转移话题。

“少爷,好久没听你作诗了,最后一次写的还是那么哀伤的诗,今天这么一个好日子,你可一定要作一首祝酒的,我们爱听!”

听到姜风这么说,人群瞬间投来目光,开始起哄道。

“没错没错,姜少来一首,好久没听了。”

“总听不到姜少写诗,我感觉全身蚂蚁在爬。”

“看不到姜少的诗,我的文化水平直线下降,现在三句话都不能离了妈,快点用知识熏陶一下我。”

盛情难却,也的确是兴致盎然,姜望抄起酒壶起身,直接一跃站在桌子上。

“那我就即兴发挥一下?给大家整两首。”

见姜望答应,一群人顿时眉开眼笑的起哄。

“好哦,好哦,又能听诗了。”

“满庭芳不经常靠文采打茶围吗,姜少作一首就来一个花魁侍寝如何。”

“同意,同意。”

花魁们的视线也不禁投在姜望的脸上,纷纷羞红了脸颊,若是能和姜少共度一夜春宵,那岂不是美到骨子里了。

“上酒上酒,酒够,诗就够。”姜望一口将酒壶里的甘酿饮尽,还不满足的叫道。

一股妖风兴起,一杯杯盛满各式甘酿的酒杯围绕着姜望飞行,冬宜站在二楼的围栏边,手指轻轻舞动控制着酒杯,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

酒来,灵感就来了,脑海中的记忆不断涌现,也不用拿笔,姜望就这样站在酒桌上,一边走一边喝,一边喝一边唱。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两句诗成,有些哀婉,感慨时间滚滚而去不能复还,让醉酒的将士们有些清醒,有些感慨,有的甚至想好了酒宴过后再去看看父母。

再饮一杯酒,诗却画风急转。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丹夫子,六老登,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话锋一转,一语道尽人生要及时行乐,得意之时要尽情欢愉,将士们手中的酒杯不断的抬起,恨不得喝的再快一些。

老六不知发了什么疯,按住老丹的脖子,拿酒壶就往里面灌。

“老丹你听见没,姜少让你喝呢,你别养鱼了,来干了!”

咕咚、咕咚、咕咚,京都的佳酿不够喝,不够喝!

还得唱,还得舞,姜望召出九霄剑,剑锋发出愉悦的轻吟,随他一起舞动。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庆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金色的浩然正气升空,天空响起钟鼓乐器的声音。

满庭芳的乐伶歌姬们如有神助,下意识的跟随起天上的音乐弹奏,美妙的音乐在酒席上荡漾。

杯中酒已喝空,小厮们忙的鞋都跑飞了,酒窖里的酒都已搬空,还是不够喝,荣姨恨不得去盘一间酒厂过来,这都是生意啊,谁不知道花楼里酒最贵。

见到最后一杯酒喝没了,姜望眉头一皱。

不够喝,那怎么行,拿出宝贝来,全都换酒去。

姜望手腕一翻,文昌笔出现在手中,冬宜在楼上看得心中一紧,这个疯子不会要把文宝卖了换酒吧。

还好,姜望没有这么二逼,手腕连连翻腾,笔走龙蛇间在空中写下三个金色的大字。

“将近酒!”

笔如惊鸿,字如苍松,三个字闪烁着金光,只是盯着它就能闻到一股酒香。

“这字送我,京都所有的酒老夫都给你找来!”

满庭芳的大门被一脚踹开,朱圣气喘吁吁的跑进门,看着将近酒三个字差点流出口水。

“朱圣,你不可倚老卖老,这字怎么是一些酒水能换来的,姜少此字赠与我,我国仕院为你立象。”吕莹身份曝光后,国仕院的院长已经由李易安李大儒担任,如今她带着李相夷破门而入,也想要这三个字。

轰轰轰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浩然正气不停的落下,一群年过半百,胡子拉碴的大儒们都来了。

“你们可不能仗着身份抢东西啊,这么好的字,我们也想要,姜少,我有一个孙女.”

好吧,有事熟悉的故事来了,有孙女的请往前走两步。

不过,此刻喝多了的姜望可没心情管那些,手臂一挥,将三个字一掌拍到了天上,满庭芳的屋顶又被一掌炸开。

“将近酒,杯莫停,将近酒,杯莫停啊,换酒换酒,我要琼浆玉液,我要再饮三百杯!”

哗啦哗啦

在一片震惊的目光中,天空中下去了甘霖,甘霖落入酒杯,自然而然的就散发出一股美妙的香气。

老六试探性的用舌头舔了舔,随后眼睛一亮,一口闷掉。

“哈!爽,这是酒啊,天上下酒了。”

全场都炸了,大家都将酒杯举过头顶,喝蒙了找不到酒杯的干脆张开嘴去接天上的雨,入口甘香,微辣,一抿进喉。

“是酒,真的是酒啊,哈哈哈,姜少真乃神人已。”

酒宴的气氛瞬间迎来了高潮,有摘下帽子接的,有去找酒缸的,有的干脆冲到花魁房里,搬来了洗澡盆。

别问,问就是喝多了。

那些没有饮酒的大儒们目瞪口呆,顿时觉得有些格格不入,可惜了啊,那么好的字就这么送给了老天,换了一场酒雨。

不管大儒们的唏嘘,酒喝美了,舞也不能停,姜望将九霄剑倒插在桌面上,围着它扭动着腰肢,跳起了钢管舞。

今夜,就让我们再放纵一次.

满庭芳今日热闹非凡,姜望做东,宴请老丹、老六还有军中的许戍他们来吃酒,倒不是不想叫上军中所有的兄弟们,只不过满庭芳的地方的确有限,只能承载这么多人,但他也为这些二十余年没有回家的将士们准备了丰厚的礼物,即使对于他们的家人来说,他们也只会一个月没有回去。()?()

“六前辈,丹前辈,我们敬你,感谢你们在葬龙场内的指导,终于有机会出来好好喝一杯了。”许戍满脸通红,双眼已经带上了迷离。()?()

老六当然是来者不拒,他个酒蒙子比起找娘们,更喜欢喝花酒,这不花魁都不抱了,抓起不知道谁的酒杯就干。

▉麻麻糊糊的作品《转世武神?我全家反派,手撕男主剧本》??,域名[(.)]▉?▉????▉

()?()

“来,干了!”()?()

老六一阵无语,他喵的这是我的杯子。

姜望笑呵呵的看着大家热闹的打成一片,神经也不能总是紧绷的,总得找点时间放松一下。

姜风姜雨一起端着酒杯,坐到姜望的身边。

姜雨道:“少爷,好久没这样聚在一起放松过了,我和阿风敬你一杯,谢谢少爷这么多年把我们当自家兄弟一样。”

姜望笑着与二人对饮,感慨道:“一路走了,姜雷姜电的仇我没忘,一定会让林平安血债血偿。”

在这个场合说起此事多少让人有些伤感,姜风打了个哈哈,赶紧转移话题。

“少爷,好久没听你作诗了,最后一次写的还是那么哀伤的诗,今天这么一个好日子,你可一定要作一首祝酒的,我们爱听!”

听到姜风这么说,人群瞬间投来目光,开始起哄道。

“没错没错,姜少来一首,好久没听了。”

“总听不到姜少写诗,我感觉全身蚂蚁在爬。”

“看不到姜少的诗,我的文化水平直线下降,现在三句话都不能离了妈,快点用知识熏陶一下我。”

盛情难却,也的确是兴致盎然,姜望抄起酒壶起身,直接一跃站在桌子上。

“那我就即兴发挥一下?给大家整两首。”

见姜望答应,一群人顿时眉开眼笑的起哄。

“好哦,好哦,又能听诗了。”

“满庭芳不经常靠文采打茶围吗,姜少作一首就来一个花魁侍寝如何。”

“同意,同意。”

花魁们的视线也不禁投在姜望的脸上,纷纷羞红了脸颊,若是能和姜少共度一夜春宵,那岂不是美到骨子里了。

“上酒上酒,酒够,诗就够。”姜望一口将酒壶里的甘酿饮尽,还不满足的叫道。

一股妖风兴起,一杯杯盛满各式甘酿的酒杯围绕着姜望飞行,冬宜站在二楼的围栏边,手指轻轻舞动控制着酒杯,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

酒来,灵感就来了,脑海中的记忆不断涌现,也不用拿笔,姜望就这样站在酒桌上,一边走一边喝,一边喝一边唱。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两句诗成,有些哀婉,感慨时间滚滚而去不能复还,让醉酒的将士们有些清醒,有些感慨,有的甚至想好了酒宴过后再去看看父母。

再饮一杯酒,诗却画风急转。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丹夫子,六老登,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话锋一转,一语道尽人生要及时行乐,得意之时要尽情欢愉,将士们手中的酒杯不断的抬起,恨不得喝的再快一些。

老六不知发了什么疯,按住老丹的脖子,拿酒壶就往里面灌。

“老丹你听见没,姜少让你喝呢,你别养鱼了,来干了!”

咕咚、咕咚、咕咚,京都的佳酿不够喝,不够喝!

还得唱,还得舞,姜望召出九霄剑,剑锋发出愉悦的轻吟,随他一起舞动。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庆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金色的浩然正气升空,天空响起钟鼓乐器的声音。

满庭芳的乐伶歌姬们如有神助,下意识的跟随起天上的音乐弹奏,美妙的音乐在酒席上荡漾。

杯中酒已喝空,小厮们忙的鞋都跑飞了,酒窖里的酒都已搬空,还是不够喝,荣姨恨不得去盘一间酒厂过来,这都是生意啊,谁不知道花楼里酒最贵。

见到最后一杯酒喝没了,姜望眉头一皱。

不够喝,那怎么行,拿出宝贝来,全都换酒去。

姜望手腕一翻,文昌笔出现在手中,冬宜在楼上看得心中一紧,这个疯子不会要把文宝卖了换酒吧。

还好,姜望没有这么二逼,手腕连连翻腾,笔走龙蛇间在空中写下三个金色的大字。

“将近酒!”

笔如惊鸿,字如苍松,三个字闪烁着金光,只是盯着它就能闻到一股酒香。

“这字送我,京都所有的酒老夫都给你找来!”

满庭芳的大门被一脚踹开,朱圣气喘吁吁的跑进门,看着将近酒三个字差点流出口水。

“朱圣,你不可倚老卖老,这字怎么是一些酒水能换来的,姜少此字赠与我,我国仕院为你立象。”吕莹身份曝光后,国仕院的院长已经由李易安李大儒担任,如今她带着李相夷破门而入,也想要这三个字。

轰轰轰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浩然正气不停的落下,一群年过半百,胡子拉碴的大儒们都来了。

“你们可不能仗着身份抢东西啊,这么好的字,我们也想要,姜少,我有一个孙女.”

好吧,有事熟悉的故事来了,有孙女的请往前走两步。

不过,此刻喝多了的姜望可没心情管那些,手臂一挥,将三个字一掌拍到了天上,满庭芳的屋顶又被一掌炸开。

“将近酒,杯莫停,将近酒,杯莫停啊,换酒换酒,我要琼浆玉液,我要再饮三百杯!”

哗啦哗啦

在一片震惊的目光中,天空中下去了甘霖,甘霖落入酒杯,自然而然的就散发出一股美妙的香气。

老六试探性的用舌头舔了舔,随后眼睛一亮,一口闷掉。

“哈!爽,这是酒啊,天上下酒了。”

全场都炸了,大家都将酒杯举过头顶,喝蒙了找不到酒杯的干脆张开嘴去接天上的雨,入口甘香,微辣,一抿进喉。

“是酒,真的是酒啊,哈哈哈,姜少真乃神人已。”

酒宴的气氛瞬间迎来了高潮,有摘下帽子接的,有去找酒缸的,有的干脆冲到花魁房里,搬来了洗澡盆。

别问,问就是喝多了。

那些没有饮酒的大儒们目瞪口呆,顿时觉得有些格格不入,可惜了啊,那么好的字就这么送给了老天,换了一场酒雨。

不管大儒们的唏嘘,酒喝美了,舞也不能停,姜望将九霄剑倒插在桌面上,围着它扭动着腰肢,跳起了钢管舞。

今夜,就让我们再放纵一次.

满庭芳今日热闹非凡,姜望做东,宴请老丹、老六还有军中的许戍他们来吃酒,倒不是不想叫上军中所有的兄弟们,只不过满庭芳的地方的确有限,只能承载这么多人,但他也为这些二十余年没有回家的将士们准备了丰厚的礼物,即使对于他们的家人来说,他们也只会一个月没有回去。

“六前辈,丹前辈,我们敬你,感谢你们在葬龙场内的指导,终于有机会出来好好喝一杯了。”许戍满脸通红,双眼已经带上了迷离。

老六当然是来者不拒,他个酒蒙子比起找娘们,更喜欢喝花酒,这不花魁都不抱了,抓起不知道谁的酒杯就干。

“来,干了!”

老六一阵无语,他喵的这是我的杯子。

姜望笑呵呵的看着大家热闹的打成一片,神经也不能总是紧绷的,总得找点时间放松一下。

姜风姜雨一起端着酒杯,坐到姜望的身边。

姜雨道:“少爷,好久没这样聚在一起放松过了,我和阿风敬你一杯,谢谢少爷这么多年把我们当自家兄弟一样。”

姜望笑着与二人对饮,感慨道:“一路走了,姜雷姜电的仇我没忘,一定会让林平安血债血偿。”

在这个场合说起此事多少让人有些伤感,姜风打了个哈哈,赶紧转移话题。

“少爷,好久没听你作诗了,最后一次写的还是那么哀伤的诗,今天这么一个好日子,你可一定要作一首祝酒的,我们爱听!”

听到姜风这么说,人群瞬间投来目光,开始起哄道。

“没错没错,姜少来一首,好久没听了。”

“总听不到姜少写诗,我感觉全身蚂蚁在爬。”

“看不到姜少的诗,我的文化水平直线下降,现在三句话都不能离了妈,快点用知识熏陶一下我。”

盛情难却,也的确是兴致盎然,姜望抄起酒壶起身,直接一跃站在桌子上。

“那我就即兴发挥一下?给大家整两首。”

见姜望答应,一群人顿时眉开眼笑的起哄。

“好哦,好哦,又能听诗了。”

“满庭芳不经常靠文采打茶围吗,姜少作一首就来一个花魁侍寝如何。”

“同意,同意。”

花魁们的视线也不禁投在姜望的脸上,纷纷羞红了脸颊,若是能和姜少共度一夜春宵,那岂不是美到骨子里了。

“上酒上酒,酒够,诗就够。”姜望一口将酒壶里的甘酿饮尽,还不满足的叫道。

一股妖风兴起,一杯杯盛满各式甘酿的酒杯围绕着姜望飞行,冬宜站在二楼的围栏边,手指轻轻舞动控制着酒杯,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

酒来,灵感就来了,脑海中的记忆不断涌现,也不用拿笔,姜望就这样站在酒桌上,一边走一边喝,一边喝一边唱。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两句诗成,有些哀婉,感慨时间滚滚而去不能复还,让醉酒的将士们有些清醒,有些感慨,有的甚至想好了酒宴过后再去看看父母。

再饮一杯酒,诗却画风急转。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丹夫子,六老登,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话锋一转,一语道尽人生要及时行乐,得意之时要尽情欢愉,将士们手中的酒杯不断的抬起,恨不得喝的再快一些。

老六不知发了什么疯,按住老丹的脖子,拿酒壶就往里面灌。

“老丹你听见没,姜少让你喝呢,你别养鱼了,来干了!”

咕咚、咕咚、咕咚,京都的佳酿不够喝,不够喝!

还得唱,还得舞,姜望召出九霄剑,剑锋发出愉悦的轻吟,随他一起舞动。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庆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金色的浩然正气升空,天空响起钟鼓乐器的声音。

满庭芳的乐伶歌姬们如有神助,下意识的跟随起天上的音乐弹奏,美妙的音乐在酒席上荡漾。

杯中酒已喝空,小厮们忙的鞋都跑飞了,酒窖里的酒都已搬空,还是不够喝,荣姨恨不得去盘一间酒厂过来,这都是生意啊,谁不知道花楼里酒最贵。

见到最后一杯酒喝没了,姜望眉头一皱。

不够喝,那怎么行,拿出宝贝来,全都换酒去。

姜望手腕一翻,文昌笔出现在手中,冬宜在楼上看得心中一紧,这个疯子不会要把文宝卖了换酒吧。

还好,姜望没有这么二逼,手腕连连翻腾,笔走龙蛇间在空中写下三个金色的大字。

“将近酒!”

笔如惊鸿,字如苍松,三个字闪烁着金光,只是盯着它就能闻到一股酒香。

“这字送我,京都所有的酒老夫都给你找来!”

满庭芳的大门被一脚踹开,朱圣气喘吁吁的跑进门,看着将近酒三个字差点流出口水。

“朱圣,你不可倚老卖老,这字怎么是一些酒水能换来的,姜少此字赠与我,我国仕院为你立象。”吕莹身份曝光后,国仕院的院长已经由李易安李大儒担任,如今她带着李相夷破门而入,也想要这三个字。

轰轰轰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浩然正气不停的落下,一群年过半百,胡子拉碴的大儒们都来了。

“你们可不能仗着身份抢东西啊,这么好的字,我们也想要,姜少,我有一个孙女.”

好吧,有事熟悉的故事来了,有孙女的请往前走两步。

不过,此刻喝多了的姜望可没心情管那些,手臂一挥,将三个字一掌拍到了天上,满庭芳的屋顶又被一掌炸开。

“将近酒,杯莫停,将近酒,杯莫停啊,换酒换酒,我要琼浆玉液,我要再饮三百杯!”

哗啦哗啦

在一片震惊的目光中,天空中下去了甘霖,甘霖落入酒杯,自然而然的就散发出一股美妙的香气。

老六试探性的用舌头舔了舔,随后眼睛一亮,一口闷掉。

“哈!爽,这是酒啊,天上下酒了。”

全场都炸了,大家都将酒杯举过头顶,喝蒙了找不到酒杯的干脆张开嘴去接天上的雨,入口甘香,微辣,一抿进喉。

“是酒,真的是酒啊,哈哈哈,姜少真乃神人已。”

酒宴的气氛瞬间迎来了高潮,有摘下帽子接的,有去找酒缸的,有的干脆冲到花魁房里,搬来了洗澡盆。

别问,问就是喝多了。

那些没有饮酒的大儒们目瞪口呆,顿时觉得有些格格不入,可惜了啊,那么好的字就这么送给了老天,换了一场酒雨。

不管大儒们的唏嘘,酒喝美了,舞也不能停,姜望将九霄剑倒插在桌面上,围着它扭动着腰肢,跳起了钢管舞。

今夜,就让我们再放纵一次.

满庭芳今日热闹非凡,姜望做东,宴请老丹、老六还有军中的许戍他们来吃酒,倒不是不想叫上军中所有的兄弟们,只不过满庭芳的地方的确有限,只能承载这么多人,但他也为这些二十余年没有回家的将士们准备了丰厚的礼物,即使对于他们的家人来说,他们也只会一个月没有回去。

“六前辈,丹前辈,我们敬你,感谢你们在葬龙场内的指导,终于有机会出来好好喝一杯了。”

许戍满脸通红,双眼已经带上了迷离。

老六当然是来者不拒,他个酒蒙子比起找娘们,更喜欢喝花酒,这不花魁都不抱了,抓起不知道谁的酒杯就干。

“来,干了!”

老六一阵无语,他喵的这是我的杯子。

姜望笑呵呵的看着大家热闹的打成一片,神经也不能总是紧绷的,总得找点时间放松一下。

姜风姜雨一起端着酒杯,坐到姜望的身边。

姜雨道:“少爷,好久没这样聚在一起放松过了,我和阿风敬你一杯,谢谢少爷这么多年把我们当自家兄弟一样。”

姜望笑着与二人对饮,感慨道:“一路走了,姜雷姜电的仇我没忘,一定会让林平安血债血偿。”

在这个场合说起此事多少让人有些伤感,姜风打了个哈哈,赶紧转移话题。

“少爷,好久没听你作诗了,最后一次写的还是那么哀伤的诗,今天这么一个好日子,你可一定要作一首祝酒的,我们爱听!”

听到姜风这么说,人群瞬间投来目光,开始起哄道。

“没错没错,姜少来一首,好久没听了。”

“总听不到姜少写诗,我感觉全身蚂蚁在爬。”

“看不到姜少的诗,我的文化水平直线下降,现在三句话都不能离了妈,快点用知识熏陶一下我。”

盛情难却,也的确是兴致盎然,姜望抄起酒壶起身,直接一跃站在桌子上。

“那我就即兴发挥一下?给大家整两首。”

见姜望答应,一群人顿时眉开眼笑的起哄。

“好哦,好哦,又能听诗了。”

“满庭芳不经常靠文采打茶围吗,姜少作一首就来一个花魁侍寝如何。”

“同意,同意。”

花魁们的视线也不禁投在姜望的脸上,纷纷羞红了脸颊,若是能和姜少共度一夜春宵,那岂不是美到骨子里了。

“上酒上酒,酒够,诗就够。”姜望一口将酒壶里的甘酿饮尽,还不满足的叫道。

一股妖风兴起,一杯杯盛满各式甘酿的酒杯围绕着姜望飞行,冬宜站在二楼的围栏边,手指轻轻舞动控制着酒杯,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

酒来,灵感就来了,脑海中的记忆不断涌现,也不用拿笔,姜望就这样站在酒桌上,一边走一边喝,一边喝一边唱。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两句诗成,有些哀婉,感慨时间滚滚而去不能复还,让醉酒的将士们有些清醒,有些感慨,有的甚至想好了酒宴过后再去看看父母。

再饮一杯酒,诗却画风急转。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丹夫子,六老登,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话锋一转,一语道尽人生要及时行乐,得意之时要尽情欢愉,将士们手中的酒杯不断的抬起,恨不得喝的再快一些。

老六不知发了什么疯,按住老丹的脖子,拿酒壶就往里面灌。

“老丹你听见没,姜少让你喝呢,你别养鱼了,来干了!”

咕咚、咕咚、咕咚,京都的佳酿不够喝,不够喝!

还得唱,还得舞,姜望召出九霄剑,剑锋发出愉悦的轻吟,随他一起舞动。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庆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金色的浩然正气升空,天空响起钟鼓乐器的声音。

满庭芳的乐伶歌姬们如有神助,下意识的跟随起天上的音乐弹奏,美妙的音乐在酒席上荡漾。

杯中酒已喝空,小厮们忙的鞋都跑飞了,酒窖里的酒都已搬空,还是不够喝,荣姨恨不得去盘一间酒厂过来,这都是生意啊,谁不知道花楼里酒最贵。

见到最后一杯酒喝没了,姜望眉头一皱。

不够喝,那怎么行,拿出宝贝来,全都换酒去。

姜望手腕一翻,文昌笔出现在手中,冬宜在楼上看得心中一紧,这个疯子不会要把文宝卖了换酒吧。

还好,姜望没有这么二逼,手腕连连翻腾,笔走龙蛇间在空中写下三个金色的大字。

“将近酒!”

笔如惊鸿,字如苍松,三个字闪烁着金光,只是盯着它就能闻到一股酒香。

“这字送我,京都所有的酒老夫都给你找来!”

满庭芳的大门被一脚踹开,朱圣气喘吁吁的跑进门,看着将近酒三个字差点流出口水。

“朱圣,你不可倚老卖老,这字怎么是一些酒水能换来的,姜少此字赠与我,我国仕院为你立象。”吕莹身份曝光后,国仕院的院长已经由李易安李大儒担任,如今她带着李相夷破门而入,也想要这三个字。

轰轰轰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浩然正气不停的落下,一群年过半百,胡子拉碴的大儒们都来了。

“你们可不能仗着身份抢东西啊,这么好的字,我们也想要,姜少,我有一个孙女.”

好吧,有事熟悉的故事来了,有孙女的请往前走两步。

不过,此刻喝多了的姜望可没心情管那些,手臂一挥,将三个字一掌拍到了天上,满庭芳的屋顶又被一掌炸开。

“将近酒,杯莫停,将近酒,杯莫停啊,换酒换酒,我要琼浆玉液,我要再饮三百杯!”

哗啦哗啦

在一片震惊的目光中,天空中下去了甘霖,甘霖落入酒杯,自然而然的就散发出一股美妙的香气。

老六试探性的用舌头舔了舔,随后眼睛一亮,一口闷掉。

“哈!爽,这是酒啊,天上下酒了。”

全场都炸了,大家都将酒杯举过头顶,喝蒙了找不到酒杯的干脆张开嘴去接天上的雨,入口甘香,微辣,一抿进喉。

“是酒,真的是酒啊,哈哈哈,姜少真乃神人已。”

酒宴的气氛瞬间迎来了高潮,有摘下帽子接的,有去找酒缸的,有的干脆冲到花魁房里,搬来了洗澡盆。

别问,问就是喝多了。

那些没有饮酒的大儒们目瞪口呆,顿时觉得有些格格不入,可惜了啊,那么好的字就这么送给了老天,换了一场酒雨。

不管大儒们的唏嘘,酒喝美了,舞也不能停,姜望将九霄剑倒插在桌面上,围着它扭动着腰肢,跳起了钢管舞。

今夜,就让我们再放纵一次.

满庭芳今日热闹非凡,

姜望做东,

宴请老丹、老六还有军中的许戍他们来吃酒,

倒不是不想叫上军中所有的兄弟们,

只不过满庭芳的地方的确有限,只能承载这么多人,但他也为这些二十余年没有回家的将士们准备了丰厚的礼物,即使对于他们的家人来说,他们也只会一个月没有回去。

“六前辈,丹前辈,我们敬你,感谢你们在葬龙场内的指导,终于有机会出来好好喝一杯了。”许戍满脸通红,双眼已经带上了迷离。

老六当然是来者不拒,他个酒蒙子比起找娘们,更喜欢喝花酒,这不花魁都不抱了,抓起不知道谁的酒杯就干。

“来,干了!”

老六一阵无语,他喵的这是我的杯子。

姜望笑呵呵的看着大家热闹的打成一片,神经也不能总是紧绷的,总得找点时间放松一下。

姜风姜雨一起端着酒杯,坐到姜望的身边。

姜雨道:“少爷,好久没这样聚在一起放松过了,我和阿风敬你一杯,谢谢少爷这么多年把我们当自家兄弟一样。”

姜望笑着与二人对饮,感慨道:“一路走了,姜雷姜电的仇我没忘,一定会让林平安血债血偿。”

在这个场合说起此事多少让人有些伤感,姜风打了个哈哈,赶紧转移话题。

“少爷,好久没听你作诗了,最后一次写的还是那么哀伤的诗,今天这么一个好日子,你可一定要作一首祝酒的,我们爱听!”

听到姜风这么说,人群瞬间投来目光,开始起哄道。

“没错没错,姜少来一首,好久没听了。”

“总听不到姜少写诗,我感觉全身蚂蚁在爬。”

“看不到姜少的诗,我的文化水平直线下降,现在三句话都不能离了妈,快点用知识熏陶一下我。”

盛情难却,也的确是兴致盎然,姜望抄起酒壶起身,直接一跃站在桌子上。

“那我就即兴发挥一下?给大家整两首。”

见姜望答应,一群人顿时眉开眼笑的起哄。

“好哦,好哦,又能听诗了。”

“满庭芳不经常靠文采打茶围吗,姜少作一首就来一个花魁侍寝如何。”

“同意,同意。”

花魁们的视线也不禁投在姜望的脸上,纷纷羞红了脸颊,若是能和姜少共度一夜春宵,那岂不是美到骨子里了。

“上酒上酒,酒够,诗就够。”姜望一口将酒壶里的甘酿饮尽,还不满足的叫道。

一股妖风兴起,一杯杯盛满各式甘酿的酒杯围绕着姜望飞行,冬宜站在二楼的围栏边,手指轻轻舞动控制着酒杯,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

酒来,灵感就来了,脑海中的记忆不断涌现,也不用拿笔,姜望就这样站在酒桌上,一边走一边喝,一边喝一边唱。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两句诗成,有些哀婉,感慨时间滚滚而去不能复还,让醉酒的将士们有些清醒,有些感慨,有的甚至想好了酒宴过后再去看看父母。

再饮一杯酒,诗却画风急转。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丹夫子,六老登,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话锋一转,一语道尽人生要及时行乐,得意之时要尽情欢愉,将士们手中的酒杯不断的抬起,恨不得喝的再快一些。

老六不知发了什么疯,按住老丹的脖子,拿酒壶就往里面灌。

“老丹你听见没,姜少让你喝呢,你别养鱼了,来干了!”

咕咚、咕咚、咕咚,京都的佳酿不够喝,不够喝!

还得唱,还得舞,姜望召出九霄剑,剑锋发出愉悦的轻吟,随他一起舞动。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庆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金色的浩然正气升空,天空响起钟鼓乐器的声音。

满庭芳的乐伶歌姬们如有神助,下意识的跟随起天上的音乐弹奏,美妙的音乐在酒席上荡漾。

杯中酒已喝空,小厮们忙的鞋都跑飞了,酒窖里的酒都已搬空,还是不够喝,荣姨恨不得去盘一间酒厂过来,这都是生意啊,谁不知道花楼里酒最贵。

见到最后一杯酒喝没了,姜望眉头一皱。

不够喝,那怎么行,拿出宝贝来,全都换酒去。

姜望手腕一翻,文昌笔出现在手中,冬宜在楼上看得心中一紧,这个疯子不会要把文宝卖了换酒吧。

还好,姜望没有这么二逼,手腕连连翻腾,笔走龙蛇间在空中写下三个金色的大字。

“将近酒!”

笔如惊鸿,字如苍松,三个字闪烁着金光,只是盯着它就能闻到一股酒香。

“这字送我,京都所有的酒老夫都给你找来!”

满庭芳的大门被一脚踹开,朱圣气喘吁吁的跑进门,看着将近酒三个字差点流出口水。

“朱圣,你不可倚老卖老,这字怎么是一些酒水能换来的,姜少此字赠与我,我国仕院为你立象。”吕莹身份曝光后,国仕院的院长已经由李易安李大儒担任,如今她带着李相夷破门而入,也想要这三个字。

轰轰轰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浩然正气不停的落下,一群年过半百,胡子拉碴的大儒们都来了。

“你们可不能仗着身份抢东西啊,这么好的字,我们也想要,姜少,我有一个孙女.”

好吧,有事熟悉的故事来了,有孙女的请往前走两步。

不过,此刻喝多了的姜望可没心情管那些,手臂一挥,将三个字一掌拍到了天上,满庭芳的屋顶又被一掌炸开。

“将近酒,杯莫停,将近酒,杯莫停啊,换酒换酒,我要琼浆玉液,我要再饮三百杯!”

哗啦哗啦

在一片震惊的目光中,天空中下去了甘霖,甘霖落入酒杯,自然而然的就散发出一股美妙的香气。

老六试探性的用舌头舔了舔,随后眼睛一亮,一口闷掉。

“哈!爽,这是酒啊,天上下酒了。”

全场都炸了,大家都将酒杯举过头顶,喝蒙了找不到酒杯的干脆张开嘴去接天上的雨,入口甘香,微辣,一抿进喉。

“是酒,真的是酒啊,哈哈哈,姜少真乃神人已。”

酒宴的气氛瞬间迎来了高潮,有摘下帽子接的,有去找酒缸的,有的干脆冲到花魁房里,搬来了洗澡盆。

别问,问就是喝多了。

那些没有饮酒的大儒们目瞪口呆,顿时觉得有些格格不入,可惜了啊,那么好的字就这么送给了老天,换了一场酒雨。

不管大儒们的唏嘘,酒喝美了,舞也不能停,姜望将九霄剑倒插在桌面上,围着它扭动着腰肢,跳起了钢管舞。

今夜,就让我们再放纵一次.

满庭芳今日热闹非凡,姜望做东,宴请老丹、老六还有军中的许戍他们来吃酒,倒不是不想叫上军中所有的兄弟们,只不过满庭芳的地方的确有限,只能承载这么多人,但他也为这些二十余年没有回家的将士们准备了丰厚的礼物,即使对于他们的家人来说,他们也只会一个月没有回去。

“六前辈,丹前辈,我们敬你,感谢你们在葬龙场内的指导,终于有机会出来好好喝一杯了。”许戍满脸通红,双眼已经带上了迷离。

老六当然是来者不拒,他个酒蒙子比起找娘们,更喜欢喝花酒,这不花魁都不抱了,抓起不知道谁的酒杯就干。

“来,干了!”

老六一阵无语,他喵的这是我的杯子。

姜望笑呵呵的看着大家热闹的打成一片,神经也不能总是紧绷的,总得找点时间放松一下。

姜风姜雨一起端着酒杯,坐到姜望的身边。

姜雨道:“少爷,好久没这样聚在一起放松过了,我和阿风敬你一杯,谢谢少爷这么多年把我们当自家兄弟一样。”

姜望笑着与二人对饮,感慨道:“一路走了,姜雷姜电的仇我没忘,一定会让林平安血债血偿。”

在这个场合说起此事多少让人有些伤感,姜风打了个哈哈,赶紧转移话题。

“少爷,好久没听你作诗了,最后一次写的还是那么哀伤的诗,今天这么一个好日子,你可一定要作一首祝酒的,我们爱听!”

听到姜风这么说,人群瞬间投来目光,开始起哄道。

“没错没错,姜少来一首,好久没听了。”

“总听不到姜少写诗,我感觉全身蚂蚁在爬。”

“看不到姜少的诗,我的文化水平直线下降,现在三句话都不能离了妈,快点用知识熏陶一下我。”

盛情难却,也的确是兴致盎然,姜望抄起酒壶起身,直接一跃站在桌子上。

“那我就即兴发挥一下?给大家整两首。”

见姜望答应,一群人顿时眉开眼笑的起哄。

“好哦,好哦,又能听诗了。”

“满庭芳不经常靠文采打茶围吗,姜少作一首就来一个花魁侍寝如何。”

“同意,同意。”

花魁们的视线也不禁投在姜望的脸上,纷纷羞红了脸颊,若是能和姜少共度一夜春宵,那岂不是美到骨子里了。

“上酒上酒,酒够,诗就够。”姜望一口将酒壶里的甘酿饮尽,还不满足的叫道。

一股妖风兴起,一杯杯盛满各式甘酿的酒杯围绕着姜望飞行,冬宜站在二楼的围栏边,手指轻轻舞动控制着酒杯,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

酒来,灵感就来了,脑海中的记忆不断涌现,也不用拿笔,姜望就这样站在酒桌上,一边走一边喝,一边喝一边唱。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两句诗成,有些哀婉,感慨时间滚滚而去不能复还,让醉酒的将士们有些清醒,有些感慨,有的甚至想好了酒宴过后再去看看父母。

再饮一杯酒,诗却画风急转。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丹夫子,六老登,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话锋一转,一语道尽人生要及时行乐,得意之时要尽情欢愉,将士们手中的酒杯不断的抬起,恨不得喝的再快一些。

老六不知发了什么疯,按住老丹的脖子,拿酒壶就往里面灌。

“老丹你听见没,姜少让你喝呢,你别养鱼了,来干了!”

咕咚、咕咚、咕咚,京都的佳酿不够喝,不够喝!

还得唱,还得舞,姜望召出九霄剑,剑锋发出愉悦的轻吟,随他一起舞动。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庆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金色的浩然正气升空,天空响起钟鼓乐器的声音。

满庭芳的乐伶歌姬们如有神助,下意识的跟随起天上的音乐弹奏,美妙的音乐在酒席上荡漾。

杯中酒已喝空,小厮们忙的鞋都跑飞了,酒窖里的酒都已搬空,还是不够喝,荣姨恨不得去盘一间酒厂过来,这都是生意啊,谁不知道花楼里酒最贵。

见到最后一杯酒喝没了,姜望眉头一皱。

不够喝,那怎么行,拿出宝贝来,全都换酒去。

姜望手腕一翻,文昌笔出现在手中,冬宜在楼上看得心中一紧,这个疯子不会要把文宝卖了换酒吧。

还好,姜望没有这么二逼,手腕连连翻腾,笔走龙蛇间在空中写下三个金色的大字。

“将近酒!”

笔如惊鸿,字如苍松,三个字闪烁着金光,只是盯着它就能闻到一股酒香。

“这字送我,京都所有的酒老夫都给你找来!”

满庭芳的大门被一脚踹开,朱圣气喘吁吁的跑进门,看着将近酒三个字差点流出口水。

“朱圣,你不可倚老卖老,这字怎么是一些酒水能换来的,姜少此字赠与我,我国仕院为你立象。”吕莹身份曝光后,国仕院的院长已经由李易安李大儒担任,如今她带着李相夷破门而入,也想要这三个字。

轰轰轰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浩然正气不停的落下,一群年过半百,胡子拉碴的大儒们都来了。

“你们可不能仗着身份抢东西啊,这么好的字,我们也想要,姜少,我有一个孙女.”

好吧,有事熟悉的故事来了,有孙女的请往前走两步。

不过,此刻喝多了的姜望可没心情管那些,手臂一挥,将三个字一掌拍到了天上,满庭芳的屋顶又被一掌炸开。

“将近酒,杯莫停,将近酒,杯莫停啊,换酒换酒,我要琼浆玉液,我要再饮三百杯!”

哗啦哗啦

在一片震惊的目光中,天空中下去了甘霖,甘霖落入酒杯,自然而然的就散发出一股美妙的香气。

老六试探性的用舌头舔了舔,随后眼睛一亮,一口闷掉。

“哈!爽,这是酒啊,天上下酒了。”

全场都炸了,大家都将酒杯举过头顶,喝蒙了找不到酒杯的干脆张开嘴去接天上的雨,入口甘香,微辣,一抿进喉。

“是酒,真的是酒啊,哈哈哈,姜少真乃神人已。”

酒宴的气氛瞬间迎来了高潮,有摘下帽子接的,有去找酒缸的,有的干脆冲到花魁房里,搬来了洗澡盆。

别问,问就是喝多了。

那些没有饮酒的大儒们目瞪口呆,顿时觉得有些格格不入,可惜了啊,那么好的字就这么送给了老天,换了一场酒雨。

不管大儒们的唏嘘,酒喝美了,舞也不能停,姜望将九霄剑倒插在桌面上,围着它扭动着腰肢,跳起了钢管舞。

今夜,就让我们再放纵一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