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51TXT > 奇幻 > 摆烂太狠,我被宗门当反面教材了 >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去善恶城

陆黎几人看着宋以枝。()?()

“你摸不是想要弄两座善恶城?”宋以衡试探性的开口。

?想看小笨月的《摆烂太狠,我被宗门当反面教材了》吗?请记住[]的域名[(.)]????????

()?()

宋以枝点头。()?()

宋以衡吸了一口气。()?()

“你还有灵石啊?”魏灵抬手搭在宋以枝肩膀上,面色那叫一个复杂,“这座善恶城建立起来可是好废耗费了无数灵石啊!你还要再建一座?”

宋以枝点头。

魏灵觉得宋以枝不是财大气粗,她是有灵石矿!

陆黎开口建议道,“要不等这一座善恶城正常运转起?”

“咳……”宋以枝干咳了一声,“是我的疏忽,没来得及告诉你们善恶城那边最新的情况。”

几人看向宋以枝。

“已经有不少人住进去了,百里亓现在忙的不行。”宋以枝摊手,“他已经说了好几次,让我回去主持大局,但你们也知道,我一直没时间。”

北仙月思量片刻后开口说,“你这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就再建立吧。”

说完,她拿出一个储物袋递过去,“我半个身家就给你了。”

宋以枝摆了摆手,“不用。”

“真不用?”北仙月关心的开口,“你之前已经花了无数灵石,你要手头紧就说,别一个人撑着啊!”

魏灵点头附和。

“不是,我看上去很穷吗?”宋以枝纳闷的开口。

宋以衡笑而不语。

“你都建立了一座城了,你还有多少?”陆黎反问一句。

宋以枝掰着手指,“建立善恶城大概花费了我三分之一的灵石吧?”

几人:????

“之后我去了神之遗迹,诛神遗迹,陆陆续续得到了不少东西。”宋以枝看着石化的几人,“不能说填补回了又富裕了!”

几人:“……”

“怎么说?”北仙月看着其他几个,“打劫?”

魏灵已经开始撸袖子了,“必须的!”

“算我一个。”怀竹温声开口。

秦佳年和秦嘉章俩人已经放下瓜子站起来了。

宋以枝看蹦起来就跑,其他几人从四面八方围堵过来。

容月渊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宋以枝在院子里上蹿下跳躲避围堵。

围堵的一群人以北仙月几人为主,其中还有卿芊芊和怀竹。

看上去很是热闹。

“救我!”宋以枝一下子就窜到了容月渊身后。

容月渊微微抬手护住宋以枝。

“怎么了?”容月渊侧头询问身后的宋以枝。

宋以枝指着北仙月这一群人告状道,“他们嫉妒我灵石多,明抢!”

容月渊无奈笑了一声。

“就明抢!”魏灵理直气壮的开口。

宋以枝朝着魏灵做了一个鬼脸,气得魏灵跳脚。

仗着容月渊在,宋以枝那叫一个跋扈。

“稍后岳长歆就会被送过道,“此事修罗神过问了一下,我知道的不多,你可能需要去一趟神殿。

”()?()

宋以枝点了点头。()?()

走之前,宋以枝还贱兮兮的挑衅一句,“走咯!”()?()

看着转身就走的宋以枝,一群人是又好奇又好笑。

?小笨月提醒您《摆烂太狠,我被宗门当反面教材了》第一时间在[]更新,记住[(.)]???+?+??

()?()

宋以衡眼角眉梢带着笑意,等怀竹过来,他递上一杯茶水。

“很久没见过这么顽劣的枝枝了。”怀竹喝了一口茶水,“看着她这欢脱顽劣的样子,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开心。”

“这不挺好吗?”宋以衡温声开口。

怀竹点头。

元胥一手拎着一只毛团子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容月渊站在门口位置。

“怎么了?”元胥问了句,而后将其中一只递过去。

容月渊伸手接过白白。

白白趴在容月渊肩膀上哼哼唧唧控诉着鱼鱼。

“这边的事情快结束了。”容月渊和元胥说,“接下来要去善恶城。”

元胥应了一声。

宋以枝去得快回来的也快。

当看到岳长歆时,桌前的众人安静了一瞬。

岳长歆也没有主动开口自讨没趣。

宋以枝开口,“我得去善恶城,你们有什么打算?”

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了,神魔战场这边是没什么事了。

她得去善恶城了,不然百里亓要罢工了。

“等会儿去问问,如果没事我们就道。

宋以枝点了点头。

善恶城。

宋以枝带着容月渊、元胥和岳长歆过来的时候,城门口排起了长队。

她看了看,随即三两步走到前面。

在城门口负责检测、登记人口的齐蓁看到宋以枝时目光一亮,“师父!”

宋以枝伸手将齐蓁拉过来,温声开口,“又进步了?”

齐蓁点头,而后说,“师父你们先进去吧,我忙完再来拜见师父!”

宋以枝摸了摸齐蓁的脑袋,而后将白白拎过来递给她。

“嗷!”白白叫了一声。

“有不懂规矩的就一爪子过去。”宋以枝揉了一把白白的狐狸耳朵。

白白跳到桌子上,爬下来。

齐蓁露出一个笑容,“师父快去休息吧!”

宋以枝应声。

元胥摁住不老实的鱼鱼,跟着夫妇俩往里面走。

入城之后,干净宽广的街道上有了行人,还有了摊贩,虽说大多都是凡民,但善恶城已然开始热闹起来。

城主府。

宋以枝过来的时候,百里亓正在处理城内的事情。

当他看到宋以枝一行人的时候,就如同看到了救星。

“宋姑娘!”百里亓眼里迸发出了亮光,“你可算是来了!”

宋以枝伸手将容月渊推过去,自己则是站在一边,“刚忙完就过来了,辛苦了。”

百里亓走到一边坐下。

“兽疫爆发的时候,不少凡民逃窜,他们无处可去,我就让兰若他们去将人带回……”百里亓和宋以枝讲述了一下这段时间的发生的事情。

以此同时,被宋以枝推过去的容月渊拿过一本文书翻看起来。

“如今的兽疫结束了,外面的情况好了很多,这些人都决定定居在这,城外还有很多人要完之后,百里亓叹了一口气,“我这完全是被赶鸭子上架。”

宋以枝笑了起来,在百里亓控诉的眼神下,稍微收敛了一些。

“城内的规矩可都说了?”宋以枝开口问。

百里亓颔首,“每一项都是按照宋姑娘的规矩来办。”

“除了凡民可有其他人?”宋以枝问。

百里亓摇了摇头。

“我过来的时候城外已经在排队,过来定居的凡民比想象之中的更多。”宋以枝开口,“凡民居住的一片要安置好,时候我们俩过去看看。”

百里亓点了点头。

只要不让他看文书处理那些事情,什么都好说!

()?()”

宋以枝点了点头。

走之前,宋以枝还贱兮兮的挑衅一句,“走咯!()?()”

看着转身就走的宋以枝,一群人是又好奇又好笑。

宋以衡眼角眉梢带着笑意,等怀竹过来,他递上一杯茶水。

“很久没见过这么顽劣的枝枝了。?()▁??╬?╬?()?()”

怀竹喝了一口茶水,“看着她这欢脱顽劣的样子,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开心。()?()”

“这不挺好吗?”宋以衡温声开口。

怀竹点头。

元胥一手拎着一只毛团子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容月渊站在门口位置。

“怎么了?”元胥问了句,而后将其中一只递过去。

容月渊伸手接过白白。

白白趴在容月渊肩膀上哼哼唧唧控诉着鱼鱼。

“这边的事情快结束了。”容月渊和元胥说,“接下来要去善恶城。”

元胥应了一声。

宋以枝去得快回来的也快。

当看到岳长歆时,桌前的众人安静了一瞬。

岳长歆也没有主动开口自讨没趣。

宋以枝开口,“我得去善恶城,你们有什么打算?”

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了,神魔战场这边是没什么事了。

她得去善恶城了,不然百里亓要罢工了。

“等会儿去问问,如果没事我们就道。

宋以枝点了点头。

善恶城。

宋以枝带着容月渊、元胥和岳长歆过来的时候,城门口排起了长队。

她看了看,随即三两步走到前面。

在城门口负责检测、登记人口的齐蓁看到宋以枝时目光一亮,“师父!”

宋以枝伸手将齐蓁拉过来,温声开口,“又进步了?”

齐蓁点头,而后说,“师父你们先进去吧,我忙完再来拜见师父!”

宋以枝摸了摸齐蓁的脑袋,而后将白白拎过来递给她。

“嗷!”白白叫了一声。

“有不懂规矩的就一爪子过去。”宋以枝揉了一把白白的狐狸耳朵。

白白跳到桌子上,爬下来。

齐蓁露出一个笑容,“师父快去休息吧!”

宋以枝应声。

元胥摁住不老实的鱼鱼,跟着夫妇俩往里面走。

入城之后,干净宽广的街道上有了行人,还有了摊贩,虽说大多都是凡民,但善恶城已然开始热闹起来。

城主府。

宋以枝过来的时候,百里亓正在处理城内的事情。

当他看到宋以枝一行人的时候,就如同看到了救星。

“宋姑娘!”百里亓眼里迸发出了亮光,“你可算是来了!”

宋以枝伸手将容月渊推过去,自己则是站在一边,“刚忙完就过来了,辛苦了。”

百里亓走到一边坐下。

“兽疫爆发的时候,不少凡民逃窜,他们无处可去,我就让兰若他们去将人带回……”百里亓和宋以枝讲述了一下这段时间的发生的事情。

以此同时,被宋以枝推过去的容月渊拿过一本文书翻看起来。

“如今的兽疫结束了,外面的情况好了很多,这些人都决定定居在这,城外还有很多人要完之后,百里亓叹了一口气,“我这完全是被赶鸭子上架。”

宋以枝笑了起来,在百里亓控诉的眼神下,稍微收敛了一些。

“城内的规矩可都说了?”宋以枝开口问。

百里亓颔首,“每一项都是按照宋姑娘的规矩来办。”

“除了凡民可有其他人?”宋以枝问。

百里亓摇了摇头。

“我过来的时候城外已经在排队,过来定居的凡民比想象之中的更多。”宋以枝开口,“凡民居住的一片要安置好,时候我们俩过去看看。”

百里亓点了点头。

只要不让他看文书处理那些事情,什么都好说!

宋以枝点了点头。

走之前,宋以枝还贱兮兮的挑衅一句,“走咯!”

看着转身就走的宋以枝,一群人是又好奇又好笑。

宋以衡眼角眉梢带着笑意,等怀竹过来,他递上一杯茶水。

“很久没见过这么顽劣的枝枝了。”怀竹喝了一口茶水,“看着她这欢脱顽劣的样子,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开心。”

“这不挺好吗?”宋以衡温声开口。

怀竹点头。

元胥一手拎着一只毛团子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容月渊站在门口位置。

“怎么了?”元胥问了句,而后将其中一只递过去。

容月渊伸手接过白白。

白白趴在容月渊肩膀上哼哼唧唧控诉着鱼鱼。

“这边的事情快结束了。”容月渊和元胥说,“接下来要去善恶城。”

元胥应了一声。

宋以枝去得快回来的也快。

当看到岳长歆时,桌前的众人安静了一瞬。

岳长歆也没有主动开口自讨没趣。

宋以枝开口,“我得去善恶城,你们有什么打算?”

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了,神魔战场这边是没什么事了。

她得去善恶城了,不然百里亓要罢工了。

“等会儿去问问,如果没事我们就道。

宋以枝点了点头。

善恶城。

宋以枝带着容月渊、元胥和岳长歆过来的时候,城门口排起了长队。

她看了看,随即三两步走到前面。

在城门口负责检测、登记人口的齐蓁看到宋以枝时目光一亮,“师父!”

宋以枝伸手将齐蓁拉过来,温声开口,“又进步了?”

齐蓁点头,而后说,“师父你们先进去吧,我忙完再来拜见师父!”

宋以枝摸了摸齐蓁的脑袋,而后将白白拎过来递给她。

“嗷!”白白叫了一声。

“有不懂规矩的就一爪子过去。”宋以枝揉了一把白白的狐狸耳朵。

白白跳到桌子上,爬下来。

齐蓁露出一个笑容,“师父快去休息吧!”

宋以枝应声。

元胥摁住不老实的鱼鱼,跟着夫妇俩往里面走。

入城之后,干净宽广的街道上有了行人,还有了摊贩,虽说大多都是凡民,但善恶城已然开始热闹起来。

城主府。

宋以枝过来的时候,百里亓正在处理城内的事情。

当他看到宋以枝一行人的时候,就如同看到了救星。

“宋姑娘!”百里亓眼里迸发出了亮光,“你可算是来了!”

宋以枝伸手将容月渊推过去,自己则是站在一边,“刚忙完就过来了,辛苦了。”

百里亓走到一边坐下。

“兽疫爆发的时候,不少凡民逃窜,他们无处可去,我就让兰若他们去将人带回……”百里亓和宋以枝讲述了一下这段时间的发生的事情。

以此同时,被宋以枝推过去的容月渊拿过一本文书翻看起来。

“如今的兽疫结束了,外面的情况好了很多,这些人都决定定居在这,城外还有很多人要完之后,百里亓叹了一口气,“我这完全是被赶鸭子上架。”

宋以枝笑了起来,在百里亓控诉的眼神下,稍微收敛了一些。

“城内的规矩可都说了?”宋以枝开口问。

百里亓颔首,“每一项都是按照宋姑娘的规矩来办。”

“除了凡民可有其他人?”宋以枝问。

百里亓摇了摇头。

“我过来的时候城外已经在排队,过来定居的凡民比想象之中的更多。”宋以枝开口,“凡民居住的一片要安置好,时候我们俩过去看看。”

百里亓点了点头。

只要不让他看文书处理那些事情,什么都好说!

?本作者小笨月提醒您最全的《摆烂太狠,我被宗门当反面教材了》尽在[],域名[(.)]???&?&??

()?()

宋以枝点了点头。()?()

走之前,宋以枝还贱兮兮的挑衅一句,“走咯!”()?()

看着转身就走的宋以枝,一群人是又好奇又好笑。()?()

宋以衡眼角眉梢带着笑意,等怀竹过来,他递上一杯茶水。

“很久没见过这么顽劣的枝枝了。”怀竹喝了一口茶水,“看着她这欢脱顽劣的样子,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开心。”

“这不挺好吗?”宋以衡温声开口。

怀竹点头。

元胥一手拎着一只毛团子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容月渊站在门口位置。

“怎么了?”元胥问了句,而后将其中一只递过去。

容月渊伸手接过白白。

白白趴在容月渊肩膀上哼哼唧唧控诉着鱼鱼。

“这边的事情快结束了。”容月渊和元胥说,“接下来要去善恶城。”

元胥应了一声。

宋以枝去得快回来的也快。

当看到岳长歆时,桌前的众人安静了一瞬。

岳长歆也没有主动开口自讨没趣。

宋以枝开口,“我得去善恶城,你们有什么打算?”

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了,神魔战场这边是没什么事了。

她得去善恶城了,不然百里亓要罢工了。

“等会儿去问问,如果没事我们就道。

宋以枝点了点头。

善恶城。

宋以枝带着容月渊、元胥和岳长歆过来的时候,城门口排起了长队。

她看了看,随即三两步走到前面。

在城门口负责检测、登记人口的齐蓁看到宋以枝时目光一亮,“师父!”

宋以枝伸手将齐蓁拉过来,温声开口,“又进步了?”

齐蓁点头,而后说,“师父你们先进去吧,我忙完再来拜见师父!”

宋以枝摸了摸齐蓁的脑袋,而后将白白拎过来递给她。

“嗷!”白白叫了一声。

“有不懂规矩的就一爪子过去。”宋以枝揉了一把白白的狐狸耳朵。

白白跳到桌子上,爬下来。

齐蓁露出一个笑容,“师父快去休息吧!”

宋以枝应声。

元胥摁住不老实的鱼鱼,跟着夫妇俩往里面走。

入城之后,干净宽广的街道上有了行人,还有了摊贩,虽说大多都是凡民,但善恶城已然开始热闹起来。

城主府。

宋以枝过来的时候,百里亓正在处理城内的事情。

当他看到宋以枝一行人的时候,就如同看到了救星。

“宋姑娘!”百里亓眼里迸发出了亮光,“你可算是来了!”

宋以枝伸手将容月渊推过去,自己则是站在一边,“刚忙完就过来了,辛苦了。”

百里亓走到一边坐下。

“兽疫爆发的时候,不少凡民逃窜,他们无处可去,我就让兰若他们去将人带回……”百里亓和宋以枝讲述了一下这段时间的发生的事情。

以此同时,被宋以枝推过去的容月渊拿过一本文书翻看起来。

“如今的兽疫结束了,外面的情况好了很多,这些人都决定定居在这,城外还有很多人要完之后,百里亓叹了一口气,“我这完全是被赶鸭子上架。”

宋以枝笑了起来,在百里亓控诉的眼神下,稍微收敛了一些。

“城内的规矩可都说了?”宋以枝开口问。

百里亓颔首,“每一项都是按照宋姑娘的规矩来办。”

“除了凡民可有其他人?”宋以枝问。

百里亓摇了摇头。

“我过来的时候城外已经在排队,过来定居的凡民比想象之中的更多。”宋以枝开口,“凡民居住的一片要安置好,时候我们俩过去看看。”

百里亓点了点头。

只要不让他看文书处理那些事情,什么都好说!

宋以枝点了点头。

走之前()?(),

宋以枝还贱兮兮的挑衅一句()?(),

“走咯!”

看着转身就走的宋以枝()?(),

一群人是又好奇又好笑。

宋以衡眼角眉梢带着笑意?()???*?*??()?(),

等怀竹过来,他递上一杯茶水。

“很久没见过这么顽劣的枝枝了。”怀竹喝了一口茶水,“看着她这欢脱顽劣的样子,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开心。”

“这不挺好吗?”宋以衡温声开口。

怀竹点头。

元胥一手拎着一只毛团子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容月渊站在门口位置。

“怎么了?”元胥问了句,而后将其中一只递过去。

容月渊伸手接过白白。

白白趴在容月渊肩膀上哼哼唧唧控诉着鱼鱼。

“这边的事情快结束了。”容月渊和元胥说,“接下来要去善恶城。”

元胥应了一声。

宋以枝去得快回来的也快。

当看到岳长歆时,桌前的众人安静了一瞬。

岳长歆也没有主动开口自讨没趣。

宋以枝开口,“我得去善恶城,你们有什么打算?”

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了,神魔战场这边是没什么事了。

她得去善恶城了,不然百里亓要罢工了。

“等会儿去问问,如果没事我们就道。

宋以枝点了点头。

善恶城。

宋以枝带着容月渊、元胥和岳长歆过来的时候,城门口排起了长队。

她看了看,随即三两步走到前面。

在城门口负责检测、登记人口的齐蓁看到宋以枝时目光一亮,“师父!”

宋以枝伸手将齐蓁拉过来,温声开口,“又进步了?”

齐蓁点头,而后说,“师父你们先进去吧,我忙完再来拜见师父!”

宋以枝摸了摸齐蓁的脑袋,而后将白白拎过来递给她。

“嗷!”白白叫了一声。

“有不懂规矩的就一爪子过去。”宋以枝揉了一把白白的狐狸耳朵。

白白跳到桌子上,爬下来。

齐蓁露出一个笑容,“师父快去休息吧!”

宋以枝应声。

元胥摁住不老实的鱼鱼,跟着夫妇俩往里面走。

入城之后,干净宽广的街道上有了行人,还有了摊贩,虽说大多都是凡民,但善恶城已然开始热闹起来。

城主府。

宋以枝过来的时候,百里亓正在处理城内的事情。

当他看到宋以枝一行人的时候,就如同看到了救星。

“宋姑娘!”百里亓眼里迸发出了亮光,“你可算是来了!”

宋以枝伸手将容月渊推过去,自己则是站在一边,“刚忙完就过来了,辛苦了。”

百里亓走到一边坐下。

“兽疫爆发的时候,不少凡民逃窜,他们无处可去,我就让兰若他们去将人带回……”百里亓和宋以枝讲述了一下这段时间的发生的事情。

以此同时,被宋以枝推过去的容月渊拿过一本文书翻看起来。

“如今的兽疫结束了,外面的情况好了很多,这些人都决定定居在这,城外还有很多人要完之后,百里亓叹了一口气,“我这完全是被赶鸭子上架。”

宋以枝笑了起来,在百里亓控诉的眼神下,稍微收敛了一些。

“城内的规矩可都说了?”宋以枝开口问。

百里亓颔首,“每一项都是按照宋姑娘的规矩来办。”

“除了凡民可有其他人?”宋以枝问。

百里亓摇了摇头。

“我过来的时候城外已经在排队,过来定居的凡民比想象之中的更多。”宋以枝开口,“凡民居住的一片要安置好,时候我们俩过去看看。”

百里亓点了点头。

只要不让他看文书处理那些事情,什么都好说!

4想看小笨月的《摆烂太狠,我被宗门当反面教材了》吗?请记住[]的域名[(.)]4?4+?+?4

()?()

宋以枝点了点头。()?()

走之前,宋以枝还贱兮兮的挑衅一句,“走咯!”()?()

看着转身就走的宋以枝,一群人是又好奇又好笑。()?()

宋以衡眼角眉梢带着笑意,等怀竹过来,他递上一杯茶水。

“很久没见过这么顽劣的枝枝了。”怀竹喝了一口茶水,“看着她这欢脱顽劣的样子,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开心。”

“这不挺好吗?”宋以衡温声开口。

怀竹点头。

元胥一手拎着一只毛团子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容月渊站在门口位置。

“怎么了?”元胥问了句,而后将其中一只递过去。

容月渊伸手接过白白。

白白趴在容月渊肩膀上哼哼唧唧控诉着鱼鱼。

“这边的事情快结束了。”容月渊和元胥说,“接下来要去善恶城。”

元胥应了一声。

宋以枝去得快回来的也快。

当看到岳长歆时,桌前的众人安静了一瞬。

岳长歆也没有主动开口自讨没趣。

宋以枝开口,“我得去善恶城,你们有什么打算?”

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了,神魔战场这边是没什么事了。

她得去善恶城了,不然百里亓要罢工了。

“等会儿去问问,如果没事我们就道。

宋以枝点了点头。

善恶城。

宋以枝带着容月渊、元胥和岳长歆过来的时候,城门口排起了长队。

她看了看,随即三两步走到前面。

在城门口负责检测、登记人口的齐蓁看到宋以枝时目光一亮,“师父!”

宋以枝伸手将齐蓁拉过来,温声开口,“又进步了?”

齐蓁点头,而后说,“师父你们先进去吧,我忙完再来拜见师父!”

宋以枝摸了摸齐蓁的脑袋,而后将白白拎过来递给她。

“嗷!”白白叫了一声。

“有不懂规矩的就一爪子过去。”宋以枝揉了一把白白的狐狸耳朵。

白白跳到桌子上,爬下来。

齐蓁露出一个笑容,“师父快去休息吧!”

宋以枝应声。

元胥摁住不老实的鱼鱼,跟着夫妇俩往里面走。

入城之后,干净宽广的街道上有了行人,还有了摊贩,虽说大多都是凡民,但善恶城已然开始热闹起来。

城主府。

宋以枝过来的时候,百里亓正在处理城内的事情。

当他看到宋以枝一行人的时候,就如同看到了救星。

“宋姑娘!”百里亓眼里迸发出了亮光,“你可算是来了!”

宋以枝伸手将容月渊推过去,自己则是站在一边,“刚忙完就过来了,辛苦了。”

百里亓走到一边坐下。

“兽疫爆发的时候,不少凡民逃窜,他们无处可去,我就让兰若他们去将人带回……”百里亓和宋以枝讲述了一下这段时间的发生的事情。

以此同时,被宋以枝推过去的容月渊拿过一本文书翻看起来。

“如今的兽疫结束了,外面的情况好了很多,这些人都决定定居在这,城外还有很多人要完之后,百里亓叹了一口气,“我这完全是被赶鸭子上架。”

宋以枝笑了起来,在百里亓控诉的眼神下,稍微收敛了一些。

“城内的规矩可都说了?”宋以枝开口问。

百里亓颔首,“每一项都是按照宋姑娘的规矩来办。”

“除了凡民可有其他人?”宋以枝问。

百里亓摇了摇头。

“我过来的时候城外已经在排队,过来定居的凡民比想象之中的更多。”宋以枝开口,“凡民居住的一片要安置好,时候我们俩过去看看。”

百里亓点了点头。

只要不让他看文书处理那些事情,什么都好说!

宋以枝点了点头。

走之前?()???♂?♂??()?(),

宋以枝还贱兮兮的挑衅一句()?(),

“走咯!”

看着转身就走的宋以枝()?(),

一群人是又好奇又好笑。

宋以衡眼角眉梢带着笑意()?(),

等怀竹过来,他递上一杯茶水。

“很久没见过这么顽劣的枝枝了。”怀竹喝了一口茶水,“看着她这欢脱顽劣的样子,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开心。”

“这不挺好吗?”宋以衡温声开口。

怀竹点头。

元胥一手拎着一只毛团子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容月渊站在门口位置。

“怎么了?”元胥问了句,而后将其中一只递过去。

容月渊伸手接过白白。

白白趴在容月渊肩膀上哼哼唧唧控诉着鱼鱼。

“这边的事情快结束了。”容月渊和元胥说,“接下来要去善恶城。”

元胥应了一声。

宋以枝去得快回来的也快。

当看到岳长歆时,桌前的众人安静了一瞬。

岳长歆也没有主动开口自讨没趣。

宋以枝开口,“我得去善恶城,你们有什么打算?”

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了,神魔战场这边是没什么事了。

她得去善恶城了,不然百里亓要罢工了。

“等会儿去问问,如果没事我们就道。

宋以枝点了点头。

善恶城。

宋以枝带着容月渊、元胥和岳长歆过来的时候,城门口排起了长队。

她看了看,随即三两步走到前面。

在城门口负责检测、登记人口的齐蓁看到宋以枝时目光一亮,“师父!”

宋以枝伸手将齐蓁拉过来,温声开口,“又进步了?”

齐蓁点头,而后说,“师父你们先进去吧,我忙完再来拜见师父!”

宋以枝摸了摸齐蓁的脑袋,而后将白白拎过来递给她。

“嗷!”白白叫了一声。

“有不懂规矩的就一爪子过去。”宋以枝揉了一把白白的狐狸耳朵。

白白跳到桌子上,爬下来。

齐蓁露出一个笑容,“师父快去休息吧!”

宋以枝应声。

元胥摁住不老实的鱼鱼,跟着夫妇俩往里面走。

入城之后,干净宽广的街道上有了行人,还有了摊贩,虽说大多都是凡民,但善恶城已然开始热闹起来。

城主府。

宋以枝过来的时候,百里亓正在处理城内的事情。

当他看到宋以枝一行人的时候,就如同看到了救星。

“宋姑娘!”百里亓眼里迸发出了亮光,“你可算是来了!”

宋以枝伸手将容月渊推过去,自己则是站在一边,“刚忙完就过来了,辛苦了。”

百里亓走到一边坐下。

“兽疫爆发的时候,不少凡民逃窜,他们无处可去,我就让兰若他们去将人带回……”百里亓和宋以枝讲述了一下这段时间的发生的事情。

以此同时,被宋以枝推过去的容月渊拿过一本文书翻看起来。

“如今的兽疫结束了,外面的情况好了很多,这些人都决定定居在这,城外还有很多人要完之后,百里亓叹了一口气,“我这完全是被赶鸭子上架。”

宋以枝笑了起来,在百里亓控诉的眼神下,稍微收敛了一些。

“城内的规矩可都说了?”宋以枝开口问。

百里亓颔首,“每一项都是按照宋姑娘的规矩来办。”

“除了凡民可有其他人?”宋以枝问。

百里亓摇了摇头。

“我过来的时候城外已经在排队,过来定居的凡民比想象之中的更多。”宋以枝开口,“凡民居住的一片要安置好,时候我们俩过去看看。”

百里亓点了点头。

只要不让他看文书处理那些事情,什么都好说!

”()?()

宋以枝点了点头。

?小笨月的作品《摆烂太狠,我被宗门当反面教材了》??,域名[(.)]????????

()?()

走之前,宋以枝还贱兮兮的挑衅一句,“走咯!”()?()

看着转身就走的宋以枝,一群人是又好奇又好笑。()?()

宋以衡眼角眉梢带着笑意,等怀竹过来,他递上一杯茶水。

“很久没见过这么顽劣的枝枝了。”怀竹喝了一口茶水,“看着她这欢脱顽劣的样子,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开心。”

“这不挺好吗?”宋以衡温声开口。

怀竹点头。

元胥一手拎着一只毛团子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容月渊站在门口位置。

“怎么了?”元胥问了句,而后将其中一只递过去。

容月渊伸手接过白白。

白白趴在容月渊肩膀上哼哼唧唧控诉着鱼鱼。

“这边的事情快结束了。”容月渊和元胥说,“接下来要去善恶城。”

元胥应了一声。

宋以枝去得快回来的也快。

当看到岳长歆时,桌前的众人安静了一瞬。

岳长歆也没有主动开口自讨没趣。

宋以枝开口,“我得去善恶城,你们有什么打算?”

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了,神魔战场这边是没什么事了。

她得去善恶城了,不然百里亓要罢工了。

“等会儿去问问,如果没事我们就道。

宋以枝点了点头。

善恶城。

宋以枝带着容月渊、元胥和岳长歆过来的时候,城门口排起了长队。

她看了看,随即三两步走到前面。

在城门口负责检测、登记人口的齐蓁看到宋以枝时目光一亮,“师父!”

宋以枝伸手将齐蓁拉过来,温声开口,“又进步了?”

齐蓁点头,而后说,“师父你们先进去吧,我忙完再来拜见师父!”

宋以枝摸了摸齐蓁的脑袋,而后将白白拎过来递给她。

“嗷!”白白叫了一声。

“有不懂规矩的就一爪子过去。”宋以枝揉了一把白白的狐狸耳朵。

白白跳到桌子上,爬下来。

齐蓁露出一个笑容,“师父快去休息吧!”

宋以枝应声。

元胥摁住不老实的鱼鱼,跟着夫妇俩往里面走。

入城之后,干净宽广的街道上有了行人,还有了摊贩,虽说大多都是凡民,但善恶城已然开始热闹起来。

城主府。

宋以枝过来的时候,百里亓正在处理城内的事情。

当他看到宋以枝一行人的时候,就如同看到了救星。

“宋姑娘!”百里亓眼里迸发出了亮光,“你可算是来了!”

宋以枝伸手将容月渊推过去,自己则是站在一边,“刚忙完就过来了,辛苦了。”

百里亓走到一边坐下。

“兽疫爆发的时候,不少凡民逃窜,他们无处可去,我就让兰若他们去将人带回……”百里亓和宋以枝讲述了一下这段时间的发生的事情。

以此同时,被宋以枝推过去的容月渊拿过一本文书翻看起来。

“如今的兽疫结束了,外面的情况好了很多,这些人都决定定居在这,城外还有很多人要完之后,百里亓叹了一口气,“我这完全是被赶鸭子上架。”

宋以枝笑了起来,在百里亓控诉的眼神下,稍微收敛了一些。

“城内的规矩可都说了?”宋以枝开口问。

百里亓颔首,“每一项都是按照宋姑娘的规矩来办。”

“除了凡民可有其他人?”宋以枝问。

百里亓摇了摇头。

“我过来的时候城外已经在排队,过来定居的凡民比想象之中的更多。”宋以枝开口,“凡民居住的一片要安置好,时候我们俩过去看看。”

百里亓点了点头。

只要不让他看文书处理那些事情,什么都好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